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剛從包廂踏出一腳,立即被躲在門外的昌垊拉了過去"該死的,你誰不報竟然把我的名字給報了!"

"你站在外頭多久了,你夠不夠意思~看著我讓人打。"圭賢捧抱著肚子,縮回剛才死撐的身軀,這才感覺到皮肉瘀青的痛感

"神經,他們人那麼多,我要是進去了現在誰給你扶回去~"撐扶著圭賢,兩人邊說邊走的快步離開這家KTV

 

回到了住所,昌垊拿出鐵打藥酒幫圭賢擦著四肢紅腫瘀青的部位,這麼大力的搓壓可真是讓圭賢痛得唉唉叫

"喂~小力一點,很痛耶~"

"不是啊,我看你剛剛在那挺OK的啊!"

"廢話,對著那些人哪能漏氣。"

"死撐~不過話說回來,他們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呢?"

"喂,什麼意思,嫌我被打得不夠慘?"

"不是,既然人都帶來了,怎麼會就這麼算了~不奇怪嗎?"

"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可是免費幫他揭穿女友的真面目,他這還不感謝我。"

"那倒是,不過我看他男人的面子可掛不住了,呵~"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力道不小的敲門聲,圭賢與昌垊彼此互看一眼,想著來者何人

 

"有門鈴不按~不會是剛剛那票人吧?"

"不會的,要是的話就不會放我走了。"

 

昌垊上前在門的小洞裡探了一眼"是琰。"

圭賢不用想也知道琰這趟來會有什麼話什麼反應,與昌垊對視一眼後,圭賢自己拿著藥酒,自顧自的擦拭著瘀腫的兩腳

 

握在門把上的手才這麼一轉,像上了彈橫的門,連同昌垊都給彈到一邊去,一進門琰哪都沒看,就往圭賢鎖定了目光,用那一雙厲眼直瞪著

圭賢根本不想擺過頭去看一眼,早料到琰會是這樣的態度,看圭賢那副與己無關的樣子琰更生氣了,向前打開二手使勁的往桌上揮掃,將桌上所有物品連同那瓶藥酒全都掃落一地

 

"琰,你這是幹什麼~"昌垊不敢阻止氣頭上的琰,默默走到桌邊蹲下來把地上的東西撿了撿

"你以為這麼做是為我好嗎?你有沒有問過我,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當自己是什麼了,審判者嗎?不是你看的想的做的就一定是對的!"

"琰,你怎麼這麼說話,你以為圭賢好受?

"那是他自找的!"

"呵~為了幫你被人打一頓也是自找的?"

 "總之以後我的事用不著你們來干涉!"不否認看著哥哥們為了自己而受傷心裡難免過意不去,始終仍介意於圭賢的作法,琰一時仍然無法釋懷,固執的再丟下一句後就離開了。

 

面對琰的聲聲斥責,圭賢其實沒有什麼感覺,在他的思想理念中這只是一個過程,只不過是他將過程縮短了時間,讓事情提早發生罷了。

 

"你沒事吧~"

"你覺得我有事嗎?"

"鐵打酒灑光了,我下去再買一瓶吧。"

"不用了,我一會要出去。"

"你受傷了耶,喂~剛剛不是還在叫痛嗎?你還出去啊!"

 

沒理會昌垊的囉嗦,圭賢自顧進到房間拿了套乾淨的衣服,換去一身破爛衣。

這回沒有提上任何袋子,光著兩手外出。

 

雖然說琰的反應在自己的意料中,可要親耳聽著琰一聲聲的斥責,又非草木心裡怎麼會舒服~

插著兩褲袋,圭賢一個人沉悶的在街上閒逛著,對人生本來就沒有美好的幻想,只要人好健在有錢能供自己吃住娛樂消遣,偶爾能靠靠自己的能力為這些拜把兄妹盡一分力,似乎人在世上的生活,也不過如此罷了~

至於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期許,還能再多擁有什麼,呵~還真是沒想過。

 

在經過網咖店時,喜歡上網的圭賢很快就被吸引進去~~應該說是不自覺的走進去,尤其在心情沉悶的時刻,只要進到網路世界中,圭賢就像脫了殼,抛開現實的煩憂,帶著一片空白的腦子栽進電腦裡。

 

今天的圭賢,反反覆覆的沉浸在戰鬥中,沒有片刻的喘息,一戰過一戰的接著開始,直到感覺肚子餓了,才停了手叫了碗麵墊墊肚。

熱呼呼的湯麵才剛擺到桌前,撐在手指上的筷子才要插進碗裡夾時,字幕上跑出了一句(黑夜,今天很帶勁,殺很大!)

 

圭賢看了一下留言者(旭日),雖然在遊戲僅僅只是第二次碰頭,圭賢對印象中的那句(考慮考慮)還是很深刻,那可是他在遊戲裡第一次被潑冷水來著。不過對於旭日主動給了一個私聊,倒是有些驚訝著,想了一下後,圭賢回覆了一句

(呵~那是因為你遜了!)

 

網路上,還管你滿不滿意,想說啥就說,在圭賢的認知上,網路只是虛擬的人名,

無須留名更無謂留情,僅管在線上怎麼的友好,一旦退出畫面,就像汽泡般消失蒸發~

這串字停留了許久,圭賢也連著吃了好幾口麵,這會冒出了新的字串

(你心情不好嗎?)

 

這四個字頓時讓圭賢呆愣著,這人到底是誰?彷佛就在周圍把自己給看穿似的,

下意識左右顧盼環顧四周,包括了監視器

為一解好奇,圭賢索幸回問著(怎麼這裡有視訊功能嗎?)

(呵,看來我猜對了!)

(你憑什麼來斷定我心情好不好。)

(就是知道,不為什麼。)

(呵~真是好笑,那要我說你今天肯定被女友甩了~~我是不是也猜對了呢?)這一句圭賢是隨便瞎扯的,不服氣被一口看死自己,圭賢沒多想就端出今天發生的事,塞住這一口晦氣!

(............)

(管好你自己吧~)

 

旭日沒再打上任何字串,而圭賢在解決這碗麵之後,退出了伺服器,走到櫃檯結帳走人。

回到現實裡,那煩憂從圭賢的神情上看來,像作了場夢什麼事都沒發生,不管內心底層上是茫然還是孑然,依然故我的照著平日步伐,過著他我行我素放蕩不羈的生活。

 

-----------------------------

 

認清水性楊花的雪兒之後,厲旭毫無猶豫,不殘留一絲情意的果斷分了手。

在遭受到這種被欺騙,玩弄的情形下,厲旭似乎沒有感覺到傷心難過,也沒有任何不甘,生活依如往昔的平淡,甚至還在很短的時間內~~又交了一位新女朋友!

 

從表面上看去,厲旭是個很平凡的情人,不像一般有著熱戀期的甜蜜,送花獻殷勤什麼的他沒有,偶爾吃頓飯看看電影接送等等他會做,平常除了參加公會酒席或婚禮晏席,厲旭會親自邀約女友一同出席之外,其他幾乎都是女友自己主動來找他。

如果要以乏味或一板一眼來形容,那也還不至於。

但就女友的感受而言,可說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這天~新任女友巧兒撥了通電話給厲旭,說是她的生日,朋友們將在晚上為她慶祝,希望厲旭能陪她一同度過這個慶生晚會。不過厲旭以當天有應酬當藉口捥拒了巧兒的邀請~

雖然到不了,該到的禮厲旭也不會少給,在開著私家車離開公司後,經過一間花店,買了一束花打算讓人送到巧兒的生日Party

 

走進花店,厲旭看了看,店員很有禮貌的掛著笑容招呼著

"請問要買什麼花呢?"

"百合。"厲旭答得很簡捷,一般來說買花的人多少都會帶著一份喜悅或期待,

店員,不過眼前這位男子的面部上,那淡然無味表情,還真是少有的平淡。

店員挑了幾朵百合花再抽了一把配葉花,準備用包裝紙將花美美的綁成花束。

 

緣份吧~這麼恰巧圭賢剛好經過了花店,在越過花店時余光中映入一個身影,圭賢煞了腳,再退了幾步歪過頭看去

(這不是那個扁我一頓的人嗎?)

再看一眼,見厲旭正拿出錢包,而店員兩手還抓著還沒打包的花,圭賢暗自打量著,隨後露出咧咀腐笑~

 

圭賢退到隔壁店家的齊樓下,靠在樑柱邊避開一會走出來的厲旭,盯著厲旭駕車駛離之後,隨後走進了花店...

 

"先生需要什麼?"

"呃~剛剛那位來買花的金先生,他要我來跟你說一聲..."瞥一眼看那桌上的百合,圭賢隱隱牽動著咀角,在心裡偷笑著

"嗯?說什麼?"

"他說搞錯了,要改一下花的種類~"

"那請問要換什麼花呢?

”菊花。”圭賢一表正經,附帶著微微沉重的口語說出

 

”啊?”店員傻愣愣的,就差沒把不是吧三個字給帶出來~”生日送菊花?”店員免不了質疑圭賢的說詞

”唉~這你有所不知,今天也是他女朋友媽媽的忌日,剛剛他差點忘了才叫我趕快來告訴你一聲,把花給換了。”真是說謊一點都不需要打草稿,圭賢這話說得有多順就有多溜。

”原來是這樣~聽著好心疼哦,明明開心的日子~”

”是啊,所以......嗯......別送錯了。”圭賢挑挑眉,給了一個十分肯定的眼神

”我知道了~”

 

如此一派自然~在跨出離開花店的那一腳,圭賢頓了頓腳步,腦子想著厲旭女友收到菊花時那張錯愕的臉,忍不住憋了一笑,暗地得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