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漸黑了,厲旭還沒想回家,他開進了百貨公司,一個人漫無目標的逛~
想買什麼?沒有打算...想吃什麼?他沒胃口...
靠往欄杆倚掛兩手,目無焦點的看著前方,而腦子裡反覆翻過幾句教他不得不想的話語。
 
(那你想怎麼樣?矇蓋自己的心,然後維持現狀繼續和小植在一起?)
 
或是...
 
(把收心回來,一切回到原點,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想到了強仁的這句話,厲旭感覺他的心就像被掐住般難以呼吸...
 
(厲旭,我捨不得你,我知道你也有的,是不是?)
捨不得...他也是的,但是捨不得又能做什麼?
不顧一切的去找圭賢?接受他?
 
那炯植怎麼辦?
把他放下?不理他的感受跟他分手嗎?
 
怎麼可以...
 
炯植沒有錯,怎麼能夠為了自己的貪戀,為了自己出了軌的心去傷害一直都對他好的人?
在情在理厲旭過不了...
 
(你走?然後回去繼續跟一個不了解你,不懂你的人在一起?維持現狀繼續騙自己去愛這個人?)
(為什麼你寧願選擇你不愛的人?)
 
如出一轍的話語,就連圭賢也這麼以為,難道。。。自己真的不愛炯植嗎?
想到這裡,厲旭的眉間又揪出了皺痕,這是有多傻,傻到只有自己還看不透?
 
(是不是真的非愛不可?也許你會發現只是兄弟的感情,並不是你們所感覺的愛...)
 
腦裡飄過阿姨的一昔話,再次勾起了厲旭的恍然,從未驚覺到的錯愛,那所謂的兄弟情,真的錯了嗎?
 
困惑中,厲旭拿出手機,慢慢滑開瑩幕,捧握的手指很猶豫...
 
嘟嘟...嘟...
 
短促的猶豫後,這電話果斷的撥了,厲旭不願再哄著自己,遷就面對為難的惰性,
雖然...他還沒有想好...
 
-----------------------------
 
柔細白淨的纖纖玉手,一釦一釦解著男人襯衫上的釦子,明亮嫵媚的雙眸柔柔牽著咀角,寶娜帶這雙手這抹笑容,站在炯植的身前,小手五指間的每一分力,每一眼透出的目光都散滿了嬌氣~
 
靜著,靜靜的看著...
炯植睜垂一雙迷醉的眼神,眼前的女人,乖巧溫馴嫵媚動人的模樣,都在填滿他內心的空缺。
 
自私嗎?
對兩人來說存在的關係,是建立在你情我願的遊戲規則~
規則裡,炯植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至於寶娜需要什麼?他沒必要知道,一切都是各取所需,沒有誰欠誰。
 
解開了襯衫的扭扣,寶娜迎上雙唇,在炯植的唇葉上磨了磨,鑽入唇縫勾著舌根交纏了一下,再順著下巴小觸輕吮的慢慢把吻帶至結實的胸膛,溜出舌尖逗弄著男人也會敏感的激凸...
輕輕含咬一口~寶娜聽見了炯植迂吐的悶嗯聲,滿意的挑一眼嫵媚,飄看那道吞滿渴望的喉結,帶上唇含住炯植性感的喉結,順帶一手伸進褲腰裡,撫握炯植那根微微脖起的分身,輕手揉撫漸起的火熱。
 
低吟的嗓門,忍著男人的矜特,炯植嗯出薄弱的慾息,再吞一口渴望緩下燃燒的熱度,兩手一騰彎腰抱起寶娜,不讓她繼續把玩開始叫囂的慾望。
 
"我還沒幫你呢~"
"夠了。"
 
簡略一聲,沒再一句多話來打擾,炯植掛著冷面騰抱寶娜來到床邊,摟著她疊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將裙子往上撩撥扯下了底褲,沒有任何前奏的直接掏出那把火熱,對準兩腿間的陰處直接戳入~
"啊..."少了滋潤的花肉,這磨擦寶娜很痛,禁不住挨叫了聲,可這聲痛吟並沒有絆住炯植的心,整根沒入私處後,炯植即便抓握寶娜纖細的蠻腰,定住身子使勁上下擺動。
 
"別...別這樣。"難忍磨擦在乾澀穴壁惹上的灼熱,寶娜無處抵抗的捉著炯植兩肩上的襯衣,聲吐求隢。
"妳不喜歡嗎?"
"很痛,不要這樣好嗎?"
 
這聲...擺掛冷面的炯植,冷冷看著寶娜委屈的面容,請訴的話語,不知道為什麼,炯植臉上的表情更多了幾分冷凜,比起剛剛失了溫柔的侵入,更加注幾分力狠狠的,整根抽出整根沒入~
知道寶娜不舒服,可他沒辦法,他沒法控制此刻惹上的情緒...
 
"啊~~嗯~~小植~~嗯~~"喚不著的溫柔,寶娜心裡有數,選擇隱忍的她,把頭埋在炯植的頸肩裡,默默咬住下唇吞哽著,嘶出一聲又一聲不失愉悅的呻息。
漸漸的,炯植慢下來了,撫在腰間的雙手,釋出了那麼點溫柔的力道,將寶娜更貼一些的抱在懷裡。
 
"別生氣。"棲著小臉,寶娜細聲的說,她不知道自己觸犯了哪一點,但知道厲旭是他和炯植之間最大的禁忌。
"傻瓜,痛~你可以拒絕我,或是把我推開還是咬我一口都行。"
"我不會這樣對你的。"
 
炯植沒有接話,摟著寶娜輕輕擺動身子,吮吻柔軟的酥胸,不再粗魯的戳著嬌嫩的花穴。
 
"啊~~小植,嗯~啊~~嗯~小植...啊~~"感受炯植還給她的溫柔,寶娜嬌喘的歡愉吐得輕盈了許多,棲著小臉蛋倚在炯植的肩上,白晳的雙腿像無尾熊一樣環著背腰,她愛他...比起磨擦的痛感,喜歡他更深入一些的填滿她,狠狠要了她佔有她,那是能在炯植身上當作是愛的方式,哪怕只是肉體。
 
賴過一會,寶娜放下扣在炯植腰上的雙腿,不讓他太累的撐著她擺動,寶娜自己動著身子,讓炯植輕鬆一些享受兩身交合的快感。
 
"累不累?"
"不累..."
"躺下吧,讓我來就好。"
 
就是這一份的體貼,就算只是肉體上的愛,能夠嚐到炯植流露一點點體貼,寶娜都很珍惜,很滿足。
 
體貼的心意,呵護的雙手,炯植扶起寶娜的小腰將她輕輕躺下,覆下唇葉呵護般的在額頭親一口,順那鼻樑輕輕滑至尖頭,暖暖的掌心,炯植很溫柔的撫在耳邊,帶上唇吻過臉夾,挑吮著已經泛紅的耳垂~
 
"嗯~~"
 
一聲迂喘的呻息,炯植挑一眼瞥看寶娜瞇垂的雙簾,心頭有份滿足,繼續著把吻帶到了咀邊輕輕磨著那口渴望...等不及舌根來潛入的寶娜,小挑舌尖的微微溜出唇縫,勾著炯植闖進潤唇索取她的甜。
炯植柔柔的愣亮了一笑,眼角咀角扯上一抹自信,探出舌根慢中挑一口吻一口,不急著敗倒這口誘惑,擺下一手撫至大腿內側,往裡摸索輕剝嬌嫩的花瓣,伸出中指貼在花蕊上畫著小圈圈反覆的揉撫輕磨...
 
"小植...嗯~~不,嗯~"一吐一哽,忍著迫至雲端的敏感,寶娜難受得叫不出一個暢快,陣陣酥麻從心口散至全身,好冷,冷得她崩緊了骨子,直掐炯植肩臂,使不出一個力發洩體內不斷爆衝的血液,想要又想逃,一會頂起了小腹,一會扭著腰,縮起了大腿又敝開大腿,受不住空洞的知覺,寶娜彎起膝蓋把腰撐了起來,要,她好想要,想要被填滿,立刻...
 
感受身下人兒求愛的反應,眼裡炯植又勾起了一分滿足,慢慢放過已經透紅的唇蒂,併著二指滑進花穴~
 
"啊~~"寶娜毫無矜持的放聲一吟,縮著花徑索討更緊密的包覆
"這麼快就忍不住了?"感應埋在花穴被緊緊咬住的手指,炯植惡趣的在裡邊逗弄,勾著寶娜的慾口
"你這兒那麼硬,撐著不難受嗎?"不甘勢弱的,寶娜伸手撫握炯植的分身,一上一下來回的套弄,嘟著灑嬌欲滴的小粉唇說。
 
"呵~還沒呢。"說著,炯植將兩指更深一些侵入花穴裡邊,伸入淺出柔中帶力的戳著愈來愈飽滿的花壁。
"啊~小植,別~別再~~我~~小植~"寶娜很難受,嬌喘連連的吟吐呻叫,夾著雙腿不受控的扭著腰,躲著,反抗著,不想聽話的等著被滿足。
 
"嗯?"挑一聲,抽動的手指沒停下
"你再不來...我...啊..."
"你怎麼樣?"使壞的眼神,炯植不斷搜著裡邊尋找敏感的G點,使壞的加快速度和力氣。
"停...停!"
"又被我抓到了嗎?"
"來嘛,我好難受哦~"
"小妖精。"
"是啊,我就是來擄惑你的妖精。"
"呵~"
"植,我想要你..."
 
炯植寵溺的笑了笑,退出沾滿蜜汁的手指在花口圈抹了幾下,再跨進膝蓋撐開寶娜的雙腿,捧握分身頂在花唇上,挺腰闖過花瓣沒入蜜穴,朝著被他抓到的敏感處,有一下沒一下的頂著末端,在飽滿花徑裡迂迴,加深加快的磨抽著~
 
這時...房裡...忽來一聲...
 
鈴鈴~~~鈴~~~
 
擾進的鈴聲,沉在慾海中的兩人都愣了一下,同時朝那聲音來源的手機擱放處看去...小植慢慢放下了埋推的速度,寶娜也停止了呻吟,炯植把手伸長拿下右邊床頭櫃上擱放的手機,看看是誰打來的電話~
 
靜看停在她身上不再擺動的炯植,疑慮中寶娜小挑眼的用那余光瞥看瑩幕上閃出的來電者...厲旭。
 
(又是他...)寶眉揪氣的皺起眉梢,不甘心相愛的肉體被打擾,寶娜挺起了身子,雙手環抱炯植的背胸,壓著他貼向自己,洋著灑嬌的模樣,淘氣的唇邊伸出舌尖輕挑細舔,晃著嬌軀扭腰擺臀不讓炯植冷却那把火熱~
 
"嗯,嗯~~嗯~~"惹火的吟聲,輕輕的,寶娜吐得又柔又嬌媚,勾著炯植不讓他飄了心接下這通電話。
 
"噓,別吵-。"炯植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的揪一眼亮出警示
 
這聲,聽不著一絲情意,揪看炯植瞬間收起的慾念,寶娜也瞬間的冷了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