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闖進門的那一刻,果然~琰整個人都呆住了,無法反應畫面落在自己的眼前..

交往一年的女友正與一名男子坐在沙發上親吻著,那雙掛在男子肩上與腰上的手臂,男子撫在雪兒背上的雙手.....

 

一個轉身顯擺直面貌,男子竟是圭賢哥!

看見圭賢的那一刻,琰只是頃刻的以眼珠子掃一眼,隨後目光全都鎖在雪兒身上,圭賢很淡定,而雪兒則是驚愣中趕緊瞥開熱唇收回擱在男人身上的雙手。

 

圭賢轉了個身擦了擦唇邊殘留的濕潤,完全不當一回事的傾靠在沙發,擺出那置身視外的面容坐等著,就看雪兒如何向琰解釋這一幕~

 

”琰!”不意外的反應,雪兒絕對是吃驚又吃鱉。

 

清澈眼眸在冰冷的眼神中有如刀光劍影般犀利,琰沒有一句話一聲質問,再掃圭賢一眼之後擱下那道光,果斷轉身離開。

 

顧不得眼前這短暫浪漫情人,雪兒隨後追了出去,待在房裡的昌垊,看著圭賢還能悠閒的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不禁呵出一聲佩服”你真是夠淡定的了,不去看看琰嗎?”

”不是小孩子了,會明白的。”

”我真是服了你,完全不當一回事的。”

”要不放心,你就去看吧~”

昌垊的確真不放心的出去探探琰的狀況,獨留圭賢一個人在廂房裡。

 

再喝下一杯後,圭賢按下服務鈴,呼來服務聲前來結帳~

未料這一會進門的竟是一票人,圭賢沒有多大的驚嚇,面對這群來者不善的面孔,依然擺著靜觀其變的神態。

 

跟在這票人之後出現的人影,圭賢並不陌生,雖然只是在照片上見過一次,還是清楚認得眼前這名男子就是雪兒的男友金厲旭。

圭賢的眼珠子由上往下的打量著,雖然和照片上沒什麼二樣,但與照片相較之下,本人要來得冷酷許多,完全沒有照片上的柔和眼神~

 

厲旭沉默地站在面前端看了圭賢十來秒,面容看似冷酷卻不帶有一絲憤怒的銳氣

”這麼多人對著你也不慌張,挺有膽識的。”

”過獎了~”

”臭小子,把別人的馬子還不知死活。”站在厲旭身旁一位友人孝哥,擺手直指著圭賢,大聲吼了一句

”不要緊,孝哥~讓他逞逞咀,無所謂~”

”要動手就快吧,別囉嗦了。”

”呵~那我就不客氣了。”厲旭這話一烙下,身旁小弟立刻上前與圭賢一陣互毆,圭賢是絕對寡不敵眾的跪倒在地任人毆扁,厲旭站在一旁冷眼旁觀,在鬥毆中圭賢的衣服被扯破了,彷彿看見了什麼,厲旭雙眼小愣了一下,隨後一聲赫止

”夠了!”

 

在厲旭的指令下,幾名手下停了手,退至一旁,被打得一身狼狽的圭賢,臉夾不但瘀青泛紅,咀角還湛出紅紅的血漬,一手撐著於地,一手揉了揉腹部,雖然覺得痛,仍咬著牙根擺出一臉頑強的神色

 

旭多走二步來到圭賢身旁蹲了下來,目光盯著圭賢垂掛在鎖骨下的玉墜子看了一眼,再撩起眉目看了看圭賢的模樣,仿彿像是在認人般的眼神,仔細端祥一番

"你叫什麼名字?"厲旭一雙冷冷的眸子漸漸的變得柔和,直視的眼眸中有如看見失散多年的親人般動容

圭賢帶著不服氣的神態,提手擦去咀角流出的血漬,沒回答的意願

”你住哪?”

”呵,想調查我?”圭賢嗤笑一聲,心想這人到底想幹嘛

 

"有手機號嗎?"厲旭的態度簡直是180度轉變,不但沒有一句警告,還問起了電話來,這讓身後幫他帶人來出氣的孝哥滿頭霧水的傻看著

"想幹嘛,打都讓你們打完了,現在想勒索啊!"

"呵~你覺得你有什麼可以讓我索求的呢?"厲旭以眼珠子掃了圭賢一身行頭,沒有瞧不起的意味,單純只是看穿圭賢簡陋的身價

"那很難說,要是你雄性大發把我給搞了,又或者把我拖去賣了,我豈不虧大了!"

"呵呵~放心我不會把你賣掉的,要也是留著我自己慢慢用。"厲旭灑潚的笑了笑,這話不但說得肯定,盯著圭賢一臉帥氣,聳聳眉間翹著咀角,不忘帶出一絲暖昧之味的調侃著


"啥~~我說笑的,你別當真。"厲旭的話讓圭賢乍了舌,趕緊潑水沖沖厲旭腦子裡的壞水

"我也是開玩笑的,你走吧~"旭收回笑臉,一派正經的帶過,從蹲下來那刻開始,鎖定的眼神沒移開過,不否認對眼前這小子的確有份賞識,雖一身英挺俊悄但也還不至於有那想法

"啊?放我走?"

"怎麼,捨不得走?"

"廢話,能走還不閃嗎。"圭賢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刷刷衣袖,走了幾步遠時,被厲旭一聲問擱了腳

"等等~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

”會,如果你想走出這個門的話~”

”算你狠.......沈昌垊~可以走了嗎?”一臉鄙視一聲不屑,不等厲旭答應,圭賢自己大擺腳步的走出去

 

 

"厲旭,怎麼你認識他嗎?"腦子還擺著問號的孝哥,看著圭賢離開後,即刻脫口一問

"不認識。"厲旭淡淡的回應著

”那你還讓他走?”

”已經打了他一頓,夠了...”

"怎麼就這麼放走他了,你不生氣嗎?"

"幫我拆穿了雪兒,我還得謝謝他。"厲旭轉個頭對著孝哥

 

"那倒是,不是我說你,以後交女人你可要看清楚點了,別讓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孝哥將手掛在厲旭的肩膀,用拜把兄弟之間慣用的語調提醒著

"無所謂利用,大家各取所需。"厲旭扯著淺淺的微笑淡然置之的帶過

"你看得還真開啊,對了~你打算怎麼處理雪兒?"

”沒有打算。”

”啊,不是吧,就都這麼算了?”

”我不想多惹事端,傳到家人耳邊只會讓我更麻煩。”

 

在私生活上,厲旭與幾位兄長大有不同,楚在企業之家,厲旭向來都是安份守己低調行事,就算在會議上也顯少提出個人意見,說穿了其實根本沒人會留意他做了些什麼,不想多惹事端只是敷衍孝哥罷了,而事實上則是有意放圭賢一馬。

 

厲旭想起了七年前的火燒船,因為溺水意識模糊的他,依晰只記得在他眼前一再擺盪的玉墜子,那位徹底救了他一命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