晚上這一餐可以說是真正團圓的一頓飯,看著人圓人齊晟敏很開心,臉上盡是滿足的笑容,內心更是滿懷欣慰,這是他等了很久的一天。

 

像疼著弟弟一樣的不斷為圭賢夾菜,呵護週到的舉止不禁惹來昌垊的抱怨

"大哥,你也太偏心了,光給圭賢夾菜,都不夾給我,你差別待遇哦~"

"怎麼,你吃醋啊!"小瑾瞥了一眼,輕哼一聲,笑昌垊多幼稚

"你要啊,那~"昌垊的囉嗦讓圭賢是有那麼一點點難為情,不過是放在心裡,表面上則是端出身為哥的模範,夾上一塊肉塞到昌垊的口中,藉此掩過那敏感的話語

"切~真敷衍。"

"這有什麼好爭的,圭賢哥帶著傷,大哥多關心點也很正常,你吃個什麼醋。"總是不帶正眼看人說話的琰,冷冷地頂上一句

"呵~你們別爭咀了,快吃吧。"看著弟妹們吵咀的模樣,惹得晟敏臉上更是笑開懷,掛那靦腆的笑容抹抹話題,不讓氣氛稍有差池

 

慵懶地靠躺在牛皮柔軟沙發上,圭賢沒有縮回房裡去,和大家一起待在客廳看電視,聽著昌垊,小瑾,垊豪三人閒言長語,偶爾帶上的詼諧逗趣,圭賢就算笑也笑得很無力,臉上帶出的笑容總有那麼一絲牽強。

 

端上大盤水果從廚房走過來的晟敏,目光始終不自覺的留意圭賢,看那笑而不語的面容,能感覺到圭賢有份心思,也能猜想到這份心思是為金厲旭而生~

 

閃過即逝的落漠眼神,晟敏掩飾得很好,依舊擺著靦覥的笑容端著大盤水果迎面而來,不讓自己多想些什麼,只希望能讓圭賢舒服自在的住下來~

 

--------------------------------

 

幾天過去了~眼不見為淨真的有用嗎?

顯然,厲旭完全無法實行這番話,盡是自找虐的將收藏起來的畫從收藏格裡抽出來,帶那滿懷的思念看著畫裡的圭賢

(圭賢...)無聲無風借著心口那道氣叫著圭賢的名字,偶然重遇喚醒了潛藏在厲旭心中隱形的愛,那份七年間所堆積的情意...

時間不僅沒能淡化記憶,反而加深了思念~

是時間失算了嗎?還是死心眼的自己不讓時間來干擾?

 

雖然揪夾的眉間顯出濃濃的憂鬱,然那雙盈盈清澈的眼眸卻透出溫柔的棉棉情意,如此卑微的愛戀,就算只能看著畫也能滿足心中的思念,厲旭並不孤單,圭賢留下的不再只有七年前的短暫回憶,圭賢溫柔的擁抱,深情的熱吻,厲旭不會忘記。

 

(黑夜?)腦子突然顯示了這ID,厲旭這才想起了虛擬世界裡的圭賢,彷彿有著一條隱形線牽繫著彼此,沒有多少猶豫,也沒有任何顧忌,只有一個念頭...

(不知道圭賢是否安好,傷還痛不痛...)隨著思想厲旭開啟了伺服器,在遊戲中等待緣份再一次為他倆拉拉隱形的線

 

--------------------------------

 

夜晚,和圭賢共房的昌垊早已撲到床上呼呼大睡,再次回到熟悉的屋子,對著共處多年的拜把兄弟妹,雖然看似一切都很圓滿也很平靜,總覺得還少了什麼?

遺憾無法向任何一個傾訴心中的鬱悶,也知道沒人可以理解他心中的無奈,所有一切似乎都是理所當然,隱藏的心思在大家眼裡不僅是荒唐,更是不應該存有的想法~

 

百感無力之中,垂掛的眼簾隨著腦子浮現的名字慢慢撩起,移著目光看向桌上那台電腦...

圭賢想起了一個人,一個會懂他的人。

 

-------------------------------

 

連著二天上線,始終盼不到黑夜到來,伴隨等待的心,免不了惹來陣陣的失落,厲旭沒有灰心,依舊掛在伺服器,等著他所期盼的ID出現。

秒針滴滴答答的走,分針一格一格的邁進,捱不住那沈重的時針在心頭一層一層

的深陷,厲旭無力的趴在桌上,讓等待的心喘口氣歇一會~

 

叮!~電腦螢幕響著簡捷的聲音,遊戲名片欄一閃一閃的傳來訊息,趴在桌上睡著的厲旭,還不知道在名片欄上的黑夜已經打亮燈~

叮!~又一聲傳來,在黑夜的名片欄上再次顯示訊息,這一聲還是沒能把厲旭敲醒,連著第三聲厲旭開始有了知覺。

 

微抽著眼皮隱約中感覺到有人輕輕勾拉耳根子,似有似無的聲音,腦意識似乎還在確認......

靜了一會~又再來一聲時,厲旭這才睜眼,猛然抬頭掛著雙眼迷眸直往名片欄上瞧~

厲旭鬆了口氣笑了,等了那麼久終於讓自己盼到,閃爍的名片欄,厲旭趕緊的打開看

(hi~好久不見。)

(最近好嗎?)

(你在嗎?)

(旭日?)

 

(嗯,有事?)趕緊的,厲旭打上字,就怕圭賢等太久下了線

(可以陪我聊聊嗎?)單看著字串,感受到圭賢的心情是鬱悶的,厲旭想都沒想就回應

(嗯,你說~)對著圭賢,內心有什麼苦楚早已撇在一旁,厲旭只想知道什麼事困擾了圭賢,更想知道是不是跟自己有關

 

(關於我說的那個人...)一句沒有說完的話浮上螢幕,圭賢似乎在猶豫,厲旭沒有回應什麼,靜靜的等待,就讓圭賢順著心情抒發

(我離開他了。)

(嗯。)厲旭沒有表示什麼,雖是自己親身感受到,但對旭日來說不過是局外人

(他很勇敢,在我面前強忍著...我很抱歉,看他撐著眼淚的樣子我很難受...)

(我想他不需要你的同情。)是的,把淚撐住不是要展現自己有多堅強,而是不想用眼淚去搏取圭賢的心,更不想用眼淚去留下一個原本就想離開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他不要憐憫的愛,但我不是,我只是無法面對他。)

(為什麼?)

(我做錯了一件事,我騙了他。)

(很嚴重嗎?)在阿孝提醒他的時後,厲旭根本不在乎圭賢做了什麼,也沒想去了解,但在圭賢自己親口提起,厲旭反而想知道了,他想知道這個錯是不是讓圭賢離開的原因

(如果有一個人是有目的接近你,還騙了你很多錢,你還會原諒他嗎?)

 

一句真相赤裸裸的看進眼裡,厲旭是很震驚,所有過去的畫面像翻書一樣在腦海裡閃過每一幕,事實的確無法教自己在一時一刻就能接受,厲旭徬徨著,撐著沒有目光的眼眸傻傻的呆坐在電腦前

(怎麼不說話?)

(沒,在想你的問題。)浮上的字串,厲旭盡快讓自己恢復情緒不讓圭賢有所質疑

(很可惡是嗎?可是已經做了,我沒有什麼好辯解的。)

(既然你目的已經達到了,又何必在乎他怎麼想。你不過是想讓自己良心好過一些罷了是不是?)

(不是,我是真的在乎,我很擔心他,我不想他難過~)

 

看著圭賢打出來的話,一字字都打進心裡,敲著那顆悸動的心,此刻對厲旭來說,根本沒心思再去想著那所謂的欺騙,他只想知道一件事,只想問圭賢一個問題

(那你愛他嗎?)

(愛!我愛他,我想好好疼他,保護他~可是他很害怕...我也很怕...他遲早有一點會知道我騙他,我不想又再傷害他。)

 

厲旭愣住了,完完全全的呆愣著,圭賢是愛他的!

再一次瞬間泛起的淚光,即使是感動的淚水,厲旭還是撐住淚滿盈眶的雙眸。

(所以你才離開嗎?)

(我沒得選擇,也由不得我選。我是騙子,專欺詐別人的騙子,他不會接受像我這種背景的人,也許你也該離我遠一點,難保我以後不會騙了你。)圭賢說得很自棄,把自己隔離在這個正常的社會,是個人們避之不及的禍害。

 

在圭賢感嘆的語末下,彼此都靜了下來,也各自黯然的退出伺服器

 

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嗎?

(愛!我愛他,我想好好疼他,保護他~~)腦子不停的排徊圭賢打出來的真心話,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寵溺嗎?

是否,愛一個人可以義無反顧的去爭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