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踹一腳接一拳後,看著厲旭窩縮身軀痛苦的樣子,跨在身上的男子趁勢伸手捉著厲旭的衣領勒起他,使出另一隻手朝著肚子再補一拳,讓這妄想脫逃的小子徹底失去還擊之力~
 
厲旭確實痛到無力了,由著男子捉壓他的肩膀,粗魯的撕開衣服...
怎麼辦.....滿滿的無助,驚恐慌措,厲旭很想哭,他好怕,好怕逃不了。
 
僅管絕望著,知道逃不了,可厲旭還是死撐不見力氣的雙手在掙扎,他不想放棄,他不能就這麼放棄...
來了,一個捉住他的手,一個跨在身上解著他的褲腰,拔扯他的褲子,厲旭不停的扭動掙脫,盲踢著雙腳,在褲子扯落的同時,胡亂一腳踹中了對方的性器,男子整個翻覆摔至床下~~
雖然成功的擺脫了,卻也惹怒了捉住厲旭雙手的男子,扭一手甩一拳再二腳踹,最後,被踢中陽具的男子走過來,掛著怒目緊握五指揮出他充滿火氣的拳頭~
 
這一擊厲旭暈過去了,接下來男子會怎麼對他,厲旭已沒有作主的餘地.....
 
。。。。。
。。。。。。。。。。。。。。。
。。。。。。。。。
。。。。。。。。。。。。。。。。。。。。。。。。。。
 
"厲旭,厲旭...厲旭!"
 
不知暈過了多久,感覺有人在遙晃自己,還拍著他的臉,一聲落一聲厲旭的呼叫...
 
".....嗯?"迷糊中厲旭睜開了眼睛,掛著無助的雙眸,撩看映入眼裡還沒清淅的面孔,氣虛語弱的吐一聲。
"呵~你可醒了!"
"你...?"一聲,厲旭還沉在慌忽中,抓著腦海的影像,愣看眼前他並不陌生的人。
 
不陌生的面孔,他是銀赫...
沒忘記圭賢的交代,要他留意寶娜,僅隔著一天才開始探查的人,銀赫從醫院跟著寶娜來到凡人酒吧~在匿身遠處中,看見站在角落私私竊語的兩個人,聊了什麼銀赫不知道,不過以為能有什麼好戲看的念頭,沒想到寶娜僅僅待了一會就離開?
 
繼續跟監的銀赫,沉悶的守看逛著閒街又再回到醫院的寶娜,彷彿酒吧那一趟完全不存在?
回到公司後,銀赫愈想愈覺得怪,感覺到事有蹊蹺,等到了晚上,銀赫再次來到凡人酒吧,打算試著去試探那位調酒師,看否能問出些什麼~
 
未料才到酒吧,還沒來得及把車子停好的銀赫,就在那門口看見厲旭和二名男子坐上一輛轎車?
淡看二名男子的表情,還有厲旭有些僵硬的肢體反應,銀赫覺得不太對勁,隨後一路緊跟著,同時也向圭賢告知他所看到的畫面,和不詳的預感...
 
不詳的預感,真是讓他給猜中了,也幸好即時和圭賢商量,想出了方法,借著特殊的關係,請託刑事警局的隊長,在緊迫的時間裡,先行施計嚇走二名男子,才得以從門而入。
 
"快起來吧,這裡可不能久留。"
 
這裡.....對,這裡!!!
頓刻起了驚覺的厲旭,顫亮徨恐的目光彈起背身,慌措的抓拉鋪在身上還有週圍的棉被,掩著,裹著一層布,他知道自己光裸的下半身。
 
看厲旭緊緊抓著棉被滿臉害怕無助的模樣,心有疑愣的銀赫,瞥眼掃過床上,發現一件被撕破看似內褲的小布料,還有床底邊的一條長褲...
 
銀赫看見了,厲旭也看見了~難堪的羞著一臉低下頭,在看見男子看明一切後,眶裡漸漸閃出了淚光,他好想大叫,很想哭,可是夠了,這身狼狽已經夠了,他不連再失了男人的勇氣...
 
銀赫拾起丟棄在地上的褲子,輕腳踏二步擱在厲旭面前,把臉和目光擺向一邊,靜靜等著沒有多說話。
厲旭從棉被縫裡伸出手取回長褲,也拿了那條內褲,可是想要穿上它時,一陣酸澀湧上心頭,忍住淚氣不讓自己哽出聲。
 
穿好褲子厲旭翻開棉被下了床,銀赫聞聲回頭看了看,看見厲旭那件身上被撕成了有一塊沒一塊的襯衫...於心不忍這身狼狽樣,銀赫姑且脫下自己的外套讓厲旭穿上它。
 
很快的,兩人盡速離開房間,朝著大門快步的走,不過趕忙走了幾步後,厲旭開始捧抱著肚子走,神情有些痛苦...
"怎麼了?"
"我肚子很痛,很冷。"
"是不是他們打你?"
厲旭點點頭,交錯雙手愈抱愈使力,身子愈縮愈壓低,難受得只想蹲下來哪都不去,不動。
"再忍一下,我的車子就停外頭。"
"嗯。"咬著牙根,厲旭哽忍的站直身子,繼續跟著銀赫,直到坐進車子,他馬上縮起兩腳,以雙手抱膝的姿勢給自己取暖。
 
車子啟動了,銀赫踩下油門開離了這間汽車旅館~
感覺到車子行駛的晃動後,厲旭才鬆下防備閉上眼睛歇著,面容也漸漸退去了徨恐,不再感到害怕,放心的讓這個帶他離開的男人一路載著他走。
 
開到到圭賢住所的大樓,銀赫停好車子,走到另一頭打開車門,拉一手把厲旭撐起來,扶著他下車,扶著他走進大樓,扶著他踏進電梯...
 
厲旭並不知道銀赫要帶他去哪,也沒有再多餘的心思去想,現在他只想把自己窩在棉被裡邊偷偷的哭,可沒想到在幾聲門鈴響後,打開的門,站在眼前落入眼裡的人竟然是...
 
"圭賢..."厲旭好愣傻,他沒想過會見到他。
 
站隔二身的距離,揪看厲旭憔悴氣虛模樣,掛在深遂裡的那雙眸很心疼,打從一個小時前,在接到銀赫來電的那一刻開始,對圭賢來說等待婉如身在火窟中,分分秒秒都在乞求多給一點時間,再快一點,再撐一下。
 
"先進去再說吧。"看著不動的兩個人,銀赫自己先說
 
趕緊的圭賢徹退一步,讓出步道好讓銀赫把人扶進屋子,可是厲旭縮著肩膀不願往裡跨,他根本不想在這個時後讓圭賢看見這樣的自己。
 
眼看著厲旭心慌無措的飄愣那對目光,愈來愈徨恐,愈來愈水亮,圭賢心也慌疼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一邊挨看厲旭的退縮和抗拒,一頭冷看亂了心腳的圭賢...銀赫暗暗地思忖,想了想,索幸乾脆把撐在手的厲旭直接推給圭賢,就讓他們自己去反應~
 
這人一推出去,圭賢下意識的騰出雙手去抱...
人抱到了,雖然框有石膏的腳站著有些不穩,可到了這樣的關頭,這條腿再痛也要死撐著把自己定住!
 
一投進了胸膛,暖暖的懷抱,圭賢把滿心疼的手力,厲旭就像是瞬間溶化的冰,整個小臉埋在圭賢的側胸裡,這刻當下,厲旭完全脆弱了,緊緊閉上雙眼咬壓下唇,哽著喉間想哭又不敢出聲的倒吸一口又一口,拉著無聲的淚泣。
 
"沒,沒事...沒事了。"感受懷裡微微發顫的人兒,圭賢鎖起了一道很深的皺痕,他的心好疼。
"到沙發歇一會,嗯?"
臉貼胸口厲旭點點頭,聽著圭賢的話,不再抗拒的踏進屋子。
坐到沙發上,圭賢拿了條棉被讓厲旭鋪著取暖,架出手臂讓他安心的靠著他~
 
"我進去的時後,他已經被打昏了,本來我要直接帶他去警局備案,再順便帶他去驗傷,不過我看他..."
"他現在這個樣子,不適合錄口供。"
"可是還欠個筆錄,隊長等著說。"
 
語末後,圭賢銀赫兩人都看向了厲旭,看看他的情緒,在此刻是否安穩。
 
"厲旭,你可以嗎?"揪鎖的眼眉透滿了擔憂,圭賢實在不忍心要厲旭在這時後把事情重述一回。
"我不想去警局,這事...不要報警好嗎?"
"你可以不報,只不過剛才為了救你,我們是仗著警察小隊的名義,在沒有證據也沒有搜索票的情況下謊報訊息,在情理上要給隊長一個交代,說明事由。"銀赫解釋著。
 
"那我應該怎麼做?"
"我這有枝錄音筆,你對著它說。"銀赫從口袋拿出一枝筆,亮在厲旭面前。
"說?我要說什麼?"問一聲答一聲,滿滿無助,厲旭整個人整顆心都很累。
"厲旭,你只要照實說出怎麼遇上那二個人,他們怎麼把你抓走...然後...做了什麼,那就可以了。"圭賢取走銀赫手拿的錄音筆,一邊說一邊提起厲旭的右手,將它放至厲旭的掌心。
 
手握錄音筆,厲旭愣著開不出第一句,他不知要從何說起...
一旁,銀赫安靜的走到廚房,泡了杯咖啡喝著,特意把自己支開好讓厲旭換一個自在,鬆下心重述事發的經過。
 
過了幾分鐘,已經按下的錄音開關,厲旭遲遲還沒有吭出一句,緊緊拉著眉梢面容有些難受,被男子又踹又揍的身體,他還在痛著...
 
"厲旭?"圭賢小聲的喚喚他,把手撫貼在厲旭的掌背上,輕輕按壓,暫且將錄音系統停止。
"我....."
"如果說不出口,那就別說了。"
"你確定嗎?他現在不說隊長遲早會來問他,你是想讓他坐在偵訊室裡說嗎?"呆聽著圭賢感情用事的話語,忍不住銀赫插上一句話,提醒他這不應該。
 
"不要,我,我說。"一聽到偵訊室,厲旭就慌了,連忙拖口的答應,忍著挨了一頓打的痛,看了看手裡拿的錄音筆,再次按下開關,嚥一口酸澀後,慢慢道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