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推,框著石膏少了一隻腳力來支撐的圭賢,毫無招架直向後傾倒,踉蹌的跌坐在地上,慌見圭賢被自己推倒,厲旭很抱歉的趕緊上前扶著他~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圭賢微微遙了頭,他不在意,透著依然情深的目光。
"你有沒有怎麼樣?"
"厲旭..."柔柔一聲,圭賢提手輕輕握下扶起他的小手,釋滿疼惜的包覆在掌心裡。
 
四目相識流滿情絲的眼眸裡,遮不住眸裡敗露的愛意,厲旭小側臉掩下了目光,把手慢慢從圭賢的手裡抽離了,他還是破不開掙扎也卸不下責任,壓著內心湧上的愛,轉過身子退開了和圭賢貼靠的身體,默默不聲一句的站起來,
 
"你真要走?"看似就要離開的腳步,圭賢心切的輕呼一聲,但求能喚喚厲旭的心,別再逃避。
 
厲旭停下了腳步,無法放縱這顆心的矜持,他確實想走。
 
"你肯來找我為什麼就不能面對自己的心?"
"....."背身對著圭賢,憋一口吐一氣,聽入耳裡的話,厲旭的心很折騰,很難過,可是心頭上的掙扎,他說不出口。
"你走...然後回去繼續跟一個不了解你,不懂你的人在一起?維持現狀,繼續騙自己去愛這個人?"
"....."
"如果這是你要的,就不要再來找我,不要讓我再看到你。"等不到厲旭給一句反應,圭賢賭上這顆心,逼著厲旭來抉擇。
 
在內心積滿糾結與苦悶的同時,聽見圭賢烙下了這麼一句決然話語,厲旭很傻眼,帶氣的轉過身子回頭一愣,揪亮那雙不諒解的目光...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逼我?"厲旭難受的憋著像被針扎進心頭的痛,無力的聲抗這種激將法。
 
"你呢?為什麼你寧願選擇你不愛的人?"
"不是,不是這樣!我...我們不能───"
"那你告訴我,你愛不愛他。"
"......"
"只要你一句,只要你說你是愛他的,我就死了這條心!"
 
又是一句逼著他選擇的話語,厲旭很為難,很氣,很難受,他不喜歡這樣,他討厭這樣!
 
"為什麼你不能理解我?你喜歡聽是嗎?好...我這就告訴你,我就愛他,我真的愛他,我心裡只有他!這樣你滿意了嗎?你要死心了嗎!"
"......"
 
討厭被推著走,討厭被警告,討厭少了同理心的體諒!
厲旭走了,生氣的走了...
 
聽著厲旭拖出句句我愛他的字眼,圭賢目愣臉麻心也麻,僵著口冷了心,不晃一眼不動一身傻傻的呆坐在地上,直到眼裡的他消失在眸裡的視野.....
 
------------------------------
 
憋著一把怒一把疼,踩氣離開的厲旭,在回到車上後,他很難過的趴在方向盤,一呼一拉抽著無聲的泣息,他哭不來,可是心很難受,很難受...那不是他想說的話,然而...已經說出口的話跨出的腳,圭賢會不會真的死心他不知道,但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會再回頭,不會再找他。
 
靜待幾分鐘撫平了情緒後,厲旭冷下這顆心,深吸一口吞下沒有衝出眼眶的酸澀,把轉鑰匙將車子起動,在準備加速離開時,遠遠的...厲旭看見一個眼熟的男子在前方不遠處,從紅色的轎車上下車,手裡提著看似裝有飯盒的袋子,慢步走進了大樓...
 
沒忘記那個人的身影,厲旭愣愣的想,連著二天都來的人,究竟和圭賢是什麼關係呢?
再想想...盯看一眼那人手裡的袋子...
總以為受了傷行動不便的圭賢,這才知道不過是往自己臉上貼金,圭賢根本不需要他來照顧!一切都是自己多了心的牽掛。
 
是不是...把事實看清了,圭賢會對他惹上了愛,都是他造成的?
是他給了圭賢一次又一次超越朋友界限的關心,所以...?
 
-------------------------------
 
解不開懸在心頭的自責,厲旭找了曾經提醒他的強仁,他需要有個人聽他說,或是來罵罵他,教教他。
 
"唉~之前你說要借廚房做飯時我就覺得......但你又說只是因為把人撞傷想照顧他補償一下,說實在的~你為他做的真是太多了,一天包二餐,連人參茶你都帶上了,我要是圭賢的話,想不感動都難啊。"雖然說著是馬後砲的話,強仁單純只是想讓厲旭抓回記憶中的感覺,沒有數落的意思,也確實這都是他早就看出來,也暗示過了的問題。
 
"你意思是說...如果不是我這樣對他,圭賢也不會愛上了,是嗎?"
 
"可以這麼說吧,不過你剛剛不是說圭賢第一眼就已經喜歡你了嗎?那麼不管你做什麼,他還是會喜歡你。"
"但那也只是喜歡,不會愛上...是我害他把心給陷下去了。"
"怎麼,他在怪你?"
"沒有,他沒這麼想。"
"既然他沒怪你,那你擔心什麼?"
"問題是如果沒有我,他就不會..."
"那你呢?你喜不喜歡他?"
 
坦然的一聲問,戳著厲旭兩眸慌慌的糊了焦距,抹下的目光一點都不坦然,他不敢承認自己脫了軌的心。
 
"其實從你到我這來,說了那麼多都只繞在一個人的身上,這已經很清楚了。"強仁嘆吐一聲嗤氣,默笑厲旭一眼就讓他看穿的性格,有些心疼又覺得有些可愛~為呵護著,強仁把事實說的委婉,勾出厲旭的內心感受,不讓他多掙扎。
 
"其實吧~有時後緣份來了也由不得你擋,冥冥中都註定好似的。"
"我...我不可以這樣。"
"你不可以這樣?那你想怎麼樣?矇蓋自己的心,然後維持現狀繼續和小植在一起?"
"......"
"也對,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只要你做得到把收心回來,一切回到原點,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
"但是如果做不到,我勸你還是早點面對,省得到時後你不但傷了二個人,最痛苦的還是你自己。"
 
面對?怎麼去面對...?
 
厲旭茫愣的垂下了目光,披著落漠離開了強仁家,開著車子在路兜轉了很久,
想去的不想去的,他不知道要往哪一頭,操控方向盤的這雙手才會聽話。
 
-------------------------------
 
開著紅色跑車拎上袋子,銀赫和昨天一樣的給圭賢帶了飯盒,他沒有看見才離開的厲旭,不過倒是看見了還愁著一把臉坐在地上的圭賢...
 
"呃...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圭賢回了神的愣看來到屋前的銀赫,吐出胸口鬱結的愁氣,撐扶著牆有些吃力的站起來。
"看你這張臉,鐵定昨天那位男孩剛剛來找過你了是不是?"
"......"
"不過你怎麼會坐在地上?不會是他出手把你推倒的吧?"
"......"
"真的是他推你啊?"
"......"
"你腳有傷還推你,太狠心了吧~還是你們吵架了?你不是挺在乎的他嗎?"
"你能不能閉咀。"
"呃...看你都沒吭聲,我就一直說囉~"
 
圭賢沒再理會,瞪瞥下一記煩耐的眼神,自顧走到沙發坐下來,順手抽了根刁在唇間準備要點上時...
 
"還抽啊,先吃飯吧!"銀赫把飯盒擱到茶几上,說著。
 
圭賢沒說什麼,聽話的把煙拿下,深遂裡的目光在思想,等著銀赫取出飯盒,拆開筷子時,圭賢忽而冒出一句~"幫我查一個人。"
"啥?誰?"
 
問及查找的人名,圭賢愣著口,似乎說不出準確的名字。
 
"不是要找人嗎?你不說名字我怎麼幫你查?"
"我不知道他的全名..."
"啊!那....."
"你去寶藍醫院查找金希澈醫生的資料,和他住在一起的有一個叫小植,我要這個人的背景資料,還有他的評價。"
"怎麼,這人是誰?沒看過你說要查人的。"
"你查就是了,問那麼多幹嘛。"
"你要我查總得讓我知道一點吧,要是有什麼狀況我也好跟你說一聲是不是~"
 
"昨天來找我的人叫金厲旭,金希澈醫生是他哥哥,小植...是他的男朋友。"
"有男人了?那你豈不成了第三者?"
"我不是,別人的我不會搶,我要你查只是想知道他這個人怎麼樣,對厲旭好不好而已。"
"呵~愛你不到祝你幸福啊?你這情操...真的假的?!現在不吃這套了。"
"你查就是了,小心點,別讓他知道,尤其是厲旭,我不想他誤會我有什麼企圖。"
"你當我專業的啊,這種事當然是找偵信社了。"
"不行!你要是找偵信社,那就別查了,當我沒說過。"一聽到銀赫亮出偵信社三個字,圭賢反應很大,立即拖口表明他的堅持。
 
"呃...這有什麼差,不都是查嗎?"
"小植是一名醫生,要是讓偵信社知道他和厲旭是什麼關係,你說可能會有什麼情況發生?"
"懂了,你怕他拿照片威脅厲旭是吧。"
 
雖然對小植沒有好感,身敗名裂也無關他,不過始終是個人一己之私,怎麼說圭賢還是不希望加諸任何傷害,更不希望無辜拖累了厲旭,也事實他真的只是想了解小植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對厲旭好不好...如果厲旭真的放不下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