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應該說存在晟敏心中的這根刺是扎在圭賢與晟敏之間...

七年前從滿爺那脫離中失散的圭賢與昌垊,雖然隔了二年之後和大家再聚一起,不過在一次圭賢染上風寒的時後,身為大哥的晟敏寸步不離的將圭賢照顧得無微不至。

受過滿爺在心術上調教過的圭賢,對人與人之間所流露出的神態,向來都有著敏銳的感應度,在晟敏那二星期細心的照顧中,圭賢驚覺到從晟敏的眼神裡所透出的關愛,並不是單純對弟弟這麼簡單。

 

為了不想破壞大家的感情與和諧,圭賢以習慣在外流蕩為由,和昌垊搬離了大伙所居留的住所,至始至終圭賢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心裡的猜疑,但從圭賢突然對自己所產生的疏離感,難免讓晟敏質疑著圭賢是不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泡吧三小時後,在大家準備離開時,圭賢沒有跟上,昌垊回頭問著

”你要去哪,還不走啊?”

”我去趟厠所,待會就來~”

 

說完,圭賢一個人朝著化妝室方向走去,圭賢繞過舞池,穿過了人群,最後來到化妝室~在準備跨進化妝室時,不經意地,圭賢在離自己不算遠的走道裡,隱約看見二個身影......

這身影有點面熟......圭賢不自覺的多湊二步打亮眼再看一次......

 

(金厲旭?)衝著這個扁他一頓的人,圭賢更有興趣瞧一瞧了

 

眼前,金厲旭跟一名男子正糾纏著,男子揪著厲旭的手臂,厲旭提手甩開了男子轉身想走人時,男子不放棄伸長手攔住了厲旭,厲旭將頭擺回,兩人對視不知對談了些什麼話,厲旭很不耐煩的將頭瞥向一邊,男子反手抓起厲旭的手捥,又再說了什麼,厲旭掛著一臉不悅的將手抽開........

 

看著厲旭在掙開手之後,轉身朝自己方向而來時,圭賢趕緊躲進化妝室避開厲旭。

盯著厲旭離開了自己的眼線,圭賢暗自思忖,思考的神情上,圭賢似乎想通了什麼事~

 

--------------------------------

 

這天父親(金兆昇)來到家裡吃飯,在飯桌上時金兆昇難免針對更換女友次數頻繁的兒子訓了幾句,希望厲旭能在私人感情上收斂一些,厲旭表情有點僵,自己也知道是離譜了些~整頓飯吃下來還不算太冷,父親的面容在三個妹妹調和下變得溫暖又和藹,而厲旭有著僥倖,僥倖有三位妹妹幫忙帶過這話題,僥倖自己掩飾得完美,這啞吧虧怎麼吃都值得。

 

從開始第一次到接二連三的戀情下來,厲旭知道自己對女人始終無法投入感情,直至爾後沿伸的慣性,如果可以厲旭都不希望是這樣的感情模式

 

換好睡衣後,厲旭側身躺在床上,雙眼盯著牆上的一幅畫看著,畫框裡裱上一幅

五觀並不清晰,脖子上掛著玉墜子的男孩,七年來有多少個夜晚,每在睡覺前厲旭都不忘對著這幅畫看上一眼

雖然只是一幅畫,內心上的感覺卻很真實,難忘於生死的一刻,男子奮不顧身的將自己帶離火場~

厲旭下床將畫框拿了下來走到書桌前,拿起素描用的畫筆,想起圭賢的模樣,憑著腦海中停滯的畫面,照著印象中圭賢的五觀將畫中模糊的面容補上....

 

(你叫什麼名字呢?)凝視畫中人,厲旭心想著...

在私人空間裡厲旭無須再偽裝嚴肅冷酷的形象,微微的牽動那咀角,淡淡的露出一絲笑容,清澈的眸子褪去那層冰之後顯得柔和許多~

 在面貌上,厲旭比其他男人要清秀許多,纖細的骨架即使練得一身肌肉,看上去還是比其他男人要瘦小些,這樣的外型不論是能力上或個性上,時常讓人把自己看得柔弱不起眼~

然而自從大學畢業後,父親沒多考慮的就將仁川的三家賣場交給厲旭來管理,父親這份信任與肯定,厲旭不僅是驚訝,而是更多的欣慰與感恩,這也更拖出厲旭內心的使命感,千叮萬囑都要自己努力做出好成績來回報父親的期許~

 

因此自知在外型上的弱勢,為了不讓同行或是下屬對自己在能力上有任何質疑,除了必須交出令人誠服的業績之外,厲旭所展現出的冷酷與強悍也是必須的~

 

而今三年下來在厲旭已經穩穩的讓這三家賣廠的業績維持在一個水平上。

現在對他來說,外人怎麼看自己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為何而做?

 

不過在內心世界裡,厲旭就連自己也摸不著點,究竟少了些什麼?又是否存在著被自己掩飾掉的區塊?

 

---------------------------------

 

早上,昌垊從外頭買了早餐回來,敲了二聲門推進,拉了拉圭賢的被子要他起床後,自己回到客廳自顧先吃了~

 

洗臉刷牙完,圭賢用兩只手掌在髮梢上爬了爬,簡單理了理那頭微捲的髮型,

還不足眠的他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

”買了什麼?”圭賢順手拿了杯飲料插上吸管,再抓了塊燒餅含在咀裡,繞過茶几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抽了幾張昌垊買回來的報紙,邊吃邊看著

”喂,圭賢你看~”昌垊騰出手上雜誌裡的其中一個頁面,指著裡頭其中一張報導相片說著”這個金厲旭真行哦~”照片上是厲旭和一位長相貌美女子的合照

 

”怎麼,你羨慕啊~”圭賢擺那不屑的眼神,對那照片隨意瞄了一眼

”我跟你說,剛剛我出去買早餐時,我在路口紅綠燈看見他呢。”

”是嗎?”對昌垊的話題圭賢根本不感興趣,繼續看著報紙隨意敷衍。

”我看他車子上坐著的女人,跟這張照片上的不是同一個!我看啊他真是名副其實花心少爺來的~”

 

”你管人家呢,也許只是個掩飾罷了。”圭賢停下了掃在報紙上的目光,想起了在夜店看見厲旭的那一幕....

”掩飾?掩飾什麼?你說清楚一點。”

”掩飾他是同性戀的事實。”

”不是吧!這麼勁爆~”

”我不是很肯定哦,只不過那天在夜店我看見他跟一位男人好像在吵架。”

”哇操你真是不夠意思,這麼精彩竟然不叫上我~”

”你得了吧,管人家那麼多幹嘛~”圭賢攤開報紙,無謂繼續這話題,擺回頭的看著報紙上的新聞,吃著他的早餐。

 

在聽到這麼一個八卦,昌垊再回想起圭賢被打的時後,厲旭幾度三番的追問著圭賢的名字電話住址,頓然起了某個可能的想法

”這麼看的話,啊!你完了~”昌垊突然啊了一聲,一語落下

”幹嘛。”

”他準是看上你了。”昌垊伸出食指,指著圭賢十足把握的說著

”呵~真是有毛病,看上我還會扁我一頓嗎?”聽到昌垊這說法,圭賢嗤出一聲氣,認定這沒來由的矛盾推測

”又問名字又要電話的,不是看上你是啥?”

 

”怎不說他想勒索我呢?”

”你有什麼可以讓他勒索的嗎?”

”................”

”要不咱賭一把,看是你對還我對。”

”你想幹嘛?”

”去他的賣廠偷東西,看他有什麼反應。”昌垊挑了挑眉,還是自信著自己的想法

 

”這能幹嘛,你是不是腦子給卡了,不用等他來抓我,我就已經先到警局報到了。”

”要是被抓了你報他名字就行了,他要是對你有意思,一定會放過你的。”

”你真是愈說愈離譜,我沒事幹嘛要證明他對我有沒有意思。”沒錯,昌垊真是扯遠了,無端去惹毛一個跟自己不相干的人,既沒必要又多餘,圭賢闔上報紙往桌上一抛,懶得再理會的站了起來。

 

”你是不是不敢做啊?”昌垊不放過,端出激將法來讓圭賢姑且一試

”要不你找個來說服我非做不可的理由?”到底不是衝動性格,圭賢雙手插著兩側腰骨,不屑於昌垊用激將法這種爛招要自己上軌

”OK~講不過你,不試就算了~”表面上昌垊真是講不過圭賢,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昌垊還是帶些不服氣的在咀邊小聲嘮叼了一句”八成是怕試出真相才不敢做。”

”你夠了哦,還說啊。”

”你管我呢,你都不做了,我說說不行啊~”

 

要說男人還是死要面子的嗎?呵~明知是爛招的逼法,圭賢還是被拐進軌,照著昌垊的方法,就試一次~

 

不過有時後,做某些事,還真的是沒有道理的,究竟這麼試有什麼意義呢?

(好吧,就當是生活太過乏味,找找樂子充刺激吧!)圭賢以這樣的心態做為說服自己的理由,配合昌垊到厲旭所屬的賣廠,鎖定同一個貨品區,扒走單價不便宜,小巧便利的3C商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