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下的心,厲旭再次來到圭賢居住的大樓,想給自己一個機會讓圭賢告訴他...
但在搭上13樓時,才跨出電梯就聽見圭賢和醫院那位男人的對話?!
厲旭不敢現身,趕緊走到樓梯口躲著,他並不想這麼偷聽,可是他很想知道圭賢會說些什麼,對那個男人是不是還有感情,甚至...是不是還愛著?
 
"電話已經給你了,有什麼事電話說就好,不用親自來。"和在醫院一樣的,圭賢依舊用那冷情冷語的口氣相待。
"如果我說是因為想你,想見你,這個理由可以嗎?"找了一年,等了一年,總算才找到的人,僅僅翻過一夜,浩恩已等不及想再看見圭賢,他真的擔心,怕圭賢又再像以前一樣躲著他不見。
 
"現在看見了,你可以走了。"
"圭賢,你就讓我陪你一會,這一年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
"但是我沒心情,也沒話跟你說。"
"你又喝了很多酒?"
 
唇角上,圭賢完全沒有想吭聲的扯動,他真是沒心情,才擁有的愛,才擁有的人,才要開始作的夢,不過才離開了二小時...起落間,圭賢也一樣來不及消化失去的事實。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心情不好就喝酒。"
"回去吧!"不想再聽著浩恩提起這些叫他想一次就多一次悔的過去,圭賢冷冷落一句把話打住,也打住哽在咀裡他不想再拖出的無情。
"好,我走,等你心情好一點,我再來找你,這樣可以嗎?"
 
圭賢沒有再回應,而浩恩也離開了,等著電梯關上之後,厲旭才從樓梯口走了出來~
 
看著那男人掛滿黯然的愁容,厲旭的臉也愁了,能感覺這個男人對圭賢還有著很深的感情,但是圭賢...
厲旭內心有份抱歉,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存在才讓圭賢變了心負了情?
這男人,還會再來找圭賢嗎?而圭賢還會不會依然擺著冷漠對待他?
 
站在屋外,厲旭對著門板猶豫了很久,沒有預算的情況,沒料想會看見的人,沒思考過的癥結,這道門鈴按與不按厲旭很掙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雙手他連提起來的衝動都沒有。
其實厲旭是知道在他心裡早已經打消了找圭賢的念頭,還待著是因為他還捨不得,隔著一扇門,圭賢離他很近,他想多待一會感受這份距離,貪著圭賢就僅僅離他幾步遠的感覺。
 
打消的念頭厲旭默默離開了,而這一別轉眼已過十五天...
 
扛著思念,厲旭就這麼茫茫然然度過了十五天,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點,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他還是如常到樂行教課,在阿姨每晚為炯植送上飯盒的那幾天,阿姨總會嘮著要他去醫院看看炯植。
他是應該去的,即使不成戀人,這十年同在屋簷下也算是半個親人了,在情在理這份關心不能少。
 
可這雙腳厲旭還是跨不出去,他不想去,他不知道要跟小植說些什麼話,也不想看見那個女人,這麼一天拖著一天,直到炯植將要出院的前一晚阿姨才告訴他,出院後炯植不會住在家裡了!?
 
這消息,確實讓厲旭有些錯愕了,這是炯植特地避開他的安排嗎?還是已經選擇和那個女人生活在一起?
 
來到病房外,這扇門一開,靠躺在病床的小植,亮出驚異的目光看著他...
厲旭默默收進小植那張愣傻的模樣,還有那雙殷切的眼神,以及下一刻丟給坐在床邊女人的眼色,這一連串所流露的自然反應,厲旭能感受到自己在小植心中還存有的份量。
 
那女人--寶娜走了,臉上沒有委屈沒有不甘,聽話的她,順著小植眼神上的意指,安安份份的離開這間病房。
 
當下,厲旭有二種想法...
一種...眼前的他倆,不論是互動上還是眼神,都是那麼和諧,都是過去他和小植所沒有的默契。
而另一份想法...
如此和諧的互動,是不是表示著他倆已經面對彼此的愛了呢?那麼他和小植...
 
"對不起,讓你受驚了。"
"什麼?"
"寶娜對你做的事,我代她向你道歉,她已經知道錯了,能不能看在我們多年情義的份上,原諒她嗎?"
"她存心害我,找二個男人來搞我,你不但沒怪她,還幫她說話?"
"我知道這件事很荒唐,也很感謝那位救你的人,讓寶娜沒有鑄成大錯,可是這一切我有責任。"
"....."
"若不是我無視她的感受,她也不會被愛沖昏頭,把情緒和怨恨轉放在你身上,對你做出報復...這是我的錯。"
"所以現在你知道了?決定不再無視她了,是嗎?"
"....."
"真好,做錯事不但不需要負上責任,還有個愛人為自己扛下這個錯,呵~我該說什麼?說我認了,還是恭喜你們,祝你們幸福?"
"厲旭,對不起,我---"
"我不需要!不是你幹的,這個對不起,收回去吧!"
"厲旭..."
"其實我應該感謝你,是你讓我肯定了我們之間存在的是情還是愛。"
"你還是覺得我對你是出於兄弟情?"
"難道不是嗎?我們都一樣,都不想承認自己愛錯了!知不知道剛才我一進來看見你們,別說是恨意還是不甘心,我心裡連一點吃醋的感覺都沒有!"
 
"怎麼你就是不相信我對你付出的感情?"
"我們是有感情,但不是愛情,你和那個女人才是愛情,你明白嗎?是我們一直都搞錯了!"
"難道你都不遺憾嗎?"
"你用不擔心我怎麼想,好好跟你的女人過著日子吧!我走了,你好好保重。"語末,厲旭擺下了目光小嘆一息,轉身不再回頭的走出了這間病房~
 
無法否認已成的事實教自己失了立場,也自知再說什麼解釋什麼都是多餘。
然而~看著厲旭不帶半點留戀的離開,炯植心中怎麼會少了遺憾呢?
再問一次,是不是因為心裡有了別的男人厲旭才會走得如此潚灑?
還是問問自己是不是真的愛著厲旭?
 
似乎...都已經沒有意義。
 
離開醫院後的厲旭,是否真如炯植所感受的沒有一絲不捨?
可不盡然。
從跨離病房的那一腳,厲旭走得很快,直到步出醫院大門之後才慢下腳步,他需要冷靜,需要一個沒有任何人的四周,默默調適在他意料之外的滋味...
雖然在認定上,他和炯植已算是分了手,也沒有可能再走下去,可是真到了劃下句點的時後,心頭卻有著莫名的揪痛。
 
痛?
 
其實他根本沒有資格喊痛,自己何嚐不也一樣把心交給了別人,而且不止是心,還是整個人...
他把整個心整個人都交給圭賢,可是圭賢...
 
十五天了,圭賢沒有任何挽留的動作,就連一通電話甚至是簡訊都沒有給他,是不是...圭賢已經把他忘了?放棄了?和那個男人重溫舊愛?
 
這是有多活該的結果!
放下了炯植,又離開了圭賢,愛與被愛全都在自己選擇中流失...
 
(圭賢,你知道嗎?我很想你,也很想恨你,為什麼你要出現在我的生活,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的過去,為什麼不留住我,為什麼說愛我又不來找我---)
 
很多的為什麼厲旭都想知道,可是這雙腳是自己踏出來,他根本沒有勇氣去問,只敢拿著手機把話寫在撥不出手的簡訊空間裡,發洩他無法傾訴也解不開的痛楚。
 
(圭賢,不要讓我恨你好嗎...我不想...)這刻,承不住愛與恨攪和在心頭的情緒,厲旭再次提上右手指劃著手機瑩幕,在哽咽牽出的顫抖中寫上他最害怕最不想有的念頭。
 
--------------------------
 
一個多月後的某一天...
 
鈴~~鈴~~
 
"嗯..."
"嗯?打給你呢,一聲哥都不會叫嗎?"
"哥。"
"怎麼了你,每次打給你都不見你精神?"
"剛起床不想說話而已,我哪沒精神了。"
"別讓我說中,阿姨說你這陣子在家都一天吭不到五句,怎麼你還沒放下嗎?"
"你說什麼呢。"
"說什麼?那就問問你自己為什麼把自己搞得像自閉症一樣。"
"我又怎麼了,不就是不想說話這都錯了!?"
"不是錯,是不對勁,每天上班下班哪都不去就只會窩在房間,約你出去盡說沒空沒心情,就算是失戀,都二個月了,還不夠你傷心嗎?"
"我懶得跟你說。"希澈句句剝開心思直戳的話語,聽得厲旭不禁起了煩燥,耐不住的他乾脆直接按上了關閉鍵,不聽也不等哥哥再來一句嘮叼。
 
厲旭豈止不想聽,心裡更是抗拒任何試圖來開解他的人。
他不需要,自己是什麼想法什麼心情,沒有人會比他更清楚!
心痛著,不要緊。孤單著,他不在乎...
愛就是愛上了,就算是把自己框鎖在傷痛中,也都是自找的!
擱在內心僅剩的堅持是什麼?
 
等待嗎?
等著圭賢有一天會來找他?
厲旭不敢想,他只知道他就是放不下...
 
鈴~鈴~鈴鈴鈴鈴鈴~~
 
切斷通話後,沒意外的...被厲旭這麼失禮掛了電話,希澈馬上追來擾人的連環CALL,不過這並未讓厲旭惹腦,擱下手機壓根沒想理會的走到衣櫃前,淡定的換上一會他準備要到樂行教課的穿著。
 
上班。。。
下班。。。
 
一天又度過了大半,可這天厲旭沒有像平日直接返家,沿路在停駛的紅綠燈上目掃前方整列高掛的招牌,隨性挑選他所感興趣的商店,停下車子,走走逛逛~~
 
也許吧,哥哥的話多少還是激到他了,想證明自己不是只會窩在家裡,更不是犯了什麼自閉症,沒有圭賢生活還是一樣的過,即使...他還痛著,也愛著。
 
返家的路上,駕駛座的旁位擺著一袋袋厲旭用金錢來發洩的煩悶,幾套衣服,幾雙鞋子,皮夾,袋子,看到什麼,只要覺得好看,只要喜歡就不留手,他買得很開心,買得很痛快,每買一樣就不自覺的解了一口大氣,突然間~厲旭覺得這樣方式讓他的心頭清了不少鬱悶,人也輕鬆了!
 
可不盡美的,這頭再開著車子回到住家時,前方大樓門口外站著一位讓他心情又陷入沉重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