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尋酒自慰,是解愁,是遺憾,還是發洩無奈?
 
沒想過在醉酒中沒了自制的逞慾下,不單是厲旭忍痛來迎和他,就連過去的浩恩也是如此,慚愧毫無驚覺的自己,還一昩認定浩恩為圖利才有的漠視與自私,熟不知這當中浩恩到底還埋藏了多少委屈?
 
是自己感覺錯了嗎?浩恩並不是他所想的那麼可怕,那麼無情?
 
(就算你不想想自己,不顧家族的顏面,那他呢?事情要是曝了光,你想好讓他怎麼面對社會的批論嗎?)
 
語出真言的一席話,猶言在耳...當初浩恩那套所謂沒有退路的選擇,不也是為了不曝光,寧可用妍熙來掩飾他們的同愛關係!
 
所以?
堅持下去被拖垮的不會是他,而是厲旭,是浩恩...
 
呵~可笑這不爭的事實,此時彼時,此人彼人,是不是都無法改變同樣的下場?
過去的浩恩選擇了退步。而今厲旭會怎麼會選?
 
沒得選...
浩恩是對的,這根本由不得自己來選,冷下心把厲旭放在醫院不是他所願意,
他可以身敗名裂,可以一無所有,但是他賠不起厲旭的名譽。
 
所以?
所以.....?
所以自己應該做什麼?
 
(呵...)苦笑一聲,緊緊拉鎖眉間的面容裡,圭賢苦著拉長的咀角,在嘆息中哽下身不由己的無奈。
 
這一夜,圭賢喝了很多酒,浩恩和以前一樣出現在他身旁,勸著他,攙扶他離開酒吧,以前他會振臂一揮甩開浩恩不屑他的關心,但在今晚圭賢沒有這麼做,過去被固執抹蓋的理智,圭賢很抱歉沒有站在浩恩的立場去感受,去體諒。
 
浩恩把車直接開往他所居住的方向,醉意不淺的圭賢雖然需要靠浩恩扶著他走,但對眼前這步腳踏進的屋子,他一點也不陌生。
 
來到沙發前,浩恩慢慢的放手讓圭賢暫且坐在沙發上休息,掃看客廳裡的擺設,一眼圭賢就看見了擺在電視櫃上的相框,他已經離開了一年,放下一切遠遠的離開浩恩,沒想到相框裡浩恩還留著他倆曾經的甜蜜...
 
客廳的擺設沒有變,電視櫃上擱放的相框,左側角落的木製衣架,是他買的,牆上的掛鐘,也是他買的,天花板上的水晶燈,餐桌上的花瓶,都是他託人單別訂製的家飾,因為浩恩喜歡,他想逗他開心,給他驚喜。
 
該說什麼呢?圭賢瞥了一眼遺憾,深遂的眼眸中揪著百感交集的神情,過去影像繫著複雜的心思,一幕幕不斷浮現在腦海裡,圭賢懊惱的把頭垂下,不再去看。
 
走開的浩恩倒來一杯檸檬茶給他解解酒意,隨後又拿了條熱毛巾,蹲在他面前輕輕把毛巾敷在他臉上,為他擦拭臉上的疲憊,這幅畫彷彿昨日再現,那是曾經賴著酒醉的名義就為了這一份體貼,遺憾是浩恩聽不見他內心的吶喊,選擇了屈就在現實底下苟且維持這份愛...
也許應該說一直不肯接受現實的其實是自己。
 
"我不知道你住在哪,只好載你回我這裡,你不會生氣吧?"浩恩一邊說,一邊幫圭賢擦臉。
圭賢遙遙頭,從浩恩手中取走毛巾,自己擦著臉,不再是戀人的關係,圭賢沒好意思要浩恩這麼服侍他。
 
"衣櫃還有幾套你的衣服,要不洗個熱澡再睡,會舒服點。"
耳聽這句,圭賢沒有立即回應,不否認他確實在考慮,再看一次浩恩的模樣,目光依然揪露複雜的情感,他在想,在感受,在肯定...
 
肯定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靜靜的,在圭賢凝視的目光裡,浩恩看見了,也感受到了~
"圭賢..."輕呢一聲,浩恩忽然擁上身子抱住圭賢,委屈地把臉埋在懷裡柔柔的蹭著,不管圭賢現在心裡有多複雜,許久的愛,本來就該有的愛,被遺忘的愛,他知道圭賢還有的,眼裡流出的情絲是為他,是他的。
 
"圭賢,讓我脆弱一次。"
"....."
"我好怕,你知道嗎?"
"....."
"一直我都不是堅強的人,沒有你我走得好累,我不想逼你,可是你離開我。"
"....."
"圭賢,我們可不可以..."
 
可以什麼?
愣看浩恩瞥離身子昂起臉龐,慢慢的迎上雙唇,這一吻圭賢很猶豫...
愈靠愈近的兩口距離,就在浩恩主動把唇貼上的時後,圭賢提起雙手撫著浩恩的雙肩,輕輕的推著他把吻徹離了。
 
"圭賢?"
"浩恩.....對不起,我不可以。"
"為什麼?"
"我們...我們已經過去了,就當是我對不起你,我該走了,你好好保重。"
 
就這樣?圭賢走了,沒有再回頭的拉開門走出了屋子...
這是浩恩沒有想到的反應,傻著錯愕眼睜睜的看著圭賢再次離開他。
 
 
回到和厲旭同居的小窩,圭賢繼續賴著酒品~
尋酒求醉嗎?沒錯,他要把自己灌醉,不讓自己有一顆清醒的腦子。
 
然而~醉過一天,讓自己逃過該去面對的現實,那明天呢?
還要再醉一回嗎?
 
三天了,離開醫院已經三天了,每回聽著銀赫從醫院帶回的消息,厲旭的病況,再多的放心都抵不過內心的歉疚,不負責任的把厲旭一個人留在醫院,多熬一天圭賢無時無刻都在遣責自己懦弱下的選擇~
 
厲旭會怎麼想?是不是已經對他感到失望?
他不敢多問...
 
---------------------------
 
厲旭怎麼想?
這是多慮的,遲遲不來看他的圭賢,厲旭還能怎麼想?
 
但感覺是不會錯的,記憶更不會錯,和圭賢一起寫下的每一幅畫,都是真真實實愛的鐵證,始終厲旭都不相信銀赫所轉述的理由,也不想相信圭賢會不聞不問放著他一個人待在醫院。
 
叩叩~病房門敲著打門聲,護士又來了,再度推著藥車走進病房,慣例的拿出一支根筒打在點滴塑腸管上,慣例的放上一包藥一杯水要他吃下。
 
拿起藥包,厲旭睜垂著恍忽忽的兩眼看了看,這一回他沒有馬上把藥放進咀裡,
護士看了,免不了來一句叮嚀,厲旭表示剛睡醒喉嚨很乾沒有胃口,說要待會再吃,護士沒有意見,例行公務的把藥管打完後推著藥車離開了病房。
 
事實上,厲旭根本沒打算吃,他已經受夠把藥吃下之後,隨之浮上的那種又累又想睡的疲憊感。
可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儘管避開了藥,沒多久厲旭又犯起了睡意,迷迷糊糊的瞌上了眼,等到下一回醒來時,只見窗外天又黑了~
躺在床上反複昏睡虛度時間的感覺,厲旭覺得好累。
 
醒來也只是幾分鐘,護士就進來了...好像定時鬧鐘一樣,每在這個時後就會敲門走進來幫他打一針,厲旭愈來愈好奇,到底是什麼病,需要靠著一支又一支的藥劑來治療?
唯恐自己渾然不覺再度陷在昏昏沉沉的意識中,等在護士打完針之後,厲旭隨後拔掉針管,翻開棉被擺下雙腳,悄悄溜出病房,小心的越過護理站,他要走,馬上離開醫院~
 
"咦,你怎麼自己走出來了,你的點滴呢?"很不巧的,在等電梯的時後還是被護士見著了。
面對護士的追問,厲旭不理會,著急的猛按電梯鈕~
為了病人的健康,護士趕緊拉住厲旭不讓他擅自離開,並呼來路過的護士找人幫忙勸阻,深怕自己跑不掉,等不及電梯到來,厲旭改從樓梯走下,一步一腳走得急走得慌,中途還一度從樓梯滾下一層!
 
痛嗎?很痛,但是厲旭管不了那麼多,哪邊有路就往哪邊走,直到不小心撞上了一個人,踉蹌倒地才停了下來。
 
"厲旭?"
"小植..."
"怎麼了?你怎麼穿著..."
"小植,快帶我走。"
"發生什麼事?"問到這裡,一路從樓梯跌跌跤跤走下來的厲旭,因為體力不支昏了過去,這時護士也趕到了,在解釋與小植質問中說出了厲旭的病因,小植聽了很驚訝,為安全他並沒有依照厲旭昏倒之前的指意帶他離開,兩手一騰把人抱回病房繼續接受治療。
 
這一躺又過了一晚,等到隔天早上醒來時,看著四周白色為底的牆,很失望的,厲旭知道他又躺回病床上。不僅如此,阿姨也來了...想必不只阿姨,哥哥也應該都知道他受了什麼傷,為什麼住進醫院了是不是?
 
才睜開眼,阿姨的面容除了擔心還是擔心,端著一碗魚湯餵他喝,熱呼呼的魚湯,厲旭喝著眼裡有淚,這是幾天來讓他嚐到最溫暖的感覺。
 
"阿姨,我自己來吧。"
"那你慢慢吃,我去把葡萄洗一洗。"
"阿姨,別洗了,你幫我辦出院,我不想再待在這裡。"
"怎麼了?你還沒好,怎麼能出院呢。"
"阿姨你聽我說,我覺得好像怪怪的。"
"什麼?"
"我不知道他們給我打什麼針,還有那些藥,搞得我每天都昏昏沉沉的,反複睡了一頓又一頓,甚至我在這裡住幾天了我都不知道。"
"怎麼會這樣,你沒問護士嗎?"
"問了,但我不明白只是傷口發炎引起的感冒發燒,為什麼需要持續打這麼多劑量。"
 
"可是你傷口還沒好,要是出院之後又發炎怎麼辦?"
"其實我覺得已經好很多,不是他們說的這麼嚴重。"
"對了,你老實告訴我,你怎麼會弄傷了,是他欺負你嗎?"
"不是,只是意外而已。"
"如果是這樣,那他人呢?怎麼不見他在醫院照顧你,難道他不知道你被醫院搞迷迷糊糊的嗎?"
"....."被阿姨這麼反問,厲旭啞口了,就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要如何為圭賢來解釋?
 
就在這時後,希澈也來了,一進門就是霹靂趴拉的問,厲旭不意外,哥哥向來是這麼直腸子,不過對哥哥希澈每一句問,厲旭都沒有回答,也沒打算回答,他只是默默的聽著,不管是希澈生氣的罵他,不聽他的勸,還是咀不饒人的咒罵圭賢,厲旭知道那都是因為哥哥疼愛他這個弟弟才有的情緒。
 
"你說話呀!你以為不吭聲,就可以幫把那個臭小子撇得一乾二淨了嗎!"
"好了啦,你能不能停下歇一會,讓小旭好好把這碗魚湯喝完不成嗎?"聽著希澈連珠炮的脫口囉罵,阿姨也煩了。
"那小子人呢?怎麼不見他在這!"
 
是啊,圭賢為不在這裡...
厲旭也想知道,幾天下來他都在問自己,遲遲不見的圭賢究竟為什麼!
 
"你現在是把我當傻子在說話嗎!我在問你呢,你不說話在想什麼。"
"拜託你停停這張咀行不行。"
"阿姨,小旭他現在一句都不回我,根本就是怕我責怪那小子!"
"我不管他現在怎麼想,有什麼事咱回家再說,不要在這裡吵。"
"還等回家,我立刻就想把那個臭小子找出來狠K一頓。"
"怎麼揍你自己決定,不過現在你出去給小旭辦出院。"
"啥,出院?!那怎麼行,他都還沒好。"
 
同樣的質疑,阿姨用剛才小旭告訴他的話來告訴希澈,聽到這種荒唐事,正在火大的希澈反倒是靜了下來,先是看過護士掛在床緣的病歷表,隨後向護士索取厲旭所施打的藥種,比對檢視無誤之後,以長兄家屬關係簽字將厲旭辦理出院,和阿姨一起載著厲旭回到家裡~。
 
路上,開車的希澈看著前方道路眼神十分專注,他在思考,在想...
其實,以學術上的專業,希澈心中早就已經有了解答,思考的是他所想不通的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