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互寒喧了幾句之後,大家聚在一起圍桌吃火鍋,當是敍舊了解彼此的近況~

"這次你們倆個打算在這住多久?"涮了塊牛肉,晟敏挑眼掃盡房子內的屋況,順口說著

"不知道,想搬就搬了。"圭賢說

"咱那有的是地方住,怎不考慮回去呢?"

"就是~放著舒服的房子不待,老待在這麼簡陋的房子,真是搞不懂你們。"瑾兒用那鄙視的眼神,看了看這屋子

 

"不就是棲身之所,無所謂,況且這麼多年也慣了~"對圭賢來說,十年前在晟敏計劃逃出滿爺的監管時,和大伙失散了二年之中,已經習慣和昌垊居無定所的四處流浪。

"不管怎麼樣,咱大門永遠開著,僅管回來。"晟敏提手按著圭賢的肩膀肯定地說,雖然和圭賢僅僅只差了2歲,但在內心歷煉下,對這些比他年幼的弟妹們,慣以大哥之姿照顧著。

 

"嗯,知道。"聊天的過程中,圭賢對不發一語的琰盯了一眼"琰,怎麼不說話?"

"嗯,沒有啊,在聽著你們說~"

"沒事吧?"說出這句,圭賢直覺反應將目光移到瑾兒

"別看我,我可不知道。"瑾兒不以為意地自顧吃著

"呵~我能有什麼事。別老用你透析一切的心理來觀察我,我可是你妹。"

"圭賢哥也是關心你。"向來昌垊都很相信圭賢的勸察力,每次圭賢說的話昌垊都會幫搭腔的插上一句。

 

知道琰有事,收慣消息的昌垊哪改得掉這習慣,這還不把瑾兒抓來拷問一番

 

"你真夠八卦的,都說我什麼都不知道了,硬要把人家拖出來。"

"少囉嗦,還不快走!"不理瑾兒碎碎埋怨,輕推一把要她帶路一探究竟,看看琰究竟在搞些什麼

"在走了啦~"

 

照瑾兒的指向,來到了一間大樓,倆人在大樓外圍角邊藏暱著,在等候了幾個時辰後,終於等到目標出現...

一輛名牌轎車駛到了大樓外,一名女子(雪兒)下了車,瑾兒手指著該名女子(雪兒)解釋一番

"就她了~"

"怎?“

"她是琰交往一年的.....女朋友。"

"啥,不是吧,你有沒有搞錯,同性耶~"

"你要不信就別找我!"

"OKOK,繼續~"

 

"不過這女人近幾個月跟這位送她回來的男人在一起了。"
"琰!"昌垊撐大了雙眼驚呼一聲,隱約在大樓內看見了琰的身影,不光如此,下車的雪兒還很順手的捥著琰的手臂,這讓昌垊更為不解"怎麼會這樣?"

"有一次我聽到琰講電話時,好像是這女的只是貪個錢財才跟那男的在一起而已,其實心裡還是愛著琰的~"

"不是吧~這也行?那~琰OK嗎?"

"就是不OK才不開心嘛,你好笨耶~該說的我都說了,你不會真的想插手吧?要被琰知道了,會不高興的。"

"回去問問圭賢哥吧,聽聽他怎麼看。"

 

昌垊把琰的情形告訴了圭賢,在圭賢的交代下,不止雪兒,昌垊連同那男人的資料也搜了,圭賢托著下巴,不帶任何表情的看著昌垊拿回來的資料

"金厲旭?金比量販業大老闆兒子,這塊肉還真不小。"

"是啊,這女的買了不少不動產,你看會不會是沾著兩頭甜把琰耍得團團轉了?"

"試試不就知道了~"

"怎麼試?"

  

為了試出雪兒的真面目,圭賢偽裝保險從業員,向雪兒介紹該公司產品,在二次的約見圭賢使出魅人的深遂眼瞳,勾著雪兒的目光,圭賢一身西裝套在完美比例的身材下,流露著一股皇室貴族的氣息,烔然有神的雙眼在微彎的咀角牽動中,扯出潚灑不膩的英挺面容。

令人賞心悅目的臉龐,讓人看著都沈醉,雪兒也不例外的傾倒在圭賢這身擋不住的蠱惑之中。

 

話聊到一半,雪兒手機響著,圭賢靜靜的等著,假裝遊移不定的眼神,直到雪兒講完電話

盯著雪兒有意放低聲量,圭賢暗自心裡諷刺一笑,並有意無意的隨口探試一句

”男朋友打來的?”

”呃...不是,是我家人。”

”嗯~那~我們繼續嗎?”圭賢挑個眉視著桌上文件請示雪兒的意思

”繼續......”

 

為了想確認來電者,圭賢故意將桌上的茶杯往雪兒的方向打翻,讓雪兒不得不離開坐位到洗手間清理一番

雪兒一離開,圭賢隨即按下雪兒手機,尋找剛才來電顯示者

(Joy)要是沒記錯的話,這是昌垊所給資料中金厲旭的英文名

很明顯,雪兒有意否認了金厲旭的存在。

圭賢以鼻嗤出一聲敷淺嘆笑,笑雪兒掩飾的功力潛薄,這麼容易被自己看穿,也笑厲旭這個寃大頭做了雪兒的凱子。

 

不想在雪兒身上多周旋,圭賢速戰速決,在5次見面2次約會中,先後讓雪兒簽下二份保單,以現金收款方式詐取30萬台幣,

同時為了讓琰能看清雪兒的真面目,交代昌垊帶著琰來到約會的定點...

 

不給一聲解釋,琰莫名奇妙的一路被昌垊拉到一家KTV,不耐煩的琰在踏進大廳之前甩開昌垊死纏的手

 

”你到底想幹嘛!”

”想讓你看清楚點~”

”什麼意思?”

”跟我進去你就知道了。”唯恐琰逃避面對事實,昌垊不表出其因,拉著琰直往裡邊走去

”你不說清楚我不走!”琰再使力的甩開一次

”怎麼,你不相信哥嗎?”管她信不信,昌垊直接扣住手捥往包廂走廊方向,直到308廂房外,昌垊拿起手機按出LINE訊息

”搞什麼~”此刻琰已經處在不安的情緒,雖然不知道昌垊用意何在,但能逼得昌垊用如此強硬的態度把自己帶到這來,除了清楚跟自己絕脫不了關係之外,也感覺到事情的惡劣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