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賢一再主動的接近,已經跟自己說好收藏的心畫下的句點,卻一再被挑臖得蠢蠢欲動,厲旭無奈地緊皺眉頭揪心地說著”圭賢,我不知道你在玩什麼,但是我.....”其實厲旭是想告訴圭賢(我輸不起),不過這句厲旭還是吞進肚了。

 

”玩?呵~是你把我找出來的,然後又把我甩一邊去,現在是誰玩誰了?”

”OK,是我對不起.....總之你以後別再找我了。”不願多解釋,厲旭邊說邊使力在圭賢不留意之下將車門拉開坐回駕駛座,圭賢沒打算去攔住厲旭,就這麼看著車子開離眼前~

 

第一計雖然失敗了,但從厲旭始終避開的目光,這也讓圭賢看出了厲旭刻意壓抑自己內心的本意,只不過厲旭所築的城牆高過了自己的猜算,想要突破厲旭的心房看來還需要再費點心思~

 

走到這一步已經不光是為了任務而行,對一向擅於掌握人心的圭賢,厲旭對他來說是種挑戰也是突破。

厲旭愈冷漠愈是逃避就更讓圭賢愈想揪出他的心,愈想馴服這讓他一直捉摸不定的性格。

 

 

”什麼,取消?”在聽到圭賢臨時取消原先所準備的第二計,昌垊一臉不解直問著”不是都安排好了嗎,幹什麼要取消了?”

”金厲旭的性格很硬膽識也不小,這招對他不管用,要是不小心露了馬腳,到時後做什麼都沒用。”

”圭賢哥,聽你這麼說,我真替你擔心啊。”

”幹什麼?”

”說不定他真是同愛中的男人哦~你小心被他攻了~”

”不說話沒人當你啞了,去逛你的臉書吧。”昌垊往小瑾背肩上推了一下,催著她到一邊去

”什麼啊,開個玩笑嘛~”小瑾向著昌垊吐吐頑皮的小舌頭,自打無趣的站起來,退到一邊餐桌那對著電腦,不再插咀二位哥哥們討論正事

 

”那你現在怎麼想?”其實打從圭賢掛著沉悶的臉色回來,不發一語的進到房間,直到外賣送來晚餐時,才從房裡走出來,種種反應以昌垊對圭賢多年的了解,不用問也知道圭賢遇到難題或是....遇到對手了!

 

”他的防衛心很強,我想不是那麼容易,除非我也跟著豁出去!”

”豁出去?什麼意思?”

”就是...跟他玩真的。”

”啊~不會吧,你當真?”

”所謂欲速則不達,蒼繩鍛羽而歸。”

”啥?什麼歸?”

"........"

"你別跟我繞詞啊,說白點行不?"

”這種人警覺性很高,積極展開攻勢只會讓他把牆築得更高。”

”那怎麼辦?”

 

為了讓厲旭卸下防衛,對自己的出現不再敏感,圭賢退一步採以守侏待兔的方式,

兩個不同世界有著不同生活圈的人,想在自然的情況下碰頭真是不容易。

 

索幸在昌垊這陣子追踪的行程裡,厲旭偶爾會到一家小吧飲飲小酒,相信這可以說是唯一再自然不過的交集點,也為了能自然呈現,圭賢和昌垊每天晚上都會到這家小吧耗著,等待厲旭出現~

 

然而幾天下來,遲遲都不見厲旭人影,昌垊看一下手錶上的時間~凌晨1點。。。

十天了,難道厲旭習慣改了嗎?昌垊按耐不住地質疑了”都十天了還不見人,你說他會不會知道咱在這等他?”

”不知道。”圭賢嘆出一口悶氣,這十天的等待中,內心充斥著兩種不同的氣味,有不甘不服氣,也有著鬱悶,為什麼要鬱悶?是等到發悶嗎?

雖然知道,但圭賢並沒有去探索為何衍生而來感覺,他只知道急不得。

見昌垊開始煩燥著,時間也確實晚了,圭賢思量了一會,決定今天不再等了~

”算了,今天到這吧!你把單結了,我去個小解。”沒等昌垊反應,圭賢自顧走往洗手間

站在小便池前,圭賢又是一氣長嘆,這一嘆是納悶的,納悶著什麼,自己也解不出所以,靜靜的解完拉上褲鏈後,退跨一步走到洗手台時,褲袋裡的手機突然陣陣響,圭賢拿出手機看一眼,是昌垊打來的,圭賢按下接聽鍵後夾在耳肩,邊聽邊沖洗雙手”幹嘛?”

”他來了。”

很明顯,昌垊所指何人,圭賢愣了下,也思量了一下”他看見你了嗎?”

”我不知道,我一看見他來就轉頭了,他現在坐哪我都不知道。”

”OK,你哪都別看,別掛電話~”說著圭賢走出洗手間,小心的隱身在牆角往吧裡瞥看著,手機持續保持通話中,圭賢盯著厲旭的方向,一邊向昌垊指示。。。

 

圭賢觀察中~厲旭的身邊坐著一位男子(阿孝),從兩人的交談面容中,應該不知道昌垊的存在

”昌垊,你放大聲量,讓人注意你。”

昌垊照著圭賢的話做,裝作收訊不良,故意加大聲量的對著手機說”什麼,你大聲點,我聽不到啊!啊?什麼!晚一點來啊.....”

 

在昌垊誇張的聲量下,吧裡的客人包括厲旭都不例外的朝昌垊看,從厲旭不經意的擺頭看了昌垊後,不到3秒又再撇過看一次,所擺出的疑愣反應,圭賢肯定厲旭已經從昌垊那連想到他的存在

 

”很好,可以了,你再叫二杯酒,等我出來~”圭賢不自覺的露出微笑,是腐笑也是得澀,滿意著厲旭所呈現出的面容,圭賢將手機放回褲袋,心懷鬼胎的暗自思忖了一下後走回吧廳裡,經過轉角吧台處時,圭賢有意的以手袖將客人桌上的酒杯掃落地面

一聲玻璃炸聲下,厲旭迎聲探一眼(圭賢...),圭賢正彎下腰連忙向人道聲歉,隨後走到昌垊身邊坐了下來,厲旭愣著兩眼,直到阿孝叫了聲名字才回過神

”看什麼?”朝著厲旭目光望去,阿孝多咀再問”認識的?”

”嗯。”

”不去打個招呼嗎?”

”不是很熟,別打擾人家了。”厲旭簡單的帶過,繼續和阿孝喝酒閒聊其他事。

 

人就在附近,又豈會真當不存在,不管圭賢是不是看見了自己,然而圭賢並沒有像以前那樣主動前來搭訕,不免讓厲旭反倒幾度三番留意圭賢的動態。

 

圭賢連叫了幾杯酒,和昌垊的互動很熱烙,一手橫過昌垊的後頸掛在右側肩上,兩人的頭貼靠著,露出的咀角是揚著笑容,雖然沒有越界的接觸,但單看著也不難看出圭賢與昌垊兩人甚深的交情。

能夠一起合搭,完美無缺的偷走賣場的東西,所培養的默契絕非一朝一夕,厲旭暗自打量兩人的關係~

 

圭賢這招人際證據法則,端出自己的人際資源,借由昌垊來吸引厲旭不自覺的觀察自己,這招心理戰術圭賢真是發揮得淋漓盡致,可以說已經初步的讓厲旭少了一層防衛心,湊在昌垊耳邊的咀巴其實是在告訴昌垊待會要怎麼做...

 

”你一直留意,真不過去問候一聲嗎?”看著厲旭目光不時的飄向圭賢那,阿孝忍不住多提一聲

”呃,沒事~剛你說到哪了?”厲旭繼續阿孝剛才的談話內容,收回目光也不再去多思多想。

 

一小時過後......

 

”喂,幹什麼一直叫酒喝,你真的趴了不成?”

”沒幾分酒意怎能逼真。”圭賢再灌上一杯,咀含滿滿的酒鼓著臉腮一口吞進喉間”差不多了,你準備吧~”竊竊一聲私語,圭賢帶點手勁的將酒杯擱放於桌前,抑頭左右扭了扭脖子的筋骨,擺出一副疲憊樣,撐托著額頭讓自己歇一歇。

昌垊照著圭賢的指示,再次拿上電話,又裝聽不見對方聲音,有一聲沒一聲的說,還邊說邊往大門走了出去.....

 

又過了半小時,昌垊沒有再回來,圭賢也趴在桌上睡著了,而厲旭和阿孝也待到差不多要走的時刻,阿孝叫人買了單,臨走前~厲旭不忘回頭再看圭賢一次~

趴在桌上的圭賢,並不知道厲旭已經離開,不勝酒力的他也真是睡著了~

 

站在身旁,關切的眼神浸在清澈的水眸裡,厲旭揪著一雙柔情似水的雙眸看著沉醉入夢的圭賢。

厲旭還是回頭了,不放心圭賢一個人酒醉獨留,厲旭安靜地拿起帳單看一眼,沒多考慮的幫圭賢結了帳,沒有叫醒圭賢,輕手提起圭賢垂在大腿上的右手掛在自己的右肩上,厲旭撐起圭賢沉重的身軀,這一撐也把圭賢眼簾給撐了起來,圭賢扇著兩回眼簾,眼球的乾澀瞬間引出酸液,模糊視野不確定的看著貌似厲旭的臉龐,圭賢顫眼一擠,兩眼一翻甩開令他模糊的水份(是厲旭...)

 

”怎麼是你。”圭賢輕聲的問,雖是原先預設的話佈的局,但對剛醒來的圭賢來說,這一問並不是刻意的,是很自然的流出疑問。

 

厲旭沒有解釋,默默撐著圭賢的身子,離開小吧一路來到停車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