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過幾秒後,厲旭聽話的離開了~
 
靠著屋外的鋁門板上,厲旭沒有再走一步,離開不是為著怕圭賢再試一次侵犯他,
而是他的認知,他的感覺完全亂了,亂得一踏糊塗!
 
圭賢為什麼這麼生氣?為什麼要這麼做?
只是要他看清楚?
可他是男人...是男人...卻毫不顧忌的吻著他這麼個男人,就為了要他明白?
 
..............
.........
 
還不明白的,想到這...厲旭愣愣的呆了目光,愣愣的想著...質疑著...
可能嗎?圭賢是嗎?和他和小植一樣也...也是...?
 
(說不定...我會小植一樣哦!)憶回稍前圭賢開玩笑帶出的話,思緒裡的盲點多了一絲恍然,不放過腦子浮上的記憶,厲旭將時間往前追索...
 
(既然愛了就要敢認,我不覺得同愛有什麼不同!)
(是啊,真的沒有什麼不同。)
(你真這麼想?)
(為什麼不?說不定...我也和你一樣哦!)
(呵,你的反應還挺特別的。)
 
追憶中~厲旭依晰還記得凌落的幾句對話,想起在初識的那一天...圭賢也說過了類似的話語?!
 
是認真...還是開玩笑?
如果是認真的,那圭賢吻他......
 
思緒送到這裡,厲旭掙了一眼呆滯的目光,嚥下唇裡這口慌液,停止再探究下去的跨出一步,再一步,扛著心亂如麻慢慢走進了電梯,走出了大樓,走向街口搭上計程車...反複的,他覺得的頭有些昏沉,而心很空洞...
 
打住任何想法教自己別再去思考的厲旭,這一路返回到家裡腦子都很空,什麼都不敢想,扎在認知上的情理,厲旭只讓自己記得他有炯植,而炯植一直都對他很好...雖然發生了點磨擦,但那是二碼事,不相干的。
 
無奈想是這麼想,可到了夜晚,躺在床上翻翻覆覆,厲旭根本睡不著,趕不走的這腦海不時擾進的身影,他的模樣...
每每浮現一次時,潛意識裡的認知又無時無刻在提醒自己,蓋下眼簾擠下畫面,別讓它多一刻在腦海裡停留。
 
 
隔早,翻翻攪攪折騰了一夜後,厲旭好不容易換回了一顆平靜下來的心,為了害怕再觸碰,厲旭沒有為了要不要找圭賢而猶豫,他安份的就課表去樂行教課,安份的回到家裡,安份的上床睡覺,安安份份的度過一天。
 
到了晚上,炯植沒有回家沒有來一通電話,在走過他的房門外時,厲旭頓了頓腳步,心頭弱弱閃過炯植不在家的原因。
 
是為了避著他尷尬?還是為了他的抗拒在失望?
也許只是單純為了職夜班...
不過不管哪一種,對厲旭來說都是一樣的念頭,於心裡~他還在尷尬,他還沒做好如何面對炯植的心理準備。
 
很快,三天就過去了~
 
把著安份的心,厲旭每晚都把思緒擺得很空,多一點少一點都不敢讓心失了分寸,更不敢觸動心房惹來不該生有的感覺,僅管偶爾畫面還是會飄上來...
 
再隔天,踩著同樣的步伐,同樣的地方,同樣的心情,一天又過了。
想要安份的心,這腦子卻怎麼也安份不了,圭賢出現的次數,每一天都比起昨天要多了幾次~
但沒辦法,厲旭只能把著一顆平靜的心,由著圭賢的身影浮進腦裡,只能告訴自己,他只是想一下,想一下而已,沒有別的意思,沒有別的想法...
 
---------------------------------
 
一星期後~~
 
第七天的夜晚,炯植約了希澈來到酒吧,杯杯把酒中傾訴他對厲旭的無奈...
 
"一個禮拜了,我沒回去已經整整七天了,別說給我來通打電話,阿姨說小旭一句也沒問她我去哪了,完全不擔心我怎麼想!呵~~你說,他心裡還有我嗎?"
"幹什麼要等他打給你呢,你打電話問他不就好了。"
"問?我要問什麼?問他到底愛不愛我嗎?"
"是啊,為什麼不問?這是解決你心中質疑的最直接的方法了。"
"......"
"怎麼,怕聽到你不想得到的答案嗎?"
 
炯植擺下目光,把著酒杯昂首一飲,吞下這口悶,默認的面容,不願面對無法否認的事實,是不是逃避,炯植不想去思考。也不作任何回應。
 
"被我說中啦?"希澈很壞,再接一句的戳著問,夾在兩人之間這旁觀者立場,他也真是看多了。
"唉~有時後已經擺在眼前的事實,搞不懂為什麼有人就是看不到呢?"
"......"
"是不想看,還是...嗯?"
"有什麼你就說好了。"
"我已經說了啊,已經擺在眼前的事實,就像我剛都說了,你還是不懂,還要我說清楚講明白,呵~~你說是不是?"
"......"
"人真是奇怪的動物,真的不明白嗎?"
"你現在意思是小旭根本不愛我囉?"
"這種話有版權的,我可不是小旭的代言人。"
"去~說了等於沒說。"
"其實有沒有你自己最清楚了,何必要我說呢?講白了,你只是想聽我一句認同你的話而已。"
 
是這樣的嗎?
酒一杯昂首一飲,吞下的又是一口悶,希澈的話句句聽著都教炯植感到刺耳,感到不耐煩~!
為什麼刺耳,為什麼不耐煩,最悶的就是無法矇騙自己當不知道。
 
要說是人性的弱點還是通病?
寧願將不想面對的,害怕知道的交給時間去作主,等在事實一點一滴現形,把自己逼到無路可退時,才甘心去恍然,去抉擇?
 
七天了~
諷刺的事實,把著一顆期待的心,但求厲旭來打一通電話關心他的炯植,熟不知厲旭根本沒有那樣的打算...
 
幾天下來的夜晚,唯恐觸動了心房,一再把思緒擺空的厲旭,無形中把炯植也移出了心房,
已有幾天不見炯植?而炯植到底有沒有回家?
厲旭沒有想過...
 
而心思裡僅存的縫隙也只有那抹身影飄得進腦海,壓在認知與安份底下的感覺,隨著一天起一天落,起落間那心悸跳動,就像調整頻道的扭轉器,愈漸清晰...
僅管已經很努力的教自己放空一切,可對一再浮現的畫面,不知道的捨不得總教厲旭不自覺的讓它多停幾秒,想再看一會,想再感受一些~
 
(現在...你清楚了嗎?我有沒有誤會你,你身體的反應已經是最好的答案!)
再憶一回圭賢對他說的話,蠻抱強吻是為了讓他明白嗎?
 
忍不住再翻起的關鍵話,忍不住去質疑的事實,驚覺到自己不小心又沉入思考的厲旭,兩眼愣了愣,心虛的撇下目光,莫奈的蓋下眼簾~
這是第幾次了?同樣的問題他還在想...
有些懊惱著,在擠下目光的同時厲旭也嘆了聲氣,他不想這樣,可是他又很想知道。
 
午後,從樂行離開後,駕著車子返回家的路上,厲旭不自覺的多拐了一個彎,多駛了二條路,開錯路不算什麼,可是拐進的這個彎...所通往的方向,身在的伊人又再擾進他心頭...
 
小嘆一息,厲旭並不懊惱把握方向盤的這雙手不聽使喚,他確實有想要找圭賢念頭,他很想問他,想問他...
 
想問他什麼?
浮上的問號,可笑還沒搞清楚的心思,厲旭這才打消了念頭,改變方向不再往那頭去~
 
是啊~~這麼上門是要問圭賢什麼?為什麼心會這麼矛盾呢?
厲旭不知道,他的心思又開始亂了...
 
 
-------------------------------
 
一個星期的日子裡,說長轉眼又過去,說短...憑著思念,每一刻鐘感覺都像一小時,沒有再出現的人,早已有數的心,圭賢並沒有太多的失望,只是每每看見廚房擺放的空飯盒,還有保溫瓶,心頭總會難免扯一次遺憾。
 
然而~隨著一天天的過去,對厲旭的思念也一天天減少了,無法擁有的人,反正本來就沒有,多想只會加深遺憾多扯一次痛。
 
不過......
 
想是想得潚灑,但是做的...
習慣伴酒解愁解悶的他,比起以往更加慵散了些,頹廢了些。
除了偶爾會撐把拐杖到附近找間飯館解決一餐之外,大部份圭賢還是窩在家裡,守著那檯電視,伴著他的煙煙酒酒,迷爛的虛度行動不方便的日子~
 
而這七天之中,為解決日常物質所需,圭賢一共連絡了銀赫二次,一次請他代買一些日常用品,一次要他到專賣店的酒商買幾瓶紅酒送到他的住所。
 
今天,開著一部紅色跑車,銀赫再度來到圭賢住所的大樓外,右手提著一袋從賣場添購的物品,左手提著一袋剛買好的晚餐,踏進電梯搭上圭賢所住的樓層~
 
1-2-3-4-5-6-7-8-9-10-11-12-13~
 
叮!
 
到了十三樓,叮一聲的電梯門開了,兩手拎著袋子的銀赫,跨出電梯後,慣性的往左邊圭賢居住的B棟方向看...看見門外正站著一位男孩...
 
這誰呢?
 
愣愣的,銀赫悄聲慢步的走過去,一邊瞧看男孩的模樣,一邊心裡猜...
 
五尺六寸微微偏瘦的身型,稚嫩的皮膚,看著好年輕,滿18歲了嗎?
看著男孩那雙揪皺的眉梢,一臉無辜又委屈的模樣...
是有什麼困難要找曹少幫忙?還是---
 
想到這裡,感覺有人走過來,男孩突然轉頭看著他,眼神有些慌張的閃下目光,避開他直盯盯的眼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