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確認自己的猜測了解厲旭多一些,也想多探鎖同愛的心裡,可以找的人,也只有旭日了。

圭賢再度登入線上遊戲,等著旭日上線~

 

是心電感應嗎?總在彼此需要對方時適時的上線,比起現實中的厲旭讓圭賢一再等待,旭日要來得好溝通多了!

(近來好嗎?)

(又想問我什麼。)

(呵~你怎麼知道我有問題?)

(隨便說說的。)

(你這人挺有意思的~)

(說吧!)

(像你們這種人,最忌愇什麼?)

 

像你們這種人.......

圭賢再一次的失言,旭日沒有立即的打上字串,似乎在猶豫著。

 

有時後往往都只是個盲點,認定的不喜歡不欣賞甚至排斥等等種種類別,其實都是源自於本身潛意識裡所呈有的跡像間而產生的逆向觀感,只不過是大部份的世人都不會有這份自知之明,一昩的自以為是。

 

(像你們這種人,以什麼立場問我們這種人最忌愇什麼。)像在繞口令似的,把話給繞了回來,圭賢知道自己又失言了

(對不起,我無心的。)

(不在乎你又何必多此一問。)

(OK,就當我在乎,能說說嗎?)

(能讓你在乎,他一定很特別。)

(是啊,我的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麼。)

(用心去感受他,你會知道的~)

(呵~是嗎?你呢,找到你的寵溺了嗎?)

 

旭日又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後,瑩幕上才出現了旭日的回復

(就算找到了,也不是屬於我的。)單看字幕都能感覺到旭日內心的空虛

 

對著電腦,厲旭不避忌的打出發自內心的感受...

離開圭賢的懷裡已經過了一天,可依晰還能感覺到圭賢的溫熱,說好只是個回憶,厲旭摀著胸口憶著昨晚圭賢對自己的反應,對愛的防衛不斷在說服自己那並非出於圭賢的本意,遺漏的手機該不該去親自要回?

 

厲旭很害怕,怕自己多見一次就會想要有下一次,想了很久也顧慮了很多,厲旭沒打算去找圭賢,一切都讓緣份來安排,倘若真有緣,怎麼也躲不掉不是嗎?

 

 

二天過去了,厲旭不但沒有前來取回手機,就連手機裡的SIM卡也失效了,很明顯厲旭將這卡辦理停用狀態,完全沒有取回的念頭。

 

這一回又一次失算,圭賢再次嘆出一聲笑,遙遙頭嗤笑著自己的資質淺薄,沒能掌握也無法看透,這是什麼呢?

對圭賢來說,厲旭是很典型的心理迷陣,不僅是判斷失誤,更陷入重重困局~

隱藏在厲旭內心深處的心理細節,如同旭日所言,只有用心去感受。

 

不管是為了任務,還是為了想突破這瓶井,圭賢都決定放手一搏,探知這一切。

圭賢帶著手機親自到厲旭所屬賣場找人,因為厲旭沒有交代,現場幹部要圭賢留下手機,由他們來轉交。可圭賢不肯,說一定要親自還給厲旭,在拗不過圭賢的堅持下,幹部索幸打了通內線電話向厲旭告知情況。

 

拿起電話,聽到幹部咀裡脫出一句”金先生”,圭賢立刻將電話搶過手,沒多一刻停頓就說”我在外面等你!”

簡捷的落下一句,圭賢不囉嗦的將電話擱下,轉身就離開。

 

沒想到這一等,厲旭真是鐵了心,直至賣場關門依舊等不到厲旭出來見自己一面。

圭賢有著不甘心,繼續坐在賣場外頭的涼椅上,圭賢憑著最原始的同理心,相信厲旭不會忍心放著他在這苦等。

 

關上辦公室裡的白燈,搭乘電梯直到地下停車場,圭賢沒有猜錯,厲旭確實不放心的特地繞過賣場正門口,看看圭賢是否還在外頭。

孤身影子在大型建築體下顯得十分渺小,已經空無一人的賣場外圍,僅僅只剩圭賢還待著,厲旭將車停在不遠處,猶豫著要不要開這車門~

 

(就見一面吧~只是聽聽圭賢怎麼說~聽完就好了。)持著這想法,厲旭說服了自己固執的心,徐徐走上前.....

 

看著眼前身影逼近,圭賢知道厲旭來了~

掛著肯定的眼神抬這頭,圭賢亮出斥責的眼神斜視著,使那不悅的口氣噴出一句

”怎麼,你捨得來了嗎?”

 

厲旭揪起自疚的面容,在圭賢身旁隔著一個身的距離坐了下來,沒有對上圭賢鎖住的目光,厲旭用力挺出胸口的鬱悶,緩和的以鼻迂出這道氣讓自己能以平實的心去面對...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還在這等。"

"真不知道?連手機都不要,就為了避開我是嗎?"

厲旭不吭聲,默認圭賢所說

"我就讓你這麼不想見?"厲旭始終埋頭側著臉不吭一句話,不是不想搭理,而是厲旭害怕去面對。

圭賢的目光沒移開過,盯著厲旭接著說"如果是的話,為什麼那晚你會留下來陪我?"

 

原本還垂蓋的眼簾,在圭賢這一句後慢慢撩起,微張的唇型抿過又鬆開,似乎在找尋勇氣將話一傾而出

 

"你可以繼續沉默,不過我告訴你,只要一天你不解釋,我都會這麼纏著你,直到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為止。"

"圭賢,我喜歡你~"厲旭擺過頭,抹上一雙很溫柔的眼神看著圭賢一吐壓在心頭已久的情絲。

 

沒想到厲旭會這麼直接的坦白,在沒有預設的想法下圭賢還是呆愣了,飄移的眼珠子讓厲旭再一次看出了心虛.....

厲旭很輕鬆的微笑著,一點也不驚訝圭賢會有這樣的眼神,帶著感概的口語繼續說..."可惜你不是.....我只有避開你,才能讓自己不再陷下去。我不想受傷,也不想你違背本意的踩進來,就讓我們在這畫下句點,好嗎?"

"幹什麼一定要畫下句點?做不了情人,大家可以做個朋友。"

"可是我不行,我沒辦法面對你當什麼感覺都沒有,如果你當是朋友就不要再來找我了。"

 

厲旭說得很坦然,句句字字都讓圭賢無法再駁回。

在騙術上,當對方無心戀戰時,就算再放什麼餌都沒有用,魚根本沒有吃的胃口。

 

厲旭離開了,圭賢沒有再纏著,在厲旭不攻自破的表白下,他很清楚這任務已經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可行性。帶著這份消息圭賢回到大伙的住屋,告知這一切。

 

對打從一開始就不想接下這項任務的圭賢來說,心情上是鬆了一口氣,雖然自認自己真的盡力了,但看著大家失望又氣餒的面容,有負於大家的期望圭賢難免感到歉疚與無奈,不過不用再去騙一個他不想騙的人,在內心圭賢有著僥倖~

 

"圭賢,不要緊~既然無法引他入局,我還有另一個方法。"在聽到圭賢送回來的消息,晟敏似乎早知道,非但是不感到意外,反倒早已準備了對付厲旭的方法
"什麼?還繼續?"圭賢有些訝異,招招都不入局,實在不知晟敏為什麼而堅持

"是啊,不過這方法只能用一次。"

"什麼方法?"

"找人把你綁了,讓你吃點傷,叫他帶錢來贖人。"

"呵~苦肉計啊,你這麼肯定他會來?"

"只要金額不要太多,我相信他會的。"

 

"呵~怎麼,現在是給大家當安慰獎嗎?"從圭賢不屑表情下嘆出的嗤笑聲,很明顯對這做法是十分不苟同的,在他的原則裡,不喜歡硬搶,騙與被騙者都是心甘情願,現在的厲旭是心如止水,圭賢不禁質疑晟敏的做法似乎有些操之過急。

"大家等了那麼久,你也不希望什麼收穫都沒有吧!"

"OK,我沒意見,你們高興怎麼做就做吧,不過我希望只有一次。"

 

圭賢沒有反對,事實上也沒有反對的立場,長久以來多次的配合,不管各自身處哪一種角色,再有不滿也不曾有人反對過,一切都是為了大家的利益為考量的配合著,圭賢也沒有例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