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厲旭主動先打了招呼,圭賢輕點頭扯扯咀角以簡單而平淡的面容帶過。

雖然是面對面坐著,免不了陌生感所產生的尲尬氛圍.....

四目對視時,看著厲旭那雙清眸,眼絲裡流露出的有情眼神,這眼神圭賢不喜歡也看不慣,從原先厲旭對自己不平凡的示好,圭賢打從心裡就是種彆扭,圭賢把頭側向一旁左看看右看看,看著餐廳四周復古色調的裝橫。

 

見圭賢迴避了自己投射的目光,雖然厲旭知道圭賢對自己還是不樂見,心裡並沒有挫折感,只是黯然的移走目光低下頭飄移著那沒有定點的眼珠子。 

這時厲旭的手機響著,厲旭想起了先前約好的飯局...

盯了手機一眼,再抬頭看了圭賢一眼,兩人目光總算有了對視,雖然只停留了短暫的一秒間~

厲旭接下了電話,心想著眼前等了多年的恩人,最後~厲旭選擇了推掉飯局,連三聲抱歉之後結束通話。

"有事?"光聽著厲旭單方面的應話,圭賢想也知道厲旭有約在身

"沒,現在沒事了。"

"看來你不知道我會來。"

 

厲旭頓了一會,為妹妹擅自請約表示抱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們會.....如果你覺得勉強的話,你隨時都可以離開,我不會介意。"

"是有些勉強,不過我還不至於這麼不給面子。"

"吃了嗎?要不先叫餐點吧~"

 

用餐時,圭賢很自然很大方的看著厲旭的一舉一動,沒有再閃避幾度對視的眼神,

反倒是厲旭顯得不自在也羞澀一些,目光仍飄移著不敢直視圭賢,靜靜的吃著餐點

 

眼前這人除了比斯文的男人還要斯文以外,跟一般男人沒有什麼不同,樣子雖然清秀,但也看不出有什麼娘們調(難道他在同愛裡是扮演男人的角色嗎?)

 

看著厲旭沒開口說一句的安靜著,圭賢心想~要是再這麼耗著的話,那樣要磨到什麼時後才能有互動,於是忍不住自己找了個話題打開這團冷空氣的對白

 

"那個畫相~是你畫的?"

"畫?"當下一刻厲旭沒能立刻想到圭賢口中提及的畫相,小愣一下後才意識到"嗯,是我畫的。"

"畫得還不錯。"厲旭回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為什麼畫我?"圭賢接著又問。

對著圭賢直視的眼神,厲旭懸著空盪的雙眸,在猶豫不知該不該提起真正原因時,圭賢自行設想的說"你不會是喜歡我才畫了吧?"

 

再直接不過的一句話,反應於當下,雖然對圭賢存在什麼樣的感覺,就連自己也摸不著點,除此,到底同愛並不是大部份的人能認同,也不想嚇壞圭賢,在一時間沒能立即做出回應。

這麼的....厲旭對著圭賢傻傻的呆愣了好一會後,自吞一口口水後解釋地說"你不要誤會,我沒那個意思。"

"你考慮了那麼久才回答,不知道的話還以為你真的喜歡我。"

"呵~怎麼會,更何況你還是個男人。"厲旭回得很尲尬,也有點難為情

"這話也說不定,現在還是有特殊性取向的人存在~"

 

圭賢這一句聽著讓厲旭心裡顯得有些不舒服,沒錯,不否認自己或許是有,但對於圭賢以(特殊)的字眼來表達,這讓厲旭覺得圭賢打從心裡對同愛者是擺著歧視的心態。厲旭將目光收回,沉默著沒再說話。

 

觀察厲旭的反應,圭賢也感覺到了,似乎厲旭跟那位旭日一樣,一但遇到令他不舒服的敏感話語,所呈現出的反應都是一樣不解釋的冷漠,不過為了讓彼此有更多的互動,圭賢更是故意的再挑上一句"看你這反應,難道是被我說中了,你也是有特殊癖好的那種人嗎?真是沒想到啊!看你人好好的長得也不賴,沒想到會喜歡這種口味的。"

 

很明顯,圭賢是故意用這樣的字眼去激起厲旭的反彈,對二個素昧平生的人來說,在沒有交集的對話之下,爭執與誤會是拉近距離最直接的方式。

 

果然,在圭賢這一句的激發下,厲旭瞬間一刻抬頭打亮著雙眼,從一開始就沒有讓圭賢留下好印象,這點厲旭很認份,也能理解圭賢拒絕自己示出的好意與歉意,

不論圭賢怎麼抗拒自己的存在,在厲旭心裡圭賢還是美好著,是奮力把他救上岸的勇者~

然而在圭賢幾句輕挑敷淺的話語,和多年刻在心中的形象,記憶與現實的落差,都讓厲旭不得不劃割對圭賢存有的情意。

 

清澈眼眸裡微微顫抖的眼珠子,慢慢輕柔的揪住兩眉間,微微張著的雙唇抿了抿,感受言語上滿滿不舒服,糾結於內心對圭賢的失望,厲旭提手揮了揮招來服務生埋單後,不等圭賢,逕自起了身快步的往餐廳大門走去。

 

圭賢知道已經成功惹毛了厲旭,也當然的隨後跟上,在厲旭走到停車場後,圭賢伸長手揪住了厲旭的手臂,攔住那緊湊的步伐

"SORRY~我話是難聽了,別生氣!我有什麼說什麼不懂得修飾的。"

"你用不著道歉,你說的沒錯,我就是喜歡這種口味有那種特殊癖好的同性戀,這樣夠白了嗎!"雖然心裡很生氣,然而對著圭賢,厲旭還是很客氣,沒有以甩開的方式掙開手臂。

 

在輕手將手臂抽回後,深吸一口氣迂出,平心氣和地說著”打了你一頓你是該討厭我,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能賞臉來吃這頓飯,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我都說不是故意了,還生氣?”朝厲旭那背身圭賢放大聲量的說出,厲旭停下了腳步愣了愣,就是這麼矛盾的性格讓人摸不著猜不透,心裡明明是希望可以和圭賢再多相處一會,但又不想面對一個對自己有成見的人。

最後,厲旭還是沒再回頭開車離開了~

 

這一路厲旭開到了以前常去的夜店,已經隔了一個多月沒再來,今天又為了什麼而來?

獨自坐在一張小桌子,看著舞池中的人群,厲旭的目光沒有著點,不知不覺的就這麼呆坐著與酒共伴二小時,這過程走來二名前來搭訕的男人,厲旭不僅是不給面子的不搭理,就連看也不看一眼.....

 

不是已經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了嗎?為什麼對男人又不感興趣了呢?

厲旭自問著,為這矛盾求自解~

需要再解嗎?還是根本心中早有所屬?是曹圭賢嗎?

 

(曹圭賢.....根本不屬於像我這樣的人,又何必再去多想讓自己栽進去呢....)

 

厲旭慢慢覺得痛了,心裡有股刺痛,清澈帶水的眼眸變得有些模糊,眼神中藏有一絲憂鬱,心頭是糾結的。

為什麼要糾結這麼多年?愛情不過是生活中的一部份,為什麼要試著一再的去證明,逼自己去認清?

 

-------------------------------

 

圭賢仍在外逗留,漫無目標的閒逛在大街上,回想厲旭的反應,動著腦筋想想該如何在自然的情況下,合理的與厲旭走得近一些,親密一些。

圭賢沒有想很多,也自以為的認定所有的考量都是為了任務而行。

 

突然腦海閃過前些日子在酒吧外撞見的醉酒男,憶起了子樂說的一句話(碰都不碰我!)

 

圭賢開始重組思緒,想著.......

如果子樂是女人的角色?,那厲旭為什麼不碰他?是不喜歡?又或者.....厲旭才是?

拼湊到這圭賢想起了一個人,也許可以從他身上知道一些有關同愛的心理,知道他們需要什麼,喜歡什麼,介意什麼。

 

圭賢不意外的到了網咖,費心走這趟無非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遇上消失一陣子的旭日。

 

一切冥冥之中,似乎都有緣份牽繫著圭賢與厲旭之間,圭賢沒有白跑一趟,旭日真的上線了,圭賢先是露出慶幸一笑,隨即向旭日打了聲招呼~

等了一會,不見旭日回應,有心來找人的圭賢,想都沒想的再打上一句

(好久不見,旭日。)

不知道是沒看見還是存心無視黑夜的存在,在這字串浮上畫面的幾秒過後,旭日自行進入戰鬥。

 

圭賢小傻了一下,心想著看來旭日是有意當他不存在了?

圭賢按下觀戰,看著旭日戰鬥過程,一直到結束退出後,圭賢不客氣的直接打出一句(旭日,單P)

(沒興趣。)雖然只是個字幕,看著都覺得冷漠,圭賢也不是省油的燈,要讓厲旭有所反應,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挑臖,圭賢拉出對聊空間

(要不玩個遊戲吧!跟我單P,打輸就回答對方一個問題。)

(我沒有什麼要問的,不需要。)真是再自信不過的一句話,就連臭屁都耍著酷樣,圭賢忍不住笑了笑,對上旭日這種帶刺的性格,最好拿把盾撐在胸前,然後勇敢的迎上前把這根刺頂回去~

(可是我有。)

(你認為你有機會問嗎?)

(機會不會比你少~)

(開吧!)

 

這就是人的死穴嗎?不管是強烈的顯著於表面還是潛藏於內心,大部份的人總是避不開這種不服輸的慾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