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手端的這杯決明子後,厲旭便拉上棉被躺著休息,對圭賢的回應他沒有任何需要去質疑的想法。
圭賢接下厲旭喝完的茶杯,在退出房間時順手拿走擱在桌上的手機~
不是怕厲旭查看他的手機,而且訊息也被他刪除了,只是他不想再有什麼聲音打擾到厲旭的休息。
至於剛才撒的謊,壓根沒想去的念頭,也無謂說出來讓厲旭多生滋味。
 
把杯子拿到廚房洗乾淨之後,再回到房間,圭賢拿了條長毛巾進到浴室裡洗澡,手機還是在他手上...
雖然浩恩不是一個死纏不放的性格,相處的三年裡,從來浩恩就不會依賴他,即使這次他又再搞失踪不告而別的搬離住所,浩恩也沒有急忙的追打電話急著要他說出去向。
 
但不知道為什麼,今晚這次圭賢感覺浩恩好像不會就這樣作罷,尤其是...他根本沒打算赴會。
 
滴滴,滴滴~~~!
 
果然,隔了一小時,手機來了通簡訊,相信不用看一定是浩恩了。
既然知道,那看不看呢?
才剛洗完澡來到床邊準備就寢的圭賢,翻過手機指著關機鍵,這是他第一個念頭,顯然這則簡訊圭賢沒有想看的意思,不過也沒有果斷的按下去,停在關機鍵上的手指還在猶豫著~
 
猶豫什麼呢?
圭賢無法給自己理出一個所以,他就是有那個感覺,今晚的浩恩不會只是像之前打打簡訊留句話,如此而已...
最悶的是,不一樣的浩恩,圭賢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就是這份不安穩讓他遲遲無法灑脫的關掉手機~
最後,圭賢把手機所有來電和訊息轉為靜音,並拿著它躺在床上,躺在厲旭身邊。
好讓自己能隨時掌握這個教他不放心的預感。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沒有再任何訊息,而圭賢也睡著了~
至於後來還有沒有簡訊?
 
一個翻身,變換睡覺姿勢的厲旭,慢慢撩開了雙眸,隱約中,感覺床上好像有什麼在微微振動?
 
什麼呢?
 
厲旭仔細的用身體去感覺這張平靜的棉床,也看了看周圍有什麼東西...
這時,圭賢掙了一下像作惡夢般的突然驚醒,這動作讓厲旭有些嚇到,想問問怎麼了,卻見圭賢轉過身子背對他,擺動的左手好像拿起了什麼?
 
是手機嗎?
 
眼看著圭賢的背身就要翻回來,厲旭這是馬上蓋下眼皮當自己還在入睡中。
不一會,圭賢摸摸他的臉,框進一隻手再貼近一些的摟著他,親了一下他的額頭,靜靜的這樣抱著他睡,沒有再任何動作...
 
厲旭沒有什麼猜想,就算是手機來電,也是很正常,對誰打來找圭賢,他不會想知道,只是...從來就不會把手機帶在身邊睡的圭賢...
 
來了,微微震動的感覺又來了...在這個深夜的時間點,到底是誰呢?
這時後,厲旭很難不犯起好奇,尤其是圭賢很小心的把手從他身上縮回去,放輕腳步唯恐擾醒他的帶著手機離開這間房...
隔著房,厲旭聽不見圭賢講電話的聲音,也沒有再看見圭賢回到房間,人是不是還待在客廳?還是出去了?
厲旭不知道...
 
---------------------------
 
(浩恩把安眠藥滲酒喝,剛才吐了一地,精神狀況很糟啊!我要送他去醫院,可是他怎麼都不肯,你來勸勸他吧!)
 
坐在計程車上,圭賢看著窗外,面容是沉重的,這沿路腦裡不斷複送十分鐘前銀赫打來的急電,他不想介入,但又甩不掉因他而起的責任,這步腳他踏了,趁著厲旭睡覺時後獨自去處理,去面對。
可以說是自己把事情想得簡單,所以選擇不說,也事實並不複雜,不過是把人送去醫院,或找個醫生去看看他,僅此罷了。
 
可不盡然的,來到酒吧後,兩種情況似乎都不在自己預設內?
浩恩已經走了,只剩銀赫還待在酒吧!?
 
"人呢?"納悶的,圭賢簡單落一聲問
"走了。"
"你不是說他情況很糟嗎?"
"本來是很糟,不過浩恩一聽到我打電話叫你來,就急著要走。"
"為什麼?"
"他說不想讓你看見他這個樣子。"
 
"......"
"我試過拉住他,叫他再等等說你馬上就要到了,不過他還是堅持要離開。"
"你怎麼不送他回去?"
"他不肯啊,我怎麼抓都被甩開了,別看他瘦瘦弱弱的樣子,力氣可大了。"
"走多久了。"
"幹嘛,你要追出去找他嗎?"
"打電話問問人到家了沒有。"
"哦...你還蠻關心他的嘛。"一邊,銀赫拿出手機撥打,一邊咀巴說著,
圭賢沒有回應這番話,也沒想去思考自己是因為擔心還是為了肯定是否脫下這個責任,當前他只希望浩恩什麼事都沒有。
 
不遠處,一面牆的裡邊站著一個男人,他拿起手機,咀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掛有滿足的按下來電通話鍵~
(喂,浩恩啊,我是銀赫。)
"嗯。"淡定的聲語,浩恩把音量放得很低很沉,靜靜隔在另一面牆,悄看圭賢的情緒變化。
(曹少要我打來問問你是不是安全到家了?)
"......"不出聲,浩恩引著銀赫自己來問。
(怎麼樣,你到家了沒?)
"沒有。"
(啊,還沒到家啊?)
"......"
(那你現在人在哪?)
"......"一樣的,浩恩還是不應話的擺著沉默聆聽。
 
(什麼,不知道?你...你看看附近有什麼明顯的地標,說個地點讓我們放心一下吧。)自應自答的銀赫對著不出聲的浩恩,這兩人之間似乎有著默契?
 
"繼續。"
(啥,你說什麼?你說清楚點啊,喂~~浩恩?呃...怎麼了,你又在吐了嗎?你到底在哪啊?)銀赫放大聲量,也加重口氣,一句一句把話說得愈來愈急口,惹著圭賢也起了浮燥,耐不住的搭進一句問(問他是自己開車還是坐車。)
(哦...浩恩,你...你是自己開車還是坐車啊?)
 
"走路。"
(啊?走路??那你走到哪了?)
"......"
(浩恩?怎麼不說話,你回答我呀!圭賢在這,你說說人在哪吧,他很擔心啊---)
 
咔~!
 
斷然的,浩恩手指一按,在銀赫這串話還未到尾的時後,不拖不擺的截止通話。
他探著頭,隔在一面牆給自己一小隙縫的視野,眼裡流露滿意,淡定的看著銀赫擺出沒擇的神態擺下拿手機的那隻手,接著再看到了圭賢很快的步走出酒吧,滿意的目光加了一分甜一股暖,他知道...那雙匆忙的腳步是為他。
 
圭賢,還是愛他的,對吧?
就算這個愛不像以前那麼深厚,或是對他流失了多少愛,但可以肯定的是~圭賢還是很關心他,牽掛他,擔心他。
 
"滿意了吧,讓你試出來了。"
"謝謝。"
"免了,我不是幫你,不過你說話可得算話。"
"你真不知道圭賢現在住在哪?"
"還不相信?"
"你能瞞一次,難保你不會再瞞第二次。"
"這次我真的不知道!他只告訴我要搬走,並沒有讓我知道他住哪,你要我怎麼說才肯信!"
 
"最好是這樣,要知道董娘找不到孫子的心情,你說你會有什麼樣的待遇。"
"你這是擺明威脅我嘛。"
"別說威脅這麼難聽,不過只是演演戲,這不違反你出賣朋友的底線吧!況且~現在景氣不好,每個月還可以抱個八百萬(韓幣)的高薪,你能不好好珍惜嗎?"
"什麼都讓你說了。"
"去看看他吧,記住~可別穿幫了。"
 
------------------------------
 
原本打算沿路尋找浩恩身影的圭賢,聽著隨後跟來的銀赫表示會在找到浩恩後通知他一聲,這才讓圭賢姑且暫時放下擔憂,先行離開。
 
沿路坐在小黃車上,他的思緒,他的心情,很複雜...
擔心在家睡覺的厲旭半夜醒來看不著他,也擔心用安眠藥和酒來折磨自己的浩恩,這是沒有過的情況,他能理解為何浩恩不讓他看見自己狼狽的模樣,向來都是這麼倔強冷情的人...
 
不否認在銀赫告知的那一刻...
是,他確實驚訝,也心愣了~
可是,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一切都過去了,他愛厲旭,厲旭也愛他,這不是過去,是現在,是現在他最想要,最重要,最不想錯過的人。
 
是,再想一次,再確認一次,他的答案,他的感覺,不會錯,不會錯...
 
 
午夜三點半。。。。
 
從外頭再回到家裡,圭賢牢牢的握著鑰匙,盡可能的不出半聲打開這道門,
不知道在臥房裡的厲旭,是不是還安安穩穩睡著?
圭賢腳步依然放得很輕,輕輕把門推進的瞧一眼,看見厲旭平靜的躺在床上,圭賢小小鬆了口氣,目光不離厲旭的悄悄換上睡袍,躺回他的身邊...
 
伸進的手臂再摟著,懷裡的溫熱更多了珍惜,也多了一份抱歉,沒想給自己找藉口,他只是想守護這份純真的愛,不讓任何人來打擾,或是介入他和厲旭生活在一起的空間。
 
接了電話沒有再回到房裡的人,而又再回到房裡的人,對看似平靜躺在床上的厲旭來說,這心思還能不能單純?
靜靜的靠在胸膛,兩眼閉鎖雙眸,厲旭沒有睜開眼看看再抱他入睡的圭賢,僅僅借著呼息默默感受圭賢的氣味...沒有香水,沒有酒氣,只有淡淡的菸草味,還有牢牢框抱的手力...
厲旭知道的,圭賢的雙手有著無法言喻的珍惜,也知道圭賢有著心事,更無法不知道圭賢是瞞著他短暫離開他身邊。
 
該問嗎?
厲旭不想...
因為在內心裡,厲旭已無法不得不假索,圭賢把手機帶在身邊睡覺是為了等待一通電話的事實。
 
是浩恩嗎?
是吧?
應該是的...
 
到底是不是?
其實,他只想聽見圭賢來告訴他,這通電話不是他心中所認定的那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