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不讓巧兒察覺應酬只是個藉口,在離開花店後的厲旭沒有回到家,直接開回公司待在他個人所屬的辦公室

靠在椅背上厲旭將椅子轉向右邊,對著貼掛在牆上那六台監視影像,手拿遙控器掃過每一個角度的鏡頭,這並不是在監視員工,而是視察賣場的人流,消費群著重的商品區塊。

 

叩叩叩,門上敲了二聲後,由直屬部下帶進了一進男子"金先生。"

厲旭轉了頭見走進的男子,不陌生的眼神,向部下吩咐讓人泡二杯咖啡進來後,

示禮的微微起了身,示意讓男子上前一坐

 

"查到了嗎?"厲旭把話先說了

"在年紀上我照你吩咐給你過慮掉了,而這份是所有20歲到30歲名字叫沈昌垊的人。"男子交出一份牛皮紙袋,讓厲旭自己拆開來看

打開一看,翻過一頁又一頁,原有的期待眼神慢慢流失著,顯然所有資料上附上的照片,沒有一張和圭賢是相似的面貌,而其他沒附上照片的,從所在原藉地都不是仁川市。

看著眼前這位金先生流出失望的神情,男子不禁問著"怎麼,沒有你要找的人嗎?"

"嗯,這些都不是..."語氣上很平淡的,雖然失望著,但也知道單憑名字就想找到一個人的下落,並非那麼容易,也說不定根本不是沈昌垊,而是圭賢自己亂編的呢,在那種情況下,各種可能都會有。

 

男子走後,厲旭再看一眼,以鼻迂出一口氣將資料塞回牛皮紙袋後擱置一旁,

遺憾當天沒有將圭賢用野蠻的手段強制扣留,錯失了多年來一直想找機會好好謝謝他的心願。

 

-------------------------------

 

成功抓弄了扁他一頓的金厲旭,這下心情可好了,當然要去網咖盡情的玩他最喜歡的線上遊戲了~

 

登入了黑夜ID之後,圭賢這回大都處在觀戰狀態,並沒有搭上任何一位戰友,

觀戰中,無意看見了旭日也在戰局中,由於自己上線時間點都是隨性的,不免覺得是湊巧還是這個人長時間耗在線上呢?

看著看著~似乎旭日今天的狀態遭透了,以守為攻的人還能接二連三的被踢出局,想起上回被旭日那麼猜著自己,這下還不輪到自己數落一下!

(旭日,你今天很遭,輸很大!)

(.............)差不多的語段,套上負反詞,這麼一句刷上來,旭日知道黑夜是存心一問

 

(怎麼,心情不好嗎?)

(何解?你也裝了視訊功能嗎?)

(呵~就是知道,不為什麼)

看著黑色又拿一句自己說過的話來反諷自己,一再的挑臖,果然挑起了旭日下出戰帖(單P一回)

(生氣了?)

(你怕?)

(呵,是啊~怕你輸了心情更遭。)

(.............)

(不過我今天心情很好,就跟你玩玩~)

 

這場單P最後圭賢輸了,旭日出奇的冷靜,暗裡藏刀,攻於心計下,總讓圭賢不設防的墯入陷阱,果斷出手相當俐落~

打得圭賢在被命中的那一刻都小愣了一下,看來旭日這號人物真是身藏不露,不殺則已,一出手即是一鳴驚人。

 

(打爆我,心情好些了嗎?)打出這句,圭賢其實心裡也有點感覺莫名奇妙,他心情好不好關我屁事呢~

 

圭賢這麼一句,旭日突然靜了下來,圭賢的心也似乎被牽引著,向來都不在乎網路世界的他....

就連自己也沒察覺到這個破例,破例在等一個人的回復

 

(今天我女朋友生日.....)

旭日回復了,雖然隔了幾分鐘的時間,但就一個等待的情緒下,根本沒感覺自己究竟是等了多久

圭賢沒搭上話,靜靜等著,能感覺旭日話還懸著沒說完

 

(但是我沒去,我找理由推掉了她的生日會)

(為什麼?)

(我不知道~)

(你愛他嗎?)

(還談不上是愛。)

(那~喜歡她呢?)

 

旭日又靜下來了,圭賢微微牽動咀角以鼻嘆出一聲笑氣,自豪著從單純的字意就看穿旭日的心思,不過這自豪沒有一絲得澀,只是單純的像對待朋友般,分析著~

朋友?呵~圭賢又嘆出一聲嗤笑,這回是送給自己,從沒想過會去把一個虛擬世界的人當成朋友,莫名的認知就連自己都覺得好笑。

 

在等了幾分鐘後~很驚訝的,旭日不旦不再回應,還突然的下線了。

對旭日這種時冷時熱讓人摸不透的古怪,圭賢反倒覺得很有意思,也許是平常太容易看穿人的心理,無形中拖出了想去突破這口瓶頸的慾望

 

--------------------------------

 

收到菊花的巧兒,忍著女生友人的暗裡竊笑度過這顏面盡失的生日Patry

真是太過份了!人沒到也就算了,竟然還送了這麼一束菊花,這讓巧兒不得不認定厲旭擺明是耍著她玩。

隔天一早,巧兒便帶著這束菊花,怒沖沖的到厲旭的辦公室,直接往厲旭身上扔了過去

 

”幹什麼?”不知情的厲旭,對巧兒這沒來由的失禮,顯得十分不悅

”什麼?看你做了什麼,我生日你送菊花,你什麼意思?耍我嗎?”

”我沒有。”厲旭將砸過來的花撿了起來,臉上有著不解與納悶,不明白自己明明指定的百合花會變成了菊花,不過對巧兒這反應,厲旭的感覺很差,在他的認知上,女人應該是溫馴的,而不是像潑婦這種行為舉止~

 

手臂與垃圾桶呈一直線,厲旭鬆了手指的力道,將花直直的落進垃圾桶,眼神是冷漠的,對這誤解在面對眼前的巧兒,厲旭自覺內心沒有想要解釋的念頭

 

”生日卡上可是你的名字,你不來就算了,幹嘛還要送這花來耍我!”

”要是我想耍你,我連花都不會送,直接就甩了你!”

”什麼意思,現在是在跟我說分手嗎?”

厲旭沉默著,沒有直接回答,而心中確實是有這想法

 

”呵呵~這就是你們有錢人的作風是嗎?我真是領教了,OK,那就分手吧。”說完巧兒轉身就離開了

 

交往的時間並不長,巧兒走得很灑脫,沒有擱下任何的不捨之情,而厲旭也沒感覺有什麼虧欠,合則來不合則去,僅此而已.....

又一次的感情告吹,算算已經是自己第九次經歷這分手的過程,從厲旭面容上所呈現出的平淡,實在讓人很難捉摸厲旭的內心世界究竟隱藏了些什麼?

 

而讓人最為不解的是,在每一次分手過後,厲旭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結交新的女友,這種換女人如換衣的形象,在員工們的眼中,這上司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花心大少爺

厲旭不以為意,由著外人去揣測去斷定~

 

-------------------------------

 

午夜過後,正是深夜場所活躍的時刻,喜歡泡夜店的昌垊,只要有空能約到人,

就會到PUB一聚,跳跳舞享受重音樂的震憾

五光十色噴煙霧氣迷漫了整個舞場,若沒近距離看著,還真認不出誰是誰~

這天,除了和他一起來的圭賢,昌垊還約了垊豪,晟敏一同前來熱鬧一下,當然同樣也愛泡夜店的瑾兒也跟來了~

 

瑾兒身穿牛仔短褲上扎了一件小可愛,再搭件手勾外罩短衫,長長的秀髮束起高高的馬尾,保留幾搓髮量結成一串串小辮子,耳垂上還掛著閃亮亮小巧的耳環,搭著可愛的臉龐,時髦又俏麗。

 

雖然平時老是沒大沒小的對昌垊頂咀,不過所謂志同道合,昌垊只要泡吧絕少不了帶上瑾兒這妹子。

 

對於這種鬧哄哄吵死人的地方,要不是大家都來了,圭賢壓根都不會想到這種場所來,顯然~剛灌完一瓶可樂娜,圭賢已經有點待不住,一會左看看,一會右看看,當是看戲的觀察著周圍到這來開心玩樂的人們。

 

"晟敏哥,圭賢哥,你倆別光呆坐這嘛,我帶你下去動一動啊。"

"你省省力吧,他們要是肯下去跳,別說這瓶,我一打都喝了它~"

"切~來這又不去跳個二下多沒意思啊~"

"看著你們跳不也一樣嗎?你們開心就行了。"晟敏微笑地應付了一下瑾兒的興致

 

一會,昌垊,垊豪,瑾兒都下舞池後,只剩晟敏和圭賢留在原桌上

"怎麼樣,最近和昌垊有什麼行動嗎?"

"目前沒有。"

"嗯~你們自己在外面,凡事要謹慎些,要有什麼麻煩別忘了還有我們~"

"嗯,我會的。"

 

對晟敏的問話,圭賢都回應的很簡單,對只差自己二歲不帶血緣關係的大哥,圭賢向來都是持著一份尊敬相待,不會有什麼反駁。

在圭賢簡捷的回應下,繞在倆人間的氛圍也冷了下來,彼此靜了一會後...

 

晟敏雙掌握著可樂娜酒瓶,無處可打發的動了動指間,抿著咀唇拉了拉,吞進一口口水,晟敏似乎有話想說,但又猶豫著,在迂出胸口一道悶氣後,晟敏還是開了口"我想知道...你始終堅持不回來住,是不是因為---"

"你想太多了。"這話還沒問完,隨即被圭賢以果斷的語氣截了話

"是嗎?"晟敏轉頭看著圭賢,眼神掠過一絲疑愣

"你永遠是我大哥,這層關係不會變。"再肯定不過的眼神,眼珠子一點晃動也沒有,圭賢知道扎在晟敏心裡的那根刺,嶄釘截鐵的拖出這一句,無非是希望晟敏不要再多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