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圭賢很平靜的坐在沙發上,在沒有燈光的客廳裡,飲著缶缶啤酒一個人靜靜的沉思~桌上擱了很多空鋁缶,酒喝了很多,也想了很多,舊的新的種種畫面也隨之浮上腦海...

浩浩蕩蕩十個年頭,接觸的女人無數,卻從來不知道真正的愛是什麼滋味,而厲旭這麼一個男人卻讓他感受到愛一個人可以這麼的甜美。

想到這圭賢不禁嘆出自愧的一笑,笑自己多諷刺,也笑自己多愚昩,如此後知後覺。

 

能感覺到厲旭離開時所留下的痛楚,想起厲旭撐住淚光的模樣,圭賢很心疼很難受,想保護他寵溺他...也想看見厲旭有了他的愛之後的甜美笑容。

笑容?似乎從沒見過厲旭真正笑的樣子.....

真是失敗,連一個笑容都不曾帶給厲旭,卻輕而易舉的騙了他...

存在厲旭心中的愛如此單純,而自己卻利用了他的單純,雖然不是出於自己的意願,卻是成了主要的作俑者,背著這樣的罪名,這個錯又怎麼視若無睹?

 

(厲旭遲早有一天都會知道的不是嗎?)想到有這麼一天,再多的念頭都不免讓圭賢心生退却,就怕厲旭無法接受這打擊,也無法原諒他。

 

---------------------------------

 

自從在停車場看見昌垊與圭賢不尋常的互動,也確認了厲旭傷心點來自圭賢之後,原本想探究的阿孝,礙於找不到圭賢的任何資料,行蹤與去處,一直都無從查出圭賢究竟對厲旭做了哪些事~

索幸在米卡餐廳碰頭,阿孝總算能開始掌握圭賢的一切,派人私下追蹤圭賢的活動以及身邊所接觸的人~

 

”孝哥。”

”坐下說吧~”

"孝哥,厲旭哥受傷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一聽到小弟傳來厲旭受傷的訊息,阿孝即刻變臉,擔憂的眼神是急迫的。

 

 小弟把一路跟著圭賢來到小吧的過程重述了一變,包括厲旭遇襲,到醫院還到圭賢的住家到多久離開,就連昌垊和圭賢到公園的畫面也說了

"有聽到他們的對話嗎?"

"太遠了,聽不到。"

"那現在厲旭呢?他的傷嚴不嚴重?"

"可以自己走,我想應該沒什麼~"

"你們跟了幾天,沒發現那小子有什麼嗎?"

"除了出來吃飯露個臉之外,其他時間幾乎都待在家。除了和他住在一塊那小子以外,沒再看見他接觸任何人。"

"和他坐一起的那位女人呢?"

"說到這女的還挺敏銳的,她好像知道我們在跟她,故意走到人群多的地方把我們給甩開了呢!"阿孝擠了一個無奈眼神,雖自嘆小弟本事差,連個女人都跟不上腳,不過細細的再想想,照理女人被跟蹤都是慌張的,沒想到還能如此淡定的將人甩開於眼線中?這麼看似乎是受過訓練了?

"這麼神秘?繼續叫人跟著,還有~盡量不要再讓曹圭賢接近厲旭。"

"嗯,知道了。"

 

雖然毫無頭緒,但對踩踏黑道多年的阿孝來說,直覺認定圭賢不是那麼單純,也感覺到背後似乎還隱藏些什麼~

阿孝朝向更多的可能推判,不光是派人盯著圭賢,另一頭也請人調查厲旭的財務狀況,看看是否有大筆金額出入。

 

不過~在沒有任何查證之前,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盡量不讓圭賢再接觸厲旭~。

 

----------------------------------

 

在厲旭離開後的二天裡,圭賢顯得沉默許多,與昌垊的對話不上十句。而昌垊似乎很識相,並沒有去探索或上前多問圭賢的情緒變化。

 

其實早在那晚看見二人站在浴室那雙不對勁的眼神時,昌垊心裡多少都有些猜疑,隨後又在半夜時分,被門外的對話聲喚醒了迷糊腦袋,隱約之中~聽見零零落落的對話內容,經過親耳證實了心中的猜疑,昌垊很震驚,沒想到圭賢會對厲旭來真的!但也承如厲旭所言,圭賢還是混亂的,懸在圭賢內心的情點上並不明確。

然而,不論是站在自家人的立場還是十幾年交情的份上,昌垊和琰一樣都不希望圭賢在任務上迷失自己,亂了陣腳。

 

晚上買了飯盒回到租屋,把圭賢呼來客廳吃飯,瞥看圭賢仍舊擺著一副沉默不語的愁容,憋不住的話還是脫出了口...

"你玩真的?"昌垊不囉嗦,直接切入話題

兩人十幾年的默契,就算不明講,也知道昌垊所指何事,圭賢不想回答繼續吃著飯盒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你不是吧,這麼禁不起?女人你都無所動遙了,厲旭可是男人耶。"

"關你什麼事。"擺過頭來兩眼直盯昌垊,圭賢帶那不屑的眼神說。

”怎麼~葷的吃膩了,現在改吃素嗎?”

”說話收著點,別怪我發火。”

”你現在還有火嗎?我真不明白你還有什麼好想的,要知道他遲早會發現我們設局騙他的事。”

”這不用你來提醒我!”

”那最好了,這幾天我會再找地方,仁川這地方我們不能再待下去了。”

”幹什麼走這麼急?”

”上次琰去找你的時後,回頭被人跟蹤了,估計是金厲旭的人,敏哥叫咱小心點。”

”他不會這做。”

”為什麼不會?在米卡餐廳看見誰你最清楚了,如果不是他好端端的為什麼琰從那離開後就有人跟著她?拜託你清醒一點,別為了私人感情就連基本的判斷能力都沒了。”

 

圭賢沒有接話也沒回應,因為他相信厲旭根本不會找人跟蹤他,不過既然有被盯上的嫌疑,為了保險起見,也為了不想波及到晟敏那邊的人,換地方居住是必需的。

只是突然要離開,圭賢有著無力感,想到這一走不會再有機會看見厲旭,胸口不禁惹來一陣揪悶隱隱作痛著。

 

不能再見面,那~見最後一面呢?可以嗎?會不會又傷到了厲旭?

圭賢心裡很猶豫,很掙扎,他不想讓厲旭失望,也不想厲旭一直抱著期望空等待。

在進退兩難間,壓不住心中的思念,圭賢還是忍不住來到厲旭所屬的賣場,抬頭望看龐大的建築體,想著厲旭就在裡邊,遲遲沒能踏進那一步,怕的是看見厲旭落漠的神情...

 

圭賢覺悟著,不論心裡怎麼想,下一步將會怎麼做,厲旭的感受似乎是他最大顧忌,是不是這就是所謂的愛?

因為愛無法自私著,因為愛而牽掛著,是嗎?

圭賢不斷的在心裡對著自己說了很多話...

 

--------------------------------

 

"孝哥,那小子人在厲旭哥賣場外頭,要不要現在把人抓了?

"別在那惹事,等他走了再把他揪回來。"

"哦,知道了!"

 

在調查厲旭的財務狀況中,得知厲旭前些日子以樓房抵押500萬現款,阿孝相信這跟圭賢脫不了關係,為求事實真相,阿孝要人把圭賢捉回來,打算好好拷問一番。

人是跟到了,礙於是厲旭負責的賣場,阿孝不便多生事端添加厲旭的麻煩,小弟們只好守在角落處,就等圭賢離開現場後將人帶回。

 

-----------------------------

 

夜色愈來愈明亮,隨著賣場即將關門,走道上的人也愈來愈稀少,看看錶上的時間,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待坐了三個鐘頭~

厲旭還在裡面嗎?

 

”圭賢...”

耳邊傳來一聲,有人叫著自己,熟悉的聲線讓圭賢即刻把頭擺往聲源方向”厲旭?!”

 

這算不算是心靈相通?

厲旭竟然出現在自己眼前,圭賢小驚小愣的傻傻呈著深遂的雙眸,確定將厲旭的模樣牢牢刻進腦子後眼簾不死撐的垂了下來,頭也回正了...心裡開始擔心著,該怎麼告訴厲旭自己即將遠離的消息...

 

圭賢垂喪的模樣,頓時...厲旭心頭揪了一下(圭賢是無奈的...)

看著眼前人厲旭做了最壞的心理建設,慶幸自己沒有抱著多大的希望,才能讓自己能夠穩住這一刻反應。

厲旭緩緩的鬆下臉夾的僵硬,表面上是穩住了,內心仍然抗拒不了心酸所引流的淚感,厲旭暗自逼著自己只能笑笑說沒關係,勉強地拉長咀角抿出直線的微笑慢慢走到圭賢的面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