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阿孝的車上,厲旭還是依如往常不多話,傷心難過的已經在家發洩完了,平靜下來之後,只想找個人陪陪自己,說說話飲飲小酒,讓自己晚上能好睡些,也讓受傷的心藉此上上藥,撫平傷口所餘留下的抽痛感~

 

雖然厲旭支字不提感情事,水亮的眸子難掩心頭上那股失落,阿孝還是能感覺到厲旭沉重的心情,隨著話題帶開,紅酒相伴,阿孝最關心的還是厲旭的心思,想了解也想開解...

”還在想那個人?”悶不住想探索的心阿孝還是問了

”怎麼突然提這。”

”難道沒有嗎?紅酒都喝光二瓶了,你的心情怎麼樣我還會感覺不到嗎?”

”我沒事。”

”真沒事的話就別再去想了~”

”想?已經是由不得我去想...”

”為什麼這麼說?”

”他要走了,不會再回來...”話說完,厲旭心也沉了,擺下頭端上桌前的酒杯,沒帶多少無奈的吞飲一口烈酒,已經在家洩乾淚水的他,心情平靜許多,雖有著遺憾,心還是會感覺到痛,不過比起面對圭賢親口道別,這些都只是小意思。

 

”走?呵~他走不了的。”在厲旭表示圭賢遠走之意,阿孝輕嘆出不屑的一笑,忘了顧忌也沒有想很多,語帶諷味很順口的溜出這麼一句。

 

厲旭愣了下,聽著這話感覺有些異樣,轉頭對阿孝掛那質疑的眼神看了看,端視著阿孝臉上流露的自滿...直覺告訴他阿孝是不是對圭賢做了什麼?

”你說走不了?什麼意思?”不想多作揣測,厲旭把話直問

”哦~沒什麼,其實走了也好,看不到人就不會想,心也就不會痛了是不是?”無心脫出的話被厲旭反問著,阿孝這才意識到敏感的字語,估且重修這番話,很自然的敷衍帶過,不讓厲旭有所質疑

”我看得出他是有苦衷的。”

”厲旭啊~你別把他看得太簡單了,他不是你想的那樣。”

”怎麼?你好像很了解,你知道他是誰?”厲旭更質疑了,沒記錯的話,他根本沒向阿孝透露那個人是誰,不明白為什麼阿孝好像很清楚圭賢似的

”我猜的~上次在米卡你的眼神不對,我猜他就是影響你的人。”

 

雖然阿孝帶過了解釋,厲旭還是很質疑,總覺得阿孝似乎還隱瞞了些什麼。

僅管猜疑,厲旭並沒有去追著拆穿阿孝話中的漏洞,暗自思忖了一下後...

”阿孝~我希望你知道,他救過我的命,不管他做了什麼我都不會怪他。”

”他救過你?”

”七年前一次出海遇上的火燒船,當時如果不是圭賢即時出手相救,我根本沒命在這裡跟你喝杯酒,暢談心事~對,我是很傷心,但感情不能勉強,我沒有怨也沒有恨,就算不能再見面,我都希望他一切安好,這樣就夠了~。”再一句語重心長的道出感受,厲旭表出了立場,要阿孝明白他的本意

”你這麼幫他說話,是怕我去修理他嗎?”

”你了解我不是嗎?”

”是啊,就是太了解,怕你被騙了都不知道。”

”如果他要騙我就不會再一次救了我,有些事都是註定的...在小吧遇襲的那一刻,如果不是圭賢...我很難想像後果會如何。”

 

聽著厲旭說出這救命之恩,阿孝面容上一抹吃味的神情,難掩心生妒忌的飲恨,妒忌圭賢和厲旭有此緣份,總在危急的時刻,適時的伸出生命之手~

厲旭表情是欣慰的,顯然如果在這時刻告訴他圭賢是存心欺騙,只會帶來多一次傷害,要自己在厲旭的傷口上灑塩,再踩一腳,阿孝真是說不出口。 

再喝完第二瓶紅酒之後,厲旭沒有再喝的意思,要阿孝載他回去~

送回到家門口,看著厲旭走進大宅後,這才放心的開車離開。

 

厲旭停下腳步,確認車子起步揚長駛離的聲音後,隨後坐上自己的車子,朝阿孝開往的方向行駛~ 

以多年阿孝對他的情義深淺,厲旭再清楚不過,雖然是出自對朋友的義氣,厲旭還是不希望阿孝做出任何對圭賢不利的威脅。

 

眼看四方,尾隨在後的厲旭,在經過二條馬路的拐彎後,慢慢脫離了阿孝的範圍,沒打算再緊跟下去,因為憑著這方向,厲旭已經知道阿孝會回到哪裡去。

為了不想讓門口泊車小弟看見自己,厲旭沒有直接開到門口,將車停在百尺遠,拿出手機撥出一通電話 

”阿孝嗎?沒什麼,看看你到家了沒~~~嗯~~~你也早點睡,拜~”

切上電話後,厲旭再看向門口,沒有坦白說出所在地點的阿孝,更讓厲旭猜想阿孝背後有所動作的可能。

 

厲旭安靜的待在車上,不知道自己打算花多久時間去等,腦子也有著許多念頭,總之在未確認之前,厲旭都不希望去誤會阿孝,也不想打草驚蛇~

而在同樣的時間點,另一端將自己隱身在轉角處的男子身影,掛著一雙帶有銳氣專注的眼神,靜靜的探視門外情況,從側臉看上去,動也不動的黑眼瞳有著冷靜,似乎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

 

阿孝懸著糾結的思緒,帶那不服氣的面容回到賭場,一進門無視圭賢有多狼狽的被打趴在地,兩手一揪將圭賢拉起身,握緊拳頭的朝臉上狠揍,血絲不止是從咀角湛出,更從口中濺出鮮血,圭賢毫無還擊餘地,只能任由阿孝的拳腳在他身上加以凌虐。

”TM的,騙完錢就想閃人嗎?這麼急著走是嗎?這頓是厲旭叫我賞你的!”

”呵~那他怎不來看你怎麼扁我?”

”怎麼,你很想見他嗎?如果你還有一點良知,就給我滾遠一點不要再回來,不要再讓厲旭看見你,不要再去傷害他!”說完,阿孝兩手一個勁的將圭賢甩向地面 。        

 

被阿孝這麼狠揍著,圭賢沒有一句怨聲,他知道阿孝是從厲旭那得知自己要離開的消息,能夠有個人讓厲旭傾吐心事,陪他度過心裡的傷痛,圭賢多少放下了心中的牽掛,對阿孝的拳腳奉送,圭賢當是個懲罰,來撫平內心的虧欠~

 

”別說我沒把話說清楚,我有本事抓你一次就有本事再抓第二次,如果讓我知道你再騙他的話,到時就別怪我耍狠!”在將圭賢扔出賭場大門前,阿孝再一次的提出警告

 

(圭賢!)遠遠的百公尺不遠處,厲旭看見了圭賢跌跌蹌蹌的被人拽出門口,遠距離的視野裡,見圭賢貌似被毆打過的模樣,厲旭揪刺著心將車熄火,踩著心疼的腳步走向圭賢...

 

掌背擦過咀角殘留的血絲,圭賢的傷勢不算太嚴重,勉強還能單手撐著牆壁行走,不過路人的注目眼光放大了滿身帶傷的圭賢,迎面而來的路人一個個繞開距離從旁而過~

 

飽受一天一夜的折騰,圭賢不論是體力上還是皮肉痛,都讓他無法站直身子走好路,步履蹣跚就靠意志力撐著身子,不讓自己再敗露狼狽的模樣倒跪在地~

 

圭賢真的累了,腳步頓愣著,喘著薄弱的氣息,在腿軟的那一刻---

一雙強而有力的雙臂適時撐過圭賢就將傾倒的身軀

”圭賢。”

”是你...”圭賢無力的瞥過頭看了一眼,臉上沒有任何喜悅,只有黯然的神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