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長長的走廊上,圭賢放眼看著通往的大廳的右邊,再看看右邊另一端,往來的身影,不見金醫師,也不見女護員,那剛剛是...?
進幾步,圭賢想再往前目搜,可身後跟進的浩恩,抓著雙手不讓他走...
 
"放手!"
"不放。"
"這裡是醫院,你不要逼我!"
"圭賢..."看著圭賢亮出犀利的眼神,浩恩心愣了,扣抓的指掌漸漸失了力氣~
 
而圭賢,滿懷不安的深遂僅僅牽鎖在心中疑慮的身影,怒擺大手甩開浩恩的糾纏,不再多磨多耗自顧在四周附近目測熟悉的臉孔。
 
----------------------------
 
不見的身影,早在女護員為找人喋喋不休時,就被希澈大手摀住咀巴,拉著她也拉著厲旭匆匆退到轉角另一頭,避開圭賢的視線範圍~~
 
"你在幹嘛呀?"
"噓,別那麼大聲,妳先幫我應付一下病人,讓我跟我弟把話說完,OK?"
"快點,病人好多的。"
"知道,快去吧。"
 
將女護士打發後,希澈喘了口氣,擺回頭的對著厲旭,有話要交代的他,默默將厲旭愣口愣眼的恍神模樣看進眼裡,短促頓想了一下後...
 
"小旭,你好好聽著,我不知道昨晚你在哪過夜,我就當你去找了曹圭賢,你現在馬上到他住的地方把你帶去的行李拿走,然後乖乖回家去。"希澈凝上正視的目光帶那嚴肅的口語說著。
 
從隔牆被希澈拉到了轉角,厲旭一直處在呆滯的狀態,兩眸像是走失魂魄的目光,耳聽這一連串教自己傻眼的對話,厲旭完全沒法去反應。
 
"乖,你聽哥的話,趁自己還能抽身,別再跟他來往了,也不需要聽他解釋什麼,就當什麼事都沒有過,別再陷進去,知道嗎!"再加一句交代,希澈話說得沉重,厲旭依舊愣口愣眼掛那恍神,呆呆的聽著希澈他根本沒來得及消化的事實,頂著被挖空的意識,傻傻的點點頭,傻傻的轉過身,傻傻的向大門走去。
 
沿路上,所有的對話像走馬燈在厲旭腦子裡轉過一圈又一圈,每兜一圈打響耳際的都是同一句...
 
(就當什麼事都沒有過...)
 
可以嗎?當什麼都沒有發生?
當夢一場?當一場遊戲?還是一場笑話!?
 
厲旭先一步離開了,而圭賢還在醫院走廊間往返,急切慌愣的雙眸在步向大廳放眼掃過後,放棄盲目的再找下去,轉身步向大門走出醫院搭上計程車,雖然知道浩恩一直跟隨在後,可他不管那麼多,現在他只想儘快返回住所,看看厲旭是不是還在家裡等著他。
 
沿路上,和厲旭一樣的,所有和浩恩的對話也像走馬燈在腦子裡複過一遍,想著自己說了些什麼,想著如果厲旭知道了,會不會怪他,生氣他,甚至放棄他?
 
計程車開到住所,在付過車錢讓司機離開後,雖然滿頭迫切想趕回住所探看,不過圭賢沒有馬上走進大樓,在他後頭還有個麻煩...
圭賢壓下心急的等著,等著後頭那輛藍色跑車上的浩恩,下車走到他面前...
 
"你現在知道我住哪了,可以走了嗎!"冷冷一句,圭賢臉上除了拉皺的眉間,什麼表情都沒有。
"圭賢,不要這樣對我好嗎?這一年我真的很想你...我那份愛沒有變,你呢?你的愛還在嗎?知不知道我現在看你完全變了一個人,我的心有多痛!"
 
聽著...面對浩恩真情流露的心傷,圭賢的眼神漸漸不再那麼冰冷,到底眼前的人兒,曾經他是那麼愛著,要說沒感覺嗎?
就算是有...黯然的雙眸那是為過去而生的遺憾,也許在以前他會感動,可是現在滿腦子裡他只擔心在家等候的厲旭心情是否安然無恙。
 
"我知道一時一刻無法讓你再像以前一樣,我只是想肯定你住在哪,還有你的手機號碼。我怕...我以後找不到你。"
"我可以告訴你,不過我警告你,如果你讓其他人知道我在這,我保證你下次再也找不到。"
 
就這樣,為不讓浩恩繼續跟著他,圭賢索幸留下手機號和住戶樓層,直到目送浩恩把車遠遠駛離街口,確認他不再回頭後才放心踏進大樓。
 
-------------------------
 
(小旭,你好好聽著,我不知道昨晚你在哪過夜,我就當你去找了曹圭賢,你現在馬上到他住的地方把你帶去的行李拿走,然後乖乖回家去。)
 
聽著哥哥希澈的話,厲旭回到圭賢的屋子,拉開昨晚帶來行李包,一件一件將衣服放入,趁自己還能抽身,離開他,別再來往,別再見他,當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的離開他...
 
(當什麼都沒發生過...)打響在耳際那一句又一次反覆的提醒他,不否認哥哥說的話沒有錯,圭賢背後還藏著多少他所不知道甚至無法介入的私事?
不再盲目把自己陷進去是對的,可是哥哥不知道要他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這比起知道那個男人的存在更加教他難以接受...
 
想到這,想到離開圭賢,別再來往,別再見,厲旭不禁紅了眼眶,他捨不得,
明明,昨晚才在一起,感覺還那麼濃,圭賢留在他心裡的愛還那麼深刻,現在
要當什麼都沒有過的離開他?
 
收拾的雙手停頓著,抬首看了看四周,捨不得的心,厲旭讓自己再多看一眼,以後,也許,這是最後一次待在這,不會再來,不再擁有...
 
 
框啷~框啷~~
 
沉在感傷的情緒中,此刻屋門外擾進框啷啷鑰匙的打轉聲,厲旭對門慌看了一眼,圭賢回來了嗎,可是他要走了,這行李還沒...
趕緊的,厲旭匆匆抹去泛在眼角的淚,又慌又急的草草將抽屜裡的衣服全都塞進包包裡,火速關上拉鏈,提起它站起身,對著已經推開的那扇門,手邊的行李厲旭不知道要怎麼辦,要藏著還是拿著,怎麼面對圭賢,怎麼告訴他?
 
門口,踏進屋子帶著滿懷不安趕回家的圭賢,一進門放眼就看見厲旭,亮著殷切的目光,心裡暗暗呼了口氣,慶幸著...但下一幕影入眼裡,厲旭手中提拿的行李包,這是?
 
"厲旭?"眶著不明的眼神,圭賢一步,一步,再一步,凍結腦子猜想的可能,慢慢走向厲旭~
 
楚在原地,對著徐徐來到面前的圭賢,厲旭眼裡不斷閃爍心虛,不近不退呆呆的站著,要離開的話語他說不出口,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那個男人是圭賢什麼人,還有他們口中提及的女人又是誰,而自己原來才是第三者?
圭賢的過去,眼前的圭賢,厲旭突然覺得很陌生...
 
"你要走?"
 
這聲問,厲旭答不出話,該怎麼做怎麼反應,怎麼想?對著圭賢,他的腦子全都空了,只知道自己應該要趕緊離開這個可能將會讓他佈上滿身荊棘的男人。
 
"怎麼這突然?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沒有...昨晚我沒回家,阿姨很擔心,我...我想想這麼住在這也不太方便。"
"就這樣?"
"嗯。"
"沒有其他原因?"
"沒有。"
"那你還會來找我嗎?"
"......"
"會嗎?"
"會,我會找你..."埋蓋真心說出的話,厲旭咀裡藏不住那口心虛。
"真的?"
"我要走了,你...你自己保重。"
"我送你下去。"
"不用麻煩了,只是搭個電梯而已...再見。"披著心虛,厲旭趕忙的把話說完後,不停一分一秒隨刻掠過圭賢的身旁,緊揪眉間背著他已經快撐不下的感傷,踏離這間屋子,不再回頭。
 
剩下的一個人,圭賢也沒有回頭,愣愣的傻在原地,放走他以為已經找到的對的人...
不是,不是以為,他不會看錯,厲旭是的,對他是真心的,轉眼不見的情份,
從進門看見厲旭的那一眼,他已心裡有數,難言過去種下的錯愛,圭賢沒好意思去追問厲旭離開是了為什麼,但相信厲旭不會再來了,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又再出現了,是不是這緣份..,也就此結束了?
 
-------------------------
 
聽著哥哥的話,厲旭沒有多問,沒有解釋,壓蓋他還存有的愛離開了圭賢,安份的回到家裡,面對阿姨送上的關心,厲旭僅僅掛著落漠的面容遙遙頭,什麼話也沒說的走回房間,將自己關在裡邊,直到晚上都沒有出房門一步。
 
當中,阿姨問過希澈,不過希澈支字未提及圭賢,只是簡略的告訴阿姨,讓厲旭好好休息,靜一靜,想一想...
 
厲旭確實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至於思考...
要怎麼去想?
想著圭賢愛過一個男人?
甚至還有個跟他發生過關係的女人?
想著圭賢為這個男人離家出走?
還是要去探究圭賢對這個男人還有沒有愛?
 
其實他根本沒有心力去思考,他很清楚,他知道的,看不見圭賢,他的心就沒了踏實,從跨離圭賢的住屋開始,如同圭賢留給他的那張紙,才出門就開始想著...入夜後躺在床上,厲旭捆抱手裡的棉被埋著臉蹭了蹭,賴著棉被柔軟的貼靠當是圭賢身上的溫暖,空想他的模樣,回憶圭賢對他說過的話...
 
雖然這樣反而讓自己更想念圭賢,很想看見他,甚至後悔自己匆忙的離開,沒有給自己機會讓圭賢解釋。
然而~這雙腳他已經踏出去,而圭賢也沒有選擇挽留他...
不想縱容自己盲目的去愛,但又捨不下這顆心,厲旭只能這樣藉慰自己填補少了圭賢的空虛,默默消化所有令他錯愕的事實。
 
 
(圭賢,你現在好嗎?--------)
 
五天過去了,對圭賢的思念沒有退減,看著拿在掌心的手機,一則只有填上幾個字的簡訊,在這幾天裡,每每打開一次,厲旭都沒有勇氣把它傳送出去,也填不上多幾句心裡想說的話。
其實,早在離開後的第一天,厲旭就已經扛不住思念跑去找圭賢,只是那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