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身旁,厲旭默默消化被矇在鼓裡的滋味,選擇不問,不是害怕知道答案,只是他不想為難圭賢,就算...
就算這通電話是浩恩打的,就算圭賢真的去了見浩恩。
 
想到這,厲旭心頭不禁揪起刺刺痛的感覺...
是的,他是失望著,圭賢不該瞞他,膽敢不顧一切選擇跟著他出走,還有什麼不能讓他知道呢?
 
但是...
 
摟抱的雙手是踏實的,十幾天美好的同居生活也是踏實的,不管這當下,今天這一晚圭賢做了什麼,都無法...
 
再想到這裡,想到這陣子和圭賢一起走過的每一幅畫,對他的體貼,寵溺,還有他的愛,厲旭都無法要自己為了這件事抹煞和圭賢之間踏踏實實存在的感覺。
棲在這雙框摟的手臂裡,厲旭轉過身子把臉埋在圭賢胸口輕輕磨了一下,為這份珍惜與不捨,借這擁抱懷裡的溫熱,默默感受圭賢愛他的感覺。
 
"嗯?旭...?"挪動的身子讓圭賢不免愣了一下,背著心虛小聲的呼~
 
厲旭沒有出聲,安靜的靠在胸膛。
這樣靜靜抱著好一會,不動不吭的厲旭,反而無形加重了圭賢內心的歉疚,他不知道厲旭是不是醒來了,甚至知道他出去過...不想這麼瞞著,他很想主動告訴厲旭,只是他有些擔心,不知道厲旭會不會誤會他,會不會相信他?
 
"厲旭,你在睡嗎?"
貼靠的臉夾在猶豫中一愣一愣抬起下巴,厲旭睜著兩眼昂首凝視圭賢微微拉皺的愁容,等著...
 
原來,厲旭真的醒來了,不過...會不會他根本沒有睡?
 
"我...我是不是吵醒你了?"小心翼翼的問,圭賢還是有份私心,就怕下一個反應讓自己啞了口。
但其實這句問厲旭根本答不出話來,
徹夜輾轉難眠要怎麼告訴圭賢是因為自己認為他去見了浩恩?
 
"你,你是不是..."頓著,說與不說,圭賢還在猶豫。
"....."
"厲旭,你相信我嗎?"
"嗯。"
"對不起...我...其實我,我剛剛---"話還不到半,厲旭突然湊上唇封住圭賢的咀巴,他不想聽,不想看見圭賢吞吐為難的模樣,想坦白的心意這對他來說已經夠了。
 
吻一口,厲旭慢慢退開兩唇間的距離,看著圭賢,對著他微微露出笑容,眼裡的眸光愈見柔情,愈見喚散...
圭賢看得心頭傻呼呼的,既受寵但又受不起,他心裡還在抱歉呢。
 
"你不吻我嗎?"
"厲旭..."
"不要的話,那我睡了。"
"要,當然要了。"
可以吻吻厲旭抱抱他,怎會不要呢~
圭賢挺起胸膛還有背腰,摟著厲旭的雙肩輕輕將他壓下...
"厲旭。"輕呢一聲柔情四溢,臉上圭賢掛滿了寵溺看著捧在掌心裡的他,慢慢低下頭含著厲旭的雙唇,溫柔的包覆著,輕輕溜入唇縫挑著小舌,一口一口吮入甘甜,暖暖手掌順著頸脖穿進衣領,輕輕的~在剝開的睡袍裡來回摸撫。
 
"嗯...嗯..."喘一息,吐一息,厲旭耐不住敏感拱起了腰腹,這手揉撫,這口深吻,隱隱燃燒的熱,昇華的觸覺,不夠,厲旭還不夠,抓著圭賢的肩膀要他再把他抱緊一些~
"圭賢...嗯...嗯..."厲旭的手縮得愈來愈緊,一聲又一聲吐著渴望,圭賢知道厲旭想要,不再磨蹭的把手拂向厲旭的尖挺,輕輕握著它上下揉搓,但是不到一會,厲旭抓開了他的手?
圭賢不太明白,已經硬得又熱又脹的分身...是不想要了嗎?還是...?
 
疑愣中,圭賢輕柔的再把手往下帶,滑進兩腿間,試著撫摸厲旭想要的感覺,可這會手又被攔下了?
 
"厲旭,怎麼了?"
"我想你進來。"
"什,什麼。。。"
"。。。。。"羞著口,厲旭不好意思再說第二次,圭賢也不是沒聽清楚,只是...
"厲旭,這...這樣你會痛的。"
"不會。"
"可是..."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覺得痛。"
"那好吧。"這麼的,圭賢拉開抽屜拿出潤滑油和一只保險套,倒上些許塗抹在揚揚昂首的炙熱上,接著撕開保險套。
可這會厲旭又抓住他的手,對他說~"不要用這個。"
 
呵~愣著兩眼傻,圭賢心裡暗暗的苦笑著,面對厲旭今晚不太尋常的要求,圭賢真是愈來愈迷糊,愈來愈看不透。
不過雖然不知道厲旭在想什麼,但知道積滿渴望的身子,厲旭在等著~
 
跨進一腳,圭賢用膝蓋輕輕推開厲旭的雙腳,捧著炙熱頂在還沒有開軟的穴口,輕輕磨了磨,圭賢還是有點不放心,不敢沒入一分一寸,沒有愛撫來呵護的花莖,要是這麼進去,想必厲旭一定會很痛,可是...厲旭要他這做...
 
幾下揉揉蹭蹭後,把腰一挺,硬是闖進小小的穴口。
"啊~"厲旭忍不住撕叫了一聲,他想忍的,可這痛覺比自己預期的還要痛。
 
看著小臉蛋把眉間拉得死緊,圭賢不敢再多一寸沒入,挨著滿滿心疼的低下頭吮舔厲旭小咀裡的慌,等在厲旭微微顫喘的胸口慢慢平息後,輕柔細語問著
"還很痛嗎?"這麼問,雖然知道厲旭一定不會說痛。
是的,厲旭遙著頭,還對他扯了個微笑,雖然...眉間上還有微微的揪痕。
 
圭賢漸漸明白厲旭想要的感覺,慢慢的推著腰身,沒有小心的呵護,但也沒有失了溫柔,一寸一寸在擺動中埋入深處~
 
激情過後...
 
趴在床上厲旭側著臉龐,瞇垂的眼眸顯得十分憔悴,圭賢的唇夾著舌尖,輕柔的落在頸背上,滿滿寵溺一口一吻呵護著他的疼,抱起他到浴室,幫他沖水,幫他洗淨一身黏稠,幫他擦乾身子套上睡袍,每一舉一動都不失一分呵護的再抱著他回到棉床上...
比起平常,今晚的圭賢更體貼了些,整夜摟著他,一會兒親親額,一會兒摸摸臉夾,剝剝髮梢,撫撫背腰,愛不釋手的把他框在身邊。
靜靜的夜,貼著圭賢的胸膛,臉上,心裡,腦裡,這身子,厲旭都是滿足的~
 
日出的朝陽漸漸打亮室內的光線,棉床上的兩人還相靠著,厲旭依然還在圭賢的手抱裡。
到了中午,厲旭先睜開了眼,掀開被子退下床,輕手輕腳退開圭賢的身邊,靜靜走到衣櫃前換上輕便服。
回頭看一眼,圭賢還在睡著,睡得很熟很沉...
再看一眼,厲旭微微勾過一抹笑容後,拉著門悄悄跨離這間房。
 
隔著一小時後...
還躺在床上的圭賢,醒來看不著厲旭眼神有些慌,棉被一掀拖著凌凌湊湊的腳步到客廳找人。
 
"厲旭。"還沒走到客廳,就見厲旭站在廚房裡,拿著勺子攪拌鍋子裡不知道是什麼的食物。
"醒了,我煮了點粥,就快好了。"
"你怎麼起來了?"走到厲旭身旁,臉上圭賢掛有心疼的揪著眉頭說
"睡飽就起來了,很奇怪嗎?"
"你那兒還傷著呢,怎麼還到處走。"
"只是有一點痛而己,沒什麼。"
"別做了,到客廳去歇會吧。"看著厲旭毫不在意的繼續料理手邊的東西,圭賢有些過急的握住厲旭拿勺子的右手捥。
 
"你幹嘛,別大驚小怪的好不好。"咀巴說是這麼說,不過當他煮好粥準備兩手要端起鍋子時,看著圭賢馬上就湊來兩手搶著拿的緊張模樣,厲旭心裡可暖著了,雖然在身體上他確實不舒服,尤其是走到餐桌坐上椅子時...
小屁屁碰上硬邦邦的椅子,這眉頭一緊,這口痛藏不住~
 
"怎麼了,是不是很痛?"
"沒事。"
"椅子那麼硬,別坐那了~"
"啊?"
"來,坐我這裡吧!有我的兩條腿墊著就不痛了。"話說著,圭賢把手伸長長的翻過掌心,等著厲旭把手扣上。
 
小小一愣,厲旭沒有梢多一會的猶豫,臉掛羞澀的站起身默默扣上手掌,迎和圭賢牽著他拉到身邊,坐在大腿上。
"有沒有舒服點?"
"....."
"我們一起吃一碗。"
"....."
"我餵你吃。"
 
圭賢一句又一句添上的無限寵溺,聽得厲旭不止難為情,臉也僵得發麻~
雖然厲旭確實不喜歡圭賢把他當成小女子般柔弱的呵護著,但是現在他想賴著這分溫柔...
不,是昨夜...昨夜的纏棉,忍著痛想要的感覺就是這個了!
 
他知道的,他就知道~!
圭賢真的緊張多了,還有愛他的那個感覺比起平常更強烈許多。
自虐嗎?用身體換取多一分體貼,多一分的呵護,寵溺...
可是圭賢是愛他的,整個心思都只在他身上,不管,昨晚他見了誰。
 
"圭賢,待會五點我有課,要連上二個班,如果你有事要出去的話..."
"你還上班?怎麼不請假休息呢?"
"不行,我已經請很多次假了。"
"那就別做了,我可以照顧你。"
"喂,你把我當什麼了。"
"呃...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咀邊,厲旭吞嚥一口懸著話,想說,但說不出。
"旭,你別生氣,我只是怕你人不舒服。
"放心吧,我真的沒什麼,不過我要上到十點才下課,到時後你要是有事走不開跟我說一聲,我再自己搭車回來。"
"不用了,你開去吧,我沒什麼地方要去。"
 
微微瞥開的唇型,厲旭心裡依然有話懸在咀邊,但還是一樣說不出來,到了晚上厲旭開著自己的車到樂行上課去了,獨留圭賢一個人在家裡,在這同居的一個月日子裡,其實...
 
其實厲旭不是沒思考過,從出車禍到現在都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的圭賢,究竟是靠什麼生活?也不是沒想問他將來打算從事什麼工作?
不過身為男人,同是站在男人的心裡,男人的尊嚴,厲旭也只是放在心裡沒好意思多問。
 
是啊,圭賢靠什麼呢?
厲旭不知道,前些日子圭賢委託銀赫幫他賣掉了一層市值六憶(韓幣)的樓房,
不過在程序上,這筆錢遲遲尚未滙入帳戶,想做的事很多,每在厲旭教課的時後,圭賢同時也在忙著腳步~
今晚,等在厲旭出門之後,圭賢隨後也步出屋子,到街上攔了輛小黃車~
 
"他怎麼樣?"
 
坐上小黃車向司機告知目的的後,圭賢拿出手機撥打電話,向銀赫打探昨夜滲酒吞下安眠藥的浩恩是否安然無恙。
 
(沒什麼,雖然晚是晚了點,不過還是照常來公司。)
"下次再有這種情況,就直接叫救護車,不需要通知我。"
(啊,不是吧,昨晚我看你挺擔心他的,怎麼現在這麼冷漠。)
"他的事跟我無關。"
(呵~你確定真放得下?如果他真的出事呢?)
"話我不想再說第二次,我那層樓現在怎麼樣,不是有人下訂了嗎?怎麼到現在錢還沒過帳?"圭賢語氣掛冷的把話叉開,沒有心意也無謂去思考銀赫所假設的可能。
(六憶耶老兄,你以為只是幾千萬,沒有足夠的抵押銀行哪會乖乖交錢。怎麼,你急著用錢嗎?)
"我想買輛車代步。"
"那還不簡單,公司有幾部車子都是登記你的名字,我回去隨便開一輛出來給你不就成了。"
"我不拿公司的東西。"
"那怎麼辦,要不然...我這輛車先讓你開好了。"
"不用了,那筆錢能快就快吧,先這樣,掛線了。"語末,說掛線的圭賢就是不拖一秒按下結束鍵,將手機擱回褲袋裡。
 
搭著小黃車來到了某家機車行,這把月來總是靠著厲旭私人轎車代步的圭賢不想再依賴,在手頭可用的能力範圍內,向車行老闆買了一台普通的重型機車,騎著它逛了幾條街,最後在一間房仲營業店外停了下來。
 
解下安全帽,圭賢走到玻璃門窗前,抬頭由上至下掃看貼在門板上的各款房屋簡介的廣告紙。
已經有地方著落的他,登門來到房屋仲介行,是想看什麼房子呢?
 
"先生你好,請問您想找什麼類型的房子?要不要我向您介紹呢?"
"公寓,大樓,住屋平房或是店面都行,室內總坪數至少要60坪,格局我要看過屋子才能知道適不適合我需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