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仲員挑出了幾間符合客人提出的條件,前往現場實際勘察屋況~
像這樣的~圭賢利用厲旭教課的空檔,看了幾家位在同一個地區的房子,
不過今晚,尚無所獲,三間屋子都不是圭賢心中所設定的格局。
房仲員不灰心,向客戶留取連繫資料,表示有更好的會再通知他。
 
在最後一間佔有二層樓的大樓店面和房仲員揮別後,圭賢回頭向那屋子再看一眼,端視的眼神還在斟酌~~
 
"圭賢。"
 
耳邊,一聲圭賢發自女人所呼出的聲音,圭賢猛然回頭~!
 
(妍熙...)圭賢兩眼掛愣的,呆著話不出驚傻的慌口,傻看出現在身後離他幾步遠的女人。
 
"圭賢,真沒想到會在這碰見你,我...我們..."
"....."
"知道嗎,我們找你找得很辛苦,這一年你到底去哪了,你現在住在哪裡?可以告訴我嗎?"
"對不起。"話一溜,圭賢轉身跨一步的牽著機車,他想走,立刻的消失在妍熙面前。
"圭賢,不要...不要走,圭賢...別..."圭賢的動作很快,唯恐錯失苦盼了一年才見到的人,妍熙什麼都不顧的趕緊上前抓住圭賢的手臂,緊緊揪著眉掛上滿臉委屈,毫不保留的閃著盈盈淚光懇求圭賢能給他一絲憐惜。
 
"圭賢...我求你,別走好嗎?"
"不要這樣,在信裡面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你應該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沒指望你會跟我回去,我只是想你給我個時間,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可以嗎?"
 
可以再狠心一點的說不要,然後把人甩開,打著油門揚長而去嗎?
圭賢做不來,到底這是個曾經別無所求的默默守在他身邊,和他睡過一年床,甚至發生過幾次性關係的女人。
 
做不到絕情絕義,圭賢放軟了堅持,沒有坐上妍熙開的車,騎著自己剛買的機車,就近找了一家茶坊~
 
"沒想到這樣找了一年,最後會在街上碰面,想想真是不得不屈服命運的安排。"
"....."圭賢垂眼避目的低著頭,端起茶杯默默喝下一口,似乎對著妍熙,不敢多看一眼,不想多言一句。
"你瘦了些。"
"....."
"這一年你過得好嗎?"
 
圭賢抬起頭帶著欣慰目光點了點頭當是回應。
 
"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可以坐在這裡跟你說話,看看你。"
"不要把自己放得這麼卑微,我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心裡清楚就夠了。"
"別這麼傻了,對自己好一點吧。。"
"你還是一樣對我這麼見外,就怕給我任何希望。"
"不應該嗎?"
"同屋共床一年多的日子,你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從開始我們已經說得很清楚,你不該對我有任何期望。"
 
妍熙捱著揪痛又無力的胸口看著坐在面前的圭賢,
這心,這滋味,何等程度的淒涼?
身為一個女人,人給了,心給了,安安靜靜,溫溫馴馴,不吵不鬧,不奢不求,可不僅換不到一顆心,就連一點點的愛也分不到?
於心裡,妍熙笑自己如此可悲。
 
"對,我是不應該把心陷進去,是我一個人的問題,但這和我們三個人當初約定的無關,不是嗎?"沒錯,她是可悲,但是不要緊,愛本來就不會平等,只要能夠在自己所愛的人身邊,看看他,照顧他,甚至...偶爾滿足他的需要,這對妍熙來說,就算無法分得一點愛,也已經足夠。
 
"在名義上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心你愛的人還是浩恩,我只不過是幫著你們可以延續這個愛的人,你不需要對我感到抱歉,不管當中我放了多少感情,都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
"我就是不想這樣。"
。為什麼?我自認從來就不會去纏著你,跟你要求什麼,奢望什麼,而至始至終我也從來沒有都出賣你們,不是嗎?"
"妍熙,有些事不是單方面就可以圓滿,我只能對你說抱歉,我做不到。"
 
"你說的對,有些事不是單方面就可以圓滿,你呢?是不是做不到就可以選擇不顧一切的離開,是這樣的嗎?"
"....."
"這個選擇你已經做了,你確確實實在教堂上娶我為妻,不管是公眾場合,還是家人面前,我就是你的妻子!"
"....."無言的,圭賢又垂喪著頭無奈的嘆了口氣,對過去看破事實清醒後才知道錯得離譜的選擇,他真的不想再提,不想再提...
 
"可你知不知道,對一個富二代企業之家的小媳婦,你就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知不知道我要承受多少壓力?"
"妍熙...我真的很抱歉,沒有顧慮你的處境讓你受委屈了,但是...在信裡我說的很清楚,你隨時可以選擇離開。"
 
這話一出,離開二個字妍熙聽著心很痛,僅管在圭賢身上嚐盡了冷情相待,她還是抵不住這種被針這狠狠扎刺的感覺。
 
"離婚協議書我都簽好了,也留給妳了,其實只要妳願意,這份證書隨時都可以生效。"
"你是不是很想跟我撇清關係?是不是我就讓你這麼討厭!?"
"妍熙,我不是討厭,我是不想擔誤你...你還年輕,不要把幸福賭在我身上,我真的什麼也給不了。"
"圭賢,我不在乎的,就算你的心不在我這裡,可以照顧你的生活,我己經很滿足了,你知道的。"慢慢的,死心眼的作祟,在這情緒當下,什麼矜持,什麼尊嚴,妍熙早已抛得精光。
 
"夠了妍熙,你到底明不明白?這是我最不想看見的結果.....太自私了。"
"有什麼關係,浩恩都不介意了。"
"但是我介意!"
 
鈴鈴~~~
 
此時,靜下的一刻,褲子裡手機突然的響,妍熙撩起悵然的目光,愣愣的看著圭賢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斷了一年的消息,對圭賢手邊這通來電,妍熙有份好奇。
 
翻過手機,瑩幕上閃著厲旭的名字,圭賢心頭打了個糟,趕緊看看載在手捥錶上的時間...
 
時間晚上九點二十分~
 
沒記錯的話,厲旭要上二堂課十點才下班,那麼此時的時間點,打來這一通是厲旭有什麼事要交代嗎?
圭賢心想著...
 
鈴~~鈴~~鈴~~
手機還在響,一聲響過,二聲響過,三聲,四聲---
不斷閃鈴的電話圭賢的心很急,接不接很猶豫...
不想讓厲旭打來的電話撲了空,可是...妍熙就在面前...接嗎?
 
"是不是我在這裡讓你不方便接電話?"圭賢盯著電話掙扎的眼神太明顯,耐不住這份好奇心,妍熙索幸吭聲直接把話問了。
 
圭賢僵著眼裡的心虛,咀邊不為妍熙這句問作任何回應。
電話的鈴聲停了,圭賢暗吐了一口氣,放逐接與不接的無奈~
 
"要不要我走開點讓你回這通電話?"
"不需要,我想...我們也沒什麼話要說了。"
"你要走了?"
 
圭賢點了點頭,簡略的回應一聲"是。"
"能不能讓我知道你住在哪裡?"
"你說呢?若是讓你們知道我住哪,我又何必遠走。"
"你放心,我答應你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更不會讓老奶奶知道。"
"沒有這個必要,我不會希望你來找我。"
"好,我不去找你,只要讓我知道你住哪就夠了,這樣可以嗎?"
"對不起。"
"只是住哪也不行?"
 
圭賢不作聲也不遙頭,拒絕的話語,他實在不想狠著心再說第二次。
 
"那電話呢?可以給我你的手機號嗎?"
"....."還是一樣的,圭賢依然沉默不語。
"如果家裡有什麼重要的事,我也好跟你連絡。
"家裡真的發生什麼事我會知道。"
"要是我想找你吃頓飯或喝茶呢?"
"....."
"你一個人在外頭,我會想知道你過得好不好,是不是順利,是不是平安。"
"妍熙,真的沒有必要,我不會有事,你應該為自己打算。"
"....."還是留不住了是嗎?看著圭賢如此堅定的冷情,懸在妍熙雙眸裡的,都是對自己愛莫能助的目光。
 
鈴~~~鈴~~~
 
這會,手機再度響起來電鈴,瞥一眼瑩幕,還是厲旭的名字,
其實圭賢根本不用看也知道,會在這時間打給他的,除了厲旭不會有其他人,可是難題又來了,妍熙仍然在他面前...
 
"你的電話響了。"
"我知道。"
"不接嗎?"
 
圭賢提了提眉聳聳肩,不作回應,也事實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說是顧忌她的存在?
是,圭賢確實顧忌,他並不想讓妍熙知道關於自己的一切。
 
---------------------------
 
(您撥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等著十幾分鐘後,再次撥出的電話,還是得到一樣的訊息...
坐在沙發上,厲旭拿著手機有些納悶...
未接電話的圭賢,去哪了呢?
是不方便接電話,還是忘了帶手機出門呢?
可是剛剛並沒有聽見家裡有任何手機響鈴的聲音.....
 
原本預定上到十點的課程,因為學生臨時有事,厲旭提早離開樂行,這頭回到住所,對看不著圭賢當下的感受,厲旭其實沒有其他無謂的聯想,然而~詫異的就在下一刻~!
 
鈴鈴~~~鈴~~~圭賢回電了,厲旭還是很單純的不帶任何預設的想法接下這通電話,可沒想到的是...
 
"厲旭,對不起,剛剛出門忘記把手機帶身上了,回去再拿時後才知道你打了二通電話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愣著兩眼,咀也愣著,耳聽的話語這一時間厲旭沒能反應過來,沒想到未接的電話,這理由.....
 
"厲旭?"
"呃...沒,沒事。"當著沒事,厲旭還不想戳破圭賢編出來的謊話
"你現在在哪?還在樂行嗎?"
"嗯。"這算謊話嗎?為圓謊,厲旭也撒出口了。
 
"你身體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
"....."一句關心,真的很容易,好像什麼疑問都不那麼重要,厲旭確實軟了心房。
"還是我去接你?"
"不用了,你來還要搭車,我自己開方便點。"
"只是搭個車不麻煩,你的身體要緊,要是太多走動對傷口不好。"
 
是不是呢?圭賢的心還是那麼呵護著,處處都是心疼,都是牽掛。
那些質疑,問號,還有探問必究的需要嗎?
 
"我看還是讓我去接你吧。"
"不,真的不用。"
"那好吧,你當心點開,我在家等你。"
"你在家嗎?"
"是啊。"
 
聽著,厲旭又愣了,他就在家裡,就坐在沙發上!
圭賢這句謊太諷刺.....
 
"對了~你還沒說你找我什麼事?"
"沒什麼,我現在要去開車,說到這吧。"語末,厲旭毫不遲疑的馬上結束通話,錯愕的心情,複雜的思緒,他需要停下來歇一會~
 
怎麼會是這樣的?
明明不在家的人,圭賢為什麼要騙他呢?
沒有接聽的電話,根本不是手機忘了帶出門,圭賢為什麼要騙他呢?!
這三小時,他去了哪?
這三小時,他做了什麼?
這三小時,他為何而心虛?
 
厲旭不明白,一點也不明白...
明明。。。還是很關心他的人。
明明。。。話裡行間依然不退溫柔不漏牽掛的人。
為什麼要騙他呢!!
 
坐在沙發上,厲旭站起身子,拿著鑰匙拿著手機,僅僅帶上這二樣,徨徨恐恐的向著門跨出腳離開了這間屋子,不管這算不算是逃避,圭賢就要回來了,他沒想拆穿圭賢的謊言,他不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