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直盯視的目光像似要把自己看透般,厲旭的表情顯得有點僵愣,對圭賢這再三質疑,不承認也不認同的他不禁揪起了倔氣,反駁著~
"你怎麼能這麼問,不管我愛不愛,這二年累積的感情還會假嗎?
"呵~~愛就愛,不愛就不愛,有這麼多理由嗎?"
 
"你...你什麼都不知道,開口就問,不知道這樣問很傷人的嗎!你真是..."隨著話語,厲旭愈講愈起怒,小呼小喘,真生了氣,被這麼質疑,他覺得圭賢爛透了,完全沒有顧及別人感受!
厲旭帶氣地豎起兩膝頂開椅背,拉著緊緊的眉間,揪瞪的撇下了一眼,跩頭甩肩踩著滿滿倔氣的腳步離開這間屋子,離開讓圭賢再看見他的視野裡。他不要傻傻待在這裡等著再被質問。
 
蹦~!
 
厲旭生氣的走了...
看著被用力甩上的門,圭賢不急也不慌的依然坐在椅子上,他知道話是過份了,剖開心的問並非存心去破壞,他只是想牽引厲旭讓他能看清事實。
 
---------------------------------
 
回到家中厲旭即便走進自己的房間,揪著眉梢悶悶的坐在床上,微微呼著還殘留在心頭的氣...
被圭賢這麼質疑他真的很生氣,在心裡他跟自己說,他是愛炯植的!而炯植也一直都對他很好,雖然他們確實經常起了爭執,雖然他確實不喜歡炯植的觀點,雖然炯植確實不了解他要的是什麼,更雖然他確實我行我素堅持自己的想法。
但是這些都不會影響他們之間的感情!
 
炯植是這麼遷就著他,是這麼在乎他,每在他生氣發脾氣的時後,從來~炯植都是退步來哄著他,這是最真實的了!一個對自己這麼好的人,他怎麼可能不愛!
圭賢什麼都不知道就質疑他,什麼嘛!!
 
待在靜靜一個人思考的空間裡,厲旭並沒有消了火氣,反倒是在反省中愈想愈生氣,燒著腦子裡一樣過一樣的認為,燒到最後只剩下了一個念頭,不想再看到圭賢的念頭!
 
對,他不要再去找他,再讓他這麼看他,這麼質疑他~
他算什麼呢,他只是不小心被他撞傷的人而已!憑什麼這樣的問,憑什麼來評斷我,他什麼都不是!
 
渾然不自知滿腦子陷入極端的厲旭,在情緒激發之下,不但愈想愈生氣,更是將所有的氣頭,所有的不是,全都加灌在圭賢身上。
 
叩叩叩~!
 
"小旭。"
"阿姨,什麼事。"
"吃飯了。"
"哦。"應聲後,厲旭拉了拉咀角鬆鬆氣,吐出壓在胸口的鬱結,情緒再不好還是得收著,到底無關任何人的錯。
 
走到餐桌前,看著桌上擺放的二盤咖哩飯,厲旭抬頭左右望看的掃了掃,空無一人的客廳與廚房...
 
"阿姨,就我們倆個吃嗎?"
"是啊。"
"小植呢?他不回來吃嗎?"
"他今天晚上要在急診室值勤留守。"
"哦。"
"你不知道嗎?下午小植不是要打電話跟你說的嗎?"
"呃...他是有打給我~不過...可能他忘了吧。"吞愣的口語,這話厲旭說得有些心虛,想起下午自己為了鋪謊瞞騙,忽略了小植打來電話的目的。
 
"你哥現在整個人搬到醫院宿舍那裡住,小植呢~不是值夜班就是晚晚才回來,我看你們之前說什麼要買新房子的主意,我看還是別買了,這兒夠住就好。"
"可是我們都說好要換大點的房子了。"
"換一間大的還不是常常只有我跟你在家睡。"
"那不一樣嘛,這裡只有三房二廳,我們有四個人,房間數不夠啊。"
"你跟小植倆個睡一間不就好了。"
"呃...那怎麼行,那樣都沒有私人空間了。"厲旭一臉尲尬地說出在他認知上的理由。
 
"你們倆一起長大,現在還在一起了,還要什麼私人空間?"
"當然要啊,就算...就算是夫妻也有隱私吧...況且我,我們只是在一起而己,又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反駁之餘,厲旭同時也澄清著和小植之間的關係,可他並不知道潛意識自己真正為了什麼而解釋。
"呵~你認為我們想怎麼樣?
"呃,就..."
"反正我不想你們花那些錢,況且房價一直在漲呢。"不忍孩子周旋在這話題的尲尬,阿姨沒有追問下去的把話題叉開。
"阿姨,你不要擔心錢的問題,我們有三個人一起扛呢!"
 
厲旭很堅持,不管是不是因為已經決定好的事,他都不想改變目前的生活模式。
即使是同在一個屋簷下共處十多年,即使是這十多年,也真是...習慣了。
 
今晚這一夜,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不是第一次和阿姨待在家,可是厲旭覺得有些孤單,入夜裡~獨自坐在客廳,這空間...比起以往更加寧靜了。
可無奈的是,寧靜底下,厲旭感到他的心既不平靜,也不踏實...
真是怪了,是哪裡不一樣呢?
 
-------------------------------
 
隔天......
 
連著二天都來借用廚房的厲旭,眼看時間漸漸逼近中午十二點,還沒出現的人,今天不打算為那個人準備飯盒了嗎?
 
"厲旭啊,你今天不來做飯了是嗎?"不想再空等著,強仁直接打電話問上
"我在教課,這堂十二點才有休息了。"
"那你還有要來我這嗎?"
 
持著貼在耳邊的手機,兩眼愣愣的,厲旭還在猶豫...
 
"喂?還來不來呀?"
"我,我不去了。"
"你肯定了嗎,我可是真的要出門去了。"
"嗯。"
"那明天來不來?"強仁沒有想很多,藉這通電話順帶一問,好讓自己能掌控明天的行程。
"你有事就去忙,你不用特地等我的。"
"還是我拿一副鑰匙給你?"
"啊!不用啦,我想...我應該...不會再跟你借廚房用了。"
"怎麼,那個人有人來照顧他啦?"
"應...應該是吧。"厲旭又心虛的說著話,心虛連連的他,並沒有驚覺還是省悟,只在截斷通話後,他感覺到這心頭和昨晚一樣,又不踏實了。
 
這麼的,厲旭擺著空盪的心情上完了這堂課,來到櫃檯簽過了教職本,在轉身要離開之前,這雙腳沒再往前踩,兩眼又是愣愣的在想著什麼...
 
"金老師,金老師!?"
"嗯?"
"你在發什麼呆呀?"
"呃...沒,沒事。"厲旭恍忽地遙遙頭,僵扯咀角微微尲尬地笑了笑。
 
離開後,厲旭提手看了看錶上時間,而心中...
沒有他的飯盒,那個人是不是正拿泡麵打發肚子呢?
厲旭這麼的想,不過下午還有課的他,也只是想想而以,再且~這口胸還有氣呢。
 
-----------------------------
 
醫院───。
 
"小姐,麻煩幫我查一下曺圭賢住幾號病房?"
"曺圭賢...知道出生年月嗎?"
"1987年2月3日。"
"好的,請稍等~"
 
 
掛號檯前,探問圭賢病房的是一名年約25歲的男人,身長5尺8吋(174CM),他身穿一件白襯衫,搭著淺灰色的西裝褲和西裝外套,稍瘦的身形,看上去~雖然樣貎上搭著一張清秀細緻的臉蛋,可散發出的氣息...完全不失男性該有的陽剛氣質。
 
"曹圭賢出院了。"
"什麼?!出院了?"柔柔挑起眉尖,揪皺眼眉的男子,睜亮一絲憂鬱的這雙眼還是很漂亮。
"是的,在二天前就出院了。"
"有他的連絡電話嗎?"
"這邊資料沒有顯示哦。"
"可以幫我查查他住院填寫的單子嗎?我想那應該會有的。"
"先生,如果電腦上沒有,那就應該沒有了。"
"既然都住院了,怎麼會沒有。"
"基本上醫院只會要求病人留下身份證字號,以及出生年月,確認身份就夠了,至於其他還是要看病人願不願意填寫。"
 
聽著櫃檯人員的解釋,目光中男子飄下了落漠,失望般的緊緊鎖著眉間,默默吞下遺憾後,再撩起雙眸時,揪亮著還有期望的眼神,再問著...
"那...那可以知道他是什麼病嗎?"
"我這邊沒有他的病歷哦!"
"他的主治醫生呢?是哪位?"
"金希澈金醫師。"
"主診類別是?"
"骨科。"
 
(骨科...)男子目光呆愣著暗暗地想,臉上~掩不下那擔憂的神情,而圭賢究竟發生什麼事呢?為何為動用到骨科醫生來為他診治?
 
"方便請他來一趟嗎?"空想無用,男子果斷的提出要求,他要直接向醫生求答案!
"呃...請你是曹圭賢的什麼人?"
"........我...是他家人。"頓愣地,男子想了一下才回答,眼神有點茫然有點心虛。
"家人?既然是家人,怎麼你會沒有他的電話呢?"這話的回應,櫃檯小姐確實有那麼點刻意,刻意地搬出男子剛才的口吻,反諷一句。
"小姐,你只管把這位主治醫生叫來,OK?"對櫃枱小姐反諷式的質疑,男子露出不太滿意的面色,並用嚴正的口氣,要櫃枱照辦。
"先生,這裡是大醫院,不是小診所,你總得給個理由,不是你叫他來,醫生就得親自來會見你。"面對男子不滿意的口氣,櫃檯人員這話也回應得不甚客氣。
 
男子聽了,眸裡透出的目光,比起剛剛要來得更冷了一些,他暗暗的思考著,隨後從皮夾裡抽出一張名片,遞至櫃檯前,不動氣的說著"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選擇安排讓我見金醫師,或是由我來選擇見你們的護理長。"
 
聽著,櫃檯人員疑愣地拿起擱在眼前的名片...
 
[寶藍集團-營業部 總經理)
 
其實櫃檯小姐心裡在想~總經理又怎樣,我又不吃你的飯碗,幹什麼要聽你指使呢!
然而再想想~眼前男子既然能如此自信端出這番話,相信自然有他的辦法,也無謂堅持來自找麻煩,估且就滿他的意吧!
這麼想著...不逞這一時顏面,小姐識相的持起話筒撥打內線告知金希澈醫生,
 
不過希澈沒有下來親見,他讓小姐請男子自己上樓,到五樓骨科門診櫃檯找他。
收到小姐轉達醫生的話語,男子沒有再進一步為難,轉身離開了櫃檯,朝那電梯方向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