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斷通話後,圭賢靜靜將手機放在枕邊,微瞥著頭看看是否還在睡覺的厲旭,心裡圭賢有個好險,幸好這通電話沒把厲旭給吵醒了~
 
沒吵醒的人,圭賢再把手貼回厲旭的掌背上,輕輕柔柔的握在手裡很珍惜...
雖然知道自己大可將寶娜的存在告訴厲旭,相信不僅能讓厲旭不再困於抉擇中,也可以澆息寶娜的妒火。
無奈這莫名的堅持,總想著盼求一個更圓滿的結果,放棄去選擇更好更直接的方式...
要說自私嗎?
始終,圭賢還是不希望真相從自己的口中說出。
 
"那個女人是誰?"佯裝睡意的厲旭慢慢撩開目光,小聲無力的問。
 
以為在睡覺的人突然冒出了這句話!圭賢兩眼愣了愣,一時間他還沒想好要怎麼來答覆。
 
"是你認識的人?還是我?"倚在懷中,厲旭細聲問著他心裡的疑問
"......"呆著,圭賢真的不知要怎麼說
 
躺在胸口上,聽不見一句回應,但聽見了心虛的聲息...厲旭緩緩撐起腰坐在身邊,揪愣疑惑的雙眸看著圭賢,再一聲的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圭賢愣愣的坐起身子,愣愣與他對視,掛著口依然吐不出話.
"你是不想告訴我,還是不敢讓我知道?"
"......"吐不出的話,圭賢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垂下眼裡的抱歉。
 
看著,揪掛的眉間鎖得更緊了,厲旭很失望圭賢給了他這樣的反應。不想再耗下去無聲無息的等著答案,厲旭撇下失望擺身退下床,走到沙發拿起昨晚遭人撕破的上衣。
 
愣看厲旭脫下昨晚他拿給他換上的T恤,圭賢慌著腦想,這是打算換回破襯衫,然後穿著它離開嗎?
"你幹什麼?"趕緊的,圭賢拖著腳一拐一拐的走向厲旭,伸手握住繫著衣釦的雙手。
"怎麼你肯說話了嗎?"
"你要走我不攔你,為什麼非要把衣服穿回去,它都已經破成這樣了。"
"既然你不願意坦白告訴我,就不要管我怎麼做!"
"不是我不想對你坦白,是我的立場不對,我不知道要怎麼來告訴你。"
"你不知道怎麼說,那我來問你,這女人叫什麼名字?"
"...我...我不知道。"
 
聽到圭賢回應這句不知道,厲旭很不滿意的把手甩開,繼續繫著衣釦。
 
"厲旭。"呼著,圭賢圈回厲旭的手捥,想要他冷靜點,想要他留下,不讓他帶著衝動的離開。
不過厲旭還是把手扭開了,否認的話語他不想聽,也不想再問,執意的在穿好衣服後,向那門口跨去~
 
"我沒騙你,我真的不知道!"圭賢再捉一手,有些用力牢牢的扣在手裡,固執他也有,說什麼他都不會讓厲旭這麼穿著就出門。
"好,我再問你,這女人是你的朋友,還是我的!"
"都不是。"
"那到底是誰的朋友?!"
"是小植..."
"什麼?"
"厲旭,我不想影響你的決定,也不希望是由我來說,你明白嗎?"
"不明白,我不明白!"
"......"
"她究竟是誰?和小植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她要這麼做?"
"其實我也不是很肯定。"
"你知道的,你一定知道什麼!"
"厲旭,你冷靜點,我只是猜而已,沒有證據。"
"什麼意思?什麼證據?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無憑無據的揣測,圭賢這咀又啞口了。
 
"為什麼你會知道她是小植的朋友,她跟我有什麼利害關係要來害我?還有...為什麼你會知道找人把我抓起來的人是她?"好多的疑問,串不起的事實始末,厲旭的思緒很亂,感覺好像很多事他都不知情,而圭賢又瞞著他多少事?
 
"厲旭,我只是...因為我...我想..."吞吐中,緊抓的手慢慢鬆放了力道,心虛的圭賢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不透露自己要銀赫查找炯植,還有跟踪寶娜的事。
 
愣看圭賢吞吐又心虛的模樣,厲旭內心突然起了質疑...
 
"你...你是不是找人跟踪我?"問著,內心裡厲旭不希望,不希望圭賢會這麼做。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炯植對你好不好。"
"你真的找人跟踪我!?"傻眼的,厲旭遙著頭不敢相信。
"厲旭,你冷靜聽我說好嗎?這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要我冷靜什麼...我那麼信任你,你找人跟踪我!"圭賢想解釋清楚,可是厲旭根本靜不下心來聽,掙著兩手甩開圭賢的糾纏,他只想走~。
 
不敵憤怒的這雙手圭賢摔倒在地,連帶被他撞上的擺飾也應聲掉落,打在地上凌落的響聲,厲旭煞住腳,不放心的回眸探看,雖然生氣著,但他不想弄傷了圭賢。
 
"厲旭,別生氣,我不是存心要讓銀赫跟著你,我只是擔心..."
"告訴我,小植現在在哪?"
"......"
"不要騙我,你一定知道。"
"仁大醫院。"
 
收到圭賢給的答覆,厲旭隨即就踏出腳,此刻的他滿腦子只想求解心中的疑惑。
 
"把外套穿著再去好嗎?"不退那牽掛,圭賢再一聲提醒。
 
厲旭低頭看看身上殘破不堪的衣服,不再堅持著,順手拿走圭賢擱在椅背上的外套,自己打門離開了,這次沒有再回頭,直直走到街頭搭上計程車,他要仁大醫院,他要問問炯植到底有什麼事瞞著他,他要問他,是什麼理由那個女人要害他。
 
 
心中好多等著質問的話,可沒想到這頭到了醫院,透過護理人員得知炯植因為出了車禍住院治療的消息?!
這是什麼時後的事?為什麼沒人告訴他?阿姨,哥哥知道嗎?是不是也都在瞞著他?
拖著慌愣的心,厲旭徐徐慢慢的走到病房外,把扣的門還沒拉開,隱約聽見房裡說話的聲音,女人的聲音...
 
那不是阿姨...是護士嗎?還是...
 
屏著氣息,厲旭把耳往門板上靠,靜靜細聽裡頭的對話~
 
炯植:怎麼,妳今天心情好像不錯?很久沒看妳這麼笑著。
女人:醫生說你的傷口沒有發炎,身體狀況也恢復得很好,我當然開心了。
炯植:只有這樣?
女人:不然呢?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有什麼能讓我開心的。
炯植:這幾天難為妳了。
女人:沒名沒份當然難為,。
炯植:難得心情好,就別再說這些了。
 
倚在門邊隔著一扇門,女人的聲音沒再說下去,而厲旭...
 
(怎麼會...)天~他真是...真是不敢相信耳朵所聽到的,怎麼會...停留在腦子的三個字,傻著,愣著,放空的雙眼,挖空的思緒只剩這三個字盪在腦裡,厲旭感到頭很昏,很脹...他不想再聽,他聽不下去!
 
轉身這麼的踩著慌步離開,厲旭覺得自己好窩囔,這不該是他迴避的反應,可是沒辦法,他完全無法思考該有什麼反應?該做什麼? 他需要冷靜,冷靜...
 
步出院所,坐在外圍石子椅上,要自己靜下來想一想的厲旭,還是難以接受炯植的背叛,口口聲聲的在乎,口口聲聲的愛你,這算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走?
頃刻~浮起的念頭,厲旭拖著心有不甘的氣火轉身再走回醫院~他要明白,他要一個明白!
 
來到炯植病房外,厲旭看著門板,再多一分鐘冷靜思考後,直接轉開門把走了進去,毫無預警的出現在炯植面前~!
 
"厲旭.....你,你臉怎麼了?"忽然闖進的人,驚見厲旭就出現眼前,炯植愣亮雙眼直呼一聲,慌張的瞥看寶娜一眼,心虛著不敢多吭的他,但看見小臉蛋上紫紅一塊塊的傷痕,這擔憂顧不得心虛。
 
"我怎麼了?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說著這話,厲旭掛上怒目掃過眼前的兩個人。
"....."在不知厲旭了解多少之前,炯植選擇沉默面對這聲質問。
"車禍這麼嚴重的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不想讓你擔心。"
"是嗎?那她呢?"僅管炯植的擔心是事實,但對厲旭來說卻是何其的諷刺,諷刺留在身邊照顧的女人,而自己又算是什麼?
 
哽不出口的心虛,炯植又沉默了~
而一旁默不吭聲的寶娜,打從厲旭闖進來的那一刻,她就把臉轉向了另一頭避開和厲旭對視的目光,她不是心虛,更無謂被揭穿和炯植的關係,不過是不想打草驚蛇,不想讓炯植為難而已。
 
"我就問一句,你們是什麼關係!"
"....."
"怎麼不說話?你是心虛了嗎?為什麼不說話!"揪眼怒看一再擺出沉默的炯植,厲旭愈問愈生氣,一字比一聲大。
 
"寶娜。"說的這聲炯植向寶娜使了個眼色,要她離開這個房,寶娜看了默默接收炯植傳達的指意,面容沒有一絲不滿。
可看著他倆單憑眼神不帶話語的互動,這讓厲旭心頭更不是滋味了~
"你幹什麼叫她走?你想跟我說什麼?你還想騙我什麼!"難吞的背叛,厲旭跨一步擋在寶娜面前不讓她走。
不甘心嗎?
對,厲旭真的很不服氣,他不甘心...
不甘心這背叛究竟存在了多久?!
 
"厲旭,你冷靜點聽我說好嗎?"
"冷靜?剛才你們的對話我全都聽見了,你騙我,把我矇在鼓裡,你還要我冷靜什麼!"
"厲旭...給我一個機會,我們好好坐下來聊一聊好嗎?"
"你都已經選擇背叛我了,還有什麼好聊的!"
"......"
"你要我給你機會,昨天晚上那個叫人把我抓到旅館,剝光我的衣服的人,他給我機會了嗎!"想起昨夜的虛驚,厲旭愈說心愈涼
"你說什麼..."聽見敏感的關鍵字,炯植隨即愣亮兩眼,慌著口問確耳聽的事實。
 
"要不是有人來救我,讓我逃過一劫,我都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
"什麼逃過一劫?你發生什麼事了?"料不著的事端,炯植問得很急,他不敢胡亂猜想各種可能。
"想知道就問問你身邊哪個女人幹的好事!"
"幹嘛對著我說?你被人捉走關我什麼事!"不爽厲旭對著她擺亮一口咬定的眼神,寶娜瞪愣雙眼的瞥著不屑,不甘勢的把話堵回去。
 
"你可以不承認,只要我報警,把那二個男人找出來,我看到時後你還有什麼話說!"
"既然這樣那你怎麼不去報?"
"我知道人是妳找的。"根本沒有準備的厲旭,只能靠著口說無憑毫無威信的指控。
"別老是用一張咀誣陷我,有證據就拿出來!"
"我真不明白,妳都跟小植搞在一起了,為什麼還要來害我。"
"什麼叫搞在一起,你懂得什麼才叫愛嗎!"
"寶娜,別說了。"在說出的同時,炯植聳起眉頭垂下糾結點然的目光。
"為什麼不說,你忍受那麼久,樣樣遷就他,可是他當你什麼了!"
"我叫你別說了!"眼看寶娜不帶保留的一句接一句撒出口,炯植揪怒的對寶娜大聲斥吼,不讓她再說出任何傷及厲旭的話語。
"你兇我沒用,為什麼會有我,你心裡很清楚。"
 
聽著寶娜字字句句帶出炯植內心的苦悶,厲旭腦子又空了,愣著口一句話也堵不上,他不知道,他不知道為什麼會...
 
扣~!
此時,就在三人情緒凝結的這一刻,病房的門有人推開了,寶娜淡瞥一眼看向走進來的人,炯植也抬眼看去,目光閃過一記慌,愣看厲旭下一秒反應...
 
擺撐空盪的腦子,這回頭...看著眼前出現的人,厲旭連眸裡的焦距都放空了...
 
"小旭!?"手裡,提著帶來的飯盒,阿姨下意識慌口的小呼一聲,傻傻愣看病房裡幾個人不對勁的眼神。
"呃~~小旭你也來了,還以為炯植這傢伙怕你擔心還不敢讓你知道呢。"忽見厲旭站在裡邊,雖是驚訝了,不過希澈還是很機靈的巧用話語,帶過隱瞞的不是。
 
放空的雙眼漸漸拉起揪鎖的眉間,厲旭慢慢亮起了怒目,懸著愣口一句話也沒說的直直走向房門,越過希澈和阿姨身旁,帶氣的甩開扣捉的手,不讓誰來攔下他一刻都不想待下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