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交代手機,銀赫隔天睡醒就打電話連絡圭賢,來到相約的咖啡廳,徐徐慢慢的腳步,忐忑不安的是放在外套裡那只手機,銀赫沒敢在電話裡直接告知手機的情形,就怕圭賢心一急又想往醫院跑。
 
"手機拿給厲旭了嗎?"其實圭賢只想知道厲旭看了手機後有什麼反應。
"呃.....曹少,不好意思,昨天你...你交給我的手機...我不小心把它給摔爛了。"銀赫把袋子擱在圭賢面前,有那麼點畏縮的解釋著。
".........."
"去醫院的時後,有個路人很快的從我旁邊跑去過,把我撞了一下,放在口袋的手機就這樣不小心跩到地上去,Sorry~我不知道會...
 
看著分散的零件和機殼,圭賢僅僅只是皺了一下眉頭,沒有多問的直接拿起袋子把東西都倒出來,翻了翻,像找著什麼。
 
"記憶卡呢?"
"啥?呃...我撿起它的時後,好像沒印象有這個。"
"你說什麼!那記憶卡很重要,你怎麼能把它弄丟了!"
"我不是故意的,不過你確定真的有夾記憶卡在手機嗎?"
"我肯定有!你在哪掉的,快帶我去。"
"啊!你要去找啊?真有的話...就算沒有人撿走,也會被清潔工掃掉了吧。"
"我不管那麼多,那張記憶卡一定要找回來。"
"怎麼...你有很重要的資料存在裡面嗎?"
 
記憶卡到底放了什麼呢?
圭賢沒想解釋也沒心情解釋隨即頂開椅子站起來
"你要去哪?"見狀,銀赫趕緊起身抓住圭賢問
"不是在醫院掉的嗎?我這就去找。"
"呃.....手機是昨天掉的,你現在才去怎麼可能找得到。"
"找不到我也要找!"語末,圭賢跩開抓扣的手,整個急的快步向大門邁去,銀赫趕緊的跟上。
 
路上,看著圭賢打定主意一心前往醫院,為避免生疑,銀赫不敢多阻隢,僅是默默跟著人,並暗底悄悄打訊息給浩恩,告知他圭賢目前的情緒反應。
 
圭賢真的很想找到記憶卡,一到醫院就在銀赫指示地方,低頭仔仔細細一處都不放過的找...其實,在放眼看去的那一刻,圭賢心裡早就放棄了,盼著一點點希望只是捨不得記憶卡裡面那一張張和厲旭一起拍下的照片。
 
慢慢,看不著蛛絲馬跡,圭賢很灰心的垮了個肩,沮喪的走到椅子那坐下,頭低著眉間深鎖,無奈又無力的嘆了口氣,他真的捨不得。
跟在一旁,儘管知道記憶卡有可能還在浩恩手中,但為了不露餡,銀赫可以擺現的反應,除了抱歉還是抱歉。
 
可找不到記憶卡,那看看厲旭,總可以吧?
圭賢這麼的想,自顧起身朝著電梯走去,銀赫看了又是趕緊跟上的伸手攔住他。
 
"你想幹嘛?"
"讓我上去看看厲旭,幾分鐘就好。"
"那怎麼行,要是被人看見了,你叫我怎麼交代。"
"好,不讓我上去可以,那你把厲旭帶下來。"
"這....."
"我這就去後庭等著,如果你幫不了我,我就自己想辦法。"
"好吧,我試試。"
 
不知道妥不妥,姑且銀赫口頭先答應,等在圭賢向後門走去時,再以電話詢問浩恩的意思。
 
坐在後庭院,圭賢三顧四盼的回望~
六天了...雖然只有六天,可對圭賢來說,最煎熬不是滿懷愧疚等不及想彌補的心,而是一點一點從時間中流逝的愛。
 
厲旭...會下來見他嗎?生氣?還是失望?
對不起,三個字擱在圭賢心頭,好重,好重...
 
等著十來分,銀赫出現了,從敝開的自動門一個人走出來,一個人?
只有一個人的身影,不見最想念的厲旭...是不是對他真的失望了?
 
"......."對著銀赫,看著銀赫,圭賢等著。
"曹少,護士說,厲旭稍早已經辦出院了。"
"什麼.....他怎麼出院的,是...是誰來把他接出院的?"
"說是哥哥把他接走了。"
"......."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去他家找他嗎?"
 
圭賢沒有回答,揪苦一張臉有些無力的轉過身子,拖著沉重步步朝那後門走去~
後頭跟上的銀赫,說了什麼,圭賢沒聽進去,自顧走出醫院後,才開口要銀赫別再跟著來。
 
搭上小黃車,司機還沒開口,圭賢馬上就報上地點,慢慢往前行駛的車速,圭賢的心早已奔向目的地。
去哪?還用說嗎~
等了六天,終於可以看見人,等不及心中有好多的話要解釋,好多的思念想他知道,還有他心裡的牽掛與抱歉。
 
不過...等到車子來到了樓下,走到大廳管理室前,圭賢卻說不出話了...
 
"先生,有什麼事嗎?"
"......."圭賢在想,在猶豫,在顧忌...已經被家人接回家的厲旭,他要怎麼向阿姨交代不慎把厲旭弄傷的事實?又如何面對那位難纏的哥哥金醫生,還有厲旭,現在怎麼想?會不會下來見他?
 
會嗎?
 
從昨晚到今晚,整整一天都窩在房間的厲旭,在阿姨苦口婆心以及希澈三催四請下,總算肯走到廚房坐下來吃一碗麵~
 
耳邊,阿姨和哥哥兩人像接力般的,一人一句說盡好言好語,可厲旭還是沉著無精打彩不見朝氣的臉色,這讓希澈看了真是又悶又燥,有氣又發不得~
就在這時,掛在牆上的住戶內線電話突然打響,阿姨上前接聽,從管理員轉達中得知圭賢就在樓下!
 
這該怎麼辦呢?
是要偷偷告訴希澈,還是直接告訴厲旭?
猶豫的間刻,一旁希澈不經意的瞥見阿姨臉上為難的表情,在兩人對眼中,不知道該怎麼做的阿姨順勢使了個眼色給希澈,看似有意避開厲旭的注意?
希澈不慌忙的擱下手中筷子,平平靜靜的起身走到阿姨身旁接走話筒~
 
這一接,得知圭賢不要臉的來到樓下找人,臉色巨變的希澈,儘管憋著火氣打壓聲量,可是兩人吱吱唔唔藏不住的騷動,還是免不了驚動了厲旭的目光,
 
看著阿姨和哥哥兩人揪眉睜眼,對話筒說了些他聽不清楚的話,厲旭兩眼慢慢起了愣,隱約中~雖然模糊,不過好像聽見了旭和賢字?
 
(是圭賢嗎?圭賢就在樓下嗎?)湧上的直覺,厲旭心跳得好快。
(圭賢來找他了,是圭賢,對不對!)厲旭很想知道,甚至很想馬上就下去看看,
然而~雖然心裡已經十拿九穩的肯定,可他也知道,哥哥一定不會讓他去,也明白自己不應該去。
輕輕的,厲旭擺下無力吐了口氣,放下心裡的猜,心裡的想,默默低著頭當不知情的繼續吃桌上這碗麵。
 
不一會,希澈掛上話筒,鑰匙外套什麼也沒拿的出了門,想必~哥哥是去樓下找圭賢算帳,而且...一定會是毫不客氣的斥責他。
 
這樣的預感,以自己對哥哥的了解,慢慢搭起的畫面,厲旭的心跳又漸漸加快了,他是很失望,也不想再盲目的傻下去,可是...這個心沒辦法,他過不去。
不管圭賢怎麼樣,一想到哥哥有可能會說很多酸苛的話來教訓他,這畫面他捨不得...
 
"小旭,別去了。"
"阿姨你放心,我只是下去看看,不會讓他看見我。"
"你想看?那還不簡單。"說著,阿姨走到客廳拿起遙控器對著電視按了一下,把畫面轉到了管理室的監視台。
電視瑩幕裡,圭賢和希澈對著站,哥哥有些激動不斷說著話,一手插在褲袋,一手朝圭賢肩膀推了一下,又一下,毫不客氣。
 
聽不見聲音,不知道哥哥嘶牙劣咀的口型說了些什麼狠話,只見圭賢的咀巴少少動了幾次,傻愣愣的被哥哥步步逼退。
接著不知道起了什麼口角,希澈突然握起拳頭揮向圭賢!
厲旭驚著兩眼走近電視一步看...
不止,希澈捉著圭賢的領子拉起他,再給一拳,圭賢來不及倒地,又再被拉起,又吃一記...
 
這畫面看得厲旭心不止疼了也慌了,一個轉身走向屋門,在阿姨毫無預警下,門一拉就出去了,阿姨沒有跟上,厲旭想怎麼做,就讓這孩子自己解決吧~。
 
想做什麼?是想下去阻止希澈打圭賢?
其實厲旭沒有什麼打算,讓他難受的是畫面裡圭賢連用手擋拳的反應都沒有。
他知道,他能感覺到的.....圭賢的心...裝了很多歉意,他知道...
 
電梯到了一樓,還沒走到大廳,遠遠就看見希澈已經收下拳頭,準備打道回府。
厲旭趕緊躲到一旁,避開希澈的眼目,也避開正擦著咀角血絲,腳踩蹣跚慢慢步出大樓的圭賢。
這麼看著漸漸消失的背影,厲旭的心好折騰好掙扎,很想叫住圭賢,想衝出去抱住圭賢,縱然圭賢讓他很傷心,很失望,但是....他還是很想他。
 
傻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