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身旁出現一個身影對著自己說話,厲旭瞇著眼轉過頭瞥看一下

”阿孝?你怎麼來了。”

”小弟跟我說看見你在這喝了不少酒,不放心就來看看了。”

”呵!我沒事~”

”要沒事的話就好了,幹什麼一個人在這喝酒?不嫌悶嗎?”

 

兩眼又呆滯了一會,厲旭無力的垂眼嘆聲氣,微微遙了遙頭,鼓著胸肺吸一口迂出一道長長的氣息,連貫的呼吸動作,每一吸每一吐都充滿了無力感,阿孝看得出厲旭是無奈的。

 

”別怪我看穿你,是不是為了一個人?”見厲旭遲遲吐不出一個字,阿孝只好把話先說,牽引厲旭傾吐心中的鬱悶。

面對阿孝的直問,厲旭掙扎了很久才回答,傾吐之前一再哽住淚感不讓自己發出哽咽聲,雖然這麼憋著很難受,可是如果不找個人說出來,心裡更是痛

"阿孝~我能感覺到~~他是有反應的。"

"嗯?"

"可是他不是~~他不會接受像我這樣的人~"

"既然這樣,你又何苦讓自己栽進去呢?"

 

阿孝的話跟所有的電影對白一樣,都是一貫的安慰要自己別那麼傻,而自己又怎麼會不明白,飛蛾撲火看似很傻,可是最後還是不自覺的被光所吸引,築起的防衛牆還是不夠高,還是讓自己忍不住墊高腳尖去看排徊在牆外的人影。

 

”我好累~~你送我回去吧。”知道眼框已經招來淚液,厲旭強哽著撐住泛起的淚光,希望趕緊離開現場,不願讓人看見他脆弱的一面。

 

厲旭沒有讓阿孝撐他一把,憑著意志力一路走著直到坐上阿孝的車,才真正的讓自己鬆懈下來。

這時後的厲旭已經閉上雙眼,安心的靠在椅背上,在車子行駛的路途中沉睡著~

 

阿孝看了看身旁的厲旭,從大學到現在,從沒看過厲旭會為了感情或任何事要靠酒來發洩,

衝著這點阿孝更有興趣好好查一查,看看圭賢到底對厲旭做了些什麼,才讓厲旭如此深陷?

 

-------------------------------

 

半夜,在床上翻覆了好幾次,左躺右躺怎麼躺都覺得不對勁,就算是持續讓眼睛閉蓋,腦細胞像吃了興奮劑似的,整晚活躍著不知在搞些什麼,呆著兩眼看那天花板,怎麼也壓不住那翻滾的腦子,圭賢不耐煩的挺起身子,垂喪骨椎嘆出一聲煩燥之氣~

 

圭賢下床走出房間,抱那不相信治不了你的心態從冰箱裡拿了幾缶啤酒出來,還沒走到沙發就急著拔開拉環灌進一口再接一口,飢渴似的沒一會就解決了一缶,走到沙發坐下來後再開一瓶繼續喝著,想到別人是藉酒消愁,自己卻在這藉酒消眠,圭賢自嘲式的笑了笑,笑這沒來由的紊亂思緒。

 

真是沒來由嗎?還是自己不肯承認?伴隨慢慢穩下來的心緒,腦子也跟著靜下來,這麼靜靜的喝著,突然感覺到喝進咀裡的酒有點苦澀,而心頭有些糾悶.....

圭賢翻過左手掌心,輕柔的一縮一放彷彿想抓住些什麼,從茫然的眼神中顫出一絲不知所以的無奈...

僅管再怎麼不想承認,都無法抹去腦海一再浮現的影子。

 

(你記得嗎?當時你也是這麼抱著我的。)從昏迷中慢慢恢復意識時,不經意聽見了厲旭吐了這麼一句,圭賢懸著這話語憶著七年前那模糊的畫面~

為了讓失溫的男孩回復體溫,自己這麼緊緊的將男孩扣在懷裡。

 

在晟敏透露那所謂的救命恩人,才知道和厲旭有這麼一段~

已經是很久遠的感覺了,別說是當時抱在手裡是什麼感覺,就連男孩長什麼樣真是一點印象也沒有。而厲旭又怎麼能記得?

 

不過當年的手感是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厲旭身上留下了新的印記,空著兩手的掌心不自覺的縮了縮,圭賢突然很想念把厲旭抱在懷裡的感覺....

呆愣著,眉頭也逐漸揪了起來,對自己內心萌起的這股莫名知覺,圭賢感到不可思議的眨了一個既鬱悶又無奈的眼神,即使是這樣,胸口上跳動的心悸卻逼使著圭賢無法去無視對厲旭產生的矛盾。

 

(暫時的,過二天就不會了)~~~最後,圭賢就這麼說服自己,硬生生的矇騙自己真實感覺,繼續過著他的生活,踩著以往的腳步,相同的模式生存著。

 

--------------------------------

 

所謂眼不見為淨,只要沒看到人,一切都可以無視~時間也會幫忙。

不知不覺的已經過了二個星期,小瑾搬回自家住所,剩下圭賢和昌垊仍住在原租屋中,一人一間房,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兩人卻沒有以往那種熱烙的互動,昌垊知道圭賢還在生氣於大家隱瞞事實的決定。

 

這一天下午,沒有找上昌垊,圭賢獨自來到米卡法式茶餐廳吃飯,其實本來只是想隨便找家速食店吃吃就算,但經過米卡的店門時,圭賢停了腳也忍不住倒退走了幾步,他知道這是厲旭經常來飲用下午茶的地方。

 

圭賢想了一下,還沒給自己一個為什麼要進去的理由時,腳就不聽使喚的先跨進去了~

走進後,隨著服務生的帶入,週到的禮儀,細致的茶點,清雅的環境~

圭賢有種想法,讓自己感受一下厲旭喜歡的地方,也許......

意識到這就停了,圭賢撇個頭不讓自己想下去,因為這股想法是自己不希望存有的念頭。

 

靜靜的一個人獨坐享用時,突然在自己的正對方有個人拉開了椅子,沒有一聲問就擅自坐下,圭賢抬頭一瞧~

"琰?"先是小驚一下,隨即恢復一臉淡定的說"有什麼電話說就可以了,不用找到這來。"

"要不是你避不見面,我也不用親自跑這一趟。"

"怎麼,來當說客?這不像妳。"

"說客?呵~我們做錯什麼了嗎?當初你不也瞞著我做你認為對的事嗎?晟敏哥的做法和你有什麼不同?"

 

真是再諷刺不過的應證,琰實在的把兩件事挑出來相題並論,雖然出發點不同,但選擇的方式都是一樣的,對琰的直指圭賢無話可說,也沒什麼爭辯必要。

 

"大家同坐一條船,這麼多年共難共享,沒道理為了一個外人傷和氣吧?"琰接著又是一句,圭賢無法去否認什麼,更無所謂早知道,到底大家兄弟一場,要說氣?需要的也只是一個釋懷的空間罷了。

"大哥很擔心你,可以的話~回來看看吧。"琰這話說完,圭賢還沒想要如何回覆,就在這個時後,門口的身影吸引了圭賢的目光,厲旭真的來到了米卡,圭賢的眼睛完全的定在厲旭身上,驚愣的眼眸裡藏著一絲喜悅,雖然理智一再告戒自己不可想,緣份卻還是圓了內心隱藏的期盼。

 

走進米卡法式茶餐廳,一踏進門厲旭也看見了圭賢.....

雖然和圭賢一樣驚愣的眼眸,但眼底裡透出了遺憾,再看見與圭賢同座的女孩更加深了這遺憾...

倆人再明顯不過的對視互動阿孝看在眼裡沒有打擾,等著厲旭收回目光繼續往前走之後,阿孝慢下一步對身後的二名小弟在耳朵湊了幾句,隨後跟上厲旭走進廂房雅座。

 

好奇於圭賢兩眼鎖住的方向,琰側頭看過去,看見了厲旭~琰打回眼珠子瞥了圭賢一眼,暗自思忖了一下後,語帶酸氣的堵上一句"怎麼,捨不得?"

"你想說什麼。"圭賢頓時回神,對琰的暗指顯得有些不悅

"你身經百戰,這次不會例外吧?那可是和我一樣的同愛者,我想~你不會有興趣的哦!"琰語帶諷刺的提醒,希望圭賢理智一點,清醒一些

"你擔心你自己吧!"

一番話衝擊了圭賢的面子,琰這一趟沒有白跑。

在琰離開後~圭賢沒有停留很久,走到櫃檯結完帳後,擺頭再看一次厲旭所處的方向,琰所留下的話語確實喚醒了圭賢對常理的認知,不論內心對厲旭是不是產生了感情,還是存著什麼樣的矛盾,圭賢都無法沒視不應該存在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