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出一句,淡看寶娜聽話的安靜下來後,炯植這才放心接下厲旭的來電...
 
"厲旭,你找我?"
(你在忙嗎?)
"沒,沒有...有事?"
(我...我想找你聊聊我們的事。)
"現在?"
(如果你方便的話。)
"你人在哪?自己開車嗎?"
(嗯,我有開車,我...我想到XX海邊,很久沒去了,我們在那見好嗎?)
"好,你等我。"
 
對話結束了,電話也切斷了,但是手機還擱在耳邊...能感覺電話裡的厲旭,氣語上有些低落,這八天不見,不聞不問的人,說要聊聊彼此的他,究竟想說些什麼呢?
疑愣中,炯植有份期待,也有份不安...
 
"你還做不做?"
"....."
"呵~這通電話真消火,我想你是做不了了。"感覺到身體裡炯植那把火熱不再飽滿硬挺,寶娜不帶期望的冷呵一聲,諷刺炯植也諷刺自己,不等炯植抽出分身的推著胸口,徹開彼此交合的身體,黯然的坐在床邊拿起煙包,取出一根點上,披掛落漠的心,安安靜靜抽著這根煙。
 
炯植沒有說什麼,僅僅看了寶娜一眼,把著沉默退下床,拎上一條大毛巾走進浴室。
 
背身對著炯植,寶娜眼裡的目光還算堅強,自知炯植不會來哄她,知道不會有一句解釋,知道人已經走進了浴室,也知道一會出來會穿回衣服,更知道接下來就是離開這間屋子。
 
短短十分鐘後,炯植走了...如她所料不吭一聲的走了...
呵~寶娜抿著雙唇笑了笑,把淚鎖在喉裡,只準提醒自己這是早有的約定,
可以爭什麼?要求什麼?多些什麼?
她沒資格,沒有份量,什麼都沒有!
 
 
-----------------------------
 
電話的另一頭,和炯植說完擱下手機後,厲旭馬上下到百貨公司停車場開走車子,而沿路上他還在思考怎麼對炯植表達他所糾結的困惑~
 
十來分的路程,早一步來到海邊的他,對著不見盡頭的大海,心情就像潮汐般,一波湧上一波退去,漲落間盼不著一刻平靜...
 
真的錯了嗎?
反複想著又想過,厲旭還在想,還在質疑和炯植所滋生的感情不在愛的基礎上。
然而~潛意識慢慢浮上的現實面,如果真錯了,那是不是就能解釋為什麼抗拒了炯植的觸碰?
 
難道...對圭賢就不會抗拒嗎?
 
想到了這裡,厲旭靜在心裡,默默感受對他做出一樣親蜜舉止的兩個人...
同樣的摟抱,同樣的吻,炯植和圭賢...
 
隨著畫面一點一點流入心悸,回想和炯植擁抱接吻時,透在厲旭眸裡的影子有一點模糊,感覺也有一點模糊,他不太記得起唇裡的甜蜜,可是...他記得心裡等著抗拒的那種不安,會不自覺的縮起身子,會退却,會...
 
這刻,厲旭打住思緒再感受記憶中的感覺,愣掛的眼瞳有一點驚訝,原來自己是用這樣的心態來面對炯植求歡的舉止?那圭賢.....?
 
沒有,圭賢沒有對他求歡,他只是...只是用吻要讓他明白,用吻告訴他...他愛他而已。雖然第一次圭賢確實把他嚇到了,但這一次圭賢沒有再野蠻的強吻他,抱著他的雙手力氣很輕,很溫柔...
 
。。。。。。。。。
。。。。。。。
。。。。
 
憶著,厲旭不自覺交錯著雙手環胸取暖,彷彿剛剛才離開了懷抱,身上還留著圭賢的氣息,傻呼呼的掛愣那口慌,擺空了兩眼定著身子動也不動的倚在欄杆前,惹上的畫面隱隱竄至了心悸,愈跳愈加快...
那是第一次,真是第一次...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有了反應。
 
怎麼會這樣...他根本沒想那麼多,就算過去和炯植相擁相吻,也只是單純感覺心裡有份溫暖有份甜,從來他就沒想過要有什麼反應,為什麼和圭賢會...
 
是因為人說的喜新厭舊求刺激嗎?
不是,絕不是!
對圭賢他是沒有渴望的,沒有預警的,沒有.....
 
陷在這一刻,這一種感覺,這二十天以來,這莫名之中,每一天圭賢扎進心房裡的情絲,勾著畫面慢慢的燃燒,一點一點浮上了心頭...
 
(圭賢.....)
 
一聲圭賢哽在喉間,厲旭吐不出一個氣,不敢再想下去,但他知道,他才知道!圭賢在他心裡的感覺是那麼的濃,那麼深刻~
 
"厲旭!"
 
耳後,身後,一聲厲旭...這聲音好熟......是?
 
還沒來認清,厲旭就急著轉身看去~
 
"圭...小植..."這眼回眸,差一點就溜出掛在心裡的他,厲旭趕緊頓下聲把沒拖出口的賢字哽在咀裡,有些心虛的填上小植二字。
 
"怎麼,你的眼神好像認錯人似的?"愣看厲旭眼裡的落空,小植沒有遲疑的把話就問。
"沒什麼,剛剛喊我的聲音很像...像我哥的聲音,我以為他來了。"為掩飾心虛,厲旭硬是把希澈推上來糊過炯植植的質疑。
"像希澈哥?不是吧,這一點都不像,OK?"
"大概是這裡風大,我聽錯了。"再一句,還是圓著謊。
"知道風大還穿這麼少?"說著,炯植脫下自己的外套,體貼的披在厲旭肩背上,沒想去糾結落空的那一記眼神。
 
"不,不用了,你也會冷的。"厲旭將外套遞回,沒有接受炯植送出的溫暖.
"要是能讓冷到感冒那更好,這樣你就會照顧我了~"
"....."厲旭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好
 
"知道嗎?你已經很久沒有關心我,我都快忘了那是什麼感覺。"
"對不起,我...我沒想那麼多。"
"就是知道你是這樣的心,一直我都不會要求你什麼。"
 
厲旭又沒話了,看著炯植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拿出依如往常的態度,這讓他實在不知道也忘了自己最初的困惑。
 
"接到你的電話,我真的很開心,積了幾天的悶一下子都散了。"
"是嗎?那挺好的..."已經亂了套的厲旭,沒氣的隨話回應,想說的他知道已經說不出口。
 
可厲旭不知道,掛在他臉上那對沒了焦距空洞的目光,同時也落在了炯植的眼裡,不過是忍著當作沒看到,儘管瞞不了內心扎刺的感覺,炯植還是扛住了平靜的情緒來面對厲旭。
 
"但是在路上我又有種不安,不知道突然找我來,你會跟我說什麼?"
 
說什麼?該從何說起?
已經凍結的勇氣,厲旭難再其口...
 
"不會是跟我說分手吧?"
 
小植忽然拖出這麼一句戳中內心的話語,來不及掩下的心虛,厲旭愣了...不擅說謊的他,這一時間塞不出一句來反應。
 
"你這反應...好像讓我說中了?"壓著扎痛的心,炯植進一步把話套著說
"不是,我不是要分手,我只是想弄清一個感覺。"否認的話厲旭沒有說謊,他確實不是為了分手而來。
"感覺?什麼意思?"
"昨天,阿姨告訴我,叫我們要好好想一想..."
"嗯?想什麼?"
"想想我們的感情...是愛情,還是兄弟情。"
 
厲旭問了,順著帶上的情緒,厲旭總算說出了他最困惑的癥結,可這聲語落之後,
炯植也靜了,以為的愛,厲旭沒想過的定位炯植也一樣沒想過!
然而,是不是這樣就得抹煞彼此走過的真實?
 
呵~這算什麼恍然?
冷哼一聲吐在心裡,炯植感到無奈又無力,想當什麼都沒看見去漠視厲旭的變化,卻還是無法不去面對,借過幾分鐘再一次炯植扛下平靜,臉掛黯然沉重的口語反問厲旭...
"那你想好了嗎?"
"我不知道...你呢?你覺得───"
"重要嗎?如果不是起了質疑你會來問我嗎?"
"....."
 
"二年了,我怎麼對你,難道還不夠讓你感受?呵~~我真失敗!"
"我知道你很好,但是...常常我都會感到很抱歉,我無法做到和你一樣的付出。"
"一對戀人本來就是愛人與被愛,我愛你多一點付出多一點,這有什麼問題?這跟兄弟情有什麼關係?"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每次親蜜的時後,我都做不下去?"
"你問我?呵~這應該要問你自己到底在害怕什麼?"
"我就是不知道!我不是沒想過,好幾次我都很無奈,究竟然問題出在哪裡?直到阿姨告訴我的時後,我忽然才覺得我們..."
"....."
"其實...每次吵架不管是你不認同我做法,還是最後遷就我,而我...總是沒有理會你有多生氣,也少有在乎你的感受...這些都讓我覺得我們之間有很大的距離。"銜著這口勇氣,厲旭把積在心裡的話全說了出來,說得炯植不止兩眼,連心都愣了...
 
雖然不否認厲旭說的事實,但是對他來說那都是可以溝通可以解決的事,但那所謂兄弟情,這教自己真心真意的付出,情何以堪?
難接受的,炯植擺下目光,擺著沉默,什麼話也說不出...
 
"你怎麼不說話?"
"你要我說什麼?說了你就會認同嗎?"
"....."
"你想分手什麼原因都好,為什麼要用兄弟情來抹煞我給你的愛?"反控厲旭拿來當藉口的理由,炯植語重心長心又痛的說。
"不是,我不是想分手,我說這些只是想知道我們的問題到底出在哪。"
"很簡單,就是你的心根本不我這。"承受這一刻心寒,炯植毫不愇言的說。
 
這句,沒回應的厲旭暗暗愣了心,沒想過炯植會把話說得這麼直接?!
 
"你坦白告訴我,你心裡是不是有了別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