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的,厲旭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起了反應,再像上次一樣的,圭賢也挺起的慾望在頂著他,厲旭很慌,他怕,但是又有種他說不出來的感覺。
 
"對,對不起...我..."
這聲對不起,圭賢沒聽進心,不退那口渴望,睜垂那雙深情的雙眸,不理會厲旭退縮的棲下雙唇再將小咀包圍,再一次鑽進他的唇裡,吻抱那只躲在裡邊不知所措的小舌。
 
說不出來的感覺,厲旭在害怕中變得緊張,圭賢不斷挑著他的舌根把捲進他的唇裡,吸著他,一口牽著一口~耳邊迷漫滋滋的吻吮聲,厲旭覺得很害羞,他想躲,在圭賢吞下甜液的空隙裡縮回舌頭,可是又很快的被圭賢捲起舌頭把他勾回到唇裡...
 
"唔~~嗯~~唔~~嗯~~"
 
反複著,迂迂嗯嗯吐放的呻息,圭賢好像更忘情了,雙手使了些力的往裡托抱,托著厲旭更牢密的貼向他,抑不住的敏感厲旭又嗯吐一聲,抵在胸口上的雙手沒了空隙,骨子裡厲旭在顫抖,感覺好像逃不掉,心亂如麻的厲旭又從緊張變回了害怕...
 
"嗯?"忽而!圭賢滑下一手撫摸他的下體,厲旭驚慌般的愣亮了雙眼,雙手打亂的又推又擋,可是圭賢沒有理會他,隔著衣服滑進兩腿間繼續揉搓他的下體。
 
"圭賢...嗯...別..."在兩舌交錯的空隙裡,厲旭試著想叫圭賢停手,但是他說不出多一聲的話,圭賢撫摸他的方式讓他好敏感,他的身體打了好幾次的冷顫,他感覺全身好酥麻,沒有力氣,即使知道圭賢解開了他褲鏈,把手伸進底褲直接觸摸他脖起的性器,厲旭都沒有力氣去阻止。
 
"嗯~~圭賢,不...不要...嗯~~嗯~~"落一聲斷一聲,聽著厲旭弱弱發出輕飄的喘吐聲,圭賢放開了含在咀裡的小舌,慢慢瞥離唇口沉醉的看著呈現意識喚散的厲旭,手裡的愛撫沒有停下,圈握那只分身上下套弄著,撩人的呻息圭賢還想再多聽一會。
 
急喘的喘聲,厲旭吐著崩潰緊緊揪住圭賢的手臂,遙著頭,
吐著一聲又一聲...不要,不要...不要...
 
揪看厲旭緊拉眉頭慌口哀求的模樣,圭賢慢慢停下手鬆開積滿慾望的分身,也放過唇上的火熱,輕輕慢慢把滿呵護的將雙手滑至背椎,貼靠的身子他捨不得鬆放,可是...
此刻很靜,感覺到雙手裡不斷打顫的身子,圭賢揪垂那雙透滿情意又流出心疼的雙眸,靜靜看著迂吐急促喘聲還未平息的厲旭。
 
漸漸,圭賢慢慢擺下了摟抱的那雙手,似乎...沒打算再有任何近一步親密的念想,
失了貼靠的溫熱,厲旭突然覺得身體有點冷,心頭有點空虛,有點不安。
 
"圭賢?"
"你不用害怕,你不喜歡,我不會勉強。"
"....."
"怎麼了?是不是我嚇到你了?"
"沒...沒有。"
"那紅酒~~~你還要喝嗎?"
"....."
 
圭賢幾聲的問,厲旭都不知道要怎麼回應,框傻兩眼愣愣的對著圭賢看,冷却的火熱,收回的慾望,他看不明,情緒起落的變化,他看不明圭賢怎能如此淡定?
 
"還是你想回去?"
 
這聲問,厲旭愣了一下後才點點頭,順應圭賢的話語選擇離開,可事實上...厲旭並沒有想到要回去,只是話問了,想留下來的話他沒好意思說。
 
就這樣的,圭賢連絡了銀赫,煩請他再來一趟接送厲旭返家~
路上,厲旭看著車窗很沉默,於心裡他默默的在思考,在感受,想起的一幕幕,很多事都被他滲進了腦子,在從撞上圭賢的那一天起...
 
半小時後,車子抵達厲旭住處的外頭,銀赫客套的對他說了聲"早點休息吧。"
厲旭擺過頭看看他,眼裡飄著遲疑,而心裡...在猶豫著。
 
"怎麼了?"
"....."
"是不是有話想讓我跟圭賢說?"
"你..."吐一聲愣著,厲旭心咀還放不開。
"放心,以我跟他的交情沒什麼事不能說,你想告訴他什麼就儘管說吧。"
"你能不能在這等我一下。"
"啊?等你?"
"我...我上去拿點東西。"
"哦,有東西要拿給圭賢是吧?OK~沒問題,你去吧,我這等。"
 
厲旭沒多解釋,落一個淺淺微笑後走進住所的大樓。
過了十幾分鐘,還沒看見的人,銀赫等得有些悶,暫且下車點了根煙抽著解悶,
不一會,這煙還沒抽完,厲旭就出現了,肩上還掛著一只旅行袋?!
 
"不好意思,讓你等了很久。"
"沒什麼啦,呃...你背的這個是要我拿給圭賢嗎?"
"不是。"
"那...?"
"我想麻煩你再載我去圭賢那裡。"
"啊!?"
"可以嗎?"
"當...當然可以。"
 
一得到銀赫的允許,厲旭即便拉開車門坐進裡邊,兩眼眸子打得亮亮的對著車窗望,目光裡有份期待。
 
往返圭賢住所的路上,銀赫忍不住看了厲旭幾次幾眼,默默的想著...這個讓曹少心動的男人還挺可愛的,相信一會曹少要是看見人又回來,臉上那個傻樣不知道要擺多久呢~。
 
"那個..."半路上,像是想到了什麼,厲旭突然冒了聲
"啊?什麼?"
"圭賢去看醫生,我忘了應該把車子開出來,不然明天沒有車子用。"
"呃...你要載他去是嗎?"
"我說過要陪他去。"
"那簡單,我再開回去就好了。"
"麻煩你了。"
"沒什麼,一段路而已,對了...你別嫌我八卦,我看你是不是打算去曹少那住幾天?"
"曹少?"
"就是圭賢。"
"為什麼你都叫他曹少?"
"呃...就...就是他那身打扮嘛,看著就像個大少爺,所以就叫他曹少囉~"即時找了個合理把話抹過的銀赫,心裡呼了口氣,不清楚厲旭了解多少,以及圭賢個人意願下,銀赫沒敢多透露。
 
"我不知道這麼去會不會帶給他麻煩。"
"不會~絕對不會,我看啊~他要是看見你來一定樂死了!"
"....."
"這可好了,有你照顧他,我也落得清閒,不用兩邊跑了~"
"你們...感情好像很好。"
"呃~好是好,不過你可別誤會了,我們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我知道,只是我沒看過有任何人來找他,你是唯一一個。"
"呵~是嗎?他這人啊,是生人勿近。"
"對了,看過你幾次,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
"我啊~我叫銀赫,你就跟圭賢一樣叫我赫仔就行啦。"
"我一直想跟你說謝謝你那天救我出來。"
"小事一件,別掛心上~"
 
幾句的聊話,厲旭不再那麼生疏,感覺也熟烙了些,雖然對出現在圭賢身邊這唯一僅有的朋友難免好奇,不過現在厲旭的心裡只想著待會圭賢看見他時會有什麼反應?
而今晚~將會是什麼樣的夜?是不是也會和昨夜一樣有說不完的話?
其實,厲旭最期待的是那份溫暖,靠在圭賢身邊那溫暖的臂彎...
 
叮咚~!叮~咚!
打開門一看,沒改變的呆傻,這是緣份特意安排的模式嗎?
總讓他固定的在落空之後,才給他驚喜?
總讓他以為已經離開的人,隨後又出現在他面前?
 
四目相視了幾秒後,厲旭垂下目光擺下頭,猶豫著,懸著咀邊的話說不出口,可呆傻的圭賢,愣愣的看著一次次讓他燃起希望又撲滅渴望的人,儘管這樣的畫面已經重複了好幾次,圭賢還是很驚訝,他真的完全沒預想過厲旭會再回來。
 
不知站了多久,眼前~厲旭重複抿著咀唇欲言又止的模樣,不難看出想說的話令他很掙扎,其實看見手裡提的一只袋子,還有一臉難為情的面容,圭賢心裡已經知道什麼話讓厲旭難以起口。
 
伸手提走厲旭手拿的袋子,圭賢不帶一句話,只帶上微笑,拖著他還無法行走自如的雙腳,一拐一拐的引著厲旭走進屋裡...
 
"很晚了,如果累的話,去洗個澡早點休息,嗯?"
 
僅僅一句,厲旭的感受很深,沒想到圭賢什麼話也沒多問,不但知道他心裡的打算,還避開了他的為難~
默默的,厲旭拿了換穿的衣服,默默走進浴室裡洗澡,而在洗完之後走出浴室時,看見圭賢正站在床邊鋪著新的床被。
 
"幸好還有一張被子,不過好像不太暖,明天再去買個新的,順便再買個枕頭。"
"....."
"平常只有我一個人睡,如果不介意的話,今天先躺我的,要嗎?"
"那你呢?"
"我很好睡,拿幾件衣服疊一疊當枕頭用就行了。"
"....."
"我~我去洗澡了,你慢慢整理。"
"好。"
"對了,你帶來的衣服,衣櫃下面第二排的抽屜是空的,暫時你先放那裡吧。"
把瑣碎的事情交代完後,圭賢就拎著浴巾洗澡去了。
 
從來到門前,進屋到現在,厲旭就像個應聲蟲,圭賢說什麼他就默默聽著話去做,可其實...他有好多話想對他說,好多的感受,愣愣看著圭賢走進浴室消失在他看得見的空間裡,當下一刻厲旭有股莫名奇妙失落感,很不踏實...
 
打開衣櫃,看著裡邊吊掛的衣服,厲旭愣了一眼,目測這只有五尺寬的衣櫃,圭賢的衣服竟然掛不滿?而且還空出一個抽屜能讓他使用?感覺就像暫時待留的地方...
厲旭一邊整理衣服,一邊想起圭賢在醫院時不通知家人的堅持。
 
等在厲旭把衣服放妥之後,光著身子僅僅在臀腰圍著一條浴巾從浴室走出來的圭賢,讓厲旭的臉色又僵了...
"呃~對不起,我忘了拿換穿衣服。"獨身在家已經習慣這麼裸著,未顧想到厲旭的存在,圭賢這是趕緊到衣櫃前取衣。不過...在換穿時,圭賢又大意了...
直接解開浴巾,光著一身拿件T恤套上的畫面,讓厲旭不止僵著,臉也羞紅了,慌慌顫顫的轉過身子掩開目光。
 
背對著...穿到一半圭賢這才意識到自己光裸的體態,有些納悶的,悶自己把厲旭又一次給嚇著...
維持的氛圍,暖不下的僵,兩人都帶著尲尬各自爬上床,為了不再讓厲旭心生畏却,隔著半個身的距離圭賢躺在很邊緣的位置,也以平躺的睡姿躺下,就希望讓厲旭能安心的與他一起共床入眠。
 
明明是嚐過了幾次相吻的甜蜜,明明昨夜抱著人兒睡,明明...人就在身邊...
看著天花板,圭賢暗暗感嘆著,怪自己太心急,搞砸了他和厲旭原有的和諧。
 
悶著,嘆著,想著...余光中感覺厲旭好像在看著他?
 
"怎麼了?是不是陌生床睡不著?"
"嗯。"
 
愣著一會,遲疑了一下,兩眼相望著,圭賢像昨夜一樣騰出一隻手臂,而這回厲旭很自動的移著身子靠向圭賢~
他一直...都在等著他的溫暖,柔柔蹭蹭的埋在懷裡磨了磨,這個胸膛真的很舒服,垂著閉雙眼靜靜的靠躺,不敢抬起頭來看,塞在心裡拿不出勇氣說的話,厲旭很懊惱,也為自己的自私感到抱歉,他很想告訴圭賢,這不是利用,而是...
 
"厲旭,對不起...我今天...太衝動。"
"....."
"我一定把你給你嚇著了,要是...下次我再衝動的話,你就把我推開,我會明白。"
"圭賢..."
"你就放心在這住,我說的,只要你不喜歡的我不會勉強,更不會傷害你。"
"我沒有..."沉在懷裡,遲遲拿不出的勇氣,聽著圭賢一句句只為安撫他的話語,這讓厲旭心裡的歉意更多了,這刻~他不想再放任自己的自私。
 
"什麼?"
"我沒有不喜歡。"
"厲旭?你..."抱著人,圭賢輕了雙手,進耳的話他還不敢確認。
"我只是怕,我怕又錯了。"
"呵~我還以為..."慶幸,所幸,圭賢心好樂,不滿足耳邊聽到的事實,圭賢撐起腰背,框著厲旭和他一同坐起身子,兩眼放亮又放呆的凝視著眼前人。
 
"其實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別這麼說,你沒錯,是我太衝動了。"
"圭賢,我已經能肯定自己的感覺...這不是利用,而是我...我才知道...我也陷進去了。"
"厲旭...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每次看見你,我的心就很踏實,可是當我回去的時後,我覺得好像少了什麼,很空虛,一次又一次來找你,卻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還讓你..."
"傻瓜,你來找我,還做飯給我吃,我不知道多開心,我多希望可以擁有你。"
"圭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