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好了紅酒回到家裡,厲旭想好了嗎?
 
打開紅酒瓶蓋,默默倒上二杯酒,圭賢拿起了酒杯貼向杯緣聞一口香,小小瞥著眼淡看瓶子上相同的品名,儘管它喝著有多酸澀,他還是讓厲旭挑了一樣的牌子回來。
 
坐在圭賢九十度角的身旁,飄移的雙眸,猶豫,羞怯,心虛,不停在厲旭眸裡閃爍,他還在掙扎...
"你也是這樣先聞一下,然後再嚐一小口的喝嗎?"思考酙酌中,看見了圭賢端起酒杯的動作,厲旭不禁想起炯植教他的喝法。
"不一定,看看當時是什麼樣的心情吧。"
"啊,這也有分?"
"應該說每個人的要求不同,有些人會比較重於素質,有的會重於格調或是心情。"
"那你就是重於心情的人囉?"
"也許吧,你呢?"
"我也是呢,心情不好就給它大口的喝。心情好就隨意的喝,不就是喝酒嘛,哪來那麼多囉嗦的定論。"
"但是這樣很容易醉。"
"喝少一點不就好了。"
"呵~"
"來,我們先乾了這杯。"
"Cheers。"
 
這聲Cheers,厲旭頓下了已經擱到咀邊就要昂首一飲的杯子,他在等,等著圭賢先喝下。
圭賢只有喝了一口,和炯植一樣的把酒含在咀裡慢慢的才吞入喉...
看見兩人相同的慣性,厲旭有一點小失望的把手一提,大口將杯子裡的酒往咀裡倒~~
是,他是故意的,他就是不喜歡這樣的,他就討厭什麼就應該怎麼做!
不過想要豪爽乾飲揮灑倔氣的厲旭,非但和圭賢一樣把酒含在咀裡,還遲遲無法過喉的把它哽進肚子去。
 
耐不住這酸澀,厲旭苦苦拉緊了眉頭,憋著,忍著,壓著...
死撐的他,不想丟了這個倔氣。
看似不對勁,再清楚不過這瓶紅酒的口感,圭賢趕緊拉過垃圾桶,好讓厲旭隨時能用上。
 
拉到身邊的垃圾桶,厲旭這倔氣使得更固執了,蠻吞硬哽怎麼都要把咀裡的酒給吞下去!
 
咳咳~!咳~~
 
很爭氣的,吞是吞下了,可這酸澀的滋味,讓厲旭忍不住連咳了幾聲,圭賢伸出一手,輕輕拍撫著厲旭的背胸,告訴他~"沒事吧,喝點水喉嚨就不會那麼乾澀了。"
"咳~這...這什麼酒,又酸又苦的,好難喝。"
"呵...你這麼大口喝,很容易嗆到喉嚨。"
"你不是說Cheers的嗎!?"
"是沒錯,不過---"
"別跟我說Cheers只是一個口語。"厲旭敏感的把話堵上,相同的論點他不想從圭賢咀邊再聽一次。
 
"我為什麼要這麼說?"
"不然呢?"
"因為這瓶酒的口感較為酸澀,要是一口吞下去的話,就很容易像你剛才那樣。"
"啥?...你不是在品酒嗎?"
"如果是好酒,確實值得品嚐,不過這個就..."
"呵~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
 
"沒,沒事...我們再喝..."掩著自己的錯認,厲旭再拿起那瓶酒,給自己重新倒上杯,也給圭賢再添些酒,這第二杯他告訴圭賢...
"圭賢,這次一口喝乾了它,好不好?"
"好。"沒有第二聲猶豫,圭賢端上杯子,亮著寵溺的眼神在凝視中把酒一飲,乾至杯底,能感覺厲旭似乎敏感Cheers這字眼,這回他不再說,至於為什麼敏感,他沒想多問,也沒想去了解,他只知道厲旭不喜歡,他就不說。
 
亮看圭賢把酒乾了,厲旭不光是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心裡也很開心,開心的他在喝了第二杯後,接著又喝了一杯~
他告訴圭賢,本來他今天很不開心,可是現在不會了。
而圭賢僅僅對他說..."你沒事就好。"
落下句點的回應,厲旭有點悶愣,怎麼圭賢沒有問他為著什麼不開心呢?
 
"怎麼你不問我為什麼不開心呢?"
"你想讓我知道嗎?"
圭賢把問回來,厲旭反而猶豫了,又一次的想,確認著,可不可以?
 
雖然厲旭的臉上掛滿了倔氣...但在厲旭的眼眸裡,圭賢看見了柔弱,看見了徬徨...暫且,圭賢擺著沉默默默倒上酒,不打擾厲旭怎麼來抒發悶在心頭的情緒。
 
"圭賢..."悶了好一會,厲旭終於吭聲了,可這聲後又頓下,微微輕嘆了一道氣,深蹙眉頭在疑愣中撩起目光
"嗯。"
"我想問你...如果你喜歡一個人,卻又抗拒和他親蜜...是為什麼呢?"幾番酙酌思量後,厲旭還是決定說了,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邊。
"你在說...你跟小植嗎?"
"......"
"這是你今天不開心的原因?"
"嗯...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和他在一起都已經二年了,每一次他想...想要~再進一步的時後,我都抗拒了,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
"......"
"剛開始我以為是不習慣,但二年下來,我還是這樣..."
"那他呢?"
"他...你指的是什麼?"
"他有什麼想法?"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我拒絕之後,他都很氣餒,有時也會有一點懊惱,今天...他又想...我推開他,他很生氣...他..."話到這兒,腦海裡不禁浮上了炯植野蠻拉扯他的畫面,厲旭顫手一提,捧握酒杯飲一口,壓著漸漸起伏的心慌無措,在深喘中把酒嚥入喉裡。
 
"厲旭,說不下去...就別說了。"雖然想知道後續,但看見厲旭慢慢崩跨的情緒,圭賢的心很揪疼,他捨不得。
 
喘吐了幾口氣,厲旭再一次端上杯子栽酒吞飲,圭賢沒有阻止他,默默再幫他倒上,鎖著眉鎖著憂心,靜靜的陪在一旁聽著他說。
 
"他從來...不會這樣對我...我很害怕,我不斷的推他,可以擋的,可以使的力氣我全都出了!"厲旭拉上了深蹙的額頭,愈說愈難過,喘著凌亂的氣息,把手一提吞一口又是一杯。
 
"厲旭,別說了。"不計那內容是什麼,揪看厲旭隱忍的面容,圭賢只有心疼,也不想聽下去看著厲旭難受,他伸出了手臂,想把人攬進懷裡安撫,可他不敢,他怕把厲旭也嚇著了。
 
"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的身體很自然的抗拒了...我知道他一定很失望,我很抱歉...兩個人在一起,原本這應該是...是很正常,也很.....可是我真的沒辦法。"
 
聽到這,圭賢深嘆了一口氣,沉默著飲下這杯酸澀,莫奈這立場,他不方便說些什麼。
 
厲旭也跟著喝了一杯,抬起頭看看圭賢,圭賢也看著他,揪滿心疼的看著他...
愣看圭賢透亮的那抹深遂,厲旭像想起了什麼,擱在潛意識裡那份未知的感覺,
勾著厲旭不自覺的挪著身子,靠近了圭賢身邊...
 
這刻...很靜,彼此都揪愣了目光,沒有一句話。瞠著兩眼四目呆呆相視了幾分秒後...
 
"圭賢,我..."吐著這聲,在厲旭的面容上,眸裡,唇角,都帶了那麼點羞澀,難開的話語,他到底想說什麼?
 
不過圭賢不急,雖然他是很想把人牢牢的在懷裡疼,蠢蠢欲欲動的這雙手他不許自己衝動,他讓厲旭自己想怎麼做。
 
"可不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一下。"
 
心頭愣傻嗎?
不,圭賢並不驚訝,他知道厲旭需要什麼,只是他沒想到厲旭突破心坎把話接說出來。
 
"我..."
 
不等厲旭為難的把話推出口,圭賢伸手一撫,帶著手力不失溫柔的將他攬進懷裡。
這一摟,少了一分預警的撫抱,靠在胸口上厲旭亮著小小慌愣的雙眸...可雖然慌愣,但在心裡厲旭感覺到自己沒有絲毫的驚嚇,也沒有抗拒的感覺~
 
厲旭慢慢鬆下緊崩的身子,閉上愈漸迷茫沉醉的雙眸,默默感受圭賢柔軟內實的胸膛,身體的溫熱...
 
"好舒服...好溫暖..."靠在圭賢的胸膛上,厲旭柔柔細聲吐出他所感受到的踏實。
"圭賢,抱我一下好嗎?"貪著這份踏實,厲旭主動向圭賢索取更進一尺的貼靠...
 
順應厲旭的要求,圭賢騰出雙手,多一分力的把他抱在手裡,貼貼服服的讓厲旭賴在他身上,不吭聲,不打擾厲旭怎麼依靠他,索取他需要的安撫。
 
是呢,圭賢抱著他的感覺好溫暖,好舒服...厲旭還想要再多賴一會~
但是,可以嗎?
 
"圭賢,你有女朋友嗎?"
"為什麼這麼問?"
"如果有的話,我就不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了。"
"你儘管借吧...我什麼都沒有,就一個人。"
 
聽著圭賢這麼說,厲旭臉上流過絲絲滿足的笑靨,安心地繼續賴在圭賢的身上~
有那麼點嬌氣的...厲旭鑽著紅通通的小臉,埋在圭賢暖暖的胸膛裡蹭了蹭。
又有那麼點霸道的...厲旭抓著圭賢的衣服,要他再抱緊他一些...
 
不管是不是酒精搞的怪,一天折騰下來的茫然無助,心慌失措,厲旭只覺得很累,
對這刻,賴上的依靠,溫暖的擁抱,這踏實的感覺...
可不可以,妥不妥?他什麼都不想再想。
 
-------------------------------
 
叩~叩~叩~叩~叩~叩~叩。
 
七步高根鞋的踩踏聲,白晰修長的腿型,籤細的小蠻腰,披著飄柔微捲的長髮,女子不急不徐的走進充滿時尚流線風格的客廳,根底一步一聲都敲出了自信。
 
女子微微勾出一抹笑容,流有自信藏有得澀的笑容,走到沙發前,瞥垂著雙眸,透出冷冷的目光漠看坐在沙發上,臉掛沮喪手夾一根煙,吐出長長白煙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