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接連三次在兩人相互合作掩護下,分別成功偷走了高單價的攝影機和手機商品,該現場主管調出錄影畫面,逐一搜查可疑的人影。

經過特殊訓練的昌垊與圭賢,豈會輕易露出破綻,在看不出可疑的舉止之下,主管以過濾的方式,分別在失竊的這三天中,對所有出現在監錄鏡頭中的身影逐一比對,最後鎖定了在三天裡都有出現的圭賢與昌垊。

 

為不打草驚蛇,主管先是向上頭請示告知~問問打算如何處置這二名偷竊者。

 

來到厲旭的辦公室,主管放進碟片將畫面呈現,拿著遙控器操控著畫面,對著瑩幕上出現的圭賢與昌垊比劃解說一番~

中距離的焦距以及角度上,並不是很清楚的能顯出那面孔,厲旭一開始只是單純留意著鏡頭上那二名男子的肢體動作

 

”能認出樣子嗎?”厲旭淡淡的說,對這種竊賊幾年下來早已多不勝數,不過如此精細的身手倒是頭一次見著

”可以,把畫面放大就行。”主管拉近了面孔的焦距,這一拉也把厲旭的臉也拉向了電視瑩幕面前,厲旭多走了二步,打亮那雙清澈的眼瞳定住那目光

(是他?)厲旭心想著,驚愣著,內心也激動著,總算再一次看見了救他的男孩!

 

這麼呆呆的望著那瑩幕,眼神不自覺的流出一絲情義,就連自己也沒發覺。。。

 

”金先生?”見厲旭遲遲沒有反應的直盯著,主管呼喚一聲,等著厲旭的指示

”就他......們?”

”是的,我們要不要先向警局備個案?”

”不用,這件交給我處理,你只要盯著他們再出現時,通知我一聲就好了。”

”這樣?”主管有些不解,通常這種情形備案是很正常的程序,不明白為何這一次的做法會有此破例

”你就照我的意思做,不要張揚。”

”那好吧,我會留意的~”僅管再納悶,主管也不便再多過問一句,索幸就照著厲旭的指意,鎖定圭賢與昌垊再次出現的時刻。

 

擺明是衝著厲旭而來,昌垊又怎麼會刻意的去避這風頭,當然是再接再厲了,不到三天兩人又再來到賣場,這回更順利的取走了一台最新數位相機

 

厲旭接到內線電話告知後,獨自下樓走到該3C區一旁隱匿著,端看圭賢與昌垊的手法,厲旭不禁抹上淺淺的笑意,嘆笑這千古不化屢試不爽的老套手法,還是這麼實用這麼容易成功上手。

 

~每個人的背後都會有一篇故事~沒有人會甘願做賤自己~

在本身就存有情義的厲旭眼裡,對圭賢這樣的行為浮上了情有可原的同理心,沒有當下抓人,也由著他倆自自然然的走出賣廠,厲旭一路跟踪在後頭

倆人在一家食堂外分了手,昌垊帶著數位相機先行離開了,而圭賢則走進食堂叫了份套餐,留坐在食堂裡...

 

靜靜的厲旭徐步走到圭賢的面前,內心是悸慟的,這是他等了很久才有的一刻~

看見眼前出現的下半身,圭賢抬起頭一看,停下了咀嚼食物的咀型,下意識中圭賢左右擺看著,看看周圍身後是否又像上回那樣多了幾位來路不明的人士

”放心,只有我一個人。”說著,厲旭逕自坐在圭賢的對座。

 

圭賢瞄一眼沒再搭理,以不變應萬變繼續插上筷子埋頭吃著他的餐點

 

”知不知道你們在賣廠所做的事已經被注意了~”

”那又怎麼樣,要有證據就來抓我吧。”

”我不會抓你的。”

”那你來幹嘛~”對一個帶人來扁他一頓的人,圭賢的眼神還是很不友善的,圭賢收回目光繼續吃他的飯

”我是想告訴你,如果你在錢的方面有困難的話,我可以幫你。”

”怎麼,你給我?”

”是的,你需要多少?”圭賢只是順口應聲,沒想到厲旭如此爽快的回了這麼一句,可真讓圭賢差點噎了喉,連著幾聲咳,咳出卡在喉管裡的飯...

圭賢再咳一次清清喉嚨後說著”呵~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別忘了你才打我一頓,現在說這些好不好笑。”

”對於那件事我跟你道歉,我不知道你......”厲旭擱住了話猶豫著,暗自思忖一會後........

”總之我沒惡意,要不嫌棄的話,我們做個朋友,要嗎?”沒打算說出七年前的事由,索幸以再牽強不過的理由帶過

 

厲旭這麼說著,圭賢疑愣的抬起頭,用他不是很友善的眼神打量眼前人,心想著~真是被昌垊說中了嗎?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你找別人吧~”圭賢心裡真是哭笑不得,沒興趣與厲旭繼續玩下去,圭賢潑出這灘冷水,冷漠的回絕了厲旭的心意。

 

自知要讓圭賢釋懷對自己原有的敵意並不容易,厲旭沒有感到難堪或失落,只是有些遺憾多年來一直想尋找的人,會在那樣的情況下再次相識.....

 

厲旭抽出了一張名片放在圭賢的面前”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遇到困難僅管來找我,幫得上的我一定義不容辭~”

 

埋頭吃東西的圭賢,僅用眼珠子瞄了名片一眼,沒有抬起頭去搭理,臨走前厲旭還是不死心的回頭再問一次”能不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曹圭賢。”圭賢最後還是說了,無法否認眼前這個人的確沒有任何威脅自己的感覺,也能感受到厲旭是真的示出好意,就算先前再有不好的印象,也難免軟了心,反正也只是個名字...

 

雖然只是個名字,但對厲旭來說意義何其重要。

終於~厲旭可以為這畫像添上了名字,這不再只是個畫,而是真正存在的人,真實存在那記憶裡。

厲旭將畫裱進畫框重新再架回牆上,滿意的看著這幅畫。

 

(圓滿了是嗎?)懸在心頭多年的遺憾,雖不盡人意但能再見到完整踏實的人,應該算圓滿了吧,至少...

(我可以叫得出你的名字了!)厲旭抿著雙唇欣慰地笑了

 

”二哥!”二妹Lily端了杯茶走了進來,厲旭聽著呼聲擺頭看一眼”還沒睡?”

”看你燈還亮著,泡了杯你最喜歡的黑咖啡來慰勞你囉~”

厲旭接過四妹端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滿意地說”你泡的咖啡進步了。”

 

尾隨在Lily身後,大妹Jessie小妹茵茵也都跟了進來,為著哥哥被父親這麼一訓,妹妹們沒一個不想來多慰問一聲,看看哥哥心情是否安好

”你們怎麼都來了。”

”怕你不開心,來逗逗你囉~”Jessie揚著那張笑臉打著俏皮口語說著

”二哥沒事吧!”小妹茵茵捥著厲旭的手肘遙了遙,貼心一問

”我沒事,你們別瞎擔心了。”

 

”真的?咦~”回應中Jessie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對著牆上的畫小愣了一下”這畫...你完成了耶?”

”曹圭賢?二哥你找到救你的人了?”Lily接著話

”是啊,找到了。”

 

”二哥你把人畫得好帥哦,這個人真的長這個樣子嗎?”茵茵質疑畫中人的真實性,湊近臉再瞧了一會

”呵,他的確長得...挺帥的耶。”

”二哥我看是你把人美化了吧~嘿!”Lily調侃著

”不過二哥啊,你的畫畫技巧好像都沒進步耶~”美術班科系出身的Jessie用她那專業的眼光,半調侃的數落了一下

”啊?是嗎?”

”什麼啊,我說二哥畫的最棒了哦~”茵茵可是哥哥十足的悍衛兵來著

 

”狗腿~”Jessie給了茵茵一記小白眼

”二哥,那他現在人在哪呢?”Lily

”我不知道~”

”啊?”三位妹子全都異口同聲直對著厲旭呆看著

”不是說找到人了嗎?”Lily

”我只知道他的名字,見過二次...不過我並不知道他住哪。”

”你不是吧,你找了那麼久,怎不問問他住哪呢?”Jessie問的很納悶,深知這畫裡是二哥多年來一直都等著有機會再見一次的人,沒想到二哥會輕易的放過

 

”有留他的電話嗎?”茵茵

”沒有。”

”那你怎麼~怎麼再找他啊?”聽著既沒電話又沒住址,Lily心急地直問著

”呵~不要緊,要是有緣的還是會再碰上的,對吧!”厲旭自我安慰地笑了笑

”你還真是樂觀哦~”Lily擺著一臉苦笑

”這也太難了吧,要再見一次豈不是看老天賞不賞臉?”Jessie向來都是直話直說,更不想看見二哥只是傻傻再等待那所謂的巧緣

 

茵茵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對著畫拍下一張照片保存著

 

”茵茵,你做什麼?”厲旭不解

”嘻~我幫你找人~”茵茵瞇瞇的笑著

”對呀,把他照片上傳在臉書,讓大家幫忙找,茵茵你太棒了~”Lily輕輕拍了拍茵茵的肩背,開心地直誇著

”你們不要白費心思了,他不會想見我。”

”什麼?為什麼?”

”他並不知道我是誰,我也不想為難他,總之~你們別試著去找,知道嗎。”

 

厲旭的話雖然是交代了,不過幾位妹妹真的會聽話嗎?

看著二哥這麼多年都保存著這幅畫,想必對這救過他的人多少都存有一絲情義吧~

雖然咀巴交代著,又豈會感覺不到二哥心裡其實還是遺憾著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