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走了,剩下一個人的自己,圭賢突然覺得很空虛,已有多久沒想到的孤獨?
坐在茶几前,對著擺在桌上和厲旭一起買回來的紅酒,香煙...
抽出一根煙,欣慰的看著...點上它,深深吸上一口~
從心中吐出那口甜,細細聞著吐放的菸草味,愈漸迷眸的深遂,沒有焦距的目光,圭賢呆滯了很久。
 
一會,揪起了眉頭;一會,綻出了笑容。
一會,抹上了黯然;一會,退去了沉重~
起落的面容可這顆心圭賢並不複雜,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渴望的,追求的。
 
 
"2013年8月25日......."拿起手機,圭賢對著它傾訴心中的話語~
 
[今天,厲旭又做了飯盒來給我,這是第三次吃著他親手作的料理,真的很好吃,我沒想到他會再來,也沒想到可以這麼和他相處,一起上街買東西,更沒想到...
厲旭回去了,他的男人在等他,但是...他是打算留下來陪我喝幾杯酒。
我真的沒想到,我...我無法再找一個合理來解釋厲旭為我所做的,是不是還要告訴自己我們只是一場車禍?初衷只為了一個責任?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個人的愛心可以做到如此寬限,我知道他善良,他的心真的很美,可是...就算...就算真的只是因為善良,只是一個責任,我...我捨不得,我捨不得......]
 
 
難再言喻刻至心坎的話語,圭賢慢慢放下了手機,看著它輕輕將它擱至桌上,沉默著,眸裡流落的那抹目光,在沉思中漸漸亮起來豁然~
 
是,他捨不得!
 
還未說完的話,圭賢在心裡告訴自己隨心而行,不論這當中有多少不明因子,還是他和厲旭之間夾著誰,他都不想再----
 
鈴~~~
這時,手機響起了來電聲,瑩幕上閃著"銀赫"二字,圭賢拿起手機小瞥一記不耐煩的眼神,似乎~他不是很想接下這通電話。
 
(曹少,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會住院呢?你有沒有怎麼樣,怎麼你沒跟我說啊!?)
"你現在說個沒完,是要我怎麼說?"
(呃~我急啊,要知道你萬一出了事我很難跟董娘交代的!)
"我沒事,你怎麼知道我住院?"
(送件的時後,站在門外從浩恩跟妍熙的對話裡聽到的。)
"浩恩知道?"
(是啊,他還有去醫院找你呢,不過去的時後說你已經出院了。)
"他怎麼會知道?"
(不知道啊,我想...大概是醫院的系統連線資料,有人透露了你登記住院的消息吧。)
"......."
(喂,你還沒告訴我你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小車禍而已..."
(什麼!那你撞傷哪了?弄得要住院一定傷得不輕吧!)
"我沒事,小腿有點骨折而已,沒什麼事你別打來,有事我自然會找你。"
(這話你說過幾百遍了!聽到你住院我能不打來關心一下嗎~)
"放心吧,我要真有事,你一定會知道。"
(說得倒簡單,就給我一個電話,也不讓我知道你住哪,在哪工作,知不知道我壓力很大啊!)
"好了,就這樣吧,收線了~。"
 
咔~!
不等對方來反應,圭賢這就把電話給截了線,淡漠的神情有些嚴肅,他在想...
瞥垂著一對冷眼,靜靜的,沉默的,過著一會,圭賢慢慢撩上了目光看著面前茶几上厲旭留下的...
 
(你要是忍得住的話,等明天我再來陪你喝二杯?)
再次縈繞耳邊的話語,腦海裡浮現的人兒...臉上流過一抹笑容~
圭賢拿起紅酒瓶,輕輕滑著拇指,滑過酒瓶上的品名,掛著甜甜又安慰的笑容,
他沒有告訴厲旭,其實他記錯了,他常喝的紅酒並不是這個牌子,更不是副牌~。
厲旭也不知道,這瓶紅酒的牌子,風味可說是出了名的酸澀...
 
可是厲旭拿了,寵溺的心,這灘冷水圭賢捨不得潑,不管這酒多麼酸澀,只要想到明天...這心,圭賢就不自覺的甜了。
 
------------------------------
 
隔天..........
 
早上十點,厲旭理好衣著從房間走出來,準備到強仁家的他,被坐在客廳的小植給叫住了腳步~"厲旭,你這要去教課嗎?"
"呃...是啊!"
"那下午呢?下午有課嗎?"
"怎麼了?有事?"
"我同事有一間樓房要賣,格局挺不錯的,想說帶你跟阿姨一起去看看。"
"我哥知道嗎?"
"知道,前幾天我跟他提過,那位同事以前跟你哥一起在醫院當過實習生。"
"那你打算下午幾點去?"
"看你囉~我今天職夜班,整個下午都有空。"
"你...你怎麼沒跟我說。"
"現在不是說了嗎?"
"你早點告訴我,我也...可以陪你...出走逛逛。"
"不要緊,反正下午還有時間,你先去上課吧。"
"我中午就回來。"
"嗯,快去吧。"
 
厲旭心懷歉疚的出門了,駛著車子沿路上,這心又不踏實了,空盪盪的腦子,浮不上這幾天以來多一些和炯植的互動,甚至沒有幾句的對話...
 
來到了強仁家,打從走進門到開始準備料理,比起以往,厲旭的話少了很多,也不見臉上甜逸的笑容。
站在洗碗糟前,厲旭拿出買好的疏菜放入鍋子裡清洗,恍神的對著那些菜,不著心的揉撥手裡把抓的疏菜~
菜洗好了,他切了切,擺放一旁,再拿出一袋剁好的排骨,一樣的用洗水沖洗過再擺一旁,臉上依舊未退沒氣沒神的面色。
 
待在客廳拿著手機跟友人聊天的強仁,並未發覺厲旭今天的不同,直到廚房傳來了一陣碎裂聲~!
 
聽到聲音,強仁向友人草草的道一聲掛上了電話,快走二步的進到廚房~看見厲旭蹲在地上撿著玻璃碎片,正準備想上前幫忙時,厲旭不小心被碎片刺傷了手,紅紅血液順著指尖滴落...
趕緊的,強仁拿出家用醫藥箱,妥善的將傷口消毒,捲上紗布和蹦帶,處理傷口中當然不忘唸上一句~"你也真是的,怎麼不拿掃把要用手去撿呢。"
 
厲旭沒有應話,他很抱歉借用廚房之餘,還搞得這麼麻煩。
 
"怎麼樣,你還能做嗎?要不我幫你吧?"包好傷口後,強仁問著
"不用了,只是小傷口而已,真是不好意思,給你添這麼多麻煩。"
"別說這些客氣話了,我可是懶得聽。好了~我去準備上課的資料,要是需要我幫忙叫我一聲,OK?"
"嗯。"
強仁走開了,厲旭默聲無氣的小嘆一息,再回到廚房,繼續還未完成的料理。
 
在挨過一刺疼後,雖然厲旭提醒自己別再掛念心事,可是過沒一會,他又失了神......
 
"喂喂喂...你還沒放油呢!"搞定手邊的資料,想著來看看厲旭需不需幫忙時,恰巧的,強仁看見厲旭正手拿著一條魚準備放入炒鍋裡,卻不見鍋裡的油,趕緊囉出一聲,打住差點就要擺上的魚。
"呃...哦..."
"怎麼了你,心神不定的。"
"......"
"算了算了,我來幫你吧。"索幸,強仁接過厲旭抓在手裡的那條魚,幫他做完這最後一道菜,而厲旭則退到一旁,等著煎好的魚,將它切成二份,分放在二個飯盒裡。
 
總算~花費了一小時做好了給圭賢準備的飯盒,厲旭拿著它裝進袋子裡,一樣附帶了一壺湯品,再拿出一只保溫瓶,將買來寄放在強仁家的人參擱入沖泡,站在一旁幫忙收拾的強仁,幾經瞥眼的留意著,淡看今天神情有些不一樣的厲旭...等著差不多要帶的都齊全時,好奇也不放心的,強仁問著~"是不是有什麼事?"
 
這聲問,厲旭停住了手邊的動作,愣愣的轉頭看著強仁,微微揪緊了眉間,猶豫著...
他不知道需不需要找個人來幫他解開心中的困惑。
 
"跟小植有關?"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
"那你就說說現在心裡的感受。"
"哥,我...我很不舒服。有種...罪惡感,好像不應該。"
"你是指給圭賢做這些東西嗎?"
"嗯。"
"覺得對不起小植?"
 
"今天小植說要帶我和阿姨去看房子,他空出一整天的時間,問我什麼時後可以去,可是我騙他要去教課。"
"所以...瞞著小植你心裡很過不去,是嗎?"
"對,我心裡是很抱歉,也知道這樣瞞他很不應該,可是我還是出去了。"
"既然你覺得不應該,那就不要再繼續這麼做就好了。"
"我不做的話,圭賢怎麼辦?他沒人照顧,腳又不方便..."
 
"厲旭,他只是一隻腳不方便,不是整個人躺在床上不能動,如果肚子餓了他自然會想辦法,就算吃泡麵也是他自己選的,你根本不需要替他想那麼多。"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不放心,我能感覺圭賢他有很多心事...我想幫他,陪他一會跟他多說些話,讓他不那麼孤單。"
"你抽時間去幫他,陪他,那小植呢?還有~你能幫他多久?等到他拆了石膏,你還找他嗎?"拖出了現實面,強仁沒打算避忌問題,希望能牽引厲旭去看見問題的癥結點
 
厲旭沉下了臉,強仁說的都是他不知道也沒想到的問題。
 
"坦白說吧,別說是小植知道了會怎麼想,就連我每天看你做這些,我都覺得離譜了,但既然你說只是想照顧他行動上的不方便,我也沒什麼好質疑的,可是你知不知道這樣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默看在厲旭思考猶疑的模樣,強仁接著把話說下去,侃侃道出他所感受的,好讓厲旭能再認清自己的感覺。
 
強仁的話雖然聽得厲旭起了一陣恍然,可掛在臉上自己看不著的雙眸,是茫然,是心虛...
 
"說不定~~圭賢也誤會了呢,是不是?"再推一句,強仁大膽的假設
"誤會?他要誤會什麼?"
"你說呢?"
 
誤會...
圭賢要誤會什麼?
誤會他的出發點?誤會他對他有意思?
沿路上開著車子,厲旭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但是...他只是想照顧他,關心他...只是這樣...只是這樣而已。
反複著~在猜想之中,厲旭也告訴自己,只是這樣而已。
 
叮咚~叮咚~~~
 
再次的,再站在門外,等著裡面的人慢慢來把門打開...
門開了~圭賢勾起了咀角柔柔的對著他笑,溫柔的眼神看得厲旭好心虛,他慌著雙眸愣愣的飄開目光,他不敢再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