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大概是...十點左右...我,我接到一通電話,跟我說想不想知道朴炯植在哪?然後叫我到凡人酒吧,他會告訴我..."
"打電話給你的人是男的還是女的?"
"男的。"
聽著,圭賢銀赫兩人互對了一眼~
"嗯?"看見兩人投射的目光,厲旭愣了愣,等著圭賢來說明。
"沒事,你繼續說。"圭賢沒解釋的帶過,暫且將他所質疑的放在心中,而厲旭也沒有多問。
 
"我聽了覺得很怪,因為哥哥說小植這幾天去朋友家住,我不放心就去酒吧,想看看這個人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可是我去了等了一會都沒有人出現,後來我突然覺得...頭有一點暈,身體會發冷。"
"等等,你有喝了什麼嗎?"
"我...我叫了一杯酒,喝了一點...怎麼?你想說酒有問題嗎?"
"有這可能,你接著說吧。"
 
"後來我不想再等下去,但是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後,突然有兩個人靠過來,藏著一把刀頂在我的背後。要我跟著他們走,我不敢抵抗就上了他們的車子...他們開到了旅館,架著刀把我押到房間,把我甩到床上去,然後..."話到這兒,厲旭停了下來,用一手撫抱小腹,隱隱作痛的肚子很不舒服。
 
"是不是哪不舒服?"
"要不還是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好了?"
"不用,我沒事..."喘吐一口,厲旭拿起錄音筆馬上接下去的說~
"然後...其中一個他倒了一杯水放了一包粉叫我喝...我假裝喝了它,然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後,把水朝他臉上噴,我趕快的爬下床想逃,但是被另一個捉住,又把我甩到床上,扯破我的衣服,我...我..."畫面陳述到這裡,感覺到身體起了一陣寒,厲旭又頓了口,拿著錄音筆手在微微的顫。
 
"說不下去就歇會吧。"
 
難喘的心悸厲旭確實有點說不下去,但聽見圭賢這一句關切的話語,厲旭的心暖了許多,換吐一口氣嚥一口,厲旭試著調緩壓在胸口上的鬱結,好好把事情交代清楚,不讓把他救出來的人有份為難。
 
"其實...有些細節我不是記得很清楚,在那時後我很...很慌,我只知道自己又推又踢,不斷的在掙扎,他們很生氣,就踹我又揍我,把我打得沒有力氣還手,但是...但是我還是一直想逃...後來不知道是哪一個把我打暈了,等我醒來的時後,只看見你那個朋友來帶我走。"
 
說完,厲旭把錄音筆遞給圭賢,眼神不敢對著他看,要這樣說出經過,厲旭是羞愧不已,尤其還要說給在他心裡有他的人聽...
 
"啊,沒了嗎?你說完了?"像漏聽了什麼細節似的,銀赫一臉質疑的問
"嗯。"
"那他們對你做的事呢?"
"我已經說了。"
"我是指你被打暈之後的部份。"衝那一股腦的好奇,沒多顧想的敏感,銀赫想到什麼就問什麼。
"我不知道。"
"啊?你不知道?"
"我已暈了..."
"那...你都沒感覺的嗎?"
 
這話,讓厲旭啞了口,心頭像被石頭砸落一樣,所有的印象,知覺,畫面都停滯在這一刻...
圭賢也驚了一眼,深怕銀赫無意溜出的話勾刺了厲旭此刻敏感的情緒。
 
"要不我們帶你去驗個傷檢查一下,萬一有什麼---"
"夠了,別再說了。"重聲重氣,圭賢趕緊的截下銀赫愈來愈欠考慮的話語
"SORRY~我就咀快了點,不過你知道我的意思。"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找你。"
"好吧,需要幫忙再跟我說。"說完,銀赫自己打門離開了。
 
銀赫離開後,靜靜的彼此都沒有說話,厲旭擺低了頭,揪眉垂眼看著地面,而圭賢瞥一眼看一眼,臉掛無奈的愁容,咀邊擱著為難,有話說,但說不出口...
 
用那余光,厲旭能感覺圭賢在看著他,好像要跟他說些什麼...可是厲旭不想聽,他知道圭賢心裡想的...
 
"我不要。"是的,他不要,就連讓圭賢說出口,他也不要。
"....."詫異的,圭賢定愣愣轉過頭看著厲旭,一個話還沒溜出,厲旭似乎知道他要說的話?
"我不要驗傷..."
"其實...赫仔說的沒錯,萬一..."
"我不要!"
"....."
"我不要驗傷,我不去...我不要去。"反複同一句的堅持,厲旭雙手捉握著圭賢的手臂,眶著淚不停的遙頭,情緒有些崩跨。
 
"你冷靜點,去檢查一下,這樣對你比較好。"圭賢也不想這麼預想厲旭被侵犯的可能,但是他顧慮的是厲旭的健康。
"怎麼好?我已經暈了,我什麼知覺都沒有,什麼都不知道...只要我不驗傷就沒有答案,我...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這刻,又靜下來了,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屋子裡只剩厲旭微微喘呼的哽咽聲,他在忍,緊咬著牙根倒吸一口又一口,不敢放聲吐出淚泣,這讓圭賢看著心都要裂了,欲動的手臂不再顧慮著,牢牢的,踏踏實實的,不留縫隙的用著雙手他的胸膛,將厲旭裹在懷裡,讓他把眼淚藏在裡邊...
 
懷裡,流出的微微泣聲,厲旭還是不敢哭出聲。圭賢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抱著他,這不是只有安撫,他是真心的,就算...他都想好好疼他,保護他。
 
"對不起...我...我沒有顧慮到你的感受。但是...你真想放著一個問號,然後當什麼事都沒有嗎?"
"....."
 
倚在懷中厲旭沒有應聲,眸裡撐架的那對堅持目光漸漸退至了黯然,他不想去的,但也知道不當一回事只是自欺欺人,他根本做不到洗掉記憶的本事,可是他真的不想去,他不想再感受難堪入骨的滋味。
 
"厲旭,我想你知道,不管怎麼樣我都會陪你一起。"
"圭賢...我很怕,我真的很怕。"
"我知道,我知道..."
"我好希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可是...我是不是很沒用。"
"怎麼會,你一直都忍著不哭怎麼會沒用,而且~你不是說不記得也沒有感覺嗎?也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糟,或是...根本沒發生呢?"
 
這一句聽著是安慰,可話裡字字婉如晨露般的水滴聲又清又明...
頓刻~厲旭像是從惡夢中被拉出來,亮著汪汪的雙眸抬起頭,撐離貼靠胸膛愣愣地看著圭賢乞求更真實的意識~~
 
"你...你說什麼?什麼感覺?什麼..."
"我是說...如果他們真的對你做了那種事,就算當時你被打暈了,醒來的時後你應該會有感覺。"
"我會有什麼感覺?你快告訴我!"
"我問你,以前你做過嗎?"
"做什麼?"
"呃...就是跟人發生...性關係。"
赤裸一句,圭賢直白的問,聽得厲旭一臉羞的馬上擺下頭擺下目光,尲尬的他在遲疑中微微遙了遙頭。
 
眼裡,圭賢藏著滿足,雖然從厲旭抗拒炯植觸碰的反應上,他是知道厲旭沒有嚐過性經驗,但是眼前,厲旭流露如此嬌羞的模樣,他覺得很可愛,很清澀,讓他看著更想疼他,呵護他~
其實厲旭有沒有被侵犯,圭賢並不在乎,甚至他預想著,沒有感覺的厲旭,不是沒感覺,而是那口私密的深穴,根本沒有被觸碰。
 
"為什麼你...你問我...這個..."低著頭,厲旭小聲又吞吐的問
"沒有嚐過,身體的反應就會更明顯。"
"我...我不懂。"厲旭抬起頭,呆亮那對閃爍疑惑的雙眸看著圭賢,要他把話說得更清楚一些。
"那你會覺得痛嗎?"
"痛?"未經事的厲旭,那所謂的痛他還沒反應過來。
"我是指...你那裡,現在有感覺到痛嗎?"
"沒有。"很難為情的,厲旭有點頓口的說。
"一點都不會嗎?你動一動,或起來走一走,看看痛不痛?"
 
雖然尲尬著,不過厲旭還是聽圭賢的話,動了動身子站起來走了二步,然後遙遙頭,面容又僵了滿臉的羞澀。
 
"厲旭...我想...那二個人可能並沒有對你做了什麼。"在接收厲旭給的答案和那身反應的肢體,圭賢微微綻露了溫暖的笑容,心頭也退去了最後一絲擔憂,慶幸的不是厲旭沒有被侵犯,而是厲旭不用再感到傷心難過與害怕。
 
"什麼?你是說真的嗎?"聽到這樣的答案,厲旭很激動的轉過身貼回沙發上,兩手慌慌的捉著圭賢問。
"嗯。"
"只是這樣你就知道了?你不要安慰我,我要聽真的,我要你很肯定很肯定的告訴我到底有沒有!"多希望什麼都沒發生的厲旭,他要肯定,沒有絲毫質疑的肯定!
 
"我不是在安慰你,其實...要是真的被侵犯的話,你那裡就會呈現紅踵甚至破皮,那樣你一定會痛,可是你說你不痛,所以..."
"是嗎?那你快幫我看,幫我看看我到底有沒有像你說的那樣。"
 
這話一出,圭賢愣著,下一秒厲旭也愣著,滿腦子迫切想知道真相的厲旭,這慌口拖出的話,直到看見圭賢掛著僵傻的目光一動也不動,厲旭這才知道自己失言了,這才浮上那個教自己光想就好羞好尲尬的畫面。
 
"如果你真的擔心,我...我就幫你看看吧..."僵傻只是三秒間,為掩下他和他的尲尬,圭賢故作淡定拿出正視的心態,矇蓋那團早已經飄到心火的瑕想。
 
一分二分三分...不吭不聲尲尬的厲旭身子蹦得好僵好僵,坐在圭賢的面前,羞澀的他臉夾慢慢燒紅了起來,還有胸口,心頭,就連吸呼都吐滿了羞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