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靠在圭賢身邊再醒來時...
落進的第一目是那懸高的天花板,才有的意識厲旭還有些迷糊,不過感受著背上的柔軟,知道自己躺在棉床上,但是左手有點痛?
厲旭無氣無力的把頭微微向左側,看見細長的一條點滴針正扎在手捥上...
 
這不是醫院,怎麼會有點滴針?
只有他一個人的房間裡,圭賢人呢?
 
厲旭用手掌壓著床想起來,想找圭賢,不過這雙手的力氣厲旭連背都撐不起~
他覺得腰很酸,身子很冷,還有昨晚飽受圭賢不帶溫柔放肆佔有留下的那口痛,都教厲旭提不上再多力氣來把身子撐起...
 
不一會,圭賢開門進來了,手裡端著一杯茶,這又是要讓他去踵消炎的決明子嗎?
 
"厲旭,你醒了。"
"....."
"看看...嗯...還剩一點點..."圭賢放下茶杯,端視點滴包的存量,又提手看了看錶上的時間,咀邊喃喃自語的唸著。
"旭,現在我要拔掉點滴的針頭,要是覺得痛的話就跟我說,知道嗎?"
"....."厲旭還是有點處在狀況外,睜亮兩眼直愣愣的看著圭賢,傻呼呼點了個頭,沒有吭聲。
 
"好了~怎麼樣,針有沒有把你扎疼了?"
"你...你怎麼會知道要怎麼做?"
"是醫生教我的。"
"醫生?"
"是啊,知不知道早上醒看見你光著半身腿還沾著血,嚇得我手慌亂腳只管把你抱起來不知該怎麼辦。"
"....."
"你這小傻瓜,怎麼不把我推開...被我這麼折騰一定很痛了,我真糊塗!"
"我沒事..."
 
"有沒有覺哪邊特別不舒服?"
"為什麼我覺得很冷,沒有力氣。"
"醫生說你感冒了,可能是整晚沒有蓋被子,我抱你的時後全身滾燙的,醫生給你打了支消炎針,暫時是退燒了,不過你現在身子還是很虛弱,得多休息才行。"
"我好渴。"
"啊!對了...顧著說都忘記給你泡好的茶了,來~我扶你。"說著,圭賢在床邊坐了下來,伸手框進頸背扶起厲旭讓他靠在自己的胸口上,一邊說著話,一邊把茶杯端到面前貼心的餵他喝。
 
靜靜的,圭賢掛滿心疼的看著厲旭,茶喝完了,擱下杯子,輕手再扶著厲旭躺回枕頭上。
 
"圭賢。"沒忘記自己處於介入婚姻的第三者,厲旭脫著無力的氣聲叫住看似要離開房間的圭賢,心裡他有話想說,想跟圭賢聊聊...
 
"嗯?"
"你要去哪?"
"我出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
 
圭賢又出去了,厲旭沒有再叫住他,想說的話這一時一刻,其實他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縮起兩腳彎著背,蓋上厚厚棉被厲旭還是覺得不夠暖,迷迷糊糊他睡著了,再醒來時圭賢摟著他,像早上一樣坐在床邊,而手裡這回端著一碗粥~
 
粥,很清淡,沒什麼味道,圭賢很貼心,每一口都把粥吹涼了才餵他吃,不過吃不到幾口他就吃不下去了,不是粥不好吃,是他真的沒味口也沒力氣,遙遙頭把臉往圭賢胸口埋了埋,厲旭還是覺得有點冷...
圭賢貼上掌心摸了摸他的額頭,拉緊了雙手多些力的牢牢抱著他,身上散出的熱氣,溫暖的懷抱,厲旭靠得安穩,骨子發寒的滋味也漸漸稍稍減退。
 
這麼抱著不知過了多久,厲旭又一次睡著了~
時間是午後還是已經來到夜晚?何時瞌了眼皮,何時昏昏沉沉的睡去,昏昏沉沉的醒來,反複著多少次?厲旭不知道,他只覺得頭很暈,迷迷糊糊的,有些影像,有些記憶,好像看見圭賢一會兒走進房間,一會又離開,來來回回不知來到他身邊有幾次,但記得最後的影像在圭賢來到床邊將他抱起來之後,厲旭就再也沒有看見圭賢了。
 
再睜眼...還是一樣的,依然躺在床上,身體依然虛弱,厲旭虛弱地扇著眼簾一張一合刷清目光,游著眼珠往左看了看,再飄向右邊,落入的影像不再是圭賢,是白白的天花板,是四周白色為底的牆,還有圍在床邊的醫療設備,和扎在手捥再次掛上的點滴針,這...
這不是醫院嗎?他怎麼會在這?是圭賢從家裡的床抱走他來到這裡嗎?
 
但是.....
 
"厲旭,呵~醒來啦!。"
 
耳邊冒來這聲話的人,並不是圭賢...納悶的是,為何銀赫會出現在此?
 
"怎麼樣,頭還昏嗎?"
"....."
"有沒有哪邊覺得不舒服的?"
"....."
"醫生說你傷口發炎,不過情況不算嚴重,只要按時敷藥打針,住個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銀赫一句又一句的說,厲旭恍著兩眼愣還沒反應過來。
 
"喂,怎麼傻呼呼,不會是把腦子燒壞了吧?"見厲旭始終一臉呆滯的模樣,銀赫擺手在眼前揮了揮,再呼著"喂,說句話吧!"
"我怎麼會在這?還有...你..."
"哦哦~是這樣的,昨天你一直高燒不退,圭賢不放心打電話通知我來送你去醫院掛診。"
"是你送我到醫院?"
"是啊!"
"....."
"對了,你這躺會,我出去找護士說你醒了,她們有交代的。"話一說完,銀赫就出去了。
 
人出去了,可聽著銀赫的說詞厲旭更疑惑了,他是睡得迷迷糊糊,可猶存的記憶在圭賢抱走他的那一幕影像,他不會記錯,他肯定是圭賢!但為何記憶裡的畫面全被改寫了?把他送到醫院的人怎麼是銀赫!?
 
可是當他問著圭賢人在哪裡時,銀赫卻告訴他圭賢表示有要事在身不能前來,說要他好好待在醫院休養,並在出院後回到家裡等他回來...
 
真的是這樣嗎?真是圭賢的意思?
心中的疑惑厲旭沒有多問,默默接受銀赫所轉達的話語,安份的待在醫院,
雖然幾次都想趁著銀赫走開的時後悄悄離開醫院,無奈不中用的腦子不聽命於自己,每每想下床時,厲旭就覺得頭很重,很沉,茫茫昏昏的既無力又疲倦~
現在是幾點?厲旭算不來,他只知道自己反複迷迷糊糊的睡了又睡。
 
怎麼會這樣?是自己病得太重了嗎?
他很想圭賢,可是再問一次,銀赫還是一樣的答覆...
究竟是什麼事這麼重要?難道連花個一小時來醫院看他都做不到?
厲旭不相信,那不是他所感受的人。
 
---------------------
 
遇上對的人,圭賢一路珍惜著,又豈會捨得下心把厲旭放在醫院不去看顧?
 
"浩恩?"
 
持續高燒不退的厲旭,在不方便大半夜把醫生請來家中之下,圭賢顧不得同愛間的避愇,抱著厲旭前往醫院掛上急診求助,透過醫生診治的結果,雖然適時找出病因,但也同時讓醫生和護士對病患的性伴侶起了關注,這讓早早在各大醫院放出魚餌掌握圭賢可能去處的浩恩,在護士的密報下馬上就得到了消息。
 
"圭賢,真的是你..."
"你怎麼會來。"
 
看到浩恩突然走進病房,擺愣的驚訝中,圭賢的思緒可說是瞬間頓呆了腦子~!
一直,他都沒想讓浩恩還是妍熙知道厲旭的存在,也沒預設過在浩恩面前曝光他和厲旭的關係後,隨之而來的尲尬,矛盾,複雜...
 
"有人告訴我,說你抱一個男人到醫院掛急診,還說那個男人的下體..."
"是意外。"
"當然了,你怎麼可能會故意折騰自己喜歡的人。"
"....."
"不過我知道你一定是心情不好,酒喝多了才不小心把人弄傷了,以前...你也是這樣子..."
"你說什麼...?"
"呵~什麼?原來你不知道..."
"....."混在憂心於厲旭還沒醒來的同時,聽著不知道的過去圭賢確實有些錯愕了,當下的思緒比起剛剛他更亂了。
 
看見圭賢目光慌出的茫然,浩恩心裡慶幸著,他知道圭賢還是有的...
(圭賢,你還是對我感覺的,是不是?)默默,浩恩掐著心無聲的問~
可知道躺在病床上的人,要看著自己所愛的人愛著另一個人,這是有多痛的滋味!?
 
"他現在怎麼樣?"扎刺的心,浩恩還是吞下了這口痛,展現接納的氣度,淡淡然的吐一聲關切。
 
圭賢沒有回應,也不知道要反應什麼,沉默的坐回床邊的椅子,目不轉睛盯著厲旭看,縱然是滿頭亂緒,這並不影響他牽掛的心~現在的,眼前的,他只想靜靜的陪在厲旭身邊。
 
"你打算待在醫院一直到他出院嗎?"
"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你知道的。"
"....."
"趁現在消息還沒有傳出去,你快走吧。至於他我會找人幫你照顧。"
"不需要,我不會把他丟下。"
"他受傷的部位太敏感,繼續待著只會拖垮你!"
"就算會,也是我的事。"
 
"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讓記者知道你是男同志,甚至還把人搞到醫院來治療,任何一篇報導都會讓你身敗名裂!"
"人是我弄傷的,我既然帶他來,就沒想逃避這些問題。"
"圭賢,我知道你重情重義,但你能不能以大局為重,要知道你背的是什麼姓,這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的事。"
"....."
"OK,就算你不想想自己,不顧家族的顏面,那他呢?事情要是曝了光,你想好讓他怎麼面對社會的批論嗎?"
 
還能堅持嗎?無法推卸浩恩所言都是自私不了的責任,再不放心還是得把人擱在醫院。
兩難間,又是一個沒得選擇的方法...
圭賢還是離開了,搭上浩恩的車離開醫院,離開厲旭的身邊~
 
 
"放心吧,我會找人好好照顧他.......要是你不放心,找銀赫去看著他也行.........我想他很快就會出院,以前我也是這樣打個針消消踵就沒事了。"
沿路,收著圭賢沮喪的神情,浩恩謹慎的挑話來說,但希望在撫平圭賢無奈的情緒之餘,能暖暖他的心...
 
然而,圭賢聽進去了嗎?
 
"前面停車吧。"
 
忽來一句,雖然看不明,浩恩還是聽著話慢慢靠右行駛將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
 
"怎麼了?"
"....."
"是我說錯話了嗎?"
"不是。"
"那.....?"
"浩恩,對不起。"似乎這聲抱歉,圭賢在心裡掙扎了一會才說出口。
"好好的幹嘛跟我說對不起?"
"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知道。"
"什麼?"
"也許你應該告訴我。"懸在心頭掙扎的話,圭賢沒有明確的說出,不過他知道浩恩會明白他所指的是什麼。
"呵~你是說那個嗎?如果我當時告訴你,你會怎麼樣?會不會也像對厲旭一樣照顧我?會心疼我?"
"....."
"算了,反正痛也都痛過了,怎麼說都是心甘情願...其實也不是很痛,也許...也許是我身體比較禁得起傷,就像你現在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在傷我..."浩恩字字說得酸苦,可圭賢字字聽得沉重,難再輕言吐出任何不應該再有的回應,此刻的心情,圭賢根本無法平靜腦子凌亂的思緒去感受。
 
"不讓我送你回去嗎?"眼看圭賢拉著車門看似要下車的樣子,難得抓回的情義,浩恩捨不得鬆手。
 
但是圭賢還是選擇下車了,沒有坐回車上讓浩恩載他回家,也沒有返回醫院去看厲旭。
獨自一個人,一步一步走到有酒喝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