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著晟敏的安排,為了讓畫面更為逼真,垊豪與昌垊不惜在圭賢身上落下多處瘀傷,再讓琰以妝術在瘀痕上加以放大,等待一切就緒後,將圭賢帶往偏野小山,以圭賢身欠地下賭債之由,打電話叫厲旭帶錢來交人。

 

接到晟敏偽裝的電話,由於金額太大,一時間厲旭根本拿不出這麼多現金,情急之下只好將名下一層樓房作為抵押~

湊足金額後厲旭駕車開到晟敏指定交贖的地方,沒有半點考慮也沒有一絲質疑.....

 

一切都很順利,過程沒有交談,載著黑面布罩的人各自拿著一把刀,圭賢被一塊黑布矇著雙眼,雙手也被反綁在背後,意識是昏迷的狀態...

 

看著圭賢身上可見的傷痕和臉上的瘀青,厲旭心裡揪痛了一下,不敢有任何的違抗,很聽話的照著對方手勢擱下錢箱...

綁匪開箱點清金額數目,確認之後隨即放手一個勁的將圭賢甩出去,厲旭趕緊上前扶抱著,待綁匪人全都離開後,趕緊為圭賢解開手捥上纏綁的粗繩和繞在頭間上的黑布,昏迷讓圭賢的身體更為沉重,厲旭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人扛上車~

 

厲旭拉上椅背桿,讓圭賢以45度角舒服的斜躺在副駕駛座,並為他扣上安全帶,唯恐圭賢因昏迷身子打哆嗦,厲旭脫下自己的外套覆蓋在圭賢的身上,確認一切安置妥善後才將車門關上。

 

等在厲旭往下山的路徑行駛一路開到圭賢的住所樓下時,這才想到要如何連絡那位和圭賢住在一起的朋友?

搜著圭賢身上所有的口袋,找不到手機,只翻到一串輕便有點生锈的鑰匙,是住所大門用的嗎?

 

扛著人走在樓梯上,厲旭實在沒有足夠的力氣把一個比自己高大又處在昏迷狀態的男人扛到三樓去...

撐到二樓,厲旭雙腿發軟地連同背上的圭賢一起坐倒在樓梯階,儘管幾次想再將圭賢背起來,身體仍然使不出力氣,厲旭有點放棄了...

暫且,厲旭將圭賢靠在樓梯階的扶桿邊,好讓自己歇歇腳喘著大口氣~

 

不捨圭賢的頭頂在鐵桿硬物上,厲旭把圭賢撐過來溫柔的抱進懷裡,讓他舒服的貼靠在自己的側胸上...

此刻,這麼靜靜的看著棲靠在胸口上的圭賢,厲旭不自覺的伸出手掌貼在臉夾上輕撫著,心疼臉上的瘀青,也慶幸自己能安然的把圭賢要回來。

滿足的看著沉睡中的圭賢,神情上厲旭流露出了平常所沒有的溫柔...

”圭賢,你記得嗎?當時你也是這麼抱著我...”厲旭情不自禁吐出了擱放多年的心事,揚起頭憶回七年前圭賢以CPR讓自己恢復意識後,將自己緊緊抱在懷裡取暖的那一刻~

 

眼角薄弱不起眼的顫了顫,彷彿聽見了厲旭的聲音,過了一會圭賢撐著無力的眼簾慢慢睜開了雙眼,在吞下二顆安眠藥的藥力下,即使有了意識腦子還是充滿昏眩感...

感覺到圭賢身體微動著,厲旭趕緊撐開身子不敢再將他摟在懷中~

”你有力氣站起來嗎?”

”嗯...”

 

圭賢站了起來,手臂仍掛在厲旭的肩上,體力尚未恢復之下,還是靠著厲旭將自己撐回到住所扶進到房裡~

默默留意撐在身下的厲旭,圭賢的眼神裡藏著許多疑問,內心有著矛盾,腦海也浮起了模糊的畫面。

 

扶到床上後,劃過圭賢背身厲旭輕柔的將手臂抽回,而圭賢...和上次一樣的將厲旭勾進懷裡~

厲旭小驚了下,下意識仰頭看著,眼神是驚愣的,這一次是清醒的不是醉酒的圭賢...

”為什麼要幫我?”深鎖的眉頭,始終沒離開的目光,圭賢很認真的問著,眼神想要的是準確的答覆。

這一問讓厲旭很快的回神,也打消了奢想中的寵溺,提手拿下圭賢擱在腰間上的手掌,退開床邊尲尬地扯出一絲笑意,敷衍式的回答著”你不要誤會...我只是...不想見死不救...”

"你不怕被騙了嗎?"雖然這是圭賢早已看慣的佈局,在所有踩進圈套的入局者本生都是貪婪的,不是財迷心竅就是迷戀於圭賢的柔情,可是厲旭卻什麼要求也沒有,這讓圭賢難免心生內疚,自覺騙了一個不該騙的人。

 

"沒有什麼比命還重要...錢...可以再賺回來..."厲旭帶著很平淡的心情說出了他的感觸,畢竟如果沒有圭賢根本他就不會活著回來

”是嗎?”顯然,從圭賢的表情上,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不過圭賢也沒有再多問,這時後他突然想好好的和厲旭相處,用心去感受厲旭的不同

”你好好休息...”

”你要走?”圭賢流出殷切的眼神,希望厲旭能多待一會,然而懸在咀邊的挽留找不到理由說出。

依舊掛著淡然的笑容,縱使看見了圭賢不一樣的表態,潛意識的自我保護總讓厲旭一再的提醒自己,不要貪戀這種抓不住的寵溺~

 

”能不能再多待一會...”就在厲旭跨出那一步圭賢總算逼自己說出口。

 

厲旭沒再往前多跨一步,猶豫著也掙扎著該與不該....

圭賢伸手將厲旭拉回床邊坐下,與他兩眼相望,殷切的眼神裡多了一份情絲,厲旭奇妙的看著圭賢眼神的變化...

(圭賢眼神不一樣了,真的可以嗎?)厲旭內心自問著,一個對同愛沒好感的人可以改變嗎?

"可不可以......讓我再抱一次?"

 

厲旭疑愣著,不明白為什麼圭賢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但圭賢開口了,要拒絕還是迎和呢?

厲旭吞進一口口水,將臉慢慢的轉回移開了目光~

"我只是想知道抱著一個男人是什麼感覺。

"上次你已經抱過了,什麼感覺你應該知道。"

"那次我醉了怎麼會知道~~對不起,這要求是過份了,算了~你就當我沒說好了。"對自己這種無理的要求,圭賢知道是自私了點,也看得出厲旭的面容上充滿了質疑,圭賢坦言的作出解釋。

 

就在圭賢落下的尾語,厲旭一個傾身輕柔的貼上圭賢的胸膛,像是溫馴的小貓倚賴著,不吭一句靜靜等待圭賢寵溺的雙臂將自己圈在懷中...

不管是為了滿足圭賢的好奇心,還是滿足自己的貪戀,厲旭都無法端出一個理由來說服自己當下的抉擇,就當是放任吧!放任自己失控一次,就一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