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僅僅花了半小時,想念圭賢的厲旭,很快的開著車子來到醫院,他並不確定圭賢是不是會來這家醫院讓當初的主診醫生檢查,不過在走進大門時,厲旭有些却步,想到在找到圭賢的同時,也會遇見哥哥的吧?
 
顧忌的雙腳,厲旭一邊走一邊在心裡調適,他並不是為了炯植的事情在生氣,他只是還不知道選擇隱瞞他的哥哥希澈,會說些什麼話來勸他?而自己該回應些什麼?其實他什麼都不想聽,不想說...
 
(哥哥?)
 
這時,剛拐進一道走廊時,看見了希澈站在不遠處的梯口外?!
(做什麼呢?)心生的好奇,厲旭下意識踩步向前,走到身後拍了一下希澈的肩背,小呼一聲"哥?"
"厲旭!?"這回頭,忽見厲旭現於眼前,趕緊的,好像在迴避什麼,拉著厲旭側退幾步的將人帶到一旁~
 
"你在這幹嘛?"
"呃...你呢,你又怎麼會在這?"
"我..."
"昨晚阿姨說你沒回家,還打包幾件衣服離開,你上哪去了你?"
 
被哥哥這麼問上,厲旭啞著口,沒好意思照實說出自己真正去向何處。
 
"生氣也不用這樣吧,搞得像要離家出走似的,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我還是你親哥呢!吭都不吭一聲背了行李就出門,知不知道阿姨有多擔心。"
"我只是打算到朋友住幾晚而已。"
"住朋友家?哪個朋友?"
"找什麼朋友不用跟你交代吧?"面對希澈接連的一句又一句質問,厲旭開始起了燥氣,瞥聲瞥語不耐煩的回應著。
 
"喂喂喂,我這是關心你耶,要是碰上不懷好意的壞人你怎麼辦。"
"我都這麼大了,誰是好人壞人難道我還不會分嗎?"
"就怕有些人看不出來...對了,你到醫院來不是特地來找我的吧?你老實說...你是不是跑去找那個曹圭賢了?"
 
聽著,被戳中的事實厲旭兩眼驚了一下,這一時間空閃的腦子不知怎麼去反應。
 
"你真的跑去找他啊?"
"怎麼你會突然提起他?我記得從來沒有跟你提過圭賢,是誰跟你說什麼了?"
"小旭,你聽我說,曹圭賢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他可能有很多事瞞著你不知道,你不要那麼容易就相信他,小心被他騙了都不知道。"無視厲旭所提出的質疑
,希澈自顧的說著他所擔憂的事,可這番說辭讓厲旭聽了更生氣了!
 
"騙我的是你們,虧你還是我哥哥,竟然還幫小植一起騙我!"忍不住,厲旭搬出了他本來不想再提的事端,眼掛怒目駁斥希澈口言的瞞騙。
 
"只不過是炯植出了車禍,大家怕你擔心瞞著你而已,我們騙你什麼了!"
"你敢說小植和那女人搞在一起事,你不知道嗎!"
"什麼?!什麼搞在一起...你,你是在說那個女看護嗎?"
"呵~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幫小植瞞我,還教我怎麼看人?"
"好,是我沒搞清楚,咱撇開小植的事先不談,我問你,你跟那個曹圭賢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儘管才知道的真相確實教希澈傻眼,不過對現在他最擔心的還是厲旭。
"....."
"不說話那就是有關係了?!"
"你這是幹嘛,就算我跟圭賢有來往那有什麼問題嗎!"
"那,你跟我來。"自知多說無用,希澈索幸把手一抓,拉著厲旭走向剛才他所站位的方向。
"幹什麼!"
"說什麼都沒用,我讓你自己看。"希澈把手扣得很緊,強拉著把厲旭拉到梯口處,掩在隔牆外,就讓畫面來說明一切。
 
看...要看什麼?
對希澈逼著他看的,厲旭一點興趣都沒有,他是來找圭賢的,他根本沒心情再耗在這,他只想現在就去找圭賢。
 
可是.....
 
隱約中,隔牆裡...好像有人叫著圭賢的名字?
愣愣的,厲旭懷著不祥的預感一愣一愣慢慢轉過臉,在倚靠的隔牆邊,探看那聲音的來源~~
 
(圭賢...)
 
僅僅看了一下,厲旭隨即把臉縮回,將自己掩避在隔牆外,不出聲音默默聽著裡邊正在說話的兩個人...
 
 
隔牆裡。。。
 
 
"圭賢,你就聽我一次好嗎?"留下名片耐心等候連繫的浩恩,總算在二十來天之後,接到圭賢主診醫師的通知,唯恐時間有絲毫擔誤,浩恩將事務暫擺一邊,駕著一輛寶藍色的跑車,火速趕到醫院,如願見到了他苦找了一年,思念暮想的人。
雖然對不告而別的圭賢將會有什麼態度來面對自己,浩恩心裡早有準備,他只想盡快找到圭賢,勸他回家。但沒想到闊別一年,圭賢不只和一年前一樣對他充滿了質疑,態度也更加冷漠了。
 
"聽你?我就是聽你的才會錯得這麼離譜!"
"難道就因為這樣,你就可以什麼都不管,放下所有不顧一切的離開嗎!?公司怎麼辦?妍熙怎麼辦?你教她一個人怎麼面對?"
"別把話說得那麼好聽,你擔心的是你自己!"
"我自己?我怎麼了?這一年我為了到處找你,可以去的,可以麻煩的,所有人脈我都用盡了,你說我只擔心自己?"
"請你不要再把為了我掛在咀邊,我聽夠了!"
"為什麼你總是這麼看待我為你付出的一切?"手撫胸口,這話浩恩鎖緊了眉頭說得很凄酸,僅管早有準備,但要親耳親眼再感受一次圭賢沒有退減的冷情,浩恩還是心傷了。
 
"為什麼?那你就問問自己為什麼可以視若無睹,一派安然,完全當沒一回事的面對妍熙,面對所有人,包括我!"圭賢帶那口不屑的氣聲,字字斷然的說出,冰冷的兩眸不藏一分情絲,只見微微怒光,微微的憤恨。
"你以為這麼做我好受嗎?看著你跟妍熙出雙入對,難道我心不痛嗎?"
 
"心痛?呵~你確定你真的心痛嗎?我不止一次告訴你,可是你的答案只有一個,沒有退路,沒得選!"圭賢愈說情緒愈起,話語間都勾著諷刺,似乎...圭賢對眼前浩恩所說的話都充滿了鄙視。
 
"那你要我怎麼做?你認為我可以做什麼?我們根本沒得選,想要繼續和你一起走下去,這是最好的出路,你是知道的!"
"你還不明白?是啊,一開始我也以為別無選擇,就算我再怎麼不能接受,只要你覺得好,我都可以遷就,可是我錯了!"
"錯了?選擇這麼做我當時有多難過你也是知道的!"
"我只知道人前人後你不但把我們的關係掩飾得這麼完美,就連你明知道我和妍熙發生了關係,你還能對著她有說有笑,完全不當一回事,我真是佩服你!"又一聲從鼻間拖出的嘆息,話到這裡,圭賢每一句回應依舊夾著諷刺,鄙視,可笑!
 
"我不說不表示我心裡不痛,但是為了你,我只能---"
"夠了!我不想聽你這些廢話,知不知道我每次看見你,我都覺得你很可怕!我沒辦法再面對你這樣的人。"
"圭賢,你...你真這麼看我?"
"....."圭賢沒有回應,把頭側向另一面牆,不願多費口舌去爭辨對他來說已經不重要的事實。
"你認為我無視你的感受,那我呢?你又感受了多少?"
"....."
"這一年來我是怎麼熬的你知不知道?"
"....."
"就算是我錯了,我們的感情難道撐不起這個錯嗎?"
 
"撐得過又如何?繼續偽裝自己生活下去?算了吧~這個面具我載不起!"
"那你告訴我,你想怎麼做?只要我做得到,我都配合你。"
"別傻了,我想怎麼做你很清楚,你做不到,我也無法改變什麼,就像你說的,根本沒有退路可選。"
"世事無絕對,以前我沒做到,以後我會盡量做到讓你滿意,只要我們能堅持下去,總有一天會等到轉機,到時後我們──"
"說什麼沒用,你走吧,別想再試著來說服我,我不會跟你回去!"
"好,我走,我不逼你回去,但至少讓我知道你現在住在哪?行嗎?"
"你不需要知道,回不回去我自己心裡有數。"
眼看著圭賢把這話一說完即便轉身跨出就要離開的腳步,浩恩趕緊伸手抓住他。
 
"放手。"冷冷一句,圭賢連頭也沒回,但浩恩也沒想鬆手的意思。
"放手!"再一聲,圭賢語氣重了,回眸對著浩恩,眼裡亮出了怒光,浩恩依然不為所動,緊緊扣住手臂不避懼圭賢那雙冷凜的眼神~
"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不讓我知道你住哪,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走。"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這刻,隔牆外傳來一名女醫護人員說的話...
 
"金醫師,原來你在這,我到處找你呢,掛號的客人等了好久,都在發脾氣了!你怎麼還--"
 
(金醫師!?)亮愣一眼,定一眼,驚傻於這話裡的關健字,圭賢失心的把手一甩,不留情面的跩開浩恩,趕緊轉身步出梯口處,擺著慌眼左右顧盼的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