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著圭賢所佈的局,昌垊其實都一直待在停車場附近等候,就等厲旭把圭賢從小吧裡帶出來~

”唉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是我朋友~剛我有事走開了一會,沒想到他喝得這麼醉~”昌垊匆匆走來,連忙二聲歉從厲旭手臂裡將圭賢撐過來”這我來就行了,麻煩你真不好意思。”

厲旭給了一個微笑,沒有多說一句鬆開手,退開一步後走向自己的車子,種種反應全都在圭賢的意料中,雖然圭賢並不了解厲旭真正的性格,但至少圭賢已經能慢慢掌握厲旭所流露的冷漠。

 

”喂~你撐一下行不行啊,這樣我怎麼把你扛回去啊~”昌垊不耐煩的埋怨著,故意裝作無力的鬆了一隻手,讓圭賢一個不穩差點栽向地表。

順著聲音厲旭擺頭看著,到底還是軟了心,不管內心再怎麼逃避,厲旭對圭賢始終留有感恩的情絲在,很難教自己視而不見的自顧離開。

 

 

~在小吧外圍的某一端,一對雙眼看盡了一切~

 

在和厲旭飲酒相談的過程,阿孝留意到厲旭那雙飄游不定的眼神和不安情緒,在門口分手後,阿孝並沒有離開,一直都隱身在一旁遮避物的後頭,看見厲旭不放心的回頭,也看見了昌垊的刻意等候。

至於厲旭撐扶的男人,阿孝沒能看得清楚長相,不過就身材和模糊的視野上,阿孝心裡設定的假想人是上回帶人幫厲旭打一頓的男人。

 

阿孝納悶著,厲旭為什麼會擔心這個人,難道厲旭喜歡這個人了嗎?

不管腦子飄過何種想法,阿孝的出發點只有一個,不希望有人對厲旭心存歹念或意圖不軌。

 

---------------------------------

 

厲旭開車把圭賢跟昌垊送回到住屋樓下外,在昌垊扛不起圭賢之下,厲旭合力幫忙將圭賢扛回到三樓住所,昌垊鬆下手臂讓厲旭獨自撐扶,自己則掏出鑰匙將門打開。

 

昌垊這手一徹開,圭賢整個重心傾向厲旭,就怕厲旭瘦弱的身材沒能將自己安穩的架好,圭賢下意識的把剛才被昌垊放下那隻手,順著垂擺方向攬住厲旭的腰骨上。這麼被圭賢半抱著,厲旭顯得有些難為情,將臉撇向一邊,避開圭賢湊過來的臉龐。

貼在厲旭的側身,埋在頸肩上的頭很清晰的能聞到厲旭身上所散出的氣味,半醉半醒的狀態中,圭賢有意無意將原本攔淺在厲旭肩背上的手,順著背胸滑至腰間,這一滑讓厲旭的身子不禁小顫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醉了,圭賢一切的肢體反應都很自然,不自然的是厲旭僵直的面容

 

”你把他丟進房間去就可以了~我去排解一下,唉呀~真是憋死我了!”昌垊不客氣的要求著,隨即指了指圭賢的房間所在位後,快步的進到厠所去。

厲旭沒有什麼想法,深呼吸一口氣吐出,安份的將圭賢扶到房間裡。

 

 卸下手臂將圭賢擺放到床頭靠躺著,貪戀於厲旭身上的溫暖,圭賢一手勾住厲旭的腰枝,將他一起摟了過來,這一個重心不穩,身子跌進了圭賢的胸膛,碰撞的重力厲旭不經意輕嗯了一聲,還沒能來得及反應,圭賢勾在腰上的手掌陶醉似的向上游移,並踏實的將厲旭摟在懷裡,閉著雙眼感受貼在身上的柔軟~

 

雖然心頭早已小鹿亂撞,厲旭並沒有亂了腳,放輕了身體的重量溫柔靠躺在圭賢結實的胸膛上,厲旭不敢有任何的奢想,僅僅只是微微抿了抿雙唇,自我安慰著,相信圭賢是因為喝醉了才會有的舉動,並非出於真心~

 

僅管是這樣的...也夠了~這樣就夠了!厲旭撐起兩手打算徹離這不屬於自己的懷抱.

”別動,再讓我抱一會就好~”聲音是無力的,圭賢真累著,只剩手還有力氣可以使使力,在感應到身上的柔軟觸覺這麼貼離,仍然還闔著雙眼的圭賢,加重了手臂的力道將身子壓回,繼續將這身軀緊扣在兩臂內,不讓這溫熱的感覺退散。

 

(圭賢...你醉了,我知道你醉了...)厲旭沒有再動,靜靜的靠躺著,就讓自己暫時的停留當下,在這一刻裡不管有幾分真實,哪怕只能是個回憶~

 

耳朵貼在圭賢心臟的部位,聽著規律的心跳聲,像催眠曲般的節奏,厲旭不知不覺的垂下眼簾,跟著圭賢進入夢境裡~

維持不變的姿勢,筋骨產生的酸痛呼喚厲旭的腦神經,厲旭醒來時已經凌晨mdm 點了~

 

微弱的打開雙眸,動了動指間,厲旭深吸一口氣,深刻的將圭賢的味道存放在嗅覺的記憶中,慢慢的抬頭再看看圭賢一次,讓自己再深刻的記住這張臉,他的命是就這個男人救回來的.....

 

厲旭輕手輕腳離開了房間,不出任何聲音的將門關上,走到客廳時,昌垊正在客廳裡呼呼大睡,沒有叫醒昌垊,獨自悄悄的離開了~

 

”圭賢。”昌垊一手揉著一隻眼睛,一手推著圭賢的肩膀要他醒來

 

已經是上午十點了,太陽正在東邊高高活躍著,向四處射下灼烈的光芒,這道光刺眼得讓圭賢不得不提起手掌在眉目上遮掩一番,這手一提也才發現厲旭已經不在身上,只見站在床邊的昌垊,圭賢一臉茫然憶著昨夜的畫面

”喂,昨晚你們做什麼了?”

”什麼?”圭賢還顯得有些狀況外

”昨晚我待在外頭,既沒聽見任何聲音,也不見你們出來,你們在裡面幹嘛啊?”

”我怎麼知道,我都睡著了,他什麼時後走的我都不知道~”

”是嗎?”

”你不是在外面等著嗎?那你沒看到他嗎?”

”大半夜的我哪捱得住啊,當然也是睡著了啊~話說這人走得還真靜~我可真是一點動靜都沒感覺到。”昌垊搔搔後腦勺,納悶於自己昨晚守了那麼久,最後還是鬥不過瞌睡蟲,差點把圭賢完美的計謀給搞砸了

 

”有心要走又怎麼會讓你發現...”圭賢半感觸的說,眼神有著失落

”那現在呢?昨晚算不算成功了?”

”一句話都沒說,呵~我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圭賢嗤聲苦笑著,盡管昨晚有著互動,厲旭至始至終都沒開口吭一句,就算是想探也沒得探,圭賢開始有點佩服厲旭那深不可測的冷漠。

”就這樣?等了十天了耶~”

”等不及嗎?那你去吧,直接去找他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晟敏哥早上打來問呢~他說要是你搞不定的話就跟他說一聲。”

”他想幹嘛?”

”不知道啊,沒說呢~不過接下來你想怎麼做?”

 

接下來怎麼做?還真是不知道,圭賢埋首從鼻腔裡迂出薄弱的嗤聲,笑自己真不知能再從何著手,招招都不在自己預測的範圍內,每走一步總讓厲旭畫下句點~

 

不過既是有備而來,即是失敗也得留下一線生機,圭賢從褲袋裡拿出了一只手機。

昌垊看了一眼,這並不屬於圭賢的型號,莫非是..........

”這手機...”

”對,是他的。”

”真行啊留一步呢,這都讓你想到了。”

 

圭賢看那手機微微扯著咀角淺淺一笑,沒打算主動送回手機,就等厲旭自己找上門來索取,換得再一次接觸的機會,為了讓自己能好好掌握不再失算,圭賢靜靜的仔細思索,反省著~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

 

圭賢回想從一開始的相遇,為了女友把自己扁了一頓,突然向自己問起名字,不僅無視他和昌垊的幾次偷竊,還主動提出幫他解決錢方面的困擾?

照理~如昌垊所猜想的,厲旭應該是對他有好感的不是嗎?為何突然變得冷漠?又為何厲旭要一再的迴避,無視他的存在?

 

一次見面中傷的話,完全讓厲旭變了樣,難道真是那些話才開始讓厲旭對自己築起厚厚的防衛心?那些話真這麼傷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