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你是...?"再湊進一步的看,銀赫問著
 
壓不住無法再安份的心,開著車子來來回回在路上往返的厲旭,忍不住還是拐進彎口駛回了那條路,雖然怎麼問他沒想好,但是他就是想問他。
 
面對眼前走來的男子這聲問,厲旭沒有回應,他擺低著頭用那余光瞄看同樣來到圭賢住處的人,心裡也在想著...堅持不找家人不找朋友幫忙的圭賢,這人是誰呢?
 
"你要找圭賢嗎?"
"不...不是,我看錯地址了,對不起。"哽著一聲,厲旭有些慌口的把話抹過,匆匆的從銀赫身邊走過,站到電梯前按上下樓鍵,不敢回頭張望的等著。
 
叮咚叮咚~!
 
身後,傳來了男子按下的門鈴聲,厲旭好緊張...萬般矛盾在這刻裡,他好怕圭賢看見他來...
 
叮~!
電梯總算先一步上來了,厲旭趕緊的踏進電梯,可在關上的那一刻,外頭傳來了圭賢開門的聲音,當下...反悔的心意,厲旭又想看見圭賢...
 
這矛盾......
 
最後~電梯門還是關上了,厲旭下了樓,而圭賢...誰也沒看見誰。
 
 
站在門外等著進屋的銀赫,在看見圭賢時,小愣眼的盯著他看了二次,溜轉那對思索的目光,猶豫著要多咀還是閉咀?
 
"曹少..."吭二字,銀赫走到茶几擱下袋子,圭賢沒理他,撐著拐杖慢慢走向沙發
"你...你..."銀赫要說不說的一口一字的頓著吐
"你幹嘛?!"圭賢有些不太耐煩的回應著
"剛才我上來的時後看見了一位男孩子站在門外,好像是來找你的。"
"什麼?"
"不過我問了之後,他說是自己找錯地方。"
 
聽著,圭賢呆呆的好傻眼,心也傻,唯恐這心又落一次空,他不太敢輕言揣測來者是厲旭,還是真的找錯門,可是~會到這來找自己的人也只有他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認識,但看他的好像很慌張,好像很怕看見我。"
"他人呢?"
"走了啊!"
"什麼時後走的?"
"就...你給我開門的時後,他剛進電梯了~"
"......"
"怎麼,你真的認識啊!不會是你的新歡吧?"單憑圭賢的性向,銀赫直覺起著連想
"快扶我下去。"
"啊?"
想急著確認的圭賢,無心再做解釋的把著拐杖直向門口一拐一拐的走
 
"喂喂,走得這麼急,小心你的腳啊。"銀赫趕緊上前攙扶的問。
圭賢不理,拉了門跨一步接一步的走。
"停停,我下去幫你找人,行了吧?"
圭賢根本無心回應,自顧按上電梯等著,滿腦只想確認到底是不是厲旭,接下來不管銀赫又問了什麼,他都沒有吭聲,靜靜的抬起頭看那電梯顯示的樓層數字從13慢慢退至1...
 
叮~!電梯開了,看著圭賢找人心切的模樣,銀赫這是先一步跑向大廳,左顧右盼搜著印象中那位男孩的身影~
不一會,圭賢也走來到大廳,望看已經站到齊樓外找人的銀赫,掛著那對落空的目光,他知道人已經走遠了。
 
 
再回到屋子,圭賢很沉默,黯然的點了根煙,吐出那口遺憾。
 
"怎麼了你,找不到人你要是知道是哪位的話,打個電話給他不就行了~"
"能不能說說你看見的人他長什麼樣?"雖然心中已有九成的認定,圭賢還是多一句問,確認僅剩的一分質疑。
"眉目清秀的,看起來好像還不到二十歲呢。"
"不到二十?"
"我是說看起來啦,頭髮有一點點捲的樣子,咖啡色的...身材的話...瘦瘦的,大概只到我耳朵這麼高吧~"
 
真是厲旭!厲旭真的來找他...
 
"瞧你這麼緊張,這人一定很重要吧?"
 
再抽一口吐出,愈拉深鎖的眉間,圭賢默默在心裡惦著厲旭,已經來到門口的他,為什麼又走了?抱懷的心又是什麼?
 
"不會真的是你的新歡吧?"
"別亂說,他只是...只是我認識不到一個月的朋友而已。"
"啥,不到一個月?呵~~光是你剛才的反應,這個朋友...怎麼看都不簡單啊!"
"那又怎麼樣?關你什麼事。"
"呃~說說嘛。"
 
"我要你辦的事做得怎麼樣了。"
"你真的要賣樓?"
"權狀都已經交給你了,難道我還跟你開玩笑?"
"幹嘛要賣樓呢,你要是手頭緊,我可以借你的嘛。"
"你那點錢能讓我熬多久?不用還的嗎!"
"怎麼這麼說呢,要是不夠就借多一點啊,難不成我還怕你跑了嗎~"
"別說了,你把它賣就對了。"
"唉~你真打算不回去嗎?
"你再問這種問題信不信下次我讓你找不到人。"圭賢正視目光用那堅決的口氣對著銀赫說
"OKOK,我閉咀,行了吧!"
 
"再過十天我這腳就能拆膏了,要是趕得及的話,你順便把錢存到我的戶頭。"
"喂,這是賣房子,你以為賣車啊!"
"......"
"給你買了晚飯,來~趁熱吃!"
"我還不想吃,你的份拿回去吃吧。"
"啊?你要我回去吃?"
"是啊。"
"要不要這麼趕啊,讓我把它吃完的時間都沒空給?"呆看圭賢把話說得果斷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有些傻眼的銀赫沒好氣的把話給堵回去。
 
"那你吃吧,別煩我就行了。"
又是無所謂淡漠的口調,銀赫真是愈看愈不順眼,忍不住囉一句的唸著~
"你這人真是...都在外頭生活一年了,怎麼還是這副脾氣。"
"我怎麼樣?"
"要我說實話?"
"是啊!"
"這可是你說的哦~"
"......."
"不準公報私仇哦!"
"要說就乾脆點,不說就吃你的飯。"
"你看你看,就是這種氣聲氣語,不了解的人肯定受不了你。"
 
了解?
呵~~暗暗心底默笑一聲,圭賢又點上了一根煙,吐出他所懷抱的雲淡風輕,
從來他就不求誰來了解,他只渴望...
 
"只要我愛的人懂我就夠了。"
"所以...你覺得浩恩不了解你?"
"......"
"怎麼會呢,我看他挺了解你的啊。"銀赫無心的就他所看所觀察的感覺來說
"銀赫。"又一聲淡漠的口調,比起剛剛,圭賢這聲要來得冷了許多
"嗯?"
"這是我最後一次,很認真的告訴你。"
"說啥?"
"如果沒有要緊的事,別跟我聊他,我不想聽。"一樣的正視目光,一樣的氣聲,比起剛才圭賢更加堅決,更犀利了。
 
"哦,哦..."銀赫是充滿納悶與不解的,雖然這一年來,離家出走的圭賢獨獨只讓他知道去向,但是對於他自己和浩恩之間的問題從來就不會多提,即使銀赫好奇的問,圭賢也不解釋不多談。
 
是往事已成雲煙?還是不想觸人傷情?又或是愛恨已到心死?
支字不提,也只有圭賢自己才知道了。
 
-------------------------------
 
打從圭賢住處匆匆離開的厲旭,回到車上準備要開車離開時,離著大樓門口不遠處,他看見了在圭賢門外撞見的男子跑了出來,左右張望看似在找人的神態...
厲旭心想...這是在找他嗎?是不是圭賢知道他來了,所以...?
 
鈴~~~這時手機響起了來電聲,厲旭看了一下,是阿姨。
 
"阿姨。"
"小旭,你還在上課嗎?"
"我在外頭,怎麼了?"
"我閃到腰走不了路,你方不方便過來載我?"
"你在哪?我這就過去。"
"我在你們樂行附近這家賣場.............."
 
聞訊阿姨受了傷,厲旭很快的踩下油門趕到賣場去~~~
到了賣場,即見到阿姨坐在人行道上的石椅上歇著,身旁還擺著一只約有120公分高的大紙盒。
 
"阿姨,怎麼樣?妳還能站起來嗎?"
"站是沒問題,只是走路扯著腰好痛,真是沒辦法。"
"要不我背妳吧!"
"阿姨有65公斤重,我怕把你給壓著了。"
"放心,況車子就停在前面,走也只是十來步而已。"
"那你先把這台搬到車上去吧。"
"這是啥?"
"暖氣機。"
"家裡不是有了嗎?幹什麼又買?"
"這不是一樣,它是吃煤油的,就算停電也能用,而且安全多了。"
"妳就為了扛這個把腰給閃了啊?"
"是啊。"
"怎麼不叫專人送到家裡就好了?"
"那還得加運送費,我想說自己搬就好,怎麼知道會這麼倒楣。"
"下次別再省這錢了,一會我先載妳去看醫生吧。"話完,厲旭兩手各把一端將暖氣機搬到了車上,再回頭站在阿姨面前蹲下身子,背起她走向車子,輕輕的放下她,扶著她坐進副駕駛座。
 
不論是把重達30公斤的暖氣機搬上車,還是背著重達65公斤的阿姨,厲旭都沒有露出吃力的模樣,這讓阿姨看了眼裡心裡不禁起了一絲遺憾與感觸。。。
 
"說了你別生氣~剛才啊看你又搬東西又能把我背起來,我都差點忘了你是個實實在在的男人了。"
"什麼啊!我當然是男人啊!妳怎麼..."
"也許是你和小植的關係,所以~~"
"阿姨,就算我跟小植.....我從來就沒想把自己當是女人呀!"傻眼的,對阿姨的錯覺,厲旭想氣又氣不得~
 
"既然這樣,你不遺憾嗎?"
"我要遺憾什麼?"
"在街上看見情侶牽手搭腰的,你不遺憾嗎?"
"阿姨,我們之前不是都說了嗎,兩個人在一起看的是心是感覺,有沒有愛這跟...跟性別無關的。"
"那你跟小植有愛嗎?"
"......"
"這幾天小植去哪,職什麼班,你又知道嗎?"
"他沒說,我怎麼會知道。"
"那你不會問他嗎?"
"我為什麼要問,我也有放假,也不見他來問我。"倔氣的,厲旭一點也不以為意。
 
"小旭,這種情形我看很多次了,知不知道小植這幾天都在問我,看看你有沒有跟我問起他,你老是漠不關心的,小植也不好受。"
"阿姨,妳別擔心了,小植要是受不了,他自然會找我談,我現在不想說這些,別再說了好嗎?"
"我是希望你這次能夠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非愛不可?也許你會發現,你們兩個只是兄弟的感情,並不是你們所感覺的愛。"
 
阿姨句句坦言,毫不避忌的說出她的想法,但求能點醒孩子們對愛的認定,至於將來另一半要怎麼抉擇,路要怎麼走,她沒想干涉。
 
對愛的認定.......
一聲兄弟情,厲旭聽著眼裡閃過了恍然,那是他沒想過的定位。
真是這樣的嗎?
雖然和炯植並沒有發生性關係,但是情人之間的互動,甚至是親密的接吻,從來他就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今天阿姨這麼一提,扎在潛意識裡的認知,這認知~
厲旭心又傻了...
 
深夜,厲旭靜靜的坐在床上靠著床頭,睜著兩眼沒有焦點,一個人細細回首這二年來和炯植交往的點點滴滴,每一幕的溫馨畫面,每一份甜,每一次的爭吵和炯植每一回的遷就.....怎麼會錯了呢?難道這不是愛嗎?
 
重溫的畫面,回顧的暖,感受的寵溺,都教厲旭無法用兄弟之情來抹煞他和炯植這二年的感情。
可無奈又矛盾的是,他也同樣無法解釋為何對炯植抗拒了肉體上的觸碰...
 
滴滴~!
 
靜在厲旭掛愁深思的心境下,耳邊擾入了二聲手機清脆的提示聲~~
定愣一眼厲旭回了神,小呼小吐一口氣,嚥下唇裡的呆愣,拿起手機滑開瑩幕看,
瑩幕上亮出了一則訊息...
 
(厲旭,這幾天你好嗎?是否還氣著那一天我嚇著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