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什麼?"
"沒,沒有~你的腳真的不要緊嗎?"
"能走得動就沒事。"
咀上說沒事,但真的沒事嗎?厲旭還是有些擔心,默默把手穿進圭賢的胳膊,為他分擔一些力氣,而另一手仍不忘擰著衣服遮掩自己的重要部位。
 
走著,一步,一步,交跨的雙腳,厲旭感覺到後庭隱約流出了一些液體,順著大腿內側慢慢在滑落...那是圭賢放在裡面的嗎?
 
"怎麼了?"看著厲旭腳步有些頓挫,圭賢多一句關心的問。
厲旭遙遙頭,遙得有些慌,把腳步跨得很小,他不敢太扯動,怕流出更多...他不想圭賢知道,這讓他光想就好難堪,好羞...
幾步後,一跨進浴室,厲旭就把手給縮了回來,撩眼掃看浴室周圍的陳設,指掌不自覺掐了掐手抓的衣服,愣著...不知手拿這件衣服要哪往擱,
其實~是他不好意思挪開這塊布...
 
厲旭的反應圭賢看在眼裡不打擾,自顧走到浴缸前打開水龍頭調了調水溫,接著牆上的壁櫃裡拿出一捆保鮮膜,抽出膠膜在框有石膏的小腿上繞了幾圈~
 
"你...你在做什麼?"
"綁上這個,就不怕水滲進石膏裡了。"
"沒想到在傷口上捆上保鮮膜可以防進水,我真是第一次見。"
"以前練西洋劍的時後,身上偶爾不小心會留下刀傷,為方便洗澡,我都是用這種方式避免讓傷口碰到水。"
"你練過西洋劍?"
"只是練些基本招術,當是...用來防身。"
"哦。"
"水好了,要不要來試試水溫?"
"不用,你覺得可以就可以..."
"那OK了,來這...我幫你。"
"嗯?呃,哦..."卸不下的尲尬,厲旭全身蹦得好緊,僵著把捉衣服的那隻手還不敢卸下。
"衣服就放上面吧。"指著牆上架,圭賢很平淡的把話帶上,厲旭的難為情他當沒看見。
 
僵著一臉,愣一手,頓一步,從把衣服移開遮掩的地方直到放到掛架上,厲旭的動作就像被遙控器不斷按上暫停的畫面,悶悶吞下他沒好意思說出來羞,默默站到圭賢身旁,喘吐一口氣,對上的目光僅僅只有一眼馬上就飄開,可飄來飄去,厲旭是愈飄愈尲尬,圭賢一直看著他,不說話的一直對著他看...
 
一秒,二秒,三秒...不退的赤裸雙眸,不退的氛圍,就這麼僵持了十幾秒...
 
"你不是,要...幫我...開,開始吧。"撐不過這份羞,厲旭吞吐的把話擠上口,敲散圭賢直盯盯的目光~
 
擾進的聲音冷下了尲尬,圭賢僵著滿把臉扯了個笑,擺擺手隨意亂指的慌著口說了句~"趴著吧。"
"趴?要我趴著?"
"不,不是..."驚覺自己不加修飾的字眼,圭賢口又慌了...
"那是...?"
"是,是要趴著...這樣我比較好用。"
 
耐人尋味的話語,聽得厲旭臉上不禁泛了紅,也滾起了熱,想起剛剛在床上和圭賢翻雲覆雨的畫面...那激情...那敏感的觸碰...滿足的包覆...
 
"也...順便看看你那兒有沒有紅踵還是出血。"
 
天,又一句,厲旭真是羞死了,緩緩愣愣的低下頭,掩著被剝到只剩一層皮的臉夾,繼續放呆那兩只已經燒紅的耳朵...
 
"別擔心,我有用潤滑油,應該只是會紅踵而已。"
"....."
"我會小心的用,不會痛的。"
"....."爆羞到了極點的厲旭實在聽不下去了,為不讓圭賢一句再接一句說著每句都教他忍不住瑕想的話語,只好乾脆一點乖乖照圭賢的指示扶著洗臉盆,乖乖的把腰彎下,乖乖等著圭賢下一步怎麼來...可要命的...圭賢的手碰都沒碰到,他的身子已經僵了一身冷。
 
相較下,圭賢很振定,純粹是一心一意想為厲旭清理殘留的黏稠,和自己所留在他體內的愛液,雖然...看著厲旭微微彎下腰,微微站開雙腿,這姿勢...
不否認稍退的那把火又在體內串起了火苗...
 
深吸一氣,重吐一息,圭賢嚥一口吞下竄昇到喉間的那把火,把手伸長拿下蓮逢頭,調好水溫,順著厲旭小腿,然後大腿,慢慢將水注移到腰間,暖暖他身子,軟軟他的骨子,併帶另一手,輕輕揉擦已經乾固在兩腿內側的乳白色玉液~
 
擦洗中,看厲旭雙腿微微抖動,好像很害怕?
 
"別怕,有些流出來沾留在腿上,我先把它沖乾淨,一會洗澡時就不會黏黏的,會舒服點。"
聽著圭賢這麼說,厲旭臉上又泛紅了,難為情這不只讓圭賢看見,還親手幫他擦洗,厲旭覺得好糗,忍著指掌在大腿間來回揉搓了幾次後,感覺到圭賢暖暖的大手慢慢撫進了私密點,溜著一指觸在密口上時,敏感的厲旭下意識縮起腰臀鼓胸喘了口氣,僵著臀溝不敢鬆動...
 
"放鬆點...你縮得這麼緊,我很難把手指伸進去。"
"....."
"厲旭?"過了十幾秒,仍不見緊閉的花穴有一丁點鬆放,圭賢輕輕拍了拍右邊小臀肉,細聲的呼呼他,安撫他。
"我...我知道了。"這聲回應有些懊惱,厲旭還在心裡調適著,悶悶吞下一口口水併在呼吸中,一喘一吐試著放軟腰部以下每一寸肌肉。
 
站在身後,圭賢彎腰側著頭靜靜看那花口一收一放,僅管畫面煽情惹火,僅管分身已恣意昂首,圭賢還是撐住竄遍滿身的熱血,等著厲旭漸漸鬆軟的時刻,再試一次... 
莫奈,指尖還未戳入,輕輕一碰,厲旭又縮著了,身子再度的僵直...
 
"厲旭,放鬆點,不要想那麼多,這沒什麼的。"
"你...你直接用吧,別管我了。"
"那樣你會痛的。"
"反正剛才都痛過了,頂多再像剛才那樣,我還忍得住。"
"剛才我讓你很痛嗎?"
"....."
"對不起,是我不夠溫柔。"
"呃...也不是很痛,只是剛...進...去的時後...會痛而已。"解釋著,為不讓圭賢感到自責,厲旭趕緊把話擠口,掩著羞澀吞吐的把話再修正。
"下次我會小心,讓你舒服一點,不會再把你弄疼了。"
 
(下次...)在此時彼此掛裸的身軀底下,聽到圭賢說著下次二個字,厲旭又犯了敏感,腦子裡不由自主的營造著下一次和圭賢交合的情愛畫面,漫妙的後庭,不自覺縮縮放放敗露著渴望...
 
眼前~煽情勾慾的畫面,這要怎麼忍...
深吸一氣,重吐一息,這一回竄昇到喉間的那把火,圭賢吞得有些艱難...
雖然難忍,但想到厲旭好不容易卸下的防衛,姑且...圭賢硬是再吞下一口口水,把那團火灌進肚,無視已經昂首叫囂的分身,在厲旭沒有警覺的時刻,輕手溫柔的將中指悄悄沒入...
 
"嗯~"忽而,放進的手指,厲旭忘情一吐,失陷在自己勾劃的雲雨中,流出輕盈飄然的低吟~
這聲嗯息,圭賢驚訝了,愣過一眼,俯身探探前頭,再度翹展英姿的那把火熱,圭賢更加肯定著厲旭別於一般人所反應的敏感...溜入的手指繼續著,為不讓厲旭有一絲痛覺,圭賢把指力放得很溫柔,小心異異的擩動著指頭,用愛撫的方式,輕輕慢慢將裡邊的殘留物清出。
 
這份溫柔厲旭受不了,放一聲憋一息壓著矜持不讓自己露盡渴望,可身體騙不了人,圭賢知道厲旭想要,埋在柔軟包覆裡的愛撫,為滿足他,圭賢的每一觸都點劃在厲旭最敏感的地方...
 
"嗯...圭賢...嗯...別...嗯..."
鎖在手裡的人兒,嗯嗯喘喘敗盡渴望的人兒,難忍這緊緊咬著他沒放的花口婉如一波強力電瓦竄入指間,瘋狂點的爆他體內四處亂竄的心火,慾火那把火~
溫柔一手撫過腰腹,圭賢柔柔的將厲旭勾進懷裡,柔柔的抱著他,扣著他,垂手可得的貼靠身軀,圭賢很想,真的很想,很想再一次的佔有。
 
"啊...圭賢..."在禁箇的懷裡,瞬間退散的空洞知覺,厲旭沒來得及掩飾這聲痛吟,也沒來得及反應,更沒想過圭賢會把分身直接沒入他的身體...
 
"嗯~~嗯~~賢...嗯...嗯~~"一聲,一聲,低吟的嗯息,厲旭沒有抗拒,捉著圭賢扶握腰間的手捥,想要他抱著他,感受更親蜜的交合...
擺動的身子在這手勾拉中慢慢停下,圭賢彎下腰貼上暖暖的胸膛,摟著厲旭一手提到臉夾邊,棲上吻唇將小舌勾進咀裡輕輕的吸著,吮著,在貼實的擁抱中磨入最深的渴望~
 
隔天...
 
從窗簾縫射進屋裡的光,隨著光度從暖和中慢慢加溫,躺在床上沉在眠睡中的厲旭,下意識的把棉被往上拉了拉,將自己裹著棉被裡避開這刺眼。
捆抱棉被的雙手,隱約中...感覺這被子少了什麼,還有那熟悉的味道也少了...
嗯?圭賢...是圭賢嗎?
 
厲旭慢慢挑開眼皮,縮縮兩只手掌,捉不著的空,這才發現昨晚還抱著入夢的人已不見身邊?
 
(圭賢呢?)疑愣的,厲旭掀開棉被想找圭賢,但在挺起腰身想下床時,臀骨間惹上了陣陣酸痛的感覺,落地的雙腳也有些無力?!是因為昨晚和圭賢做那件事的關係嗎?
厲旭心想...
 
雖然不舒服,厲旭還是把腰撐著站離床鋪,看看圭賢是不是在浴室梳洗,或是在客廳,還是...
 
走到小客廳,看見茶几上有張看似圭賢寫給他的一張紙,拿起一看上面寫著...
 
------------------------------------
厲旭,我先出門去了,看你睡得這麼熟,捨不得叫醒你,我自己可以坐車去醫院,你不用擔心。一會在你起床的時後,身體可能會有點不舒服,如果覺得有些酸痛那是正常的,記不記得我說過,你會感覺到痛...
好好休息,要是餓了撐一下,我很快回來,我想帶你去吃頓好的,給你補補身子,然後去看場電影,或是去海邊散散步,還是去山頂吹吹風...悶了一個月,好多地方都很想你一起去,你說好嗎?       
                                      才出門就開始想你的圭賢
------------------------------------
 
看著圭賢寫下的話語,臉上厲旭甜著也羞著...
捨不得吵醒他的圭賢,體貼他的圭賢,感受身子的痛覺,圭賢沒有騙他,他是痛著了,但是這個痛是圭賢留給他的,沒有別人,只有圭賢,他是他唯一的男人,唯一碰過他的男人...
再讀一次最後那句話,才出門就開始想起的他,厲旭也開始想念圭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