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通什麼?
 
病歷表上,依照病歷所施打的葡萄糖與電解質沒有錯,傷口發炎導致高燒的厲旭,確實需要補充養份與熱量。
此外附加施打的消炎針也是必須的,若要說需要多少劑量,還是得視病人情況而定,一般開放性的傷口至少為期20天,大約是三個星期才能確保傷口不受感染,而一般表面的傷口,輕則一劑就解決,重則真的是拿不準,不過.....
希澈所要探就並不是藥量的多寡,因為這些都不足以讓厲旭陷入迷糊嗜睡的狀態。
除非.....醫生在藥品上或消炎的藥劑裡邊,刻意加重了抗組織胺的成份!?
 
為什麼醫生要這麼做?是受人指使嗎?而這個人會是誰?
想不通的一點,希澈很難不拿圭賢開槍,如果這件事跟他無關,為何傷了厲旭之後就不見人影,而代替厲旭掛診的簽名欄上也不是曹圭賢,這背後有意要讓厲旭沉入昏迷狀態的原因又是什麼?
 
苦在思不出一個果的希澈,還開在路上的車,還沒到家的路程,沒想到厲旭在這個時後,竟然開了一個口,要希澈直接把車開到他和圭賢住的地方.....
 
這一聽,希澈簡直氣炸了!直呼的蹦回一句~"什麼!你還要回去找那個臭小子?"
"......."
"你有沒有搞錯,他這麼對你,你還---"
早知道哥哥會有此反應,厲旭把話悶在咀邊,沒想多作解釋。
沒打算回應的態度,這讓希澈看了更火大,控著方向盤將車子開到路邊停下來,他需要冷靜,這把怒他得喘喘~
 
許久,希澈一口一口在深吸重嘆中,清除情緒高昂的分子,滅不掉的死心眼,這弟弟他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說,怎麼勸。
 
厲旭垂著頭,維持不變的沉默,他已經覺得很累,不是不想理會希澈,為他著想的出發點這是知道的,可預算到的反應厲旭實在沒有心力去辨駁。
 
"你想回去我不攔你,我只希望你好好想一下,是什麼原因讓你躺在病床會昏昏噩噩睡得不知時日?"
"......."
"還有,為何那小子把你送到醫院後卻消失了?你不想知道他在搞什麼鬼嗎?"
"什麼原因都好,我已經離開醫院這就夠了,其他我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呵~小旭,醫生在藥品上和藥劑刻意加重抗組織胺的成份,要知道這是存心讓你處在嗜睡狀態,如果下手再重一點,都足以讓你產生幻覺、顫抖,痙攣,你說你不想知道!"
"......."
 
"如果我說~叫醫生把抗組織胺成份加重的人有可能是圭賢?你不想知道真相嗎?"
"不會!不可能是圭賢。"
"為什麼不可能,你怎麼解釋他不來看你的原因?"
"那你說,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好,咱不提這,就當這件事跟他無關,現在你出院了,如果他真的有事走不開,等事情忙完了自然會想辦法找你,你又何必急著去見他。"
"......."
"你現在回去,要怎麼知道他心裡怎麼想,有什麼打算?"把話說到這裡,見厲旭啞著口沒再賭氣的話頂回來,希澈估且不再說下去,剩下的他讓厲旭自己來決定。
 
一直沒有出聲的阿姨,也忍不住開口相勸,但希望厲旭能好好想一想~
"小旭,你哥說得很對,如果他在乎你,再忙也會想知道你去哪了,就像之前他親自到咱家樓下等你一樣,是不是?"
厲旭無話可說,他確實想知道圭賢會怎麼做。
 
夜晚,一個人的房間,一個人的單人床,躺在床上的一個人,孤寂的心讓這一夜變得很長.....
(圭賢,你到底怎麼了?我們怎麼了?為什麼我們的距離突然變得好遠。)
回到阿姨家,這步腳厲旭是忍下了,但是這一晚每一分鐘對厲旭來說都是煎熬,
他還是很想去找圭賢,好想馬上就看到圭賢,想問他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
 
一心以為只要等過三天,就能好好彌補讓厲旭一個人在醫院渡過的委屈,可不盡
人意的消息,銀赫告訴他,醫生表示為確保病情完全康復,厲旭還要再住二天。
雖然無奈,但為了厲旭的健康,圭賢不疑有他,當真相信銀赫從醫院帶回的消息,至於厲旭是不是對他感到失望?圭賢還是不敢多問,僅僅拿出一支手機要銀赫將它交給厲旭...
銀赫問著,這是想要厲旭用這手機打給他嗎?
圭賢沒有多作說明,也沒有留下任何他想對厲旭說的話,但相信厲旭看到手機會明白他的用意。
 
光看手機不用解釋,厲旭真的明白嗎?
厲旭沒有機會明白,因為銀赫並沒有將手機交到厲旭手上.....
 
"沒有備忘的簡訊內容,難道只是為了想要厲旭打電話給他?"浩恩指滑著瑩幕,語帶淡然的說著話,冷看手機相薄裡的每一張照片,微微揪鎖的目光,十分冷凜!
"這我就不知道了,曹少也沒有解釋,他只叫我拿給他。"
 
處在辦公室裡,看著浩恩指劃瑩幕翻找手機儲存的記錄,銀赫眼裡一飄一晃的閃著心虛,負於圭賢所託,他很抱歉,可是沒辦法,選擇聽命於浩恩,無非是希望能讓圭賢早日回歸正常的生活,別再繼續過著隱身逃家的日子,始終曹少還是曹少,仍然掛名於公司副總栽的職位。至於厲旭,銀赫也只有對不起了~
 
"怎麼樣?手機你打算怎麼處理?"
浩恩沒有馬上回應,他還在思考......
"還沒想好?"
 
帕~!
 
突然的,這時問那時快,浩恩擺手一抛,不帶力也不帶氣的將手機輕輕扔向地面,
手機頓時像被解體般,只剩空殼還保有完整。
 
"知道該如何向圭賢解釋了嗎?"
"其實,你這麼做有什麼用,厲旭不可能一直待在醫院,就算沒有手機還有電話可以打,他們還是會見面。"
"時間會把距離拉長,能拖一天是一天。"
"那也只是拖時間而已,圭賢遲早會去找他的。"
"我知道。"
"既然這樣,拖下去有什麼意義呢!"
"從認識到在一起不過才三個月的時間,你認為.....三個月的感情能有多愛?"
 
銀赫明白了,原來.....
浩恩在賭一個機會,用時間來消耗只有三個月的感情。
這確實是個很好的方法,只要其中一方愛得不夠堅定,這顆僅僅在三個月打造的感情基石,自然就會在他們自己手中碎裂。
 
想通了這點,銀赫不得不佩服浩恩細膩的思路,情敵當前還能沉得住氣,不動聲色暗底搬石,借由時間讓彼此在猜疑中產生隔閡,築起一面牆。
 
希望吧,希望圭賢和厲旭兩人的感情能經得起考驗.....
一而再三的出賣,為撫平內心上的遣責,銀赫除了這麼想,也只能這麼想了。
 
-----------------------------
 
聽著阿姨和哥哥的勸,厲旭忍下思念,安份的等待圭賢主動來找他。
第一天過去了,圭賢沒有出現。
第二天,眼看太陽慢慢落至西邊,依然不見的人,厲旭的心情就像天空一樣變成了灰色,厲旭開始起了擔心,他怕圭賢不知道他已經出院,怕圭賢找不到他。
 
耐不住一再壓蓋的困惑,厲旭不想再等,他要直接打電話給圭賢。
可是走到客廳,才拿到手的電話隨即就被阿姨給擋下來,一樣的要他再忍一忍...
 
厲旭根本不想忍......
 
"阿姨,你們說的我都明白,但我也相信圭賢不是那樣的人,如果不打這通電話,我不會放心。"
"你不是不放心,是不甘心!"
"......."
"算了,你要打就打吧。"
 
阿姨不再阻止,這電話厲旭很快的就撥出去了,但沒想到.....
 
[您撥打的手機號碼暫停使用。]
 
暫停使用?
厲旭沒有多想,直覺以為是自己撥錯號碼,可沒想到再打一次還是一樣.....
是自己聽錯了嗎?
不相信,厲旭又試一次...
 
耳邊,不斷複送的語音系統,厲旭聽著很沮喪,拿著話筒擱在耳邊一動也不動。
站在一旁,阿姨看得很揪心,眼愣愣的看著厲旭不發一語的默默走回房間,他知道這孩子失望了。
該怎麼去勸還是安慰,從一開始希澈不止一次再三的叮嚀,這不是始料未及的覺悟,最傷是抱著絕對信任毫無保留的把自己抛出去之後.....
 
走進房間把門關上後,直到隔天中午,厲旭都沒有出房門半步,也沒有說一句話,只有在阿姨問他餓不餓,厲旭才給了點反應。
 
"澈兒,你說怎麼辦呢,小旭這孩子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就連一個話都沒說,還有,早上給他煮飯的魚湯,他都沒有吃,剛剛問他餓不餓,就只給我遙頭。"
"失戀嘛,當然吃不下飯了。"
"可是看他這個樣子,我真怕他想不開。"
"阿姨你不用那麼擔心啦,這只是過度時期。"
"我還是不放心,小旭從來沒有這個樣子,我看要不你試試去把圭賢找來吧。"
"那怎麼行,如果那小子打算放手,我放炮都來不及了,要知道他可是有婦之夫,怎麼能讓小旭又栽回去。"
"可是至少讓他們兩個把話說清楚,要死心也得有個答案是不是。"
"再看看吧,說不定過幾天小旭自己就想開了呢?"
 
厲旭能做得到嗎?
心真的很痛,這算不算是失戀的滋味?
難道他和圭賢就此結束了?
厲旭睜著茫然無助的雙眸,眼前的一切還是那麼深刻,可是不著點的目光怎麼也抓不住那一幅又一幅美麗的畫。
 
(圭賢.......你怎麼可以......)每到這一字,厲旭就打住了所有的想法。
不管有多少事實擺在眼前,厲旭還是不願相信圭賢沒有一句交代的就抛下他。
 
傻不?
 
但是心痛是真的,手機停用是真的,讓他一個人待在醫院是真的,沒有來看他也是真的,有老婆更是真的...
其實,答案是什麼,已經不難猜了,有老婆的男人豈能在外頭流蕩,再堅持就是自取其辱了,是不是呢?
 
還傻不?
 
圭賢,最終還是得回到他的家,而自己不過只是一個?
 
一個過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