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將自己的痛楚暫擺一邊,厲旭反倒安慰起一直垂頭沉默的圭賢,就算已經能猜出圭賢的決定,能夠佔有圭賢一份心思,那麼...也就足夠了。

這是在自我安慰嗎?可除了這麼想,厲旭不知道還能怎麼勸自己。

 

圭賢慢慢站直了身子,目光一直端視厲旭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眸,細心的留意厲旭的情緒,吞著咀裡不斷溢出的唾液

”說不出口的話...就放在心上吧。”這話不長,可那一字一句都是哽著淚壓著心,拉著兩邊咀角說出來,厲旭盡可能把這話說得順口,沒有斷續。

 

這樣的厲旭讓圭賢心更痛了,從厲旭眼眸中閃出的淚光,加深了圭賢原本就揪起的眉頭,微張的咀唇吐出心中的無奈,雖然沒有泛淚的感覺,可是心頭卻是如此沉痛~

厲旭移開了目光,試著深呼吸釋放壓在胸口欲哭無淚的情緒

”我要走了,也許...不會再回來...”掙扎中圭賢還是說了,已經習慣不承諾不留期望的原則,雖然知道會傷著厲旭多一次。

 

(圭賢要走了,永遠再也見不到了是嗎?)

以為最壞的打算,沒想到會是最殘忍的結果,厲旭心裡好痛,再強忍也壓不住直衝鼻腔的酸淚和那瞬間泛紅的眼眶...

厲旭把臉側向一邊,上唇壓著下唇不讓自己有機會流出啜泣聲或是哽咽聲,僅僅用頭點了點,表示回應了圭賢的道別

 

"你~沒話跟我說嗎?"

厲旭還是很能忍,依舊抿咬著雙唇,無聲無語遙了遙頭。

 

不是厲旭沒話說,而是怕自己一旦鬆口就無法再掩飾內心的痛楚,和死撐在眼眶中的淚...

圭賢深鎖著眉頭看盡厲旭的一切反應,即使在這一刻話別,厲旭還是撐著強硬的心,真是太折磨了,圭賢不捨也不想看見這樣的厲旭!

然而~話已經說了,趁自己還能把得住狠心,圭賢把想要對厲旭說的更多話吞回肚裡去,要自己盡快的離開,不讓厲旭這麼難受的在他面前繼續偽裝堅強。

 

知道圭賢離開了,厲旭的兩眉立刻揪得死緊,就算沒有在圭賢的面前,厲旭還是繼續死撐婆娑的淚眶,稍稍仰頭靠那微風吹乾架在眼眶中的淚水,不斷吞吐一道道淚氣,咬著下唇忍著這一刻心痛。

這把淚厲旭還是扛住了...

 

厲旭沒有去小吧用酒來消除這傷痛,安份的回到家裡,回到自己的房間,軟弱的跪趴在床邊,將雙臂棲在柔軟的棉床上當是倚靠的肩膀,不讓自己放聲大哭,只是靜靜哽咽那道喘息的啜泣聲,釋放著一路憋回來的所有淚水。

 

-------------------------------

 

早在一旁守候多時的幾位小弟,在圭賢揮別厲旭離開後,一路跟到小街帶著棍棒從身後突襲,簡單不帶火爆的讓圭賢挨了幾棒,確認跪倒在地的圭賢不再掙扎後將人壓上車,帶回孝哥所看管的一間地下賭場。

 

一人一手撐抓著將圭賢以甩手的方式,將他丟進孝哥的辦公室,圭賢探視著這間大約5坪的室內空間,正對辦公桌的一面牆有著架設12台的監視畫面,左邊擺著招待客人的沙發和茶几,右邊有個小隔間,而自己正被壓在中間的空地上~

 

抬頭一看~眼前這張臉是經常出現在厲旭身邊的男人,又一次被同一批人痛扁,圭賢掛著一臉不服氣的眼神,瞪視坐在長椅背上的阿孝,心想昌垊所透露的跟蹤者應該就是他了!

 

"和上次一樣還是很鎮定,這麼帶種~~對這種場面,一定很有經驗吧!"阿孝點了根煙,長長的吐出第一口白雲,端看圭賢處之泰然毫無畏懼的模樣,阿孝嗤笑一聲調侃著。

 

難道真像昌垊所猜測的,是厲旭要他來查我的嗎?

不會的,厲旭不會這麼做...

如果不是,那這人是衝著什麼而來?還是單純替朋友出氣?

盯著阿孝的面容,圭賢暗自思忖,猜想著各種可能。

 

"怎麼~經常被人抓來打一頓嗎?還是~只被我打過呢?"

圭賢沒有吭聲,也沒打算回應,更沒想多掙扎,安份的跪在地上等著被人發落。

"不服氣?還是在猜我抓你來做什麼嗎?要敢做的話就該想到會有什麼後果。"

"呵~我做什麼了?"圭賢不屑地

"金厲旭的500萬是怎麼回事?究竟你對他做了什麼!"原本還安然的坐在椅子上的阿孝,這回起了身,面帶殺氣的怒斥著。

 

經阿孝這麼一問,圭賢心裡有著欣慰,一直都堅信厲旭不會這麼對他,這完全只是阿孝個人本意唆使,圭賢亮著雙眼帶那事不關己的口氣回應著"有本事把我抓來,怎麼沒本事去查?要不去問問本人也行。"

"問你是給你一個改過反省的機會。"

"你省省吧~要有證據盡管來~別在那放空槍。"

"證據?你知不知道在刑警偵查隊裡,證據都是怎麼來的?"阿孝烙出這麼一句,就算沒見識也在電影上看過,再笨都知道這擺明是要屈打成招了,圭賢做好心理準備,等著拳頭還是棍子來挨扁。

 

果然,揪住圭賢的二名小弟在阿孝的語末下,隨即帶來一陣毆打,圭賢屏氣咬牙忍痛的吃下這頓拳腳

"這頓是小的,讓你適應一下~你再不從實招來的話----"話說到這,手機突然響起,阿孝瞥了螢幕一眼來電者,也順帶眼珠子朝圭賢盯一眼,阿孝拿起電話按下接聽鍵

 

"...嗯...你怎麼了?......沒,我閒著呢~嗯......我這就去...你別開車了,讓我去接你就好...嗯,等我,拜~"持著手機側個身避開圭賢直視的目光,阿孝忽大忽小的聲量吸引了圭賢的耳根子,隱約聽見了幾個字串,說話的聲音和剛剛對著自己,相較起來要溫和多了~圭賢不免好奇這電話另一頭來源者。

 

掛上電話後,阿孝楚在原地愣了一會,面容浮上一股擔憂的神情,這電話似乎影響了他的心緒,不過只是幾秒的擺愣~阿孝將手機放進褲袋裡,退個身揪起披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將它打摺在垂直的手臂上,再拿走桌上的車鑰匙

 

"孝哥你要出去啊?"

"是啊。"

"一定又是和厲旭哥去喝幾杯對不對。"小弟無顧忌的拖出厲旭之名,這讓圭賢不禁小愣了一下

"你怎麼知道~"

"可以把你隨傳隨到的除了厲旭哥還有誰啊~"又一句惹得圭賢心頭帶酸,飄閃那雙眼珠子

"你現在是在糗我嗎?"阿孝其實很簡單,也沒有想什麼,對厲旭向來都是義不容辭,只要用得著他需要他,阿孝都會奉陪,對小弟的調侃也只是玩笑帶過

"我哪敢啊~你出去了,那這小子怎麼處理。"

"看好他,順便給他扁一頓大的。"

"知道了!”

 

把話交代完,阿孝沒多擔擱的開了門就離開,小弟們照著孝哥的吩咐,三人拳腳朝著圭賢身上又踹又揍,雖然身體挨著皮肉痛,但對此刻的圭賢來說,心裡是孤單的,因為想著厲旭而孤單...

 

(厲旭...你在傷心嗎?)雖然身楚在惡劣環境拳腳直烙身,滿腦子牽掛的不是何時能離開還是誰能來救他,而是厲旭的心情。

自責於明知道厲旭心裡是痛的,也明知道厲旭在自己面前故作堅強,卻還是狠下心的離開,沒能給他一個擁抱也無法做出任何承諾,放著厲旭獨自去承受這煎熬。

不知不覺的,圭賢紅了眼眶,在此這一刻~很想告訴厲旭他的無心傷害,一切都是言不由衷的瞞騙,離開盡是不得已。

然而,這些都只能放在心裡無奈,自知這些都是無法說出口的解釋,真相只會讓厲旭再傷心一回多失望一次。

 

打在手上落在腳下的小弟乍見了圭賢的模樣,立刻取笑著”你不是很帶種很鎮定嗎?怎麼你還會掉淚啊?要想讓人來救你的話,就乖乖說出來吧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