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昌垊口無遮攔的讓厲旭更加尲尬,也不想讓厲旭聽到不該聽的,圭賢把人給帶了出去,和昌垊到樓下的小公園

 

一走到那,昌垊什麼話都出來了,顧忌的好奇的質疑的,每個都不放過的直問著

”你有沒有搞錯,把人給帶回來,要是穿幫了怎麼辦!”

”只要你不說他不會知道。”

”說的倒簡單,要是小瑾那個丫頭心血來潮上門撞見了,或是敏哥來找咱們,不小心漏餡了怎麼辦?”昌垊擺開兩手說著,無法接受圭賢不經考慮的敷衍

”他只待幾天,不會的。”

”不過好端端的,你怎麼會跟他搭上呢...你該不會跟他已經...”

”你想哪去了?”

”沒有啊,怎麼說他是有那種偏好的,要說你跟他有什麼也不是沒可能啊~”

 

難掩一臉心虛,圭賢掛那恍忽的眼神,和厲旭發生的很突然,根本沒時間去想彼此的定位是什麼,見圭賢頓愣的表情,昌垊更加懷疑地擺亮眼追問著”不是吧,真的有?”

”你別在那瞎猜了。”

”沒有那是最好了,要知道咱可是騙了他這麼大筆錢,能閃就閃,拖泥帶水沒好處的。”

 

既琰之後又多一個來提醒自己跟厲旭保持距離,圭賢又豈會沒有自知之明,再三無視已經產生的感覺,時時刻刻告訴自己是什麼立場,什麼身份!

可是一再加深的情絲讓圭賢倍感糾結,接下來該如何去面對厲旭?

 

接受?可以嗎?現實告訴自己,一開始就是個錯誤,繼續著只會讓這個錯從遺憾中慢延...

可真要當一切都沒有過嗎?圭賢不想這麼做也不忍心再多傷一次~

 

圭賢短促沉思一下,不讓昌垊看出自己的異樣,吐出胸口上的悶氣,掛那沉重語調很認真的交代著”我有分寸,這件事你可別在晟敏哥那提起,要不咱兄弟都沒得做!”

”哇~你這是在警告我,要不要把話說得這麼重啊!”

”對你,不說重一點,我還讓你多扯我幾次後腿嗎?”圭賢擺亮雙眼,非常認真的對著昌垊直說

”喂喂喂~不就一次嘛,要不要一直這麼記著啊!"

"你還好意思說只有一次,跟著大家一起瞞著我又算什麼?當年我把他救了,現在反過來捅他一刀,你知不知道我那是什麼滋味!"圭賢終於把自己心中在意的點坦白說出,對他來說那是再諷刺不過,也是無法再回頭彌補的錯誤。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嘛~也沒道理不配合啊!我想那些錢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你也別想太多了,做都做了是不是~"

昌垊說的輕鬆,但在圭賢內心那份譴責...

 

回到屋裡,圭賢把昌垊趕回房間,自己則處在客廳獨自沉思......看一眼自己的房間,厲旭在裡面不知怎麼樣?

在沒能找到出路的當下,這一步圭賢很謹慎,不敢輕易的進去多關心,就怕踏錯了加深厲旭的傷害~

(厲旭...)將厲旭的名字喊在心中,這沉重~圭賢能感覺到心是痛的....

 

耳邊聽見屋子的開門聲,厲旭知道圭賢返回屋內,挺直身子靠在床頭兩眼無目光地默想.....

其實厲旭不敢有太多的期望,令人沸騰的吻唇雖然怦然心動,眼眸透出的依舊是抓不住的感覺。

隨著月夜人靜,跳動的心也跟著靜下來了,隔著一面牆感受牆外的人,圭賢沒有再任何的舉動,也沒有來看他一眼,和圭賢的互動似乎到此為止...

厲旭能感覺到和圭賢之間似乎又遠了~

 

無力的...厲旭垂下眼簾,心是氣餒的,思緒是無奈的,對愛被動的他,即使這麼愛著,也沒想過要為自己去爭取什麼。

(不會有下文了,是嗎?)

感受於此,厲旭覺得好累,不想再懸掛一顆沒著落的心,但趁還有回頭的能耐,厲旭打住所有的貪戀,掀開披在腿上的棉被,下床後厲旭脫下圭賢給的衣服,將自己的褲子穿上,也穿回被扯破的襯衫~

準備離開的心,把門一開~

 

(圭賢...)

 圭賢就站在門外,還沒準備提手敲這門,就看見厲旭把門給開了~圭賢先是小愣一下,而後掃了一下厲旭一身穿著,似乎早已做好離開的打算?

"你~要走?"面容上圭賢是有點生氣的,雖然一度掙扎,可最後還是不忍心去傷害厲旭,也願意去面對自己的感情,沒想到厲旭竟然打算一走了之?

 

扯著再僵硬不過的臉夾,撐著一點都不自然的笑容..."我想我待在這不是很方便,謝謝你今晚救了我。"不想聽見任何捥留的客套話,厲旭直接從圭賢的身邊擦身而過~

這擦身,圭賢將厲旭給揪了回來,抓捏手臂帶那小怒的眼眸兩眼直視著,在收緊的眉頭中吐出

"你這什麼意思?把我當什麼了,真的可以走得這麼潚灑嗎?”

”這是你情我願的,我不需要你來跟我交代什麼!”厲旭說得很倔,對愛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考慮掙扎猶豫之下換來的他根本不屑

”呵!交代?老是一吭不響的,把我帶出來又把我攆走,該交代的是誰?”

打著要走的決心,厲旭不想再聽下去,使勁拽開被揪抓的手臂退一步想離開時,卻被圭賢抓得死緊的手掌牢牢的定住。

 

這一抓,手指的力氣將厲旭抓得很痛,這讓厲旭更加想擺開圭賢的糾纏。

圭賢真生氣著,不論厲旭怎麼賣力想掙開,仍維持不鬆懈的手力將人拉回眼前

”放手!你抓得我很痛啊~”來回的幾次下來,厲旭不耐煩的發了怒,這怒聲不但沒有達到喝止的效果,反而更帶出圭賢想將人馴服的野心。

 

圭賢一個勁將人拉回推到牆邊,在厲旭反應不及之中覆上雙唇強行鑽入舌根挑開厲旭那只頑抗的咀巴,不停的在唇腔裡翻捲,厲旭的雙唇彷彿抹上了一層迷魂藥,讓圭賢無法自拔的陷在這只吻唇中,一吸一吞的把厲旭獨有的香甜一口一口往喉裡送。

 

再次感受圭賢深入的舌吻,失控的吸力讓厲旭無法逃脫也瞥不開,這一吻帶出了圭賢的激情,吻得長久也吻得深入,為求一絲氧氣,厲旭幾度發出了悶嗯的聲喘...

如此惹火的喘息聲線引燃圭賢的原始慾望,慾求不飽的將吻推得更深,將人拉得更貼摟得更緊...

感覺到身下被圭賢挺起的分身頂著小腹,厲旭慌了心,害怕這一發不可收拾的慾火,連忙撐起雙手掙扎著,在唇縫中不停的求饒”不要...不...”

 

被灌進迷魂火的圭賢沒放過,將唇順移到耳垂,熟練的舌尖再次輕撥挑弄,雙手一輕一重摟抱厲旭籤細的骨架,裸露的脖子吸引著圭賢那只熱唇順著耳根慢慢親舔,直到性感的鎖骨上,濕熱的吻唇一再的挑逗,無法掩飾的身體感應,讓厲旭忍不住敗露渴望的呻喘聲

"圭賢~~嗯~~停~~不要~~"撩人的掙扎聲語不但無法阻止圭賢的侵犯,反而注入更多的慾火,雙手更加放肆的在身上四處滑動撫摸。

 

掛傷的手臂讓厲旭使不出再多的力氣去抵擋,只能任由圭賢無限度的在自己身上索取,當吻從鎖骨慢慢滑落時,余光中印入厲旭被混蛋男子虐傷的手臂,圭賢愣了一下,火熱的肆吻也停了下來,想起今晚才被驚嚇的厲旭,覺悟著自己和那男子有什麼分別?

 

遊移在背身上的雙手變得溫柔不再滑動,圭賢挺回脖子掛亮恍然的眼眸子看回眼前人,只見厲旭揪著眉尖,呈著一雙欲盈淚光的眼眸對著自己頻遙頭,無力的輕呼著...”不要...不要這樣對我...”

厲旭的眼淚讓圭賢的心頭頓時揪刺了下,他沒想嚇到厲旭,也不想讓厲旭如此折騰,他只是想告訴厲旭他是在乎的,想讓厲旭知道他已經帶出了感情。

 

”厲旭,對不起...”圭賢心疼著,還以溫柔地將厲旭輕柔的拉進懷裡,無奈的訴出心中的歉意

"對不起...我..."

”我的心早就在你那裡,你不需要這麼做。”貼在圭賢的懷裡厲旭哽咽著,沒有保留的吐出對圭賢的愛

"既然這樣為什麼你還要走?”

”因為我知道你的心還是混亂的~我不想你只是一時衝動。"

 

完全看穿自己的一句話,讓圭賢頓時愣了眼,心虛的目光再次從眼眸裡流出,然而圭賢並不是因為假意而心虛,而是像厲旭所言,他只是還無法肯定是不是真可以義無反顧的去愛.....

一語刺中讓圭賢啞了口,只能呆呆凝望眼前人,無從去為自己爭些什麼理。

 

"我不能控制我的心跑出去,可是我可以控制我的人不陷進去..."

”厲旭...”向來都是不承諾的原則,除了輕吐厲旭的名字,圭賢不知還能說些什麼

"圭賢...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是不是真的可以..."

"不讓我感受你,我又怎麼去愛?"揪著深鎖的眉頭無奈地看著厲旭,圭賢是打自內心的想試著去愛一次,不明白為何明明愛他的厲旭,還要質疑些什麼

"可是我不行,我沒辦法跟你賭,我~~我很怕痛,我~~我輸不起。"

 

該說的已經說完了,厲旭垂下了頭,僅管理智當前,依舊止不住內心的不捨,厲旭迎上身子緊緊的圈住圭賢,讓自己再貪心一些再留戀一會,再感受一次沉溺在圭賢懷抱中的溫熱。

這一擁很短促,和厲旭一樣的不捨,在雙手還沒能來得及貼上時,厲旭已經帶著不捨果斷退開於圭賢的眼前~

懸空的雙手摸不著那消失的身影,圭賢的心很無力,沒能肯定自己去將人拉回來,只能揪心的放由厲旭帶著心痛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