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生疏了,一個多月沒接觸遊戲的旭日,簡直被黑夜抓著打,行逕被摸透似的毫無反擊空間~第一戰勝利,圭賢沒考慮的先提出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要怎麼看出同愛的性別角色?)

(我不知道。)

(呵~這叫回答?)

(這是事實,我真不知道。)

(那你是什麼角色~)

(你已經問完了。)

(呵,OK~再來。)

 

圭賢不多埋怨,很快的再進入戰鬥,靠單P再換一次機會,圭賢又贏了,這下子旭日不回答也不行了吧!圭賢露出淡淡的腐笑,等著旭日來回答

(說吧,你是什麼角色。)

(這個我不是很肯定。)

(這又是答案?你根本沒打算回答我~)

(信不信隨你。)

 

(TM的,浪費了二次機會,存心耍我是嗎?那就別怪我太直接了。)圭賢不服氣又不甘心的暗自叫罵,二人繼續下一場單P。

其實問到這,旭日的答覆無意之中讓圭賢視為存心的耍賴,為了洩出這口氣,圭賢將這原本想探取資料的目的暫擺一邊,滿腦子只想再打爆旭日,算計著這回一定要問一個讓旭日想閃都沒得閃的問題。

這一回,反倒是旭日打贏了,圭賢無所謂的坐等著,也好奇旭日將會問他什麼

(吃飯了嗎。)

(吃了,嗯?)

(我問完了。)

(........)

(你還有二場的機會~打完我就要下了。)

 

緊接著下一場,圭賢順利拿到問話的掌控權,打著鍵盤圭賢掛著輕浮的眼神,心裡暗笑又得意著對自己將要提出的問題~

(你有沒有跟男人發生過關係?)

(.........)

(你點這麼多,不會也是答案吧?)圭賢擺著得意,坐等好戲似的等旭日回應

(沒有。)

(沒有?這麼看你真是不肯定自己是什麼~)

(為什麼今天要問我這些問題?)

(沒什麼,就認識一個也是同愛的人,想了解一下。)

(你喜歡他?)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們那種人,不會有你說的那種感覺。)

(那你又何必去了解。)

(就好奇吧!很難理解你們的內心世界是什麼樣的~)

(沒得解釋,可以的話沒有人甘願是這樣的造化。如果你當他是朋友,就不要用另類的眼光去看他,更不需要了解什麼,除非你也喜歡他。)

 

在圭賢思考旭日這番話時,旭日悄悄的下線了~

 

這是厲旭的內心感受,雖然他不知道黑夜所遇到的人是誰,但希望黑夜不要像圭賢一樣,用岐視的心態去看待他的朋友,厲旭退出了伺服器,關上了視窗,將頭朝往牆上那幅畫再看著,兩眼無神的沉思了好一會~

 

在情愛上~厲旭有著堅固的防衛心,他很清楚自己一旦付出就收不回的弱點,

厲旭卸下了畫框,將畫紙捲了起來,連同對圭賢所產生的情絲也捲進這幅畫,用繩子綁妥後插進了書櫃其中一層收藏格。

 

厲旭流露淡淡的微笑,希望和圭賢的故事到此畫下一個句點,被救起來的男孩終於在七年之後找到了他的救命恩人~

情節雖然平淡,但也算是圓滿了。

 

--------------------------------

 

二個星期過去了,這段時間裡,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厲旭都不再感興趣,懵懵懂懂的走了一大圈,也許是心真的累了,厲旭不需要藉由戀愛的經歷來認清自己~

 

對任務遲遲沒有進展,在找不到理由接觸厲旭之下,圭賢求助昌垊,要昌垊打探厲旭每天的行程,提供自己主動製造所謂的巧緣。

 

在昌垊探查的資料上,知道厲旭經常會到米卡法式餐廳喝下午茶,圭賢特地挑選亮眼的位置,讓厲旭一進到餐廳就可以輕易的看見他。

 

詫異的,厲旭的反應在自己意料之外,厲旭是看見他了,不過僅僅對視了一眼,也只用一個點頭微笑就帶過了,就連看見自己小愣一下的反應也沒有,甚至~厲旭所流露出的眼神就像看著陌生人一樣。

 

這讓圭賢又看不透了~~

(有意思....)圭賢輕挑著眉峰,對厲旭充滿好奇,究竟這個人在想些什麼?是刻意表現出來的冷漠嗎?還是對他連最初的好感也沒了?

對在心術上慣性使用的圭賢來說,厲旭這樣的反應無形中帶出了圭賢的求知慾,

 

要對付一個冷若冰霜的人,跟他比酷是沒用的,用耐心跟他耗更是傻子行為。

端起桌上的伯爵茶圭賢喝下一口,靜下心仔細思量一番,專注的眼神呈在深遂的眼瞳裡,隨著思想慢慢退散,眼眉慢慢拉長了,似乎圭賢已經有了一套打破厲旭心房的攻心計。

 

假日,厲旭和友人到網球場打球,一直都掌握厲旭行程的昌垊,將打探的消息告訴圭賢。

提著球具,一身休閒服,圭賢一路沿著隔網走到門欄,目光直盯厲旭看,正在球場上和友人對打的厲旭,並沒有留意到隔網外的圭賢。

 

圭賢跨過門欄大辣辣的現身在球場邊,朝著厲旭所處的那一頭走去,突然有人這麼大辣辣的走到自己這頭的休息區,厲旭免不了擺過頭看一下

 

瞥一眼收回目光(圭賢?)

再看一眼對視著,圭賢擺著笑容大方的對他笑了笑,厲旭小愣了一下,沒留意到對手打過來的球,等回過神時才發現球已經從身旁彈過滾到身後去~

厲旭悶了一下氣,對圭賢的出現有些無奈與不解......

圭賢是衝著自己而來的嗎?

介於朋友在場,厲旭很快的淡定下來,仍一表常態的就當圭賢不存在,繼續打著這場球~

 

然而~愈打心愈慌,圭賢死盯的目光讓厲旭感到非常不自在...

圭賢兩手攤開擱在休息座椅的椅背上,一派輕鬆自得的笑容,擺著沒移開的雙眸就等厲旭飄過來看自己一眼,好讓彼此有對視的一刻。

 

厲旭的目光始終不敢正面的看過來,雖然面容上依舊冰冷,隱約仍看得出厲旭不經意所流露出的羞澀,幾度總以余光偷偷的瞄著自己。

這麼看著厲旭,圭賢覺得很有趣,也看穿了厲旭深藏的柔弱性格。

 

厲旭不敢停下來,唯恐結束了這場球局後,對著圭賢該說些什麼,而圭賢又會說些什麼~

最後~楚在對面的友人,在體力透支下向厲旭比出了結束手勢,厲旭迎上前,與友人擊過掌相握之後,各自走回休息區。

 

圭賢很故意,掛著兩顆黑得發亮的眼珠子直直盯著厲旭迎面走過來,讓厲旭想避開目光的機會都沒有。

厲旭帶著尲尬的表情走到圭賢一旁,彎著身披上毛巾,垂著眼簾沉默地收拾球具,收回的目光沒有再對圭賢多看一眼,也沒有任何表示。

 

靜看厲旭收拾得差不多時,等在轉身的那一剎,圭賢伸出手抓住厲旭的手臂"太明顯了吧。"

"說什麼?"厲旭扳回手表出不明反應

"你這是擺明當我不存在。"

"你也沒說什麼不是嗎?失陪了~"

圭賢沒再抓住厲旭,放著讓厲旭離開了網球場。

 

走進沖洗室,厲旭擱下球具,脫下排汗衫,踏進其中一個隔間沖澡,握著蓮逢頭朝肩上沖洗,厲旭鬆了一口氣,總算不用再對著圭賢那雙深到簡直要把自己吞進肚的眼瞳,厲旭閉上了雙眼,讓水從頭頂沖落,借由冷水將滾燙的臉龐慢慢退溫~

 

澡間的水聲停了,厲旭腰上綁著浴巾,手拿毛巾擦拭著頭髮從澡間裡走了出來。

早有預謀的圭賢老神在在,擺著潚灑坐姿楚在更洗室中間的鐵柱邊坐等著

看著厲旭驚愣的表情,圭賢一抹腐笑站起來,想從圭賢身邊穿過,卻被圭賢一個側身擋在前,厲旭往右多跨一步,圭賢也跟著多一步,厲旭不耐煩的吭聲了

"幹什麼!"

"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冷漠?你不是想跟我做朋友嗎?"

"你說沒興趣不是嗎?"

"如果我現在說有興趣了呢?"

"別忘了我可是有特殊癖好的同性戀,你最好離我遠一點,要被我上了可別怪我。"

"還不知道是誰上誰~"說著,圭賢勾起腐笑往前湊近一步,拉近了與厲旭一個身的距離。

圭賢大膽的逼近讓厲旭下意識的退開腳步,直到沒路可退的頂靠在牆邊

"怎麼,害怕?"聽著圭賢這一句,在這一刻厲旭拿出了強悍的性格,反被動為主動的將目光鎖回。

 

目目相覻的眼眸子,倆人都沒有移開的意思,厲旭不再害怕,凝望著圭賢的臉龐,面容不再僵硬,厲旭慢慢露出淡淡的微笑,清澈的眼眸中,帶出了一雙柔和的眼珠子,用看著情人般的深情,厲旭不畏懼的慢慢迎上唇口。

 

在高出半顆頭的45度角對視角度,即使僅僅隔著一個身的距離,也能將厲旭小巧清秀的臉龐全都收入眼簾中,一對勾魂般的眼神,把自己給勾進了眼瞳裡,圭賢很清楚的能從厲旭一對水汪汪的眼瞳裡看見了自己的樣子~

 

圭賢根本沒有察覺到在這一刻,呈現一片空白腦思緒是為何而生,厲旭的眼神中所帶出的深情,是他過去所沒感受過的,是因為對著女人看多了嗎?

而面對厲旭漸漸湊上來的雙唇像有股吸力般,自己竟然不自覺得微微的傾下頭,頃刻之中圭賢揪起了眉頭,為自己當下內心所激出的不明知覺感到納悶,在吻上的那一刻,圭賢還是退縮了~

 

一時一刻難以接受這一吻的圭賢,就這麼把臉側開了,而厲旭也笑了~

 

"怎麼,害怕?"輕柔的聲線迴盪在耳邊,圭賢臉有些泛紅,側著臉不發一語。

"不要勉強自己了,你不是的!"說完,厲旭側身退開於圭賢面前,拎著球具袋離開了更洗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