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等著遲遲沒有踩進門的雙腳,再看看僵著小慌臉低下了頭的人兒,圭賢馬上意識到厲旭的不對勁...
 
"怎麼了?"一聲關切,圭賢提了提眉梢,睜著那抹溫柔的深遂,咀吐心疼的問,儘管內心起了股不安,暫且~圭賢把揪了一團的心擺一旁,眼前厲旭呈現的模樣,他捨不得。
 
"我...這個...你拿著,我...我今天...今天有事不能等你吃完,你...你自己開來吃吧。"吐一字頓一聲,厲旭說得很心虛,很為難。
圭賢接下厲旭遞上的袋子,輕輕點了點頭,默默看著厲旭一臉心慌茫然的模樣。
 
"別...別忘了把另一個飯盒放在電鍋裡保溫,還有...還有湯。"說完,厲旭鬆嘆了一口氣,總算吞吞吐吐的把話一哽一愣的交代完了,這臉依然沒敢擡起來對著圭賢。
"怎麼了?"
"......."
"可以告訴我嗎?"
 
這聲,厲旭心揪了,他慢慢擡起了臉愣愣的看著圭賢。。。眼前的他,雖然緊緊拉著眉梢一臉愁容,可是眼神還是很溫柔...
 
"我...我沒事...我要走了,拜~。"當下一刻,厲旭真的很想問,可掙紮後他還是把話哽回去,不敢多問多待猶豫了心,厲旭身子一擺果斷的踏出腳走回到電梯前,不移不動的對著電梯門,直到搭進電梯,他都沒有再回頭去看看圭賢有什麼反應,什麼眼神...
 
電梯門關上了,吞一口慌嚥一口亂,厲旭揪著心在喘,沒停止的,這心跳得好快,跳得好心虛,不踏實的感覺又衝著他來,他覺得頭好重,好重...
逼著說出口的話他憋得好辛苦,違返心意做出的決定,他不想這樣,可是他不知道怎樣做才是對的。
 
---------------------------
 
返往家的路上,說好中午要趕回家的厲旭,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靜下來思考,僅能利用開車的時間讓自己清清腦子,暫且把揪了一團亂的心緒壓到腦後,而事實上對厲旭現在的心裡邊,他最想要的是盡快看見炯植,因為他的心又不踏實了...
 
回到家門前,從對著門插進鑰匙轉開門到踏進屋子,厲旭沒有一絲頓步~
"厲旭,這麼早?"坐在客廳的炯植,一看見厲旭即便綻開了笑容呼著他
"我不是說中午會回來嗎?"
"下午沒課了?"
 
這個問,厲旭沒有吭聲,他換穿著室內鞋,心裡在想要怎麼回答~
 
"還是你特地請假陪我?"炯植接著又問,厲旭愣愣的走向他,愣愣的看著他,眼前,看見的炯植,那雙眸眼神是溫柔的,和圭賢一樣的溫柔,但不一樣的是,他不會害怕,不會想要躲開...
 
厲旭微微的笑了,泛起的笑心中有份滿足,也有著安慰~
是的,不踏實的心,他需要依靠,需要炯植填滿他空洞的心房。
 
"怎麼不說話?"
"呃...阿姨呢?我們什麼時後要去看房子?"小頓愣的,厲旭把話抹過轉移話題的問
"她臨時有事出去了。"
"啊?那...她不跟我們一起去了嗎?"
"應該是吧,她說可能晚上才會回來,叫我們自己決定就好。"
"哦。"
"走~我們先去吃頓飯,然後再去看房子。"這話一烙,炯植順帶一手抓扣厲旭的手捥牽著他一起站起來,厲旭沒有異議,跟著腳步走出門。
 
車子開到了一家歐式餐廳,炯植將車鑰匙交給了泊車小弟後,提著一手小觸輕撫的擱在厲旭背身上,跟隨帶位服務生的腳步和厲旭並肩一道走進餐廳。
看著餐廳門面招牌和美麗的歐式裝潢,厲旭的目光很陌生,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家餐廳,單憑裝潢和擺設,厲旭心裡想,相信這間餐廳的消費金額一定很昂貴。
隨著一步步來到服務生安排的位子,炯植很自在的坐了下來,很自在的和服務生應對,但是厲旭很不自在...
 
相繼走來了三名服務生,她們很客氣,服務態度充滿了溫暖,敗心,掛著很甜的笑容,分別給他遞上餐巾再倒了杯水,和炯植對了幾他聽不到的話,之後對他笑了笑就走了?
 
他還沒點餐呢?!
厲旭有點悶,不過也不急,他單純的想,大概還沒輪到點餐的程序吧!
 
"喜歡這裡嗎?"
"很漂亮,感覺...很貴。"
"呵~又不是經常吃,生活偶爾也是要享受。"
"你常來嗎?看她們跟你好像很熟的樣子。"
"來過幾次,這是我一個病人開的餐廳。"
"哦。"沒想很多的厲旭也沒想多問,安份的待著,等看一會還有哪個服務生會走來~
 
不過三分鐘,服務生又來了,這回推著精緻的小餐車走來,餐車上有一瓶不知道是幾年份的紅酒,其實對酒種厲旭根本沒研究。
服務生幫他們各倒上了一杯,還點了一盞藝術造型的油燈,將紅酒擱至玻璃製的冰桶後,又離開了?!
 
愣看擺在他眼前的刀刀叉叉,遲遲還未問到的餐點,這酒已經先送上了...
厲旭端起桌上的高腳杯,輕輕遙了遙,高腳玻璃杯真的很漂亮,印象中沒記錯的話,電影裡總會在男女燭光晚餐上使用這樣的杯子,還有那盞燈~
看著手裡的杯,再看看坐在對座的他,溫柔的笑多加了寵溺...
 
炯植寵溺對著他輕聲地說~"厲旭,Cheers~"眼神依然那麼溫柔
其實到這裡,厲旭已經猜到也看得出這是炯植特別安排的一頓飯,雖然他還沒弄清時間上的模糊點,不過為迎和這份心意,這一杯酒厲旭不囉嗦的貼上杯緣,昂首吞飲,一口喝淨了裝有三分滿的紅酒。
"看不出來厲旭喝酒這麼豪爽?"
"你不是說Cheers嗎?"
"呵~Cheers只是一句口語,不是一定就要乾了它,小嚐一口也可以的,尤其是第一口,讓舌頭先去感受酒的四種味道,像你這樣大口吞下去很傷喉嚨的。"
"我覺得這樣也挺好喝的啊。"
"要不你小嚐一口試試?"說著,炯植重新給厲旭再倒上一杯。
 
聽從炯植的建議,厲旭這回只喝了小小一口,試著用舌頭去品嚐...
 
"怎麼樣?有什麼不同?"
"嗯,酸酸甜甜的...苦澀中又有回甘的滋味,真的不一樣呢~"厲旭挑亮了眸子流露滿意的表情,炯植說得沒錯,這麼個喝法確實別有一番風味。
"等你一口接一口適應它之後,再大口的喝,感覺又不一樣哦,喉嚨也順了~"
"瞧你的,都成了專家似的。"
"當你喜歡一個東西時,自然就會想多去了解一點。"
 
雖然對這些酒他根本沒興趣,不過厲旭還是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人確實會對有興趣的事物浮生探索之心,就像圭賢的心事,他也...
頓下,驚愣的眼神暗暗流過厲旭的眼眸中,為自己順應這席話連想到圭賢感到心傻,好好的怎麼會。。。
 
"厲旭!"
"啊?"
"想什麼呢?"
"呃~~沒,我沒想什麼。"
"知道嗎~今天你肯為了我請假,我真的很高興。"
"你別這麼說,這陣子我一直都..."心虛這幾天所做的事,厲旭沒有再說下心,也不能說
 
待在這話吐到一半時,厲旭看見前方一位服務生手捧一束玫瑰花,正向著他們所在位子步步走來,呆看那束花和服務員鎖著他的目光,厲旭愣愣的僵了滿把臉的尲尬,暗暗在心裡告訴自己,這花...不是要給他的吧!
 
"金厲旭先生,請收花。"服務生來到面前,對著厲旭彎腰屈膝端上花束。
 
果然,這花真是要給他的!
厲旭兩眼擺得又僵又傻,趕忙般的慌著目光左顧右盯,看著周圍相鄰的客人,掃著他們每一個人的眼神。
 
淡看亮在眼前的花束,坐在對座的炯植,眼裡框有一絲疑愣,似乎在想著什麼!?
不過...對遲遲沒有接下的雙手,和厲旭那對慌忙傻眼的反應,頓那下一刻,眸裡炯植閃過了失望,很短促的閃過...
 
"厲旭?"小提一聲,沒有任何敗露的情緒,暫且的~炯植將想法和感受默默放在心裡,這花他還是希望厲旭能順心的收下它。
 
看著花束,厲旭兩眼擺得又僵又愣,他並不是收不起,還是驚訝,也不是不喜歡,可到底他們都是個男人,在這公開的場合,大朵花束這要怎麼拿下手呢...
 
"擺在桌上吧。"沒有動靜的反應,炯植不再為著堅持而冷了場面
"哦,好的~"服務生擱下花束離開了,不過在退開時,為滿足好奇忍不住對這位收花的男客瞄看了一眼,挑眉豎眼閃過一記輕視的眼神,他以為客人看不見,可是厲旭看見了...
 
"怎麼了?是不是我這麼做你不喜歡?"
"我不想掃你的興,但是...我真的不習慣。"
"我明白,就一次吧。"
"對不起。"
"傻瓜,這沒什麼,待會多吃一點,看你吃得滿足,我也會很高興的。"
 
僵持不下的氛圍,在炯植收住這灘冷水下,這頓飯吃下來還算留有一份溫馨~
 
離開了餐廳之後,在開往看屋地方的路上,炯植說了一些有趣的笑話逗著厲旭笑,
希望能暖暖厲旭的心。
這確實惹了厲旭不少笑容,剛剛在餐廳的不自在和尲尬,這會在車上和炯植的互動也好多了~而事實上,炯植向來都是這麼哄著他笑,逗得他笑,對厲旭來說,他很喜歡這麼和炯植相處,也習慣這樣。
 
來到看屋的地方,經過一樓大廳接待處,接著搭進了電梯,最後走到屋樓的門外,站在身旁愣看炯植掏出鑰匙自行開著門,厲旭暗暗的又起了納悶,心想著~
看屋不是應該有房仲人員同行介紹嗎?
 
門開了,走到裡邊看進屋裡的第一幕,厲旭覺得房子的裝潢很漂亮,具有時尚流線風格,傢俱擺設都很整齊,但是氣場上...像是...
 
"小植,你那個同事還住這嗎?"感受屋裡迷漫的氣息,厲旭問著
"本來是的,不過現在他和希澈哥一樣,大部份時間都住在醫院安排的宿舍。"
"可是這房子好新,還有裝潢,傢俱都像新的一樣。"
"是嗎?也許是他很少在這睡的關係吧~"
"那他要賣的話,是連這些傢俱都一起賣嗎?"
"也不算賣,是附送的...你如果不喜歡的話,我們再換過就好了。"
"哦。"
"來,看看房間吧~"
"嗯。"
 
待在沒有人的空間裡,炯植很自然的搭上手摟著厲旭,先是帶他看過廚房,再看過二間雅房,最後來到了主臥房...看似這僅有的三間房...
 
"這間是主臥,比剛剛那二間要大了點,剛好夠我們倆個住。"對房間的分配,炯植說得很順口,似乎已經都鋪算好了...
 
想要私人空間的厲旭,聽著炯植把話說得這般理所當然,他突然不知道要怎麼反應,尤其是看見炯植臉上流露的滿足,那個沉在理想的模樣...厲旭真不知道要怎麼說。
 
"怎麼樣,喜歡嗎?"說著這話,炯植更貼一些的將厲旭摟在身前,眼裡盡是寵溺與期盼。
"是挺好的,不過...原本不是打算說要買四間房的嗎?"
"厲旭,你不想也有個可以讓我們自在的相處空間嗎?像現在這樣可以自在的抱著你多好,是不是~"
"有當然好,但是---"厲旭的話還沒說完,把他摟在胸前的炯植,根本沒理他說些什麼,自顧慢慢的覆上了雙唇吻著他,溜入了舌根柔柔的吸吮,不讓他說下去。
 
襲面而來的這一吻,雖然讓沒有預警的厲旭有些反應不及,但自認平常給的甜蜜很少,厲旭並沒有抗拒,由著炯植挑挑舔舔索取唇裡的滿足。
 
挑一口吮在唇間,吸一口吞回甘露,炯植吻得很陶醉...
然而~隨著一口又一口,愈吻愈深入的炯植,厲旭開始起了抗拒,他提起雙手抵在胸前,想要推開彼此貼靠的身子,可是炯植雙手扣得牢靠,想要再使更多的力氣,又怕讓炯植像上次一樣失望,厲旭不知道該怎麼辦...
 
伴隨唇口的火熱,摟抱的雙手也起了貪念,炯植拉開了厲旭的衣服,把手伸進了衣擺,柔柔撫著背身,接著又解開了他的褲腰...
厲旭的抗拒更大了,慌著雙手連忙的抓住炯植的雙手,喘著倉徨的聲息,對他說著
"小植,不要這樣..."
 
又是一樣沒改變的一句"不要這樣!"
小植很懊惱揪起了皺眉看著厲旭,眼神中慢慢亮起了倔氣,他不想依,執意的撥開厲旭的雙手,有些蠻強的把人抱進懷裡,再次把小咀包圍,深吸重吮的吻著...
於心裡他告訴自己,這份尊重給厲旭的已經夠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