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裡是不是有了別的男人?"
 
炯植攤白不及掩耳的一聲質問,戳著厲旭這雙眸藏不下心虛,呆口慌眼愣愣的看著炯植,吐不出話...
 
"呵~~你愣了?那就是有了?"看著厲旭敗露的神情,炯植瞬間鎖起了眉頭,扎刺的心他痛了,遙了一下頭無力的吐出話語,可笑這事實,他真的很失望,不過只是假想,猜測,沒想到真是這麼回事!
 
"沒有,我沒有!"厲旭心慌的補回反應,不管有沒有,在炯植面前,心裡只剩一個譴責,什麼心都不允許被自己認同。
"厲旭,你知不知道要看出你說謊的樣子有多容易?"
 
還死撐嗎?厲旭的心思已經亂了套...
 
"那個人是誰?是不是上次撞傷進醫院的那位?"這話一出,厲旭愣亮了一眼
"老是纏著你我就知道有問題。"看見這一眼,炯植繼續把話套著說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他只是--。"厲旭真慌了,未顧算炯植會連想到圭賢,心急想解釋的他,話到一半即被炯植套出拖口敗露的事實。
 
"你承認了?我早說過那個男的對你有意思,你不信,偏要留在醫院照顧他,才多久而己,你就變了?說了那麼多全都是藉口,想跟他在一起才是真的!"
 
"不是,不是這樣!"聽著炯植一句又一句的來,厲旭手慌心亂的捉著炯植的手袖,眼掛委屈無助的遙著頭,請訴那不是他想表出的原意。
 
"你喜歡他是嗎?去啊!去找他啊!"
"小植,你不要這樣好嗎?我沒有---"
"夠了...我聽夠了!"怒聲一吼,炯植擺開厲旭揪抓的雙手,跩身不再回頭的走向車子停放處,留下厲旭一臉慌傻的愣在原地,目送炯植的背影直到坐進車子裡邊,車子呼嘯的離開了,加速的油門聲都能聽出炯植爆衝的火氣。
 
回頭,凝望前方無際的大海,厲旭臉上的眼眉揪著一道很深的皺痕,難受面對炯植的斥責,加注的錯,處在模糊點,他無話可辨...
 
確實,他是起過分手的念頭,也確實圭賢走進了他的心,可是兄弟情絕不是個藉口,無奈存在的問題錯在自己從沒好好去正視。
 
炯植離開之後,厲旭一個人靜靜看著淒黑一片的汪洋,不知道待了多久,只是海風吹得讓他覺得冷了,才想到縮回車上避寒取暖~
起動車子看看後罩鏡,在轉動方向盤踩著油門時,瞥見一直擱在車上忘記拿在身邊的手機,厲旭打回空檔鬆下腳踩的油門,拿起手機愣愣的看著,心頭浮起了掛念,不知道炯植現在怎麼樣了?
會不會在傷心?是不是跑去酒吧喝酒發洩?相信炯植一定對他很失望...
 
已經端上台面的問題,雖然再折騰都是避不開的過程,可到底是幾年的感情,怎麼可能少了牽掛...
 
嘟嘟~~~嘟嘟~~~
 
"喂,哥,我是小旭。"
"什麼事?"
"小植有找過你嗎?"
"沒有啊,怎麼了?"
"呃...剛才我們有聊一下,我想...他心情可能不太好。"
"你跟他說什麼了?"
"你別問了,你就幫我打個電話看看他現在怎麼樣了。"
"我正在看診。"
"那...等你職完班再打吧。"
"OK~"
 
沒好意思在這時後騰出關心,厲旭轉託哥哥希澈,但求炯植在哥哥的開解下,心情會好一些。
 
擱下電話後,厲旭即便開車返回住家~
沿路上,厲旭嘆了幾口長氣,懊惱著一顆矛盾的心,想要放手,可等到真的要放手時,心裡又掛念...突然間,厲旭覺得愈來愈不了解自己。
 
------------------------------
 
醫院......
 
一雙高根鞋的走踏聲踩得急促,屏氣鼓胸吐不出那口心慌,趕到醫院寶娜扣著提包,挑眼掃看醫院高掛的標示,左拐右彎的趕到外科手術房,站在門外抬頭看著那盞紅燈,等不及想知道情況的她,一看見有護士還是醫生從裡邊走出來,即便伸手抓著就問~
 
"朴炯植他現在怎麼樣了?他傷得重不重?手術順不順利?有沒有危險?"寶娜很擔心,連著幾聲不停的問。
 
凌晨一點,準備瞌眼入夢的深夜裡,寶娜接到了炯植從醫院打來的電話,告知在開車時擦撞了道路上安全島,已被救護車送至醫院準備進行手術。聽到這突發的意外消息,驚愣中寶娜趕緊下床換穿衣服,速速前往炯植所指的醫院。
 
二小時後,手術房敝開的門,寶娜終於看見護士推著病床出來,麻藥未退的炯植還在昏睡~
"醫生,他怎麼樣?"
"他的左手臂因為瞬間撞擊有脫臼和輕微骨折,已經給他接上,這幾天盡量不要擺動就會恢復,不過左腳就比較麻煩,車門擠壓劃破一道深有二公分長二十公分的傷口,右腳也有幾處比較小的割傷,另外小腿骨也有斷裂的情形。"為炯植執刀的主治醫生向寶娜說明病人的情況。
 
"這麼嚴重..."
"是挺嚴重的,幸好沒有內傷出血的情況,外傷比較好處理,後遺症也少一點。"
"那...這大概要在醫院住多久時間呢?他本身是外科醫生,傷的地方會不會影他以後工作?"
"妳不用擔心,這些都是外傷,只要住個一星期,出院後回家好好休息調養身體,很快就會好的。"
"哦...謝謝。"
 
醫生交代完離開了,聽過炯植的傷勢狀況後,寶娜暫且鬆了口大氣,跟著幫忙護士一起將病床推到安置的單人房。
 
護士離開後,寶娜獨自待在病房,等著幾小時過後才醒來的炯植~~~
 
"好好的怎麼會撞上安全島了呢?。"
"沒什麼,車子打滑來不及拉回來而已。"
"真的只是打滑嗎?醫生說你還喝了酒。"
"......"
"你不是去找厲旭的嗎?怎麼會跑去喝酒?是不是他跟你說了什麼,讓你傷心了,你才跑去喝酒。"
"別瞎猜了,這不關他的事。"
"OK,不關他的事,那你撞車受了傷這麼要緊的事,選擇叫我來,是沒想讓他知道了是嗎?"
"我不想嚇到他。"
"這時後你還替他著想?"
"別再說了。"
"我看你怕他內疚吧~"
"......"
"你不是很在乎他嗎?為什麼不告訴他?讓他內疚,貼身24小時全心全意來照顧你不是更好?"
"......"
"而我呢?我算什麼?我不過是你的床伴罷了!你確定你敢讓我在這露臉嗎?"
"如果妳打算跟我吵這個問題,那妳回去吧。"
 
這一句,寶娜就安靜了,沒再吭一句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輕吸輕吐幾口氣,逆來順受吞下咀邊還有的委屈,病房裡誰都沒有再說話。
 
片刻後,寶娜擱下手提包,拿起一旁放置的保溫壺,默默走到茶水間倒了些溫開水回來...
 
遞上水杯,炯植把手覆在寶娜的手背上,輕輕揉握在掌心裡~
這個動作,手裡的溫暖讓寶娜嚐到了一絲安慰,他知道炯植在對她說抱歉...
其實她不是真的想要厲旭來照顧炯植,在事故發生時,確實很欣慰第一時間炯植選擇了通知她,可是只一想到自己在炯植心中的份量遠遠不及厲旭時,寶娜就無法嚥下心頭惹上的酸楚。
 
"在你做手術的時後,護士把你的東西交給我,這手機響了二次,我看過名字,是希澈打給你的。之後來到病房,你還沒醒的時後,當中希澈又打了二通,好像急著找你。"說著話,寶娜將手機交給炯植。
"是嗎,妳接了?"
"我不能露臉,又怎麼會接你的電話?"
"....."拿過電話,聽完寶娜轉述手機來電的訊息,炯植拿著手機陷入沉思,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回覆電話的動作。
 
-----------------------------
 
隔天早上.....
 
"哥,你昨天打了嗎?"
(打了啊,不過電話沒人接。)
"你打了幾通?"
(有三通吧...怎麼了你們,是不是又吵架了?)
"我不想說,你再試著連絡小植好嗎?"
(你要是真擔心就直接打給他嘛,咱都一起長大的,就算有什麼不對,說一說溝通一下,沒事的。)
"我知道,總之你先幫我找找他就是了。"
(OK,連絡到人我再告訴你吧。)
 
擱下手機後,厲旭深嘆一口氣,吐出整夜積壓的鬱結,輾轉一覺醒來後,這就馬上撥給希澈關切炯植的去向。
 
站在鏡子前準備著衣出門的厲旭有一點擔心,默默想著炯植不肯接電話的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不想理會他,所以連哥哥的電話都不肯接嗎?
看來炯植真的很生氣,很失望...
 
再拿起手機,厲旭愣愣的看著,沒有想要撥打的動作,只是在心裡有份念頭,想打一通電話給炯植問問他...
自知時間和時機這通電話都不該他打,也沒好意思打,對著手機看不過是在扎掙這份理智。
 
就這麼的,厲旭掛著牽掛出門,到樂行教課直到下午,沒想找任何人的他,開著車子安安份份的返回住家。
 
到了晚上,希澈告知還未連絡上炯植的消息,讓厲旭心頭的不安更多了幾分,不知道為什麼,也不是第一次吵架,過去就算連著七天不見人影,他都沒有像現在這麼擔心,炯植會不會有什麼事呢?
 
再也按耐不住的,厲旭不再顧著給彼此冷靜的應該,拿起電話就撥~~
 
嘟嘟。。。嘟嘟。。。嘟。。。。。
 
響了好幾聲,還連著打了三次,但是一通都沒有接上...
炯植到底怎麼了?是真的不理他了嗎?就算做不成情侶,可這十年的交情,一起成長的玩伴,也不要了嗎?
 
"哥,你再試幫我找找他好嗎?小植現在連我的電話也不接了,我不知道他是打算再也不理我,還是出什麼事,我真的很擔心。"
(你別想那麼多,放心吧,一會我找他的同事問問,沒事的。)
 
愈想愈不安心的厲旭,忍不住又再找上哥哥希澈,不管彼此將來是分還是離,他現在只擔心炯植的安全。
 
----------------------------
 
醫院.....
 
鈴鈴~~鈴鈴~~鈴~。
 
炯植眼掛冷漠的目光,看著掌握的手機一聲響過一聲,直到音熄了,都沒有接下電話。
這樣的情形,坐在一旁的寶娜已經看了很多次,雖然好奇想知道來電者是誰,不過心裡多少也能猜得到,以炯植目前的心情,除了希澈,最有可能讓他沒打算連絡的人應該就是厲旭了...
 
"不回電話嗎?"僅管猜得到,寶娜還是多咀敲問著,她想看看炯植會有什麼反應,會怎麼回應她。
 
炯植什麼話也沒說,有那麼點莫奈的把手機放回桌子上,懶下身子靠在扳立的床鋪,帶那平淡的眼神看著掛在牆壁上的電視。
 
默看炯植的反應,寶娜心裡浮上了一種優越感,不管是希澈還是厲旭,在他們急著找人的當下,她就在他身邊。
 
鈴鈴~~鈴鈴~~~
電話又響了,冷瞥一眼寶娜心想(都不接了還不死心,窮追猛打真是一點個性都沒有。)
 
這一通炯植依然選擇放掉,眼神中有一些遲疑,內心上他不是不想接,只是他確實不想讓厲旭知道他撞車而多生自責。
 
滴滴~!
響不停的來電熄了音之後,這會手機響起了訊息提示聲,電話沒打算接的炯植,那簡訊看嗎?
 
(喂,找你一天了,同事說你請假,現在是什麼情形?要是不想麻煩我一個一個找,就立刻打給我。)-希澈。
 
簡訊是希澈打的,看這擺明不罷休的命令式口調,這還能不理會嗎?
 
"你甘願啦?電話不接也不回,搞什麼!知不知道這樣很讓人擔心!"
 
手機一撥,電話一通,希澈隨即拖出意料中的話語,炯植安份的拿著手機聽,沒想頂咀。
 
"你現在在哪?"
"我在仁大醫院。"
"啥,在仁大醫院?你去那幹嘛?自己工作的醫院不待,還跑到另一家醫院去,不會是連工作都換了吧!"
"沒有,我只是昨天撞了車,受了點傷,在醫院治療而已。"
"什麼,撞車?!是你撞人還人撞你啊?"
"沒有人撞我,是我自己撞上分隔島。"
"不是吧你,怎麼弄的,睡著了還是喝酒了。"
"....."
"你住幾號房啊?我這就去找你~~"
"現在?"
"不然我還挑日子嗎?"
"我在七樓720號,這事你先別跟小旭說,我不想他擔心。"
"你還知道他會擔心嗎?過去再跟你算。"
 
在兩人講完電話擱下手機後,炯植看了看寶娜,眼神有份顧忌,準備要來探視的希澈,為避嫌,他必須支開...
 
"寶娜。"
"你要叫我走,對吧。"
"等他走了我會打給妳。"
 
寶娜鎖眉擺頭的垂下了目光,落到要躲躲藏藏的身份,心頭的滋味真的很不舒服,不過這口氣她還是吞了,揪著一副無奈又委屈模樣,帶氣而不敢使力的拿了包包就站起來,轉身跨一步要走時...
 
"對不起。"炯植牽住寶娜的手捥,,表出他的歉意。
"有什麼用?這不是都說好了嗎?我不能露臉嘛,不用你說我自己知道。"語末,寶娜把手抽回,不拖不磨識相的離開了病房。
 
刷空的手掌,炯植沒再有任何攔下人的動作,揪看寶娜帶上委屈離開的背影,那一開始定下的遊戲規則,炯植忽然覺得他似乎做不到潚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