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盜文-亦不接受任何改文}

 

 

------承前啟後------


(表姐,對不起~沒有聽妳的勸才會踩得遍體鱗傷,原諒我沒有交代就這麼離開,還留下了一個麻煩給妳.....這張是小旭的出生證明,請代我將小旭交給他父親,我知道妳不喜歡他,可是他到底是小旭的親生父親,這是無法改變的血緣關係......欠你的下輩子再還你,小旭....就交給妳了。)

”傻瓜.....妳怎麼這麼傻!你才知道麻煩嗎?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呆站在斂房冷冷的冰床前,看著那蒼白的沉睡臉龐,眼前的真實,這突來的噩耗,已教自己無法去反應要如何去發洩。
哽著無法平息的鼻酸,啜泣那無聲的淚水,手裡拿著一張嘉嘉留給她幾句簡單的遺言,就這麼丟下了才六個月大的兒子,撒手人寰~

離開了斂房,以表姐的家屬身份,表姐小芬吞著酸液在死亡證明上簽下了名字。
這是教人情何以堪的複雜心境,手上拿了二張來自小旭的出生證明和另一張小旭母親的死亡證明,如此諷刺~~


事隔3天後...........

小芬從嬰兒床上抱起嚷嚷哇哇哭叫的嬰兒,看著那白嘟嘟的臉龐,不僅是無奈更是萬般心疼,耳邊打進家人的聲聲勸阻.....
然而,對小芬來說,並非是義氣萌生的衝動,只是很單純的~~死者已矣,盡其人事。

手抱孩兒,腦裡無法忘記踏出旭昇大樓的那一刻~
看著孩兒,於心何忍~想起嘉嘉的盲愛,而今如糞土般被埋至深土,任自己怎麼都沒想到,二張證明書換回來的,竟是陳兆昇無情的話語!


(要知道嘉嘉是什麼身份,區區一張紙就要我替那些男人背這貨,荒膠!我就算養隻狗也不會養這野種!)
(該死沒良心的臭男人,這孩子你不認將來你就不要後悔,老天一定會罰你的,一定會!)


聽著小芬重述這對話,待在休息室的姐妹們,個個咀裡都忍不下這火氣,你一句我一句的咒罵這掛著浮華的面俱,表裡卻充滿醜陋人性的富商陳兆昇。

”TM的真不是東西,這種話也說得出口!”
”小芬,你放心~我挺你,儘管把這孩子留下,大不了我破例讓你帶著他上班。”沈惠自拍胸腑,打出口頭保證無條件支持小芬
”惠姐,你~~”
”這有的是姐妹幫你,妳們聽好了,以後有檯的就去坐,沒檯坐的就在休息室幫忙帶這孩子,我TM就不信要靠男人才能養大這孩子!”

”哇靠,惠姐~你這次最夠義氣了。”
”操!你這是在說我平常很沒義氣嗎?”
”呃~不~~不是啦,我是說~~唉呀,你知道我咀拙嘛~~”
”呵~我看妳啊,還是閉上那張咀吧~”
”惠姐,謝謝妳,還有妳們..........好話我不會說,總之謝了。”
”看看~這孩子挺逗的,那小小的咀,哭起來都讓人心疼呢,別說你了,我看了都捨不得~總之,你安心的把他留在這吧!”

就這樣,厲旭在這間酒家的這群阿姨手裡,一人捏一把,一年一年的拉拔,慢慢長大。

五年過去了,女人的青春始終鬥不過歲月的流逝,在惠姐再三保證和鼓勵,小芬放心的將厲旭交給了沈惠,遠嫁他鄉。
丈夫早逝的沈蕙,就靠著這間小酒家,孤身育養五歲女兒若雨和六歲大的厲旭。
在厲旭的記憶裡,知道曾經有個芬姨,也知道惠姨收養了他,對自己無父無母來說,還有個窩有個當他是兒子在疼的惠姨,比起街口那家麵店和他同齡的小賢,厲旭已經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幸福了!


小賢是誰?


每晚,忙於酒家生意的惠姨,都會拿一百塊錢叫厲旭自己到街上找攤販解決晚餐。
就在十歲那年的某一天,厲旭來到街口這家麵攤吃飯時,看見一位很瘦小的小男孩在店裡幫忙。

"哇,你好棒,看你小不嚨咚的,還可以一口氣端這麼多東西。"
"我不小了,我已經十歲了!"
"啊?十歲?那不就和我一樣大嗎?可是你好瘦小哦~"

"你在那聊什麼天啊!那幾桌客人走了,還不快去把桌子收一收!"耳邊傳來潑婦般的叫囂聲,看著站在廚房口的中年婦女,伸長那根看了就想剪掉的食指,對著小男孩指啊指的使喚著,厲旭真是打從心裡的不順眼。

"那是你什麼人啊~好兇哦!"厲旭拉長脖子湊在小男孩耳邊小聲地說
"我不跟你說了,不然又要被挨打了~"匆匆的,小男孩拿了托盤趕緊地走向另一桌收拾桌上凌亂的餐具。

厲旭看眼前這男孩,僅管勤奮的工作,還是被這老闆娘不斷的嫌棄,也不禁心想著,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後媽嗎?明明和自己一樣大,不但比他還矮,一身瘦如筋骨的模樣,想必一定是長期被這位婦人虐待,一定是............

萌生的同情心,讓厲旭經常跑來這家麵攤吃東西,看到的畫面還是一樣的,小男孩經常在店裡被那位充滿鄙視眼神和刻薄話語的老闆娘使來喚去。
書上有記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嗎?可是手上的刀要怎麼揮呢?對一個十歲大的小孩來說,很簡單的方法就是彈橡皮圈了~

為替小男孩出口氣,厲旭開始惡作劇的,有時用橡皮圈射她的屁股,因為屁股大容易中!
有時躲在窗外,藉由門縫在那女人走過時,學著楚留香那個彈指神功的手勢,將彈珠朝地面彈向女人下一步將跨過的地板上,當然~女人不例外的四腳朝天囉~

每每看到這樣的畫面,躲在麵店窗口外的厲旭,連忙摀咀忍住差一點就要爆出的噗嗤聲,隨後速速溜人快閃~而這些舉止,全都落入圭賢的眼中,看著平常苦毒自己的舅媽被這麼惡整,圭賢心裡真是有說不出的痛快!

某夜晚,在經過街口看見小男孩一個人坐在小板凳上,埋頭苦幹的洗著大大盆子裡大大小小的碟子,難忍心中好奇,厲旭迎上前,走到小男孩身邊蹲了下來........

"喂!"
短促的抬頭看一眼,小男孩很快的繼續手邊工作,就怕怠忽了時間
"我叫金厲旭,你呢?叫什麼名字?"
"曹圭賢.........."
"曹圭賢?那我以後叫你小賢吧。"
"不好,我叫圭賢。"
"小賢不好嗎?"

圭賢沒吭聲,繼續洗著

"那女的是你什麼人,對你那麼壞~"
"她是我舅媽。"
"舅媽?不是後媽啊~"厲旭沒有想很多,也不知道會有什麼顧忌,直覺地就溜出腦子裡的話語。

"那你爸爸媽媽呢?"厲旭接著問,不過這一問讓圭賢剎時頓愣著,也停擺了泡在盆子裡洗碗的那雙手,呈著沒有目光焦點,短暫的閃過那一絲憂鬱,圭賢吞了吞咀裡的酸澀,潤著乾枯的喉間,繼續埋頭苦幹

”怎麼了?”對一個只有十歲年紀大的厲旭來說,還沒有那麼細微的能端倪出圭賢所流露出的情緒,厲旭很單純的就以圭賢一表沉默,騰出那關心的慰問一聲
"沒.........你快走,要是被她看見了,又要罵我了。"
"你別怕嘛~我是客人他不會趕我的,要是他罵你,我就說是我硬要來煩你的就好了啊~”
”你不要再捉弄她了,被她發現就不好了。”

”滿口粗話,掀桌子摔椅子的人我可見多了,像她這種我才不怕~”
”你好勇敢。”
”你也行的啊,不過你可要再長高點才行,那麼瘦小~~啊!有了,我這裡有100塊錢,你太瘦了,你拿去買些好吃的。"
"不行,我怎麼能拿你的錢~"
"沒關係啦,就當是我請你吃東西就好了啊~唉呀,不跟你說了,我走了!拜~"

不等圭賢反應,厲旭揮揮那小手,大步大步的離開,還呆愣雙眼的圭賢看著那背影,再看了看厲旭塞給他的錢,圭賢有受不起的滋味~

更沒想到的是,在這天過後,厲旭經常利用他在洗碗的時間過去跟他聊上幾句,每一次厲旭都不忘帶些吃的來給他。對圭賢來說,每天期待的並不是厲旭帶來的食物,而是厲旭的笑容,像天使般充滿著溫暖的笑容。
厲旭的存在讓圭賢心靈上有了倚靠,生活有著動力,也不再感到孤單~


可好景不常,在二年之後,厲旭又來找他時,告訴他自己將離開的消息....

"你要走?"灼灼的眼朣一愣一愣的在顫抖間泛起的淚光,看著在他心中的天使,想著以後再也看不見厲旭的事實,圭賢心中有千百個說不出口的不願意
"嗯,我阿姨的店被查封了,她要到仁川市去投靠一個親戚~"厲旭解釋著源由,圭賢沒有吭聲,慢慢的垂下那目光,也擺回了頭,沉默著

"你要好好保重哦,別再讓那個母老虎虐待你了。"吐出牽掛,看著圭賢流露的面容,彷彿在責怪他的離去~”別這樣嘛,我還是會再回來看你的啊~”
”真的?”垂喪的頭在聽見厲旭接在後頭的這一句,隨即打亮那雙眸,圭賢很認真的看著厲旭,再聲確認著
”是啊,等我放暑假時,我就回來看你。”
”嗯,我等你........”圭賢的表情還是很嚴肅,僵著臉龐擺著端不出的笑容,但在內心圭賢真的很高興很感動

”笑一個嘛!”在厲旭這一聲哄,圭賢總算肯拉拉咀角,扯著皮動肉不動的微笑....其實只要想到以後再也不能常常看見厲旭,這臉又怎麼笑得出真心。
"你這笑好敷衍哦!我都要走了~讓我看看你真正開心的笑嘛~"厲旭這麼要求,圭賢很聽話,試著讓自己自然一點的再笑一次
”咦~不錯哦,你笑起來的樣子還挺潚灑的嘛,這樣多好~你要記住了,命是自己的,要為自己勇敢一點,知道嗎......我走了,拜拜。”

(厲旭......)望著厲旭漸漸走遠,圭賢甩了甩沾滿泡沫的雙手,衝動的跨出幾步腳,再走近一點的讓自己多看幾眼.........
厲旭走了,真的走了是嗎?你說會回來看我的是嗎?
灼灼眼朣再次禁不起的泛出了淚光,這次更多了一些,圭賢提手彎脖的,用手臂拭去那就快滴落的眼淚,忍著鼻酸抿抿雙唇吞下咀裡的苦澀,目送厲旭離開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