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得入眠的夜晚直至清晨六點,厲旭還是不敵腦子漸漸流失的氧氣,靠在圭賢暖暖胸膛上睡著了~
滿足的雙眸落在厲旭恬靜無暇的面容上,僅管眼皮愈來愈不爭氣的往下掉,圭賢還是貪著手裡的擁抱,親了親額頭撫撫臉夾摟著人再看一會,再一會...
 
午後二點。。。。。
 
早一小時先起床的圭賢,雖然還不足眠,卻也沒讓自己睡太久,簡單的搭了件衣服就出門,沒有交通工具代步,圭賢走了約一公里的路才找到了一間超市,他用很短的時間買完心中鎖定的物品,踩著快步速速趕回住所,擔心的就怕厲旭醒來後,一個人待著心情又起了不安穩~~
 
是的,到底還是個陌生的地方,這床...少了熟悉的依靠,一個小翻身,空抓的指掌中,在圭賢悄悄離開身邊半小時後,厲旭也醒了,睜著惺忪酸疲的雙眸,平坦的床鋪,不見的身影,他知道棉床上只剩自己還躺著。
 
圭賢呢?
 
厲旭沒有任何假想,整夜牽掛他心情的圭賢不會在這時後獨留他一個人~
只是圭賢人呢?是在客廳嗎?
 
掀開棉被想坐起身的他,腰骨惹來了一陣酸,也感覺到後庭隱隱在吃痛...
厲旭拉著眉頭揪忍這口痛,撐著雙手挪挪身子,讓自己舒服坐靠在床頭~
 
喘吐一口氣,眉間的皺痕還未鬆開,比起第一次,下體的酸疼要強烈了些...
莫怪圭賢忍下慾望一再叮嚀,就怕他像現在這樣連坐著都難受,是吧!
不過...有什麼關係呢?再痛,也是圭賢愛他的印記,扎在身體的痛覺就好像圭賢的愛也扎在裡邊,每扯一次痛就會感受到圭賢是怎麼用身體來愛他...
 
微微的,厲旭咀角勾起了一抹很淺很淡的甜意,靜靜的靠著床頭,在隱隱揪疼的知覺中想著昨夜的纏棉~
 
這不是自虐,他只是想要更多更深刻的感覺撐住勇氣,好讓自己不懼將來好壞和圭賢一起走下去。
 
框啷~~
 
外頭傳來打轉的鑰匙聲?!原來,圭賢是出去了...
什麼時後出去的?而又去哪呢?
下意識浮起的問號,厲旭沒有問的念頭,趕緊的移著身子平躺下來,拉上棉被瞌上眼,佯裝自己還沒睡醒的狀態。
 
是打算嚇嚇圭賢嗎?
也算是的吧~!
他就想看看圭賢會有什麼動作,在還不著清醒的意識下。~
 
十幾分鐘後...裹著棉被瞥閉雙眸,除了聽見一次輕轉門把的聲音外,到現在厲旭還沒等到圭賢進來?
在幹嘛呢?
厲旭等著有些悶,很想乾脆就下床出去看看...
不過他還是想知道自己在睡覺時後,圭賢會悄悄做些什麼?
 
才在想著,就傳來房門微微拉開的聲音,厲旭放輕呼吸,細細聽著圭賢的腳步聲...
靜在黑矇矇的視野裡,漸漸~聞到圭賢的氣息,厲旭知道圭賢就在他身邊,床頭落下擺放的聲音,不知道圭賢放了什麼東西?
一會,圭賢撥著他的頭髮,在他額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又一會,圭賢的氣息不見了?
走開了嗎?還是退出房間了?
 
厲旭很想偷瞄一眼,不過在這時,他感覺到那股暖暖氣息又回來了,淡淡的吹彿在他臉上,而床緣上的軟墊貌似微微凹了陷,是圭賢坐在床邊上嗎?
再次來到身旁的他,會做什麼呢?
厲旭有著期待~
但是...圭賢沒有再任何動作了?
框在不著畫面的視野裡,忍過幾分鐘後,厲旭再也奈不住的微微撩開了眼簾,他很想知道就在身邊的圭賢,到底在做什麼呢?
 
在睜瞥的縫隙裡,厲旭看見圭賢撐著一隻手擱在床邊上,掌托下巴架著臉上那雙泛滿寵溺的深遂對著他看...
赤裸的雙眸落在眼前,這讓沒有防備的厲旭下意識驚了一眼,睜著兩眼又僵又愣的問~"你...你在看什麼?"
"看你睡覺的樣子。"溫容的笑容,溫柔的語氣,並帶雙手圭賢溫柔的扶起厲旭靠坐在床頭前
"知不知道你睡覺的樣子很可愛,很甜,很美。"
 
這話聽著,不禁讓厲旭臉上悶起了一陣燒,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來,把這杯喝下。"
"這是?"
"決明子麥茶。"
"哦。"陷在圭賢這份體貼中,厲旭很聽話的接過杯子,沒有思考沒有疑慮的喝著手端的這杯茶。
至於...這茶做什麼用?為什麼要他喝?
厲旭只知道圭賢不會害他。
 
"我加了一點點糖,喝著就不會有苦澀的口感,這種茶對你身體有益,晚上我再泡一杯給你,多喝幾次你那兒就不會那麼痛了。"
 
原來...圭賢是特地...
呵~
厲旭心笑著,雖然有那麼點難為情,他就知道...就知道這份信任不會錯。
 
安靜的把茶喝完後,厲旭有點難為情的將杯子交還給圭賢。
 
"再歇會吧,晚上七點我再叫你起床。"
"我不想睡了。"
"那我扶你去客廳看電視?"話一溜,圭賢即是把手撐進厲旭的兩臂內,不過這動作讓厲旭僵了臉,也僵住身子。
"怎麼了?"滿懷呵護的心,圭賢沒有驚覺僵了把臉的厲旭是在向他訴求什麼。
"你...你能不能別把我當病人?"
 
"呃,SORRY~我只是..."尲尬的,自顧著只想照顧的心意,才知道自己過了尺忽略了厲旭的感受,圭賢趕緊徹回雙手,雖然他還是不放心。
 
走到客廳,圭賢一直跟在身後,看厲旭撐著身子有些吃力的模樣,圭賢這雙手又忍不住了.....
 
"沒事吧?"
 
視著眼前圭賢又再伸過來的雙手,擺僵的面容比起剛剛,厲旭更悶了!
 
"你要是再...以後我們都不要..."
"別生氣,我不會了。你,你慢慢看吧,我不吵你了。"
 
厲旭悶,圭賢何嚐不悶呢,他只是想盡點責任,怎麼說都是他把厲旭給弄疼了,是不?
 
小嘆一息,無奈這份呵護反成拙,圭賢吞回胸口的悶,不多打擾的默默轉了個身,默默朝那廚房走去~
 
圭賢走得悶,厲旭知道的,其實他也不想這樣潑一灘水澆冷圭賢的心意,可他就是受不了圭賢整個把他當成病人,甚至是...像在照顧一個剛生完孩的女人似的!
天,他這麼個男人,哪吃得起這種呵護呢~!
 
不一會,耳邊聽似從廚房傳來雜落的聲音,有水聲,有塑膠袋解開的聲音,圭賢在幹嘛呢?不會是在作菜吧?!
 
才這麼想,廚房隨即爆出一聲鐵制物品摔至地面鏘鏘作響的聲音!!
趕緊的,厲旭起身前去瞧看究竟~
 
來到廚房口,看見圭賢拿著手機用衣服的下擺在擦拭,而地上有一只炒菜鍋,還有鍋鏟...
 
"你,你在幹嘛?"
"呵~~本來想作菜的,想到昨晚你說想看我穿圍裙炒菜的樣子,想說自拍一張給你看,結果沒拿好手滑了,為了接住手機,連鍋子也....."
"......"
"不過不要緊,我還沒開始作,東西都沒摔壞。"
"你怎麼樣?"
"我?"
"有沒有砸到腳?"
"沒,我閃得可快了!"
"你想做什麼炒,我幫你吧。"厲旭彎下腰,拿起落在地面的鍋子和鍋鏟。
"好...好啊。"圭賢就好像等到救星似的,傻呼呼說著好,也事實動手作菜對他來說,還真是個難題。
"做什麼?"
"什麼?"
"我問你想做什麼菜!"
"哦,就.....炒飯。"
"只有炒飯嗎?"
"我...只會做這個,所以..."
 
厲旭沒有再問,放眼看了看圭賢擺在桌上準備好的食材,默默心想...剛剛從外頭回來的圭賢,出去就是為了買這些東西嗎?
該怎麼說出對圭賢這份心意湧上的滿足呢~
臉上,厲旭泛滿了甜,還有微微的笑靨。
 
接下來的幾天,圭賢就像是個時光旅行者,每一個小時每一天都在實踐心中所渴望的景色~
牽著厲旭在海邊夕陽漫步,在海灘上戲水,
牽著厲旭無懼旁人目光的逛大街,
牽著厲旭走進電影院,埋在悠黑的空間裡享受沒人打擾的甜蜜,
牽著厲旭一起登山,不過...只是小山,因為厲旭怕高...
雖然和預想中的背景有些落差,但對圭賢來說,爬什麼山都好,最重要的是和厲旭一起!
 
到了山頂,圭賢從背包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小旗子,目掃遠方找著一幅好風景將旗子插上~
看著圭賢手裡拿的那把小旗子,厲旭愣愣的呆在原地有些傻眼,因為旗子上不但印有他和圭賢的名字,還印上My Love Forver這串單字。
 
"厲旭,來~過來這拍照。"
"你,這旗子你找人做的?"
"是啊。"
"......"
"這就是我們的山,以後有空我們就再上來就會看見它,旭...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
"我知道。"
"嗯?說說,我想知道是不是和我一樣。"
"就像看見.....我們的愛。"
"呵~~來,我們多拍幾張,每個角度都拍一個!"
 
這說說完,圭賢勾拉著厲旭站在旗子旁邊,中間,後面,用手機連拍下很多不同背景的照片,直到滿足想要的每一幅畫之後,圭賢拿著手機退幾步的站在厲旭前頭,說了聲~"厲旭,看這!"
 
咔嚓!
 
第一張,厲旭有些反應不及,在把頭抬起時,圭賢很快的就按下快門。
第二張,圭賢喊著,要他笑笑,厲旭微笑著...
第三張,圭賢要他笑得開心一點,說想拍下他笑起來像一顆愛心的唇型。
 
像愛心的唇型?
呵~~不禁,厲旭會心笑了一下,從來他就沒留意過自己的咀巴是什麼形狀。
 
第四張,圭賢說,要他擺擺POSS,厲旭不知道該擺什麼好,隨性的比了個YA!
第五張,圭賢擱下手機,拼著兩掌比了一個心型,臉上還拉出燦爛的笑容,示範動作給厲旭看,要他一會也做出這樣姿勢,不過厲旭...
 
"圭賢,你別動!"
"嗯!?"
趕緊的,厲旭拿出自己的手機,要圭賢保持這個動作,這個笑容...
圭賢看懂了,對著厲旭手拿的機子,把笑容放得很自然,很寵溺,帶上愛心手勢寵溺的對鏡頭笑著~
 
這一張,在拍下之後,瑩幕擱滯的畫面,厲旭的目光也停滯著,圭賢的樣子,那雙眸,那份情...很深,很濃...
 
抬起頭再看看眼前臉上流露滿足幸福的圭賢,還有山外一望無邊寬廣遼闊高山景色,在這一刻裡,厲旭覺得自己好像身居世外桃園,沒有壓力,沒有煩憂...
但這不是夢,臉上的冰冷,是踏踏實實迎面吹拂而來的寒風,雖然凍著,可他一點都不覺得冷,因為...
 
"圭賢。"跨著走幾步,厲旭上前一擁,埋首貼臉的抱著圭賢。
"厲旭,怎麼了?"
"沒事,有點冷。"
"那別再待在這了,我們下山去吧。"
"不,我想看夕陽。"
"可是...山上的風愈晚會愈冷。"
"那你就把我抱緊一點.....我就不冷了。"
這話聽著,圭賢的心也好暖,好暖...
搭著兩肩圭賢微微撐開靠在懷裡的厲旭,捧著雙手撫撫他的臉~
"厲旭..."輕輕一聲呼~圭賢愛著,棲上那口小咀,貪著.....
 
夕陽西下。。。
 
厲旭靠在圭賢暖暖的胸懷,遠遠望著日落的夕陽光,當圭賢要拿出手機拍下眼前的景色時,厲旭拉下了圭賢的手,對他說了句~"別拍了。"
"嗯?"
"我要把它印在我記憶裡。"
 
就是這麼一句,再看看眼前看看身邊的他,圭賢把手機擱回口袋,學著厲旭將心中夢想的畫牢牢記在腦海裡。
 
晚上,在吃過飯回到家,體力和精神都感到疲此的厲旭,洗完熱水澡後就懶懶的趴向棉床,他真累著,平日就少有運動的他,這還是生平第一次爬山呢~。
見厲旭看似想要睡覺的模樣,圭賢馬上到廚房將泡好的決明子端來給厲旭喝。
"把這喝了再睡吧。"
厲旭雖然不想動,不過圭賢這份體貼,這心還是很享受。
 
滴滴滴,滴滴滴~~!
 
耳邊,傳來二次清細的響玲,兩人都朝著是桌上看去,知道那聲音是圭賢手機的簡訊提示聲,但是圭賢沒意思去理會。
其實,圭賢常常這樣,不管是來電還是簡訊,接不接都在他個人當下的意願,有時手機拿了就接,有時不接,也少有回電的動作~
 
"這茶我自己喝就行了,去看看手機吧,說不定是銀赫有急事找你。"
 
有時像這樣,只要是厲旭叫他接,圭賢幾乎都會順著他的意思去看看,去回應。
 
(圭賢,你能來一趟嗎?我在異度酒吧等你。   恩 )
 
看著瑩幕上亮出的字串,圭賢擺那平淡的眼神,平淡看過,平淡的將簡訊刪除,平淡的把手機放回桌上。
 
"是銀赫找你嗎?"
"沒什麼,只是一通廣告簡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