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劃破了黑夜的幽靜,也劃破了厲旭纏棉的美夢,守不住的夢境,這雙眸厲旭不想睜開,雖然腦子的意識漸漸清晰了,但泡在夢裡的懷抱他還捨不得鬆開,而圭賢的氣息,身上的體溫好像都還圍在他身邊,似乎沒有跟著夢離開?
 
難道是自己還在作夢嗎?
 
疑愣中,厲旭縮了縮在夢裡擁著圭賢沒移開的手掌,慢慢撩開眼皮...
 
(圭賢...)
 
真是圭賢?他就在躺在圭賢身邊?怎麼會...
他怎麼會在這裡?這不是夢嗎?
 
糊了,厲旭腦海裡的畫面全都糊了,到底哪一幅才是真的?
近在眸前,他的手還貼放在圭賢的胸口上,圭賢的手還握著他…
這是真實的,圭賢像在夢裡一樣抱著他睡,那麼在夢裡和圭賢是?
 
厲旭暗暗使些力氣縮緊後庭,試著圭賢曾告訴過他的感覺,只要有做過,他那兒就會...
這麼試,厲旭確實有微微酸痛的知覺,以為醉在夢裡的纏棉原來是真實的,他和圭賢真的做了!?
 
從認定的失去到此刻擁有,這一夜間扭轉的緣份,厲旭覺得好不踏實,
雖然他確實很渴望能像在夢裡一樣,可是...那不應該發生的,對嗎?
圭賢有可能還愛著那個人,也可能已經復合,圭賢已經決定回去了,不是嗎?
 
清醒後的厲旭,思緒很快的又被理智給困住,同樣的問題,同樣的癥結,再次陷進想愛不能愛,想走卻捨不得的掙扎中。
他不敢亂動,怕吵醒圭賢,靜靜的躺在身邊,看著自己被包覆在手裡的他的手,圭賢的掌溫,兩掌相疊的貼靠,厲旭很清楚,這隻手他一點也不想抽回,他還想多貪一會,想知道等在圭賢醒來後會怎麼面對他,尤其是耳邊傳來的門鈴這一響......
 
圭賢醒了,在兩眼還未睜開前,柔柔的輕握厲旭那只小手,像在確認般感受著還在他身邊的人,還擁有的溫暖。
 
鈴~~
 
恰巧又不巧的門鈴聲,擾散了圭賢眼裡的柔情,停滯不動的目光,外頭站著哪位不速之客,圭賢心裡有數。
 
安靜著,圭賢眸裡又抹上了柔情~
輕輕的,撥撥厲旭的髮梢。。。
輕輕的,摸撫厲旭的臉龐。。。
輕輕的,在厲旭額上親一下。。。
輕輕的,加了些力,把放在厲旭腰背上的手摟得更牢靠一些。。。
 
鈴~鈴~~~
 
門鈴又響了,圭賢沒有任何反應,目光依然不離厲旭,似乎沒打算理會門外的人!?
 
身邊~沉睡的小臉蛋,圭賢的雙眸不只流著滿滿柔情,也掛滿了寵溺~
 
(圭賢,我好想你。)
(圭賢,為什麼你不來找我?)
(圭賢,我不想離開你,下次別讓我再離開你,好不好...)
 
腦海裡,圭賢默默惦著昨晚和厲旭相愛的時後,那一句句真情流露的話語,
醉酒脫出口的話,厲旭會不會記得?他不知道,但相信酒後吐真言的心理反應,厲旭是愛他的,一直都想著他,在等他。
 
鈴~~~
 
門鈴又再打響,這是意料中,圭賢一點也不慌,他只怕吵醒了厲旭,也不想壞了此刻的甜蜜,再看看厲旭沉睡的臉蛋,圭賢那雙寵溺的雙眸愈見濃郁,流出的每道目光都是愛,想吻吻那口小咀,讓厲旭感受從他心頭吐露的愛~
 
這樣想著,圭賢情不自禁的慢慢棲上雙唇,輕輕吻觸那片柔軟,親一下貼一吻,小探舌尖柔柔的溜入唇縫裡,在厲旭沉睡的時後,靜靜的貪著...
 
微微翻動的小舌,厲旭沒有抗拒的迎和,這讓圭賢吻得更深入了,在他知道厲旭已經清醒的時刻,愛在心裡滾滾翻騰,一湧一湧湧上心頭,陷在這口滿足中,圭賢愈吻愈失控,摟著厲旭後腰緊緊的抱著吻~
 
然而這會,厲旭莫名的把吻瞥開了,雙手抵在他的胸口,茫然的看著他~
 
"厲旭..."輕輕喚著,圭賢把手提到厲旭的臉夾邊,想再吻回時,厲旭不只把咀避開了,也推離了他的貼靠,掀開被子無懼一身光裸的退下床。
"怎麼了?"愣看厲旭起身慌愣的模樣,圭賢也跟著坐起身子,伸長手將厲旭拉回床邊,問著~。
 
怎麼了?
是啊,自己到底怎麼了?
他是想要的,二個月了,厲旭確實很想再感受圭賢用吻愛著他的感覺,可是他怕,怕自己欠了考慮做出錯誤的選擇,怕盲目誤了事,怕盲目換得一場笑話,一場空。
 
"厲旭,有什麼事你說出來,或是想問我什麼都行。"
"....."
"我不會騙你,但是你不說,我就什麼都不知道。"
"我的衣服呢?"厲旭側身轉過臉對著圭賢,不帶任何情緒淡淡的問,壓根沒想回應圭賢所問的話。
"厲旭。"圭賢很傻眼,不知道厲旭想做什麼?
"我的衣服呢!"執意的,厲旭再一次問
"先穿我的吧,昨晚你喝醉吐了幾次,你那套衣服已經酸臭了。"圭賢回答的很耐悶,厲旭反差的起落情緒,他真是看不明。
 
話一聽完,厲旭馬上走到衣櫃,隨便取了件T恤套上~
唯恐厲旭打著要離開的心意,圭賢趕緊跟著到衣櫃也給自己拿了衣服穿,厲旭動作很快,甚至連內褲都省了,打緊速度的在圭賢還沒穿好之前,草草拉上褲鏈就邁腳,快步走到門口前,握那拿把往裡拉開。
 
愣!
 
落在開門的那一刻,出現在外頭的浩恩,握著門把的厲旭,和站在身後的圭賢,彼此都各自掛著驚愣的眼神。
 
圭賢是驚了一下,以為不再打響的門鈴,沒想到人還沒走!
而厲旭,僅僅只有愣過三秒,眼裡就犯起心虛,愣愣的徹開目光,避開與那個人四目對視...
為什麼要心虛?他不是第三者,更無意去做第三者,可是他卻成了對方眼裡的第三者,這心裡所反應的滋味讓厲旭感到很無辜,很無奈,很難堪。
 
看著面前厲旭這張陌生的面容,再對著圭賢望一眼,不論這雙眼還是心裡邊,浩恩都很複雜,框著傻眼愣眸,再看一次眼前的男人,再望一眼他的至愛,浩恩擰起了愁眸像是等求著圭賢來告訴他。可沒想到圭賢開口第一句竟是對他說...
 
"你來做什麼?!"
"我..."啞著口,浩恩心好傻,圭賢完全沒有看見他眼裡的傷~~"我...我想找你吃飯,按了門鈴沒人開,我還以為你不在。"
"回去吧。"
 
話對到這,夾在兩人中間的厲旭,僵著一臉尲尬,邁出一腳,他想走!不想再待著來讓人礙眼~
 
但是圭賢把他攔下他,從身後扣住他的手,不讓他再踩一步。
這手抓厲旭沒敢吭聲,怕說錯話,怕挑起話...
 
"圭賢,他是.....?"
 
就是這話...就是厲旭最怕面對的,他不想聽見圭賢怎麼來介紹他。
 
"他是我朋友。"
 
這聲朋友厲旭心笑了,好像是預料中,是啊...這是他能感覺到的答案,一點都不意外,不意外...
吞下咀裡的酸澀,厲旭隱隱浮起淡然自慰的一抹笑。
 
"我們有點誤會需要解決,我想你在這不是挺方便。"
"好吧,那不打擾了,我再電話找你。"
 
浩恩走了,撐著看似沒有多疑的神色安份離開,至於心裡會怎麼猜想?
圭賢不管那麼多,當前他只想打發浩恩。
當然~相信這樣的說辭,想必厲旭對他更沒有信心,但沒辦法,為顧全不必要的麻煩,他只能這麼說。
 
"你可以把手放下了嗎?"淡漠一聲,厲旭不氣不怒的說,就連掙脫的動作也沒有。
"厲旭,我知道你很失望,我不該說我們只是朋友。"
"怎麼會,你說是,我們就是。"
"但我們不是的。"
"你說什麼都行,我要走了,你別再抓著我。"
"我不會讓你就這麼走。記得嗎?昨晚你說的話,你叫我不要讓你離開。"
 
厲旭聽著心頭好掙扎,他不想走,他確實不想走。
 
"厲旭...告訴我,你心裡在想什麼?"帶上這話,圭賢拉著手,把厲旭拉進懷裡用雙手牢牢靠靠的抱著他。
 
鎖在圭賢的懷裡厲旭身子蹦得好緊,微微顫抖的雙唇,他是有好多話想問,但壓在胸口上哽滿的淚氣,他怕關不住,他不想這麼脆弱的在圭賢面前敗露。
 
"我想回去。"無法無視呈在眼前的現實問題,厲旭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我答應的,我不會再讓你走。"
"你也說過不會勉強我做任何事。"
"厲旭..."
 
答應的,他不會食言,說過的話,又怎會忘了呢,懷裡的人兒,再難捨圭賢還是把手鬆開了,莫奈的看著厲旭消失在他眼前...
 
走了,這雙腳又再次違背心意的踏出去了~
後悔嗎?
是,他是後悔了,從退離圭賢懷抱的那一刻,感覺自己就像拖著空殼行走,沒了踏實,沒了溫暖...
 
為什麼!為什麼就不能傻一點?
為什麼圭賢還是讓他走?
為什麼要介意?
明明不想走,明明就愛著,明明就想不顧一切...
為什麼還有那麼顧忌?還有那麼多理智!
 
反覆的糾結,連自己都感到無力,感到生氣,該怎麼做?可以怎麼做?怎麼做才是對的,才不會錯?
想要的,害怕的,渴望的,擔心的,到底哪個才是自己最大的糾結點!
天~厲旭好亂,他真是一點也掌不住思想,
可是,他知道的,圭賢是愛他的,他也愛圭賢,厲旭知道的...
為什麼...為什麼圭賢就不能把他看得更透澈一點?
 
是嗎?
因為圭賢沒有看得透澈?才讓厲旭一個人困在游不出的漩渦裡?
 
楚在原地,目送厲旭執意的離開,已經消失了幾分鐘,掛在臉上圭賢那抹深遂還未擱捨眸裡殘留的背影...
提起左手豎在自己眼前,微微閃爍的光澤,難以擺脫的枷鎖,多少次圭賢都不忘提醒自己,如果可以愛得野蠻,圭賢何嚐不想?
但他要拿什麼來理直氣壯?
 
----------------------------
 
午後。。。二點半。。。
 
"你好,我想找六樓A棟,一位叫金厲旭的男孩子。"
"六樓啊,A棟...你等等,我打內線看看他在不在。"
"謝謝,麻煩你了。"
 
肩背一只約有八十公分長的大背包,手提行李袋,圭賢帶著厚重的行李來到厲旭住所大樓,在向管理室詢問過後退著二步,安安份份靜靜的等候。
厲旭會不會下樓見他,圭賢沒把握,他只是想在離開前不留遺憾再見厲旭一次。
 
十分鐘後,厲旭下來了,走向管理室,愣愣的看著圭賢手提的,肩上扛的...
 
(要走了嗎?)幾步腳的距離,厲旭走得很慢,很沉重。
 
"厲旭,看見你肯來見我,真的很開心。"
"....."
"我要走了,之後不會再住在那裡。"
"你說過了。"
"是,是昨天說過了。"
"那你還來做什麼?早上要說的,我們也都說了。"
"但是有句話,我漏掉了。"
"什?"
"我不知道這樣好不好,但是如果不說,我會一直掛著遺憾。"
"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