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沒有開走厲旭的車子,選擇搭座計程車,為的是想抱好厲旭,以免在車子的行駛中又有任何碰撞,抽了幾張車上擺放的衛生紙,圭賢輕輕的擦拭淌在臉夾上的血漬,觀察著厲旭身上可見的傷痕,難以想像厲旭究竟和那男子纏鬥了多久,才讓自己被凌虐得滿身都是傷?

 

圭賢將厲旭送到了醫院,不知道要如何通知他的家人,雖然一再為了任務去接近厲旭,但對厲旭身邊一切似乎了解得很少很少...少到...

”麻煩你幫他填個資料~”楚在急診室,掛號人員亮出了一張基本資料要圭賢填寫。

手拿著筆在姓名欄寫下了金厲旭之後,圭賢納悶的呆愣著,生日,血型,身份證,地址等等等...圭賢一個也寫不出來

 

諷刺~真是諷刺!讓一個對自己了解如此淺薄的人來騙取幾百萬...

圭賢不禁又嗤又嘆遙著頭,為厲旭感到不值。

 

帶著無奈搜了搜厲旭褲袋卻找不著皮夾,張著無聲的口型圭賢心裡暗罵

(shit,一定是被那混蛋給扒了)

再走回到櫃檯,實在沒辦法,只好打電話給昌垊,請他翻找一下厲旭的基本資料。

對照填寫完後,圭賢直接切斷電話,不理會昌垊心生好奇的追問。

 

因為都是皮外傷,除了額頭需要門診手術的縫合外,其他都僅以藥水擦試無需包紮,很快的不到半小時,隔簾就拉開了...

”他怎麼樣?”

”傷口已經縫好了,只要妥善換藥,傷口不發炎的話,應該就沒什麼了。”

”謝謝。”

”待會有人會來通知安排的病房,你就先在這等會吧。”

”哦。”

護士交代幾句後,推著藥車退出了臨時診療室

 

”圭賢...”捱著昏沉的腦子和傷口痛,厲旭帶那微弱的聲線呼著圭賢的名字

”厲旭?呵~還以為你睡著了。”

”我不想留在醫院,帶我出去好嗎?”

”可是~你真的不要緊嗎?”

 

順著厲旭的意願,圭賢拉起厲旭站起身,很順手的要插過一只手臂撐扶時,厲旭移了身子告訴圭賢他自己可以走,不需要他扶。

對厲旭來說,雖然圭賢又一次救了自己,卻很認份的自覺圭賢僅僅只是出於朋友的相救,與情無關。

厲旭始終不想讓自己多生幻想,在互動中莫名的深陷。

因此在自己可以的能力下,還是選擇了自己走,不讓圭賢為了扶他而有任何的身體接觸...

 

不過在走了幾步後,本身就喝了不少酒,再加上猛力的撞擊,厲旭還是沒能完全去控制自己的腦意識,惹來的一陣昏眩不得不讓他煞腳,感覺到很重很重的頭就這麼不受控制的偏了身~

發覺厲旭重心不穩,圭賢下意識的扶他一把

”你別逞強了行不行!”圭賢這話說得有些小悶小氣,沒想到在這時後厲旭還帶著防衛把他的好意拒之在外。

 

這會護士走來不客氣的對圭賢碎碎地唸啊唸

”喂,你怎麼能這麼把他帶出去,他撞了頭有沒有腦震盪都還需要觀察呢~你把人帶走了,他要是怎麼了,誰來負責?你負責嗎?”

”我負責.....有什麼我自己負責。”厲旭說出本意不讓護士繼續對圭賢指責

 

就這麼圭賢扶著厲旭離開了醫院,到了外頭兩人直接搭上了計程車,在司機詢問地點時,圭賢看向厲旭要他說出家裡的地址

 

”我不想家裡人擔心。”唯恐一身傷讓家人擔心,厲旭頓了一會想想暫時的去處.....”附近找一間---”

”要不去我那吧!”在厲旭還沒把話說完時,圭賢同時的提出建議,這一提不光是厲旭,就連圭賢自己也小愣了一下,彼此都自覺不妥。

 

儘管自覺不妥,可在當下一刻,圭賢沒有想到其他的顧忌,單純只想幫厲旭一個忙,然在脫口而出之後,才想起跟自己說好要離厲旭遠一點不再傷害他...

而厲旭的反應既是尲尬也有著逃避,畢竟多一分接觸多一刻停留,只會讓自己愈是加深對圭賢的感情...

在兩人都沉默時,痴痴等的司機按耐不住的再一聲催促,圭賢帶出了大男人的氣魄,不囉嗦的為厲旭做出決定,說出自己住所的地址。

 

”我想去我那,有個照應。”圭賢簡單解釋一句,就怕厲旭又披上刺蝟防著自己,厲旭沒有反對聲音,順著圭賢的意思,一路坐在車上直到圭賢的住屋外。

 

抬頭看一眼,踏進樓房的心情還是猶豫著該與不該...

不過再遲疑腳步還是乖乖的跟著圭賢。

 

時間上已過凌晨時分,一進門僅剩那道走廊燈還打亮著,看樣子昌垊應該睡著了,

圭賢先帶厲旭進到自己的房間,不過臨時讓人睡自己的房,圭賢往四周掃了一眼,這才發現房間很凌亂,圭賢怪不好意思的說了”房間有點亂,你不會嫌棄吧。”

厲旭簡單飄過房間每一處,給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眼前的厲旭感覺很不一樣,向來都是這般冷漠強硬的性格,今晚卻有著和女人一樣的含蓄,羞澀?

圭賢心想著,看來真的是過度驚嚇了吧?

不過這樣的厲旭,反而讓圭賢不自覺的想保護他~

 

"你......"該死的,肚子明明擺著一堆話等著說,怎麼對著厲旭卻一個字也擠不出了,圭賢納悶的在心裡囉嗦

”你先歇會,我去看看可以弄點什麼來吃。”擠了一句來敷衍自己,圭賢還是沒能把真正想問想說的給端上口

”不用了,我不餓。”

”那...我去倒杯水來給你。”

 

圭賢走開後,厲旭看了看房裡的擺設與物品,如果把四處吊掛的衣服去除的話,圭賢的東西其實不多,看著就像去飯店暫住一樣簡單...

不難看出圭賢只是暫住於此,厲旭不禁好奇,圭賢的家人呢?

 

很快的圭賢端杯開水進來,也很順手搭在肩上幫厲旭撐起身子,不論是動作上還是面容上,圭賢都很自然流露出對厲旭的呵護與關懷。

接過圭賢手中的杯水,幾近的相視距離,停擺的幾秒對視,是欣慰也有著一絲動容,厲旭還是不敢領取這份寵溺的眼神,縮回目光默默吃下圭賢放在他掌心上的藥丸

”傷口...還很痛嗎?”

”一點點。”

 

接著圭賢從衣櫃裡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交給厲旭

”這衣服可能對你來說大了一些,你先湊和著穿吧。”

”謝謝。”

"呃~要我幫你穿嗎?"

"不,不用..."厲旭真的害羞,雖然都是男兒身,但要對著喜歡的人裸露肌膚,光想著都壓不住臉上那透紅的小臉。

 

今晚發生的事太突然,反應都在當下那一刻,而內心還有著一些沒能傾出的話語~。

不過藥吃了,換穿的衣服也有了...

想留下來照顧厲旭的圭賢,似乎沒有再繼續待在房裡的功能了

 

”那~你早點睡吧,有什麼叫我一聲,我會聽到的。”

”你房間讓我睡了,那你睡哪?”

”客廳囉~偶爾做做廳長也不錯。”

”不好意思,這麼打擾。”

”別客氣了,你就放心在這待著吧!”

 

和圭賢一樣的心情,厲旭似乎也有吐不出的話,雖然一再告訴自己要離圭賢遠一點,抓不到的人卻一再的在自己眼前浮現,想起自己今晚被襲擊的遭遇,看著圭賢將要退出房門,厲旭逼自己即時找了個理由擱下圭賢的步伐”那個...”

”嗯?怎麼?”圭賢的腳停得可真快

”我~我想洗臉。”

”這樣...那你先用我的毛巾吧,浴室就在隔壁,吊在右邊那條就我的了。”圭賢回的很順,沒有想到其他。

厲旭露出一個為難的表情,為難的吐出一句”嗯。”

 

不知是因為看見厲旭僵直的面容,還是自打咀巴,在關上房門時,圭賢這才想到厲旭帶傷,應該幫忙提個水讓他待在房間洗臉才對

(這是再好不過讓自己留在厲旭身邊的理由了不是嗎?真是...)圭賢一頭懊惱自嘲地笑了笑。

不過既然已經走出來了,也沒好意思再掉頭,圭賢坐到沙發上當床平躺下,折騰了一晚其實也累了,大口深呼吸吐出一晚的疲憊。

 

沒一會,厲旭從房裡走出來,到隔壁的浴室,摸索著~取下圭賢的毛巾,浸在洗臉盆裡搓了搓...

 

外頭楚在客廳的圭賢,聽著浴室裡的水聲,心想著厲旭一個人能不能搞定?

也掙扎著要不要過去看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