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骨科門診櫃檯前,等著金希澈醫生到來之時,男子左一跨右一踩的靜不下這雙腳,幾經擺頭朝向裡邊望看,心頭耐不住也等不及有話要問,可是...這金醫生怎麼遲遲還不來見他呢?
 
半小時後......
 
金醫生總算從看診室走出來了,雙手插在醫師袍的口袋,目視對櫃檯人員端出非凡人脈的男子,希澈的眼神中有那麼點不屑。
 
"金醫生?你好..."
希澈動了動還埋在口袋的兩手掌,當是回應帶過這聲客套的招呼
 
"我叫李浩恩,這是我的名片,不好意思,打擾你一點時間。"希澈伸出一只手接下名片,而後一眼也沒打算看,直接將名片跟著手掌一起塞進醫生袍的口袋裡。
"說吧。"不見耐性的簡單話語,希澈直接帶上話切入正題,他不想囉嗦的聽著男子在話裡周旋。
 
"我想知道曹先生是什麼原因住院?還有他的傷勢如何?"
"他出了車禍,小腿骨斷裂,手腳都有擦傷。我給他做了手術,目前框著石膏,估計一個月才能拆除。"
"我不明白,以他的傷勢為什麼才住了二天,你們就讓他出院了!"
"我想先生你得先弄清楚,病人是在還沒有拿到我的診斷書之前,就付了醫藥費自行出院。"
"我還是不能理解,既然病人接受了你們醫院的治療,那在填寫住院的資料上為何沒有病人詳細地址和電話?"以為能盼見的人,承受撲空的失落,浩恩將問題指向醫院,為醫院流程執行上的不落實提出質疑。
 
"他受傷進了醫院,在意識不清不楚的情況下,你認為他能自己填寫清楚嗎?還有,麻煩你再搞清楚一點,我只是醫生,這些問題你應該找服務人員不是我!"無謂被男子將矛頭指向自己,希澈一擺正言厲色,反駁男子一句接一句的質問
 
"SORRY,因為他失踪了一年,我只是不想放過任何機會找到他,才會急著想知道他的消息。"愣看醫生擺掛冷眼的面色,浩恩很快的放下姿態,修正自己急了性子的口氣。
"那你又知道他在這?"
"他沒有出境記錄,我知道他人還在國內,但是茫茫人海怎麼找,我只能靠各家機關連線流動資料掌握他出現過的地方。"
"不好意思,我是幫不到你了。"
 
"醫生,他這樣出院,能自己走嗎?"
"如果他撐把拐仗,基本上是沒問題的。"
"那...他住了二天,有人來照顧他嗎?"
"據我所知,照顧他的是撞傷他的人。"不想加添自家老弟厲旭的麻煩,希澈語帶保留的說。
"有他的資料嗎?"
"呵~~李先生是吧,我說你會不會問太多了?我還有病人等著,沒空在這跟你研究怎麼找人,失陪了!"
 
眼看醫生打發他就要走開的樣子,浩恩趕緊地橫跨一步腳的攔下醫生~
"等...等等,這樣吧,你說一個月就能拆石膏,能不能在他來的時後通知我一聲呢?名片上有我手機電話,拜託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儘快找到他。"心急的浩恩把說得很誠懇,揪心地鎖起兩道眉梢,忙口拖出還沒交代完的話語,
"來了再說吧。"不想再跟男子多糾纏,希澈有些敷衍的把話一說完,即便轉身走回看診室。
 
得不到肯定的答覆,浩恩雖然不想放棄,也沒好意思纏著人繼續追問下,到底這兒還是公眾場合...
 
鈴~~~
 
(浩恩,怎麼樣,找到圭賢了嗎?)手機話筒裡,是女孩的話聲。
"沒有,醫院說他二天前已經出院了。"
(這麼快?那...知道他為什麼需要住院嗎?)
"說是出了車禍。"
(什麼!車禍?怎麼會...他...他人有沒有怎麼樣,傷得重不重?)一聽見這教人心驚的消息,女孩好擔心,慌著口連聲的問。
"別擔心,醫生說~只是擦了點皮,抹了藥檢查完他就自己出院了,我想他沒事的。"無謂多讓一個人來擔心,浩恩這話說得很平淡,沒想照實的說出確切傷勢,也事實上圭賢能自行出院,相信傷勢上問題不大。
 
(真的?)
"嗯。"
(那現在呢?能從醫院那查到圭賢住的地方嗎?)
"不行,他沒留下任何連繫資料。"
(那怎麼辦,好不容易捉到一點消息,這回又...)憂心無助一句婉如洩了氣的球,女孩很氣餒。
"讓我想想吧..."話裡氣聲,浩恩還是很平淡,可揪摺在眉間上的凹痕,比起女孩聲吐的沮喪,都是一樣的,一樣憂心,一樣無助,一樣的沮喪...
 
 
----------------------------
 
 
沒了厲旭送來的愛心飯盒,行動不便的圭賢,這肚子...
洗碗槽裡,擱置的空碗,如厲旭所料,圭賢真是靠著泡麵度過~
一餐過了,下一餐呢?還吃嗎?
 
櫃子上,在車禍之前買回來擺放的泡麵,在還未吃光之前他真是這麼打算,不過雖然是這麼應付飢餓的胃口,但也不至於足不出戶,尤其是...
 
拿起煙包捏了捏,圭賢沒神沒力的嘆吐一氣,懊惱地...
對一個習慣抽煙的人來說,這抽不著煙的滋味比起空著肚子還要難受呢!
 
走到衣櫃前,圭賢抽了件T恤,再拿了條六分短褲,看似為出門著衣的準備...
花了幾分鐘,有些吃力的把褲子穿上後,即便帶上拐杖,拐啊拐的拐到了門前,為滿足煙癮,圭賢一點也不留心還框著石膏的這條腿。
 
在等待電梯攀上樓的空檔,圭賢鬆歇身子靠賴在牆邊大口喘呼著,這麼撐著拐杖行走,從住家門口走到電梯前,捱著腿上的釘,這短短十幾步,已讓圭賢冒了不少冷汗...
 
儘管吃力著,圭賢仍執意要出這道門,不是非得要抽到煙不可,只是沒想找誰來照顧的他,始終日後還是得靠自己解決飲食起居。
 
圭賢壓根都沒把厲旭算進他的生活...
不論是腦子裡,心裡,甚至是潛意識裡,完完全全沒有的一絲奢想。
 
叮!
 
電梯來了,門開了,懶懶抬起頭準備要踏進電梯的圭賢...兩眼愣愣的呆住了,眼前...
敞開的門,裡邊的他...他...
 
"圭賢..."手提一只袋子,站在電梯裡,還沒準備好這開門就要看見的人,厲旭有些慌了眼,飄著迷眸的眼珠子,有些尲尬,有些難為情,明明是惹他生氣的人,說好不想再理的人,自己卻還...還厚著臉皮來。
 
這一刻,這當下,四目相視的雙眸都在打愣,不知過了多久,愣了多久,直到電梯又來了一聲~
 
叮~!
 
電梯發出將要關上的提示聲,站在裡邊的厲旭突然感到腦子一片空白,該怎麼做?要做什麼?
他只知道這門要關上了...
 
門關上了,可不知道為什麼,這口心悸又隱上了不踏實的感覺,有那麼點失落,有那麼點空虛,有那麼點...
 
叮~!
不過二秒,這門又開了?
站在外頭的人,伸手朝那電梯扭倉促的反複按了按,深遂裡的眸,是急迫,是不明,是不解...
對,他又一次看不明再次到來的人兒,他的心,他的界限,怎麼解?
 
看著再打開的門,看著門外圭賢急忙按著電梯扭的模樣...看得厲旭微微的扯起了咀角,從心中流出了最自然的笑容,他不知道為什麼笑,可是...圭賢的樣子,他的反應,厲旭覺得很可愛。
 
雖然厲旭心中有好多莫名的感覺,但他唯一肯定的是~圭賢,是開心看見他來的。
 
"快出來吧,不然門又要關上了。"
"不怕,有你按著啊!"
聽厲旭這麼說,圭賢有些難為情的笑了一下。
 
"你要出去?"是,他是厚著臉皮來,可是沒辦法,他就是放不下心
"嗯。"
"你也真是的,腳都還沒好,怎麼一個人出去呢?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要是站個不穩壓迫到骨頭,你想要再動一次刀嗎?"說著,厲旭提上一手,抓握圭賢的手臂,扶著他走回屋子裡。
 
短短十來步,彷彿回到了醫院,時間流進圭賢心中再次被他定了格...
貪嗎?他真的貪,真的希望,這一刻~停止轉動的空間裡,他好想直接把厲旭摟進懷裡,什麼也不管,什麼都不想。
 
來到沙發前的小茶几,厲旭逐一拿出袋子裡的飯盒,湯壺,保溫瓶...
圭賢一愣一愣的在茶几前坐了下來,靜靜地端看厲旭自在又順手的動作,想著昨天還拉長臉氣急敗壞匆匆離開的人兒,這情緒的落差和轉變,圭賢默默地猜想,是不氣了?還是想通了?
 
"你不生氣了?"先挑一句來探問,圭賢想知道。
"我要是還氣著,你就沒那麼營養的飯盒吃了。"
"厲旭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咀裡嚼著厲旭送到面前的飯菜,這話圭賢說得很誠懇,而每一口都讓他吃得很珍惜,很滿足
"是嗎?!真的好吃?"
"嗯。"
"不是故意說來哄我的吧!"
"如果是...你喜歡聽嗎?"
"你說我就聽啊!好聽的話誰不喜歡呢~"這回答厲旭說得很自然,一點都沒有驚覺到圭賢話裡流露的寵溺。
 
"那我以後多說點。"再一句的,圭賢是真心的說,雖然厲旭並沒有發覺...
但也因為沒有一絲敏感的厲旭,才得以讓圭賢沒了顧忌的在話語中抒發他壓藏在內心底的情絲。
"呵~快吃吧!"厲旭輕輕呵了聲笑,笑裡沒有尲尬,但有從心裡流出的喜悅,這麼的聊著,他覺得心很充實也很輕鬆~~
接著厲旭依昔倒了碗湯,邊說著~"今天這個排骨蓮子湯是我花了一小時才做好,你要把它全喝完哦!"
"好,我會喝到一滴都不剩。"
 
聽著圭賢句句迎和心意的話語,厲旭臉上又滿足的笑了~
尤其是看著自己親手烹煮的料理,圭賢這麼一口接一口吃得津津有味模樣,這讓厲旭心裡更開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