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還是去了,到底是自己提議要厲旭到家裡暫住,說是照應~那麼就應該好好照顧他才是?!

在找到合理的出發點說服自己之後,圭賢走到浴室外輕敲了二聲門,問著:

”你可以嗎?要不要幫你?”厲旭沒有回應,圭賢暗自打著咀巴,想著自己有多廢話。

 

隔著一扇門,人就在門外,只要開了門,下一刻會有什麼轉變?

圭賢就像一本小說,翻了一頁又想看下一頁,這種要命的死穴該怎麼解...

拿著圭賢的毛巾擦著臉上的傷痕,厲旭在鏡子裡看見自己受傷的模樣,不禁回想在洗手間遇襲的經過~

 

一開始男子主動搭訕,厲旭擺著不屑眼神不予理會的從男子身旁擦身而過時,男子突然揪住手臂使勁往裡一甩,處在半醉的厲旭就這麼被甩到洗手間的末端牆,原本就有著強悍的心,面對男子挑臖地示出警語,厲旭根本不放眼裡,就這麼和男子糾纏著~

 一半體力早已被酒精吞蝕,根本抵不過男子孔武有力的壓制,雖然當下知道自己擋不了,厲旭還是死撐著,糾纏中男子二次以手掌掐住頭,壓著厲旭頂在牆角,讓厲旭死命的掙扎中掙脫,男子像凌虐似的,為了損耗厲旭反抗的手臂,用鐵長夾當武器不斷揮擊,厲旭有一閃沒一擋的承受鐵夾的劃傷。

 

要怪自己頑固的反抗嗎?就在最後厲旭抓到一個機會,朝男子膝蓋奮力一踹之下,以為自己逃得過,未料還是被揪住了,男子不想再耗下去,一把抓著厲旭的後腦勺狠狠的直往鏡子砸,這一撞瞬間一陣昏眩,厲旭已無力再作任何的抵抗,任由男子將自己擱在洗手檯上解下褲腰袋...

 

腦中畫面送到這一幕,厲旭不禁閉上了雙眼,雖然已經沒事了,但想起來還是感到驚悚,也免不了發出一身寒栗,(圭賢,如果沒有你出現,我會變成什麼樣...)圭賢又一次的在自己生命中最危急的時刻,徹底的拉了自己一把,如此情債為何要一再去逃避?

 

門打開了,遲遲等不到厲旭吭聲,圭賢不放心的擅自開了門...

這門一開,見厲旭正低著頭雙手環抱自己,像取暖似的揉搓手臂,圭賢看見了厲旭柔弱的一面,心頭不禁揪了一下,有著心疼,腦子不自覺的想上前給予一個守護的擁抱~

 

”你怎麼了?”然而理智還是告訴自己,不想多加傷害,除非厲旭自己心甘情願

”圭賢...”情緒正楚於徨恐,害怕的厲旭,在看見圭賢出現於眼前,壓不住內心渴望,厲旭再也顧不得該與不該,側身跨步的投向圭賢的抱懷。

沒想過向來冷漠的一個人會突然撲過來抱住自己,圭賢在驚愣之中隱藏在心底的情動也隨之湧上心頭。

 

”厲旭...”感受著貼上的身軀,圭賢發現厲旭的身子正在微微顫抖著.....”怎麼了,你...你在害怕?”

厲旭張著微顫的咀唇吐不出一絲話語,迂出的喘息是不規律心悸跳動,圭賢送出溫暖將厲旭踏踏實實的抱在懷裡,雙手的力道也隨著厲旭的顫抖慢慢加深

”有我在~別怕。”

厲旭紅了眼眶,也泛起了淚水,只有靜靜的倚賴著,在這刻什麼話都比不上圭賢溫暖的懷抱。

”不好的畫面就別再去想了...”不用厲旭說,圭賢也知道厲旭為什麼而害怕,頂在胸口上厲旭又遙頭又點頭的,讓圭賢看著都心疼,撫著背身為他搓揉著發寒的骨子。

 

靜靜的維持不變的姿勢,直到確認厲旭不再顫抖身子,圭賢才將厲旭撐離胸前。

端視眼前人,圭賢有著無法解釋的情感...

應該說找不到理由去說服自己要去無視已經萌生的愛意。

 

(可以這麼的一親芳澤嗎?厲旭是個男人...)圭賢腦子一再浮現這樣的想法,身體的反應一再的和大腦對抗,喉結在吞進口水之中鼓動著,唇裡的乾澀讓緊密的雙唇不自覺的鬆了口,圭賢慢慢的傾下頭,一愣一愣的靠前,似乎在調解心裡對同性間的矛盾。

厲旭知道圭賢還是在猶豫,在掙扎...

這次他想多一分等待,希望能給彼此一個機會,也希望圭賢能去突破~

 

然而~遲遲還是等不到這一吻,厲旭很氣餒又無奈的,在只剩不到5公分的貼近距離徹開臉龐,帶著羞怒撥開圭賢撫在手臂上的手。

 

圭賢很抱歉,趕緊再扣回厲旭的兩肩,他只需要再多一點時間...

”別生氣。”

”圭賢啊,你不要騙自己了,你做不到的!”不想再聽圭賢解釋什麼,厲旭只想退開圭賢的身前,不想厚著臉皮去等待一個人來親自己

”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不是你的試驗品,要試你去找別人試。”

”不...你不是,我...”圭賢定住厲旭的掙扎的身軀,不再解釋的直接覆上吻唇,雖然只是親一下,但對圭賢來說,是很大的跨越,不過厲旭對這吻沒有一絲喜悅,覺得那是圭賢掙扎中所逼出來的吻,並非真心。

 

在嚐到厲旭唇上的柔軟後,發覺並不是想像中有著反感,厲旭小巧清秀的臉龐都讓他不自覺心生憐愛的想去疼惜,為這一刻的突破,圭賢沒有放鬆,試著再貼近~

像在探索碰觸的懊妙,圭賢很輕的貼上雙唇,親一下鬆開,再吻一口退離,張著雙唇覆蓋在厲旭的柔軟,溫柔的觸著吻著,試著探出舌根挑開厲旭被動的吻唇~

熟練的舌根在唇腔裡撥弄挑逗著,圭賢的火熱深吻充滿著吸力,加深根部踏實的吸吮,在被圭賢的舌尖一次次挑弄,有如漩窩不停的翻捲,厲旭感覺到自己的舌頭就快被吞噬...

 

圭賢太過深入的舌吻似乎嚇到厲旭了...

厲旭禁不住瞥開咀側著頭一臉羞澀的模樣,讓圭賢看了不禁小納悶地輕笑一聲

”怎麼了?你...你難道沒試過嗎?”

”不是,我...我沒讓人這樣吻過...”即使退開了這一吻,臉上依舊感到一陣陣酥麻感,厲旭熱著紅通的臉夾難為情地說出

”怎麼吻?”

”你的...舌頭...”

圭賢聽了真是既無言又有笑,對同愛之間的互動以為厲旭是身經百戰,沒想過對自己侵入的深吻竟然反倒害羞著~圭賢輕柔的端起厲旭的臉龐,讓他看著自己

”吻...不是都這樣的嗎?”圭賢帶著溫柔的笑容,深遂的眼眸不再有遲疑的流出情絲,厲旭也微微的放鬆了僵直的臉龐,露出很淺的微笑,等著圭賢再次覆上的吻唇。

 

這一次圭賢沒有親點,直接的伸入舌根,嚐著不同於女人的唇中香甜,厲旭的羞澀和單純的心讓圭賢無法不去珍惜,輕輕將厲旭輕盈的身子摟近貼著自己,感受身體緊貼的柔軟,比起厲旭...圭賢更投入此刻濃郁的情意中...

 

真正身經百戰的是圭賢,過去對上的女人都無法抗拒圭賢的柔情,類似這樣的吻唇對圭賢來說不僅是熟練,更是麻木~都是帶著目的為任務而行~

 

而今這一吻,所帶出的真心,是圭賢過去所感受不到的滋味,心悸跳動婉如情竇初開,讓圭賢欲罷不能的貪取,撫在身上的雙手隨著深吻所帶出的火熱加深了力道,圭賢將厲旭整個人緊緊的貼著自己的身軀,貪求不飽的吸盡厲旭唇中甘露。

 

厲旭的心跳得很快,沒想過會有這一刻,更沒想過圭賢會帶出這麼激情的貼靠,圭賢的吻唇讓內心湧起的悸慟,加快了血液在體內遊走,哽在喉間的氣息禁不住發出悶嗯的聲喘,身體敏感處所產生的變化,竄流的酥麻感讓厲旭在羞澀中扭著身子想逃離,撐著兩手要圭賢停止這一吻.....

 

吻唇鬆開了,迂迴在兩只胸膛間的是不斷喘息的聲音,相信在這一刻,彼此都需要冷靜...

 

喘息間~圭賢掛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厲旭,身體反應騙不了人的,在內心圭賢是很震驚的,厲旭帶給他的感覺不僅僅只是身體上的接觸,也感覺到一股不明的電流竄入心悸,心頭彷彿被一塊石頭壓著,雖然心被揪著很不舒服,但緊抱在懷裡的人兒卻能舒緩這顆心,讓胸口不再感到憋悶...

 

這時後......

 

從房裡走出來打算到厠所小解的昌垊,看見站在浴室門間,隔著一個身距的兩個人,昌垊小驚又呆愣地再睜一眼打亮模糊的視野,清清楚楚的看見了厲旭...

驚訝於厲旭出現在家裡,昌垊一吞一吐的問”你們...他...”

 

真是煞風景的路人甲,在兩人都還沒能收好情緒的時刻,昌垊就這麼介入了~

厲旭一臉惶恐,在對昌垊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折回臉龐側向另一邊。

 

圭賢沒有太明顯的反應,只是淡淡的瞥了昌垊一眼,再看著厲旭不自在的尲尬模樣,索幸將昌垊拉到一邊

 

”他怎麼會在這?”昌垊第一句即便冒出最令他不解的疑問

”他受了傷,我帶他回來住幾天。”

”什麼?住幾天!你瘋了你,你怎麼可以把他帶回來住!”

 

兩人雖然以薄弱的聲量交談,但在沒有隔縫的空間裡,還呆在浴室門邊的厲旭,還是可以聽得見對話的內容,打擾了圭賢的朋友,厲旭有點不好意思,踏出浴室靜靜走回圭賢的房間。

 

圭賢和昌垊兩人擺直兩眼看,直到厲旭關上房門...

昌垊隨即張口有話要說,不過話還沒溜出一個字即被圭賢堵上”出去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