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是妳送的!"漠然一聲質問,坐在沙發上抽著手裡煙的炯植,沒有抬頭撩看一眼,走來到他面前的女子,他知道...那是寶娜。
 
"一束花就能試出他的心,多容易~"不屑的,寶娜帶那嗤聲的口氣說
"要怎麼做我有分寸,你幹什麼這麼多事?"炯植抬起頭,揪起了眉目,質問著
 
"多事?呵~~你看他多尲尬,就連雙手都不肯端出來接下你的心意。"
"妳這是故意讓他難堪!"
"還不明白?你以為我就為了讓他難堪嗎?我是要你看清楚!"
"......"
"他是男人,他就是個男人,他根本突破不了女人的界限,更不能滿足你!"
"......"
"但我不一樣,我懂你心裡想的,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要什麼。"這聲語末,寶娜蹲下了身子,雙手擱撫在炯植的膝蓋上,撩起那雙簾看著他,眸裡~流出了心疼...
 
"知不知道每次看你這樣我有多難受,你是這麼好的男人,而他一點都不懂得珍惜...你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在乎的,需要的,他留過心嗎?試過去了解你嗎?二年了,你還要期待什麼?!"把滿心疼的雙手,柔柔貼上炯植的臉龐,寶娜句句語重心長,說得酸苦吐得無奈,僅管被佔據了愛,僅管對厲旭生有忌妒與不甘,可對炯植的這份心疼,她是真心的。
 
"不管怎麼樣,那都是我跟他的事,我希望妳不要介入。"披著心頭亂緒炯植抬起頭,提上一手撫在寶娜的手背上,揪著充滿無力與矛盾的目光看著寶娜,思言慎語表出他的立場,告訴她,也提醒她。
 
"可以嗎?在我們發生關係的那一天,你已經讓我介入了。"
"......"
"炯植,我不在乎你把我當什麼,就算...你隨時都會離開我,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為難自己去守著一個根本不屬於你的人。"
"那妳呢?妳不也一樣嗎?"
"對,我是守著不屬於我的人,但至少我擁有過...不管有沒有將來,畫面都會留在我心裡,我不遺憾。"
"幹什麼這麼傻。"
"說愛你有用嗎?"
 
一聲愛你打進耳裡,打走了炯植內心的矛盾,也打下了他的目光,心虛的烔植帶下了他無法面對寶娜的眼神。
 
"炯植..."捧著炯植的臉龐迎上一吻,毫不在意的神色,似乎~對炯植呈現的反應,寶娜已經習慣了...不在意的她,依然打亮一雙柔情的眼眸,帶上微笑安慰自己也安慰炯植的對他說~
"我只要你能好好感受我...感受給你的一切,這就夠了..."留滯唇邊的一聲話語,寶娜主動的送上她的吻,沒了節操小伸舌尖,在唇縫間留連輕輕劃著,迎上身子跨坐在炯植的大腿上,主動拉過雙手要他抱抱她,感受她~~~
 
 
--------------------------------
 
賴上的依靠,溫暖的擁抱,踏實的感覺...
坐在茶几前,圭賢盤一腳彎一腳,使力的撐住腰,扛著厲旭棲進身子沉下的重量,牢牢穩穩的抱好他,讓他靠得舒服,靠得安穩,擁抱的雙手很安份,僅僅只是撫在厲旭的肩背上,安份得沒有多一寸摟撫,安份的只管著將人框在懷裡~~
 
就是這樣安份的雙手,安穩的胸膛,讓厲旭卸下了防衛也卸下矜持,安心的閉上雙眼,放縱自己感受這不同的貼靠,不同的溫暖。
 
 
幾經瞥眼,靜靜悄看那貼在胸口上的人兒,闔上的眼簾看似滿足的提著兩端眼角,臉上流露沉醉模樣,圭賢這雙眼安份不了,一吞一哽默默嚥下湧上唇口的渴望,圭賢很想,真的很想,很想捧起這張紅通通的小臉,吻吻他,親親他,可他不敢,理智告訴他,那還不是該他擁有。
 
"圭賢,我這麼靠著...會不會讓你不舒服?"
"不會。"
"真的?"
"只要你沒事就好。"
"可是...我是個男人,你不害怕嗎?"
"怕?"
"要是...我突然吻你,或是亂摸你呢?你不擔心嗎?"
 
"......"
哽愣的,圭賢一個字也吐不出來,哭笑不得厲旭這份天真,天真的以為...
 
"你現在一定是害怕了,對不對?"
"呵~~你擔心你自己吧,說不定...我會和小植一樣哦!"柔柔的一聲呵笑,想讓厲旭明白又不想尷尬了彼此的圭賢,再次借話引話小透自己的性向。
 
"你才不會。"
"為什麼?"
"我不知道,但你就是不會。"
 
聽著,圭賢好心傻,厲旭是如此沒有一絲質疑的信任他,這是何種程度的單純,單純的只憑著感覺來感受一個人?
 
話到這兒,棲在胸口上的厲旭慢慢瞥離了貼靠的身子,抬起頭退些距離的看著圭賢,問了聲~"很奇怪嗎?"
 
圭賢沒有接話,他的心還在傻,尤其...離著這麼相近的距離...近在眼前的那張...
清秀的小臉,亮透的雙眸,細緻尖挺的鼻子,紅潤的臉龐,小小的唇瓣...看得圭賢不只心傻了,眼也傻了,呆愣愣的掛著那張竄滿渴望的唇口,圭賢好想...好想...
 
在這理智和渴望的攪和中,圭賢不自不覺一分一釐慢慢的浮動臉龐,微慢的靠近...
可就在這時,厲旭突然對他說...
 
"圭賢,你誤會過嗎?"
"什麼?"
"我這麼對你...你會不會誤會我...對你有什麼。"
"......"
"強仁哥告訴我,我每天來看你,給你做飯盒,很容易讓人誤會,但是...我只覺得我應該這麼做,我...我沒想那麼多。"
 
坦盪的一番話婉如一灘水,瞬間潑進還在攪和的腦子,頓刻清醒的圭賢,揪眉愣眼的吞回咀裡湛出的渴望,擺回頭徹走眸裡的那張臉,也收回了擱淺在背腰上的手,哽著悶氣深吸一息,嘆出那口鬱結,不知道該說什麼,圭賢莫奈的端過酒杯昂首一口嚥入喉底~。
 
"你真的誤會了?"無奈厲旭始終沒有查覺的心思,狀況外的揪看圭賢一切反應是為話題而生。
 
這聲問...陷在這一刻...
圭賢真的很難捱,厲旭不知道,不知道他心裡的掙扎,多少次,一次一次燃起希望,一次一次又撲滅渴望,教他不得不清醒的話語,還要怎麼說,還要怎麼答!
 
"怎麼了?"
"....."圭賢持酒又一杯,依然說不出話
"你在生氣嗎?"
"....."抑頭再吞一杯,他真的很失望
"對不起,我不想這麼猜,可是我怕真像強仁哥說的那樣,讓你以為..."
 
這聲後,圭賢有點帶氣的擱下酒杯,撇過頭擺亮正視的目光,鎖心鎖眉的對著厲旭看,看看眼前這個人到底還要來折騰他多少次,那一刻裡他真的很想轟走他,叫他別再出現,別再來打擾他的心...
可無奈這把心,圭賢還是捨不得,也知道厲旭本是無心。
 
"今天來找你時,我一直想,我不知道到底做得對不對。"
"......"
"我想...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你真想知道?"直視的目光,圭賢像是在等,等著厲旭落下一聲肯定
"嗯。"
 
厲旭回答了,肯定的眼神裡有著畏怯,雖然顧忌彼此浮生了尲尬,他還是想確認在圭賢的心裡...怎麼看他,而對他又是什麼感覺。
 
深遂的眼眸,圭賢揪亮一雙冷凜的目光,鎖住眉間不退一絲皺痕對著厲旭看,等在厲旭落下一聲肯定後,圭賢無預警的伸手撫住厲旭後腦勺,忽向他覆上吻唇,包圍那只沒來得及反應的慌愣小咀,不帶溫柔的牢牢鎖住它,探出舌根直直闖入,放肆著。
 
厲旭完全沒有防備的,驚慌的小舌很害怕,不斷在唇裡抵擋圭賢發了狂的挑舔,用力的含著他不讓他脫逃。頂在胸口上的雙手,除了使勁的推,厲旭沒有其他方法,空不出雜念來想著怎麼阻止圭賢突如的舉止...他慌了,也嚇了...僅存的意識只想逃,只想躲。
 
圭賢似乎把著氣意發洩在這一口吻,完全不理小舌怎麼躲著他,更不理厲旭怎麼在他的胸口出力...
 
失控的心,失控的吻,有些失控的...在兩身進退的抵擋下失了重心,棲倒在地上~
驚慌中,厲旭唉喘了一聲,顫著身子揪慌雙眼的看著壓在他身上的圭賢,一聲一息不停的喘抖,他很害怕,他不知道怎麼反應,他好亂好慌...
 
眼裡,厲旭閃出的害怕讓圭賢更揪氣了,他冷下了目光,俯下身子執意要把吻再一次鎖回時,厲旭反射驚慌的意識,把臉側向了一邊,避開就要貼上的唇口...
 
冷看厲旭這一吻的閃躲,圭賢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這刻很靜...厲旭沒敢亂動,壓在身上的圭賢,感受著在顫抖在害怕的厲旭,雙手依舊不退一分力頂住他的貼靠...深遂裡,冷凜的目光愈漸黯然...
 
"現在...你清楚了嗎?我有沒有誤會你,你身體的反應已經是最好的答案!"哽著酸澀,圭賢從心口挖出教他自己都無庸再置疑的事實。
 
事實是...厲旭抗拒了,避開了,害怕了!
看不透的事實,一切盡在眼前,沒有掩飾,沒有偽裝...
還能再貪什麼,奢望什麼?
 
圭賢撐起身子收回他的野蠻,再端坐在茶几前,沉默著...點上一根煙,飲一口酒,淡然的面容不再有情緒,不再有話語。
 
厲旭愣愣的擺過臉看向圭賢,在撐坐中不自覺的為那驚慌移退身子,想著圭賢說出的那句話...這衝動就為了讓他看清楚?
 
"你還不走?"
"......"
"是想要我再試一次,讓你更明白嗎?"
 
聽著,看著...厲旭心很亂,很茫然...為什麼會這樣?
眼前的人,說出的話...他忽然覺得很陌生,很難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